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入口】我国十二五将实施可再生能源配额制

  “十二五”期间,国内要建立和实施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即按各地电力消费总量来规定可再生能源比例。

“配额制”这项被称为中国最难产的可再生能源政策,终于在2018年全国两会结束后落地。

2018年3月23日,能源局综合司就《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上周五在中国新能源高峰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透露了上述信息。这被认为是在风电大规模发展暴露出风电上网难、浪费严重等问题后,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调整。

3月30日,关于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意见征求已经结束。一周前,国家能源局发布《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要求将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作为一项约束性指标,按年度对各省级政府的可再生能源配额进行监测、评估和考核。指标设定结合了各省的可再生能源资源、电力消费总量、国家能源规划和年度建设计划、全国重大可再生能源基地建设情况等情况。在已公布的2018年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中,各地存在较大差异,山东为8.5%,四川最高为91%;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指标中,广东、广西、重庆最低为3%,宁夏、青海最高为21%。

   
省级为单位,强制摊销,配额主体变化到电网和用电侧;考察方式从发电量变化到用电量:本次配额制政策中,明确规定:省级电网企业、各类配售电企业、自备电厂企业、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直购电用户等为配额义务承担的主体。与此前版本中发电企业是配额主体的规定显著变化。配额计量也从发电量变化到用电量。我们认为此次变化的主要考量在于:1)相对而言,电网企业话语权高,在传统火力发电企业普遍盈利不佳的情况下,通过电网企业推行能增强执行力减少阻力;2)电网侧的落实责任,有利于直接促进新能源的消纳,特别是解决新能源跨区消纳中出现的接收方积极性不高的问题。

  电价超出部分全国分摊

“此次实行总量和非水电配额两级指标,从各省的情况来看,预计完成困难度并不大。”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施配额制有助于解决可再生能源的消纳困境。

   
配额与证书搭配,保障消纳与补偿:本次配额制政策出台的同时推出了可再生能源电力证书制度,对可再生能源电力的生产者(含个人)按照1兆瓦时交易结算的电量一个证书的标准核发。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负责核发及核算信息汇总。未完成配额的市场主体,须通过向所在区域电网企业购买替代证书完成配额;电网企业出售替代证书形成的资金,用于补偿经营区域可再生能源消纳费用的支出。集配额与证书于一体,前者保证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诉求和强制力,后者决定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的经济补偿水平。

  对于配额制,梁志鹏解释称,就是按各地电力的消费总量来规定可再生能源比例,并以此为标准进行考核。据了解,下一步发改委将根据各省份经济具体情况,将配额下发至各省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有望在今年上半年出台。

责任主体生变

   
明确证书与补贴的关系:现阶段,证书的主要目的是作为市场化的调节手段扩大全国可再生能源消纳规模,可再生能源电力证书的转移和交易不影响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的相应电量继续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可以理解为配额制当前有助于解决消纳问题,且不影响补贴的获取,未来可作为增量项目补贴退坡后的替代政策。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记者表示,配额制强制电力企业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电网企业要全额收购。根据各省份经济水平、用电量不同,给不同的省份划出比例。

2017年末,中国可再生能源装装机6.5亿千瓦,占全部发电装机的36.6%,水电、风电和光伏装机量最都稳居世界第一。

   
明确惩罚措施,约束力强:对于未达标的省份和企业提出了以下惩罚措施:(a)对于未达到配额指标的省级行政区域,国务院能源主管部门暂停下达或减少该区域化石能源电源建设规模、取消该区域申请示范项目资格、取消该区域国家按区域开展的能源类示范称号等措施,按区域限批其新增高载能工业项目(第二十二条)。对于未完成配额指标的市场主体,核减其下一年度市场交易电量,或取消其参与下一年度电力市场交易的资格。对拒不履行可再生能源配额义务,违反可再生能源配额实施有关规定的企业,将其列入不良信用记录,予以联合惩戒。

  孟宪淦举例说,上海用电量大,对其配额比例就高,要求其使用的可再生能源电力相对就多。

在全国工商联2018年团体提案中提到,由于没有配套考核机制,国家此前公布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和可再生能源消纳政策在地方没有得到有效执行,造成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弃水、弃风、弃光问题难以解决。

   
配额比例提升超预期:与此前2014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办法(征求意见稿)》对2020年的可再生能源配额指标,以及2016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指导意见》中对2020年的非水可再生能源配额指标比较,配额比例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这得益于近两年来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带来的高基数。

  对于电价问题,孟宪淦称,按照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政策,对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高出常规能源发电价格部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分摊。

截至2017年末,中国累计风电装机容量达164吉瓦,光伏装机容量达130吉瓦,当年光伏新增容量首次超过火电容量的年份。2017年,中国的风电和光伏限电率分别为12%和6%,国家能源局估计,2017年中国的风电和光伏的总限电量为49.2TWh。按照可再生能源标杆上网电价最低标准计算,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发电资产所有者至少因为限电损失了307亿元人民币。

   
根据配额比例推算未来装机:假设18-20年的用电量分区域比例与17年相同,各省区的配额比例计算,18年、20年的非水可再生能源用电量比例将达到8.11%和10.15%。17年按照发电量口径来计算,非水可再生能源占比已经达到6.60%,同比上升了1.47个百分点。因此从指标上看,18年非水可再生能源比例将要继续上升1.51个百分点,而19、20年比例将累计上升2.04个百分点。装机空间测算:我们假设:1)18-20年的用电量分区域比例与17年相同;2)当年新增装机容量对应当年的有效发电容量的一半(可以与L14验证);3)用电量增速按照5%的增速,并且发电量增速与用电量增速一致;4)利用小时数基于限电改善和历史数据综合考虑。考虑三种情况:1)只新增光伏装机;2)只新增风电装机;3)新增光伏和风电装机各贡献一半比例的发电量比例增长。那么分别对应了1)2018-2020年光伏新增装机259GW;2)风电新增装机134GW;3)风电、光伏各新增装机70、124GW。整体而言,目标要求前紧后松,18年新增装机持续高位+限电改善可以期待。

  风电浪费严重致政策调整

刚刚过去的两会上,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远景能源创始人兼CEO张雷、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等能源界代表,都表达了尽快实施配额制的呼声。

   
投资建议:我们认为配额制的出台,有利于促进存量的新能源电力的消纳以及解决资金补偿问题,同时针对未来的较高比例的配额比例也有利于新增装机的持续增长。关注新能源运营商:龙源电力、华能新能源、福能股份、正泰电器、林洋能源、太阳能、协鑫新能源等。新能源制造商:金风科技、隆基股份、阳光电源、通威股份、天顺风能、泰胜风能等。

  目前国内的可再生能源中以风电发展最快,2005-2009年新增装机容量连续4年翻倍,但2011年新增装机容量则下滑了6.85%。其中重要原因是风电事故以及上网难等问题,政府收紧了项目审批。

延宕十年,这项被新能源企业寄予厚望的政策,如今终于揭开了“庐山真面目”。

    风险提示:政策调整,发展低于预期,扩产过剩竞争加剧等。

  “配额制进一步体现了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调整,即为了平衡地区间发展,避免浪费,提高使用效率。”孟宪淦表示,由于风电上不了网,去年光风电就浪费了100亿度电。

根据《意见征求稿》,承担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义务的实施主体为各省级电力公司、地方电网企业、其他各类配售电企业(含社会资本投资的增量配电网企业)、拥有自备电厂的工业企业、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直购电用户等。同一省级区域内的各类市场主体承担同等配额指标,并公平参与可再生能源电力市场交易。政府部门、发电企业和电力用户是配额制实施的保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