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专家组在行动——湖南

专家组在行动——湖南

专家组在行动——湖南

2009年7月15日上午,亲赴长沙参加“湖南省美术优秀作品展”开幕式的中国美协专家组同湖南美术界同仁举行了研讨会。美协专家组以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任组长,辽宁省美协副主席冯大中,解放军总装备部政治部文艺创作员骆根兴,中国美协水彩艺委会主任黄铁山为成员,中国美协办公室主任刘建陪同。湖南省文联副主席、湖南省美协主席、湖南师大美术学院院长朱训德,湖南省美协副主席、秘书长旷小津则组织召集了众多湖南美术界的知名美术家和媒体记者前来参会。大家济济一堂,共商湖南美术发展大计。刘建主持了会议。

研讨会首先由旷小津秘书长介绍了此次湖南省美术优秀作品展的筹备和举办情况,刘建主任则对湖南美术界近年的发展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向到会来宾详细介绍了“中国美术奖”的设立情况。各位专家也开始畅所欲言,表达着自己对湖南美术的感受和建议。

冯大中副主席对本次湖南美展表现出了钦佩之情,作品众多,阵容壮阔。过去自己只知道湖南工笔画很突出,今天看了展览之后,发现山水画的笔墨也不错,但有一些作品表达的内容和形式有点相似。人物方面,现实题材人物画有一些相当好。花鸟写意的作品不太多,花鸟工笔还是秉承了湖南工笔的传统,很用心,很用力,但在表现技巧上还有商榷的空间,比如鸟的羽毛不必勾得那么清晰,要虚一点。在表现花草时,勾勒花的线条功力大多不到家,缺乏力度。画面方面,位置的经营还要加强,很多画得很满。因为写意画在位置经营、笔墨驾驭上要求更严格,留白、黑白关系上要恰到好处,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这些都还有待进一步加强。

骆根兴则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两点感受。第一,他很高兴地看到大家开始静下来创作了。对油画而言,创作心态很重要。80年代新潮流的冲击把创作者心态搞得很乱,对西方的主义、流派样样实验。现在都尝过了一遍,心态终于开始平静下来,这是好现象,因为出好东西要从心态开始。第二,地域特色非常突出,彰显着浓郁的南方特色,这和北方的细节有着根本上的差异。一汪清水,一块草地,一片树林,都显得“秀气凌人”。他谈到自己前两年来湖南,看了刘云的油画,就有这种感慨,画面上的一片水,一片树林,充满了一种空气感,不追求那种造型的厚度、硬度,也不是那种立体空间感,而是追求一种湿气、空气,很有特色。骆先生还特别尊崇的黄铁山先生的水彩画,认为他把中国传统的水墨和色彩融合在一起,融合得非常自然,而又表达了的情感,这是非常不易的,是画家应该追求的方向。

聊到东西方绘画的本源差异时,骆先生很有感触,他从空间、色彩、语言三个方面比较了两者之间的深刻区别。他说到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画水墨,对水墨尤其有自信,而画油画还远远到不了这个境界。中国人对油画的认识有先天不足,因为中国人擅长平面,这和西方的空间是不一样的,东方对造型规律的认识和把握与西方有着根本差异。比如中国画可以留白,油画没有留白;人物画方面,中国画表现一个人还可以,画两个人一重叠就开始紧张了,三个人一重叠空间就乱了。中国的油画拿到博物馆展出,就不如西方油画的厚重,总是缺乏西方油画所倚重的视觉冲击力。

在色彩上,骆先生认为展出的油画造型样式上尚且丰富,但色彩感觉单一化。作品色彩不耐看、简单化,甚至出现概念的东西。其实油画的色彩就相当于国画的用墨,国画笔法再好,用墨跟不上,感染力就差很多。色彩对油画来讲尤其重要,过分单一化,可能画面的处理要容易得多,但是感染力就差远了。他主张要把主观和客观结合起来,有时可能客观多一点,有时主观多一点,要结合起来,不要走偏。其实南方自然的色彩比北方要丰富得多,非常好看,丢掉色彩是挺可惜的事。

再就是语言上,目前主要面临的是一个如何将别人的语言转化为自己语言的问题。如果停留在形式上的模仿,或者形式上的一种摆弄的话,那就太低了。不要单纯追求形式上的东西,要表现个人的面貌,表达个人的情感,把自己放在情感的层面,把中国老祖宗的文化融进去。如果单纯学西方的东西,永远是亦步亦趋,拾人牙慧。

黄铁山曾经担任过湖南省文联副主席,他反思湖南美术家对中国美协在创作方面的提倡理解得还不够,还有待提高。中国美协提出“熔铸中国气派,塑造国家形象”的高度很多美术家还缺乏理解,还是陷在自己创作的小局部里,没有把创作和整个国家形象、命运联系起来。他号召湖南美术家们应深刻领会中国美协抓创作的精神,把创作真正和国家民族命运紧紧联系起来,扣紧时代主题,把创作思想的高度全面提高。

此外,他尖锐地指出所谓艺术创作,首先要是艺术,现在把观念、个性摆在首要的地位,在最基本的艺术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来谈这些东西,实际是空无一物的。巴尔丢斯说过,“作为艺术,首先要有技术”。没有技术,根本进不了艺术的领域。骆先生谈到的油画色彩、造型的问题,这是我们要急于解决的问题,包括笔墨、语言、题款等问题。他提到自己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说如果到美术学院来学观念、个性,大可不必,因为个性是没法教的,要教的是艺术领域里最基本的问题,解决好这些基本问题,才能进入下一个层次。这一点确实值得湖南美术家重视。一些青年画家总想获得廉价的成功,不肯扎扎实实下工夫,这是不现实的。

当现场一位记者向吴长江书记提到湖南没有美术馆时,吴书记则呼吁作为美术大省的湖南应当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美术馆。沿海城市大多有美术馆,比如宁波这样一个中等城市,都有一个非常上档次的美术馆,深圳更不用说,甚至一些街道、一些区办的美术馆都非常大。而美术馆的缺失是难以适应今天湖南美术发展的蓬勃之势的。

顺着这个问题,吴书记又谈到此次展览给自己的印象,他感叹作者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作了这么多作品,而且总体的面貌令人振奋。从作品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青年美术家队伍成长的轨迹,还有这些青年美术家们在作品中开始关注社会上的普通劳动者,比如清洁工人夜间工作,还有关注湘西民俗题材的,画得可能不一定非常成熟,但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是难能可贵的。

对于前几位专家都普遍提到的问题,吴书记进一步阐明,“熔铸中国气派,塑造国家形象”是今天全国美术家的共识。中国美协执行的是国家任务,必将要从全盘上思考中国美术的发展。中国气派就是要代表国家形象,中国的国力到了这个程度,要开始认识到这一层。美术家要拿出作品,要走出去,争取更大的国际空间和话语权。现在美术界的对外交流都是游击队式的,文化部、对外使馆都有自己的安排,而中国美协组织的展览和交流,拿出的作品必须能够代表中国形象。做到这一点自然有很多需要克服的实际困难,但起码,美协拿出去的作品要让外国人知道中国美术的发展是多元的,中国杰出的美术家都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上。

吴书记最后强调,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中国综合国力积累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人有了文化的自信、民族的自尊,从今天的美术创作中就可以看出来。希望今天的青年美术家们在探索上、想法上更往前走,有中国人自己的思考,有自己对国家发展的看法,有对国家和人民的情感。通过自己的头脑、思考,留住人类永恒的精神。(湖南省美协供稿,中国美协张雪修改)

图片 1

备战美展献礼国庆-湖南

美术湘军吹响2009“集结号”

“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湖南省美术优秀作品展览”开展

第六期2009湖南省文学艺术论坛同时举办

继“2008艺术湖南·湖南省美术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成功举办,美术湘军在京城进行了一次漂亮的集体亮相之后,今年,喜逢新国60华诞,又是全国美术界“五年大比”之期,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暨首届中国美术奖评奖活动将于今年举行,美术湘军再度吹响了“集结号”。由湖南省文化厅、湖南省文联、湖南省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湖南省美术优秀作品展览”于7月15日至19日在省展览馆隆重展出。

老领导熊清泉、王克英,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郭开朗,中国美术家协会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吴长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魏委,省文联领导罗成琰、江学恭、何满宗、管群华、黎晓阳、郑解文,省文联副主席朱训德、刘云及省美协主席团成员出席了7月15日上午的展览开幕式。吴长江、罗成琰、朱训德在开幕式上讲话。同日上午,由中国美协专家组召集了本次展览研讨会,对湖南美术现象和本次展出作品进行了深入研讨,吴长江、冯大中、骆根兴、黄铁山等领导和专家纷纷发言,他们对本次展览涌现出大量新人新作深感振奋,同时也指出了展览作品存在的不足和努力的方向。

这次“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湖南省美术优秀作品展览”,从年初开始筹备。全省广大美术家厉兵秣马,集中时间,集中精力,以“熔铸中国气派、塑造国家形象”的崇高理想和宏大抱负,满腔热情投入创作,全力以赴进行备战。

展览共收到各美种作品1500多件,经艺术委员会评审,展出500余件作品,中国画、水彩、油画、版画等各种门类齐全,而工笔画、水彩画的数量、质量都让人们对湖南“工笔画艺术大省”、“水彩画大省”的美誉深信不疑。
这些作品呈现出的内容除了传统的花鸟、山水,还有许多新时代的人物、新近发生的社会历史事件,如展出的画作中,出现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宇航员杨利伟、抗震救灾战士等等。这些紧扣时代脉搏的作品,让参观者倍感亲切,也成为展览一大特色。

从展出的作品中,艺委会同时选出98件优秀作品选送参加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并角逐首届中国美术奖。这是近年来湖南省又一次高规格、大规模的美术大展,是湖南美术界向祖国60华诞献上的一份厚礼。

7月15日上午,湖南省文联、省美协与中国美协专家组在长沙三和食府就此次省展举行了研讨会。在中国美协办公室主任刘建的主持下,省美协副主席旷小津首先介绍了协会筹备省展和备战全国第十一届美展的各项情况;紧接着,各位与会领导专家纷纷发表自己的亲身感受,对湖南美术近几年迅速发展表示由衷的赞叹之情,但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发展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并表达了对湖南省美术发展的良好祝愿。发言过后,领导专家们又现场回答了很多听众的现场提问。

下午,湖南省文联、湖南省美协特邀吴长江先生主讲第六期2009湖南省文学艺术论坛,300多名湖南文艺工作者、美术工作者聆听了题为《中国青年美术创作及队伍建设》的专题讲座。吴先生谈到,中西方美术史都是这样,有影响的美术家,他们的代表作都产生于青年时期。所以,重视青年美术,研究青年美术问题,不仅仅是一个调研课题,实际上对于中国美术发展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吴先生用大量的事例和充分的论据阐述了青年美术家在国家美术事业发展中的责任和担当,他渊博的学识、儒雅的谈吐给听众留下极深的印象,而他对全国青年美术创作现状的准确把脉,为加强青年美术队伍建设提出的一系列举措,尤令湖南美术工作者深受鼓舞。

展览期间,省政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谭仲池专程前去观展。他对展览的成功举办感到非常高兴,还与在场的一些作者在他们的画作前合影留念。(湖南美协:谢子元)

图片 2

开幕式现场

图片 3

领导剪彩

图片 4

观众参观现场展览

图片 5

观众对主旋律作品情有独钟

图片 6

吴长江书记向湖南的美术同仁们做讲座

图片 7

中国美协专家团同当地美术家就湖南美展和省内美术创作问题亲切交谈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专家组赴各地观摩指导

抓创作 推人才

——中国美协组织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专家组奔赴各地观摩指导

杨 萍

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是我国美术出精品力作、推优秀人才的重要展示平台。中国美协自2008年8月26日召开“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筹备会”以来,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确定了《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暨首届中国美术奖•创作奖评选实施方案》,在全国范围展开了广泛的创作动员和组织协调工作。各省、市、区、新疆建设兵团、部队都经过紧张的创作动员阶段,大部分地区已举办省级展览,并从中选拔出参加展区评选的作品。

此次大展在送件程序、展区划分、评委构成、评选机制等方面进行一些改革,更在提升学术水平上下功夫,不仅要在展区展览时进行创作座谈,最终在北京举办“第十一届全国美展获奖暨优秀作品展”时,举行隆重的“当代美术创作论坛”。还有一项重要举措,就是从2009年3月开始,由协会顾问、副主席、秘书长带队,组织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水彩画、理论等专业专家,分区域的深入到25个省份和单位进行了观摩和指导创作。

从3月1日开始,中国美协常务副主席吴长江、秘书长刘健首赴宁夏进行创作指导;5月22日,吴长江、刘健、油画家全山石、理论家曹意强,在办公室主任刘建陪同下,赴安徽进行创作指导;6月11日,中国美协顾问尼玛泽仁、副主席何家英、理论家李一到天津参加“第十一届天津市美术作品展(国画、雕塑部分)”,6月20日,吴长江、油画家孙为民参加“第十一届天津市美术作品展(油画、版画、水彩、水粉画及其他画种部分)”;6月24日,中国美协副主席施大畏、秘书长刘健任组长,率版画家韩黎坤、雕塑家龙翔、国画家李宝林、油画家王宏剑参加“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上海作品展暨第五届上海美术大展”;6月24日,吴长江带领国画家张道兴、油画家杨飞云,在展览部主任杜军陪同下,到总政和空军组织的“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创作班”进行创作指导;6月24日至29日,中国美协副主席杨晓阳,率国画家于志学、油画家邵亚川、版画家姜陆一行赴甘肃、青海、新疆及新疆建设兵团进行观摩指导;6月25日至30日,刘健率国画家张道兴、油画家杨参军、版画家广军,赴贵州参加“庆祝建国60周年•贵州省美术大展暨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选拔展”,随后转道云南,到达广西由中国美协副主席黄格胜带队进行观摩指导;7月1日,由中国美协顾问、油画家詹建俊带队,率国画家马书林、油画家焦小健、版画家李宝泉一行,赴海南和福建进行观摩指导。7月4日,由中国美协副主席韦尔申为组长,率国画家高云、油画家全山石、版画家李树勤,在艺委会办公室副主任丁杰陪同下,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开展创作观摩活动。7月7日,由中国美协顾问、国画家尼玛泽仁带队,率油画家王沂东、版画家阿鸽、理论家吕品田,赴山西、河北、河南参加三省的省展开幕,并举行观摩座谈会。7月10日,由中国美协副主席许江任组长,率国画家杜滋龄、油画家王胜利、水彩画家王维新,参加浙江、湖北、江西的观摩指导活动。7月14日,吴长江率国画家冯大中、油画家骆根兴、水彩画家黄铁山,在办公室主任刘建陪同下,赴湖南,参加省展开幕,并进行创作指导。至此,专家组赴各地观摩指导活动结束。

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在炎炎夏日里专家们不畏辛劳奔波于大江南北,几乎是日行千里,一日一省。每到一地专家组都受到当地主办方的热情接待,更受到当地创作者的热烈欢迎。根据不同情形况,专家组采取各种方式对各个省份的作品进行观摩指导。有些省份是省级评选已完成,正举办省展,作品相对集中,观摩较方便;有些省份还没有到交稿日期,各省美协也积极组织将未完成的画作集中起来与专家们见面。专家组利用一些方式与当地美协组织者和创作者进行交流,了解展览组织发动情况,并主要对创作给予指导;有些是集中观看作品后,组织创作研讨会,当地艺术院校、画院、协会的专业创作者和学生到会聆听;有些情况则是直接面对作品,专家们与作者面对面、一对一地进行交流,倾听作者的创作意图,再有针对性地提出建议和意见,在肯定其立意后,对画面处理上提出的宝贵建议,使创作者们获益非浅,旁听者也能从中深受启发,各有其得。

在举办的多次研讨会中,专家们将自己了解的专业领域的整体创作现状通报给创作者,并将各省作品放入全国的创作大环境中进行评价,肯定其创作水平和成果,热情地鼓励画家们的创作热情和积极性。通过多日的观摩,专家们欣喜地看到,尽管作品有着各种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总体上都能植根于本土文化,关照当下的生活和精神,富有浓郁的地域特色。专家们在这次观摩指导活动中,逐渐汇和了许多建议和意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一、组织和发动

1.领导高度重视,保障措施有力;

专家们对各地主管领导部门对美术的高度重视表示感动,有些省份的省委书记、省长、宣传部长、文化厅厅长、文联主席会见专家组并就当地美术事业进行交流。例如吴长江考察空军创作班时指出:“空军有这么好的创作条件,说明了空军各级领导对文艺事业的高度重视和支持,这肯定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尼玛泽仁在河南时说:“展览展示了五年来河南省美术方面的成果,而且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特别是省委书记亲临展览开幕式,并认真观看作品,对媒体表示要加大宣传力度。由此可见美术的影响力,确实也已经得到了河南省高层领导的高度重视。”

2.组织发动广泛而深入,展览方式多样,重奖出击;

当专家们了解到一些省份参展作品规模大、数量多、水平高,甚感欣慰,说明美协组织工作深入细致,颇具凝聚力。例如河北美协为了备战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曾先后举办了“‘一方水土’河北美术发展论坛”,“河北美术创作高峰论坛”,“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河北美术创作研讨会”和“前进中的河北——首届河北省青年美术作品展览”等学术活动,从理论的高度进行学术梳理,鼓励全省美术家深入生活,并到各地市组织开展创作观摩和指导。

广西美协的办法则是举办地市级展览,再择其优者参加自治区展览,在创作阶段,广西美协领导还多次到各市和重点作者画室检查指导创作,因而发动面广,参与人员积极性高,送件作品高达数千件。广西艺术学院院长黄格胜表示要重重奖励在全国美展上获奖作者,激励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

福建省美协集中主席团成员、有关艺术院校、有关画种学科带头人及美术理论家组成专家团约20人,分两组赴全省各地市、美术院校,对该地区(院校)作者的作品进行观摩指导。海南美协先后组织了5次大规模的采风活动,举行12次动员会、研讨会和6次草图观摩会,并根据一些重点作者的创作特点,组织有关专家亲临画家工作室进行交流、切磋,还举办了相关的学术展览。

二、思想性和艺术性

各地美术创作无论是数量上和质量上,均有历史性的突破。在思想性上和艺术性上,各地美术创作坚持“二为”方向,贯彻“双百”方针,坚持先进文化前进方向方面所取得的成果,在技法手段和立意主旨上熟练精思,锐意创新。

吕品田评价河北省美术展览是气象正、心态好、水平高。所谓气象正是这些作品表现了当下中国人的生活面貌,看了让人有昂扬、愉悦、振奋的感觉,对社会和生活的表现是客观真切的;心态好是指可以看出艺术家的创作心态是平静的,而不是躁动的、急功近利的,这种平静的心态非常有利于艺术家艺术水准的提高;水平高总的来讲体现在几个方面,立意方面有许多很好的构思,构图上对主题的表现宽松、宏大舒展,有一种雍容感,这是一种审美品质;绘画技巧高则突显了绘画性,刻意制作的少,表现力很生动。

孙为民谈到对天津美术的看法:“作品很有力度,有分量,表现在多样性上,如题材、样式很丰富,有耳目一新之感。其原因就在于这些画家的作品不作无病呻吟、凭空想象,充满着对生活激情和深刻的内心感受,看上去很生动。尤其是一些青年画家表现的题材有时代感,有浓郁的现代气息,这说明他们很关注现实,贴近生活,观察细腻,构思有一定的深度。此外,这些年大展里出现的概念化、图形化、模式化的弊端在此展中却很少。

韦尔申、全山石、高云、李树勤、曹意强认为吉林省的中国画整体感觉很好,尤其是几幅工笔画作品很突出,已经形成了一个群体,并且有学科带头人。吉林省的油画创作群体庞大,风格多样,特点鲜明,出现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画家,专家们对油画给予很高的期望值,希望油画在创新的基础上更加具有完整性,更加突出主题性。在谈到版画和水彩画作品时,专家们认为水彩画整体水平还不错,版画队伍还需壮大。

在上海创作座谈会上,刘健指出上海的美术创作队伍非常庞大、整体水平高、精彩作品很多。全国各地的美术人才聚集上海,使得美术资源更为丰富,新生力量发展迅速,形成艺术思维活跃、形式多元的格局。王宏剑十分看重作品的深层功力。他指出这次上海展览中大的作品很多,画面观感很精彩。但中国画作品表现功力稍显不足,大场景的作品少了一些。有些观念性的油画作品比以前好一些。韩黎坤感觉上海版画在形式的探索方面跨出了一大步。上海美术馆馆长方增先对版画也是情有独钟,他提倡基本功,即使艺术家对版画进行变形发展也同样需要基本功。

杨参军在广西座谈会上谈到油画在中国的百年历程,中国的油画家们综合各方实力,逐渐产生自信。他强调语言要继续锤炼,不是故步自封;创作不要刻意为展览而创作,不刻意追求思想性、主题性,而是要把对生活的积累,真实的呈现出来。

三、继承与创新

继承与创新问题一直是各艺术门类繁荣发展的关键问题,美术也概莫能外。

张道兴在数次座谈和画家面对面交流时一再强调不同画种的美术家可以相互“串门”,现代艺术的信息量这么大,画家可以多尝试其他绘画形式,从而开拓思路,在创新之路上找到更好的表现方法。

刘健谈到云南版画的“云南风”曾对全国产生很大的影响。他强调对传统的学习要有自己的艺术面貌,以传统技法表现现实生活要注重艺术造型和塑造的关系,画面要有表现性,形式上要富有现代感,制作画面肌理,要注意肌理的表达与画面要和谐,表达的形式要统一,在形式为内容服务中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李树勤在辽宁时说:“辽宁令我振奋,国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向当代其他画种借鉴的好,对东北黑土地有感情,亮点多,情感丰富。水彩画在全国‘画照片’的现象很多,但辽宁不是这样,表现的很好。”高云感慨辽宁的国画作品:“北方人的作品不仅博大而且精深,更可贵的是国画还像国画,守住了国画的底线。”

于志学在甘肃时表示,21世纪是创新的世纪,美术作品必须创新,在满足传统之上有创新特别难,要使作品更有整体性,更完美,更富有自己的语言。技法也得有时代性,人物塑造要有新意,区域特色要突出强化。

邵亚川重点谈了甘肃油画的看法。他认为创作要有创意,提炼素材很重要。技法无止境,学不完,表达很重要。创意、观念、想法、艺术的当代性和时代特点都是创作的基础。

李宝林认为从上海的作品比较有功力,有新意的创作很多,要立足传统并发展传统。新文人画有笔墨情趣,出了一些作品;实验水墨借助西画构成,其创作也有新意,也出了一些不错的成果。

阿鸽说山西是版画强省,力群先生在山西时油印套色版画实力很强,现在还可以看出风格影响仍在。譬如,山西阳泉的反映煤矿的工业版画当年在全国也很有影响力,虽然技术技巧比不上专业院校的创作者,但可以依托生活更进一步发展,反映现实生活,展示心灵感悟,甚至还可以采取群体作战的方式,沉下心来执著坚持。

王沂东在河南座谈会上谈到油画传统语言的传承问题,油画技法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条理的、非常严格的程序化的东西,如果大家达到这个尺度,就能把大家的审美调动起来。我们要利用素材,然后把它转换成非常讲究的语言,最后把它表达出来。他在河北时也谈到目前创作中的一些问题,诸如生活的深入程度不够,技法技巧掌握不足。每一种风格中本身的界定有关键的点,要明确自己的创作方向,哪些占主导,将完整性张力最大化。

王维新在江西座谈时介绍了中国版画走过的历程。他说,老一辈版画家从接受、临摹东西版画,再到生活中磨练,并结合中国新时代元素和自己的思考,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从而构建了中国版画的全新面貌,在全世界独树一帜。在现在这个开放个性张扬的时代,要强调创新和个性,但首先一定要继承传统,否则,这种缺乏底蕴的张扬,必然如昙花一现。他在浙江创作座谈会表示了对版画的担忧。浙江是版画大省,曾经有很多在全国有影响的大家,但是作品中“木刻里的木味要到位”这一点越来越薄弱,应该继承名家的传统,靠木味、版味、刀味突出强烈的个人味道。

冯大中谈到湖南工笔画很强,但花鸟在表现技巧上还有不足,画面经营位置还要加强,留白、黑白关系上要恰到好处,像八大山人,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在创作中要把握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精神

四、当代性、民族性和地域性

王沂东在谈到河北美术特点时,他说:“美术家们抓住了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的特点,不少作品通过不同角度进行表现农村题材,风格各异,画家抓住最大视觉冲击力,展现地域特征,让人感觉很亲切。”
他在山西时强调油画创作本土化就是要找到最适合的色彩区域,画家要抓住自己眼前的最大的视觉特征,在色彩搭配上找到最佳色彩价值,每一个地域都有自己的特征,把最有代表性特征解决好,再加上笔触的稀厚、形体的大小,构成点线面的组合,就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杨晓阳在甘肃时强调一定要重视创作作品的地域性,创作就要充分认识题材、地域、历史背景。他主张“一人一画、一人一品”,画的画应该和别人不一样。

许江着重强调,重视“写”的表现是浙江的传统,也是不变的发展方向。国画、油画是“写”的笔意;水彩、粉画的关键是“水”和“写”;面临着印刷时代和电子媒体挑战的版画,更是要以刀代笔,在“写”上大做文章,才会有发展。他在湖北座谈会上总结湖北美术创作的两大特点,一是使命意识,二是创新意识。湖北的艺术家有一种突出的能力,善于和勇于把楚文化的悲慨风度、绮丽色彩、玄思气息,转化而成当代创作的锋芒,并将这种锋芒跬积而成一种文化深度。

王胜利在湖北时提出了中国美术当代性和民族化的问题,并以国画为例指出,当代性不是西方化,而应当是当代人对前人的继承发展。油画创作的趋同化,是死路一条,而应当深入研究中国传统美学的精髓,其中体现出的优势,正是今天思考的优势。

广军寄语云南的画家,“云南产生了独具特色的云南版画,但云南的传统、云南民间的东西还没有深入的挖掘,不要总想着走出云南,你们要有这样的心态,不怕‘土’,只要你的作品‘土’得可爱,还有很厚重的资料可以深挖。”有的画家创作太随意,感情不够细腻,对生活要真正的热爱,对绘画的本体语言要非常熟悉。我们重要的是表现自我的感受,也不要总画看到的,要画脑子里想到的。

张道兴在云南时也谈到地域性问题,他说画家本人要把情感投入到本土中去,挖掘深层的带感受性的东西。如在云南要表达某种特定场景和感受时可以考虑加入光感的表现,使画面更具感染力。在山水画中,全因素的山水画太多,在绘画中我们要用一种纯粹的笔墨样式强化内心的感受。画面要高度提炼才有力度,要找到云南特有的地形地貌和语言表现。

詹建俊谈到海南的油画时说:“海南的油画家非常注重突出地域文化特点,这是正确的创作路子。海南油画要‘小里有大’,就是小省包孕大内涵,发掘海南当地人的精神风貌,表现海南这块土地上生动的人文精神,作品就会生动起来。”

杨参军在贵州座谈会时谈起他对贵州绘画非常明显的感觉是作品都是立足于本土,因为走马观花式的考察和生活在其中直接关注身边事物所表现的作品是有很大的不同。现在中国油画呈现出图像化、样式化、符号化、卡通化和政治波普化,抵抗技巧性的东西,而贵州的同仁坚守绘画的趣味性,讲究手、眼、心的合一,融入生命本身,非常令人称道。他在广西座谈会上也谈到关于民族性和地域性问题,他认为不要刻意强调地域性,而是滋养使之自然呈现,在画面上形成一种品格。他希望在美术家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找到美的感受,形成民族精神、民族趣味,保持开放的心态,通过学习不断创新。

骆根兴谈到湖南油画的地域特色非常突出,和北方的细节根本不一样,一汪清水,一块草地,一片树林,充满了一种空气感,南方人不是追求那种造型的厚度、硬度,也不是那种空间感,他追求一种湿气、空气,这就很有特色。

尼玛泽仁在山西座谈会上也强调,如果跟风永远也跟不上,要打造地区品牌和个人的品牌。艺术强调创新,艺术市场不怕重复,构图、技法都可以重复,但艺术创造最怕重复,历史只承认第一位的。

吕品田谈到全省美展是一种很亲切的方式,可以经常发动大家创作,相互沟通和交流。这种艺术家的繁荣和社会生活的繁荣是相互对应的,艺术家用画笔表现了当代社会生活,用艺术的方式回答了中国当代的国家形象、民族的形象、社会的形象,反映了一个充满活力的新中国改革开放这一段以来的历程。

五、后备力量

作为天津人的吴长江看到天津一大批年轻作者成长起来感到很欣慰。这些年轻人基本功扎实,有理想、有抱负,并且努力钻研创作,想通过大展得到交流、提高和认可是非常可以理解的。现在大环境好,国家也重视文化产业,大展也多,但竞争也很强,大家要有充分的准备,锤炼好自己的作品,才有可能冲击角逐。他在湖南座谈会上讲到,“熔铸中国气派,塑造国家形象”是今天全国美术家的共识。中国美协执行的是国家任务,必将要从全盘上思考中国美术的发展。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中国综合国力积累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人有了文化的自信、民族的自尊,从今天的美术创作中就可以看出来。希望今天的青年美术家们在探索上、想法上更往前走,有中国人自己的思考,有自己对国家发展的看法,有对国家和人民的情感。通过自己的头脑、思考,留住人类永恒的精神。李一在参观完天津展览后感慨青年学生作品水准高,青年队伍迅速成长起来。

王胜利认为浙江是美术大省,底子厚,作品内容和表现手法都有自己的特点,在全国范围内很有竞争力。其中年轻的队伍要强于其他省份,观念新、有生气,后备力量充实。

六、其他

吕品田谈到针对全国美展进行创作的一个通病,就是唯题材的问题,全国美展并不希望大家仅仅在题材上做文章,而是表达中国人的一种健康审美情怀。还有处理题材时存在概念化的问题。还有就是画面的规格都很大。作品的尺寸大小并不是决定因素。但是大尺度导致了很多画面的堆砌,国画满和密的状态已持续多年,这样无形中也对制作式的、雕琢式的画风造成了一种影响。

杜滋龄在江西时主要就作者的创作心态和状态做了发言。他强调作者一定要在有强烈的表现欲望的前提下创作作品,但同时又要保持一个平和、放松的心态,否则作品容易拘谨、死板。

王沂东在山西谈到从古到今艺术创作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和制约,到现在真正画家自己能够自主选择想画什么,怎么来画,艺术家应该珍惜当今社会赋予自己的自主权和发言权,但不是一味地强调个性,而是要珍惜这种与社会的互动关系。

龙翔对作品的细节尤为关注,在上海时他指出有的作品很好,但作品名称欠妥。如果名称起得再切题一点,就能够增加作品的内涵,达到更好的艺术表现力。

詹建俊、马书林在海南,吴长江在湖南,都一再呼吁尽快建立省一级的美术馆,因为现在美术发展势头迅猛,美术馆是一个展示当地文化和社会的重要窗口,画家们的作品可以进行良好的互动,也可以由此提升当地文化品味。

在专家组和地方艺术家的互动交流中,大家纷纷表示,本次前来观摩指导老师都是各个画种的专家,能够有幸得到各位专家的面对面的言传身教,既长知识,又开眼界,在创作上能够拔高一筹,非常难得。一位和许江交流过的画家显得异常兴奋,他说在中国美术学院就读几年,都没有机会得到院长的亲自指点,在这里能够和专家如此面对面的交流太难得了。大家同时也表示,这种专家指导工作应当长期开展,从而满足基层创作者迫切的专业需求。海南省美协还专门发来感谢信,对专家们的辛勤工作和专业指导表示衷心的感谢。专家们也从中感受到各地画家的创作热情,尤其是看到全国青年创作队伍逐步成长壮大和成熟,深感欣慰。活动基本结束后,“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组委会”也给相关省市区寄发感谢信,对大力配合我们的工作表示诚挚的谢意。举国上下,美术界同心协力,凝聚创作力量,竭诚为了举办好大展、推动美术事业的繁荣和发展、促进和谐文化建设而努力奋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