图片 3

解放农奴、拉萨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青饶:“做梦都想不到的甜美!”

翻身农奴、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青饶:“做梦都想不到的幸福!”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5年底,青饶老人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与之结对的是古露镇镇长崔国庆。虽然崔国庆结对帮扶青饶一家的工作早在一年前就结束了,但崔国庆一直惦记着青饶老人,常常去家中看望慰问。图为崔国庆与青饶老人拉家常。记者
王晓莉 谢伟 通讯员 王利均 摄

2015年底,青饶老人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与之结对的是古露镇镇长崔国庆。虽然崔国庆结对帮扶青饶一家的工作早在一年前就结束了,但崔国庆一直惦记着青饶老人,常常去家中看望慰问。图为崔国庆与青饶老人拉家常。记者
王晓莉 谢伟 通讯员 王利均 摄

2015年底,青饶老人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与之结对的是古露镇镇长崔国庆。虽然崔国庆结对帮扶青饶一家的工作早在一年前就结束了,但崔国庆一直惦记着青饶老人,常常去家中看望慰问。图为崔国庆与青饶老人拉家常。记者
王晓莉 谢伟 通讯员 王利均 摄

身份背景:

身份背景:

青饶,女,生于1947年,现年72岁,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居民。

青饶,女,生于1947年,现年72岁,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居民。

青饶,女,生于1947年,现年72岁,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居民。

青饶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亲戚家里,从没有见到过亲生父母。民主改革前,她和亲戚一家五口人隶属于“羌日六部”中的桑雄部落,当时全部草场都归森巴拉让所有,青饶一家属于纯牧奴。从记事起,青饶白天放牧、做苦役,晚上冷得只能搂着牲畜睡觉,吃不饱、穿不暖。

青饶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亲戚家里,从没有见到过亲生父母。民主改革前,她和亲戚一家五口人隶属于“羌日六部”中的桑雄部落,当时全部草场都归森巴拉让所有,青饶一家属于纯牧奴。从记事起,青饶白天放牧、做苦役,晚上冷得只能搂着牲畜睡觉,吃不饱、穿不暖。

青饶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亲戚家里,从没有见到过亲生父母。民主改革前,她和亲戚一家五口人隶属于“羌日六部”中的桑雄部落,当时全部草场都归森巴拉让所有,青饶一家属于纯牧奴。从记事起,青饶白天放牧、做苦役,晚上冷得只能搂着牲畜睡觉,吃不饱、穿不暖。

195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黑河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拉开了那曲民主改革的序幕,也让青饶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195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黑河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拉开了那曲民主改革的序幕,也让青饶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195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黑河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拉开了那曲民主改革的序幕,也让青饶看到了人生的希望。

三月中旬的羌塘,依旧寒风瑟瑟,难得的几日艳阳,召唤着藏北春天的到来。

三月中旬的羌塘,依旧寒风瑟瑟,难得的几日艳阳,召唤着藏北春天的到来。

三月中旬的羌塘,依旧寒风瑟瑟,难得的几日艳阳,召唤着藏北春天的到来。

从那曲市区驱车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位于318国道旁的古露镇四村。眼前一排排整洁的小院与蓝天白云、深黄的草场相互辉映,景致别样美好。

从那曲市区驱车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位于318国道旁的古露镇四村。眼前一排排整洁的小院与蓝天白云、深黄的草场相互辉映,景致别样美好。

从那曲市区驱车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位于318国道旁的古露镇四村。眼前一排排整洁的小院与蓝天白云、深黄的草场相互辉映,景致别样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