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地沟油大青行业链暴露 监禁部门互相推诿引可疑

  “民以食为天”“病从口入”,这两句谚语提醒我们:食品安全大于天。刚被“地沟油”折腾够呛的消费者最近又被“老酸奶中是否添加了废弃皮革制品制成的工业明胶”弄得一头雾水,“食品安全”又一次被置于聚光灯下。问题到底出在哪?

图片 1
原标题:“僵尸肉”为何没遭受打击反而蹿上餐桌?

摘要:9月2日,广西柳州警方在牛车坪一隐秘地方查获一个无证经营、专门提炼地沟油的工厂,现场缴获已提炼好的成品地沟油20余桶,每桶净重180公斤,约4吨。3名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图为民警从装满地沟油的桶内抽出粘稠的地沟油。
张存立 摄 本周,地沟油的字眼无疑是…

  去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规定,对食品安全犯罪最高可处死刑,法律法规不可谓不严厉,我国目前对外公布的涉及食品安全监管的部门达13个,监管机构也不可谓不多。但毒奶粉走了,瘦肉精、牛肉膏和染色馒头又来了,连体育总局都被“逼”得禁止国家队在外吃肉了。“问题食品”为何总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管好一张嘴真就那么难?

“70后”猪蹄、“80后”鸡翅……比一些年轻人年纪还大的“僵尸肉”通过走私入境,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路边小摊、餐厅。这些肉有的来自疫区,有的严重过期,用化学药剂加上调味品后居然摇身一变成为卖相极佳的“美味佳肴”,威胁着百姓的食品安全。6月份,海关总署开展打击冻品走私专项查缉抓捕行动,成功打掉专业走私冻品犯罪团伙21个,涉及走私冻品货值超过30亿元人民币,包括冻鸡翅、冻牛肉等10万余吨。(6月23日新华社报道)

图片 2 

  网友“一萧一剑”说:无良商贩固然可恨,监管部门就脱得了责任吗?他认为,食品安全事件更主要是监管部门责任缺失,才让无良商贩钻了空子,如果食品安全监督部门都能切实负起责任,那么大多数“毒”食品都会被提前发现。

通过无良商贩的大量走私,国外那些“肉龄”三四十年的“僵尸肉”,竟然蹿上餐桌成为“佳肴”,光是听着就让人想吐。因为走私肉运输条件恶劣,不断解冻过程中滋生各种细菌,甚至开始腐烂了又重新冷冻,其食品质量之恶劣简直没法形容。“70后”猪蹄、“80后”鸡翅,如此骇人听闻的细节,倘若不是海关总署的查缉行动,公众几乎不敢想象;这也再次印证了那个可悲的事实——一些无良商贩溃烂的道德底线,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9月2日,广西柳州警方在牛车坪一隐秘地方查获一个无证经营、专门提炼地沟油的工厂,现场缴获已提炼好的成品地沟油20余桶,每桶净重180公斤,约4吨。3名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图为民警从装满地沟油的桶内抽出粘稠的地沟油。
张存立 摄

  去年沈阳查获的“毒豆芽”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据报道,当地媒体早在查处前一年就对蹇明志生产“毒豆芽”一事予以曝光,之后当地工商部门以无照经营对当事人做了简单处罚,在他搬换地方后,便不了了之。而在查处后的专题讨论会上,当地工商、质监、农委等部门均称“不归我管”。

走私冻肉如何逃过层层监管蹿上餐桌,舆论追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打击走私力度亟待加强,二是对走私商贩必须重刑惩处。确实,冻肉走私首先是个走私问题,既要让无良商贩不能走私,也要让无良商贩不敢走私,为此,必须在打击力度和惩处力度上发力。一方面,打击走私冻品需要海关、公安、工商、检验检疫等多个职能部门配合,倘若“谁都参与、谁都不管”是不可能有力度的;另一方面,无良商贩走私“僵尸肉”或者“疫区肉”到国内,无异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理当严惩。

  本周,地沟油的字眼无疑是最具冲击力的标题,首当其冲占据几乎所有主流媒体和网站重要位置。

  “多龙治水”的结果原来是大家都“不作为”?!

但是,将走私冻肉运到国内,毕竟只是完成了最初的环节。这些走私冻肉随后在国内的运输环节,为何未曾遇到阻拦?正规的冷库为何能给这些走私冻肉提供储藏,并且从来不被相关部门查处?来历不明的走私肉品何以能够通过批发市场,进入大排档、餐馆甚至正规超市?在终端零售环节,有效的食品安全监管又体现在哪里?为何“僵尸肉”不是被层层监管发现,而是被海关查缉曝光?是否只要走私成功,后面所有的市场监管环节都形同虚设?

  据新华社等媒体报道,近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浙江、山东、河南等地公安机关首次全环节破获一起特大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捣毁6个制黑窝点,抓获嫌疑人32名,同时查获食用地沟油100吨。集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零售等六大环节的一条地沟油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

  一位食品监管部门负责人近日在与记者私下交流时表示,13个部门分管着食品流通的各个环节,每个部门可能都觉得还有下一个环节能管。结果,食品安全事件就在一个个监管部门的“侥幸”中发生了,其实,只要有一个环节能真正严格把关,食品安全事件就能避免。

所以,别把“僵尸肉”蹿上餐桌不当食品安全丑闻,这不仅仅是打击走私的问题,更是一整套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失效的问题。“僵尸肉”蹿上餐桌,是典型的食品安全丑闻。食品安全监管不力,让走私进来的“僵尸肉”得以畅通无阻地在市场上流通,极大地降低了无良商贩被发现被查处的违法成本,使其敢于铤而走险为了暴利无所不用其极。

  本周调查中,公众普遍向本报记者表示,他们最关心的是能否完全摧毁这条黑色产业链,彻底根除地沟油。

  保障食品安全并不难。正如一些专家所言,相关法律有了,那么执法者的执行力就成为问题的关键,食品安全领域目前迫在眉睫的是对监管渎职者的处罚何时能到位。只有将食品安全机构纳入相关法律进行约束,强化问责,让每个监管部门在各个监管环节都紧绷“食品安全”这根弦,才能让每个公民不再为“嘴”发愁。

据长沙海关保守统计,湖南最大的冻品批发市场红星冷库每年吞吐的80万吨冻品中,约三分之一是来源不明的境外冻品。真不知道,海关掌握的这一数据,食品监管部门是否知情?市场上流通的肉品,究竟有多少可以在监管大数据中被追根溯源?“僵尸肉”蹿上餐桌再次警示我们,亟待形成覆盖从田间到餐桌全过程的监管制度,建立健全农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追溯体系,建立全国统一的农产品和食品安全信息追溯平台,构筑更严格的食品安全监管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度。

  有多少地沟油流向餐桌?

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不仅要严厉打击冻肉走私,不仅要严惩无良商贩,更要强化一整套的食品安全监管,让“僵尸肉”即便侥幸走私成功,也依旧在食品流通市场上寸步难行。

  近几年,不时有涉及地沟油的相关报道见诸报端。然而似乎从来没有这次事件引发的反响和质疑强烈。表层原因或许在于首次以公安部牵头,又是首次“全环节”破获,而且首次真正摸清楚了一条“黑色产业链”。如此多的首次叠加足以让公众“震惊”。

点评:“僵尸肉”之所以能够泡上我们的餐桌,不但是食品安全的丑闻。还是对于走私需严厉打击的问题,更是食品安全监管体系面临失效的问题。

  记者调查发现,相对于已知的事实,那些未知的真相更令公众担忧和恐惧。

原标题:僵尸肉”蹿上餐桌拷问食品安全监管

  比如究竟有多少地沟油流入了正规食用油市场?公众每天接触地沟油的风险有多大?一位午饭和晚饭基本都是在街边小吃店解决的工薪人士张先生表示,从公开的报道和官方表态来看,很难了解究竟地沟油的危害范围有多大,“我现在每天吃饭都胆颤心惊的!”

  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每家餐馆每天产生多少“废油”很难量化,这些“废油”究竟是让正规公司收走了,还是直接卖给了不法商贩,结果不得而知。即使那些卖给所谓的正规公司是否就用来合法化处理,更是无法判断。

  这是个危险的信号:究竟有多少地沟油经过一系列地下“漂白”程序成为“正规的”食用油,最终又流向我们的餐桌呢,目前尚很难精准判断。

  据全国粮油标准化委员会油料和油脂工作组组长、武汉工业学院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何东平称,几乎每个人都有可能吃过地沟油。按他估计,目前我国每年返回餐桌的地沟油有200万至300万吨。而国人一年动物和植物油消费总量约2250万吨。按此比例推算,每吃10顿饭就可能有1顿碰上地沟油。

  治理难题缘何成沉疴?

  一些公众和专家质疑为什么这次特大打击地沟油行动中,最后只有公安部门出面。之前所有环节中为什么都没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在记者调查中,公众对地沟油相关管理环节涉及的监管部门存在互相推诿的质疑不绝于耳。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我国对“地沟油”的监管实际涉及多个部门,包括卫生、质量监督、工商管理、环保、市政、城管、公安等。依据现有法律法规,地沟油在生产环节属于质量监督管理部门管理;进入餐馆则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查处,因其有吊销餐饮服务许可证权力;流通环节属工商部门管辖;餐厨垃圾回收归口市政部门。只有最后形成公共安全威胁才涉及公安部门。

  然而在此次对地沟油侦破案件过程公开报道中,从初期掏捞、粗炼到“二传手”倒卖和深加工,再到最后的批发和零售等一系列环节,几乎没有看到相关行政执法监管部门的身影。正如上述业内人士所言,地沟油犯罪这一本应涉及多个环节的多头监管对象,反而实际成为监管的“盲区”。这不能不令人深思。

  检测标准不明确也成为“众矢之的”。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国尚未建立科学鉴定地沟油检测技术规范,也没有专门针对地沟油检测标准。

  不少专业人士和相关部门表示,目前我国对于地沟油与食用油的具体分类标准以及地沟油检测标准尚未明确,这也为监管部门判断是否存在地沟油客观上带来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