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代为书写的遗嘱有效吗?

图片 1

“打印遗嘱”惹争议法院认定合法有效**

     
 钱某与赵某育有5名儿女,分别为钱甲、钱乙、钱丙、钱丁、钱戊。2013年5月28日,钱某让人代写了一份遗嘱,遗嘱内容是:将钱某名下所属的房产遗留给钱甲一人继承。此份遗嘱上有钱某的签名和指印、钱某所在村的村委会的印章(村委会的印章是后来加盖的,并非在代书见证的情况下所盖),但没有代书人和见证人的签名。后来,赵某和钱某相继去世,子女们对遗产继承问题不能达成一致意见,钱乙、钱丙、钱丁、钱戊便一纸诉状将钱甲告上了法庭。

孤寡老人去世后,留下一套房子,应该由谁继承?侄女拿出一份“代书遗嘱”,称姑姑将房子留给了自己,那么这份遗嘱是否有效?

阿光系老郑之孙、于兰之子、小耀之父。1993年,老郑在去世前办理了公证遗嘱,指定由阿光继承其名下位于厦门市镇海路的房产。2002年,阿光与小耀之母素玉经法院调解离婚,素玉自愿放弃一切家庭财产。2011年阿光去世。素玉认为阿光取得上述房产的时间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该房产应为夫妻共同财产,自己享有50%的产权,小耀作为阿光之子,也有权和于兰一起继承阿光生前享有的该房产的份额。多次协商未果后,素玉和小耀用一纸诉状将于兰告上法庭。

     
 经法院审理认为,该遗嘱属于无效遗嘱。《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此案中的遗嘱属于代书遗嘱,但只有被继承人钱某的签名,缺少了代书人、见证人的签名,村委会的事后盖章也不属于见证人签名,因此该份遗嘱缺少必需的要素,依法认定为无效遗嘱。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支持4名原告的诉讼请求,按法定继承分割房屋所有权。

孤寡老人去世侄女欲继承房产

于兰应诉后,向法院提交打印遗嘱一份,载明由于兰一人继承上述房产。该遗嘱下方落款处签有“阿光”的姓名,同时载明该遗嘱系阿光本人通过电脑打印并亲笔签名,是其真实意愿表示。于兰同时主张,素玉在2002年离婚时已自愿放弃了一切财产权利,故讼争房产应属阿光的个人财产,根据阿光的遗嘱,该房产由其一人取得,他人无权干涉。

法理分析:

李阿姨去年8月份因病去世,李阿姨老伴2012年6月份因病去世,李阿姨和老伴在甘井子区有一套产权房。李阿姨生前无儿无女,有四个哥哥,目前只有两个哥哥在世,二哥李军住在李阿姨家附近,三哥李山住在外地。侄子辈还有十几个人,李阿姨去世前,身体健康,生活能够自理,侄子辈都经常去她家探望。李阿姨突然去世,留下的这套产权房该由谁继承呢?

庭审阶段,围绕遗嘱是否真实有效的问题,各方发生激烈争论。素玉和小耀认为,继承法明确规定自书遗嘱应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并注明年、月、日,因本案的遗嘱并非阿光亲笔书写,故不属于法定的自书遗嘱,且该遗嘱的签名是否出自阿光本人之手亦不能确定,故该遗嘱不具有法律效力。于兰则认为,在制定继承法时,电脑的使用尚不普遍,故法律对于打印遗嘱并未作出明确的规定,因本案的遗嘱系阿光本人打印并签名,应属自书遗嘱的范畴。

     
 代书遗嘱是指非由立遗嘱人自行书写的遗嘱,而是由代书人根据立遗嘱人的的意思表示代为书写的遗嘱。代书遗嘱是一种严格的民事法律行为,是一种要式行为,其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对《继承法》第十七条的条文进行理解分析后,有这样几层含义:

令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去年年底,侄子辈的李英持一份李阿姨生前找人写的遗嘱到法院起诉,称姑姑生前找人写了一份代书遗嘱,姑姑百年之后房子归李英所有,而本案的被告竟然是其两个叔叔。

法院认为,素玉和小耀虽否认该遗嘱的真实性,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反驳遗嘱签名的真实性,也没有提供相反证据证明阿光在生前有其他相反的意思表示,故该遗嘱应认定为真实的遗嘱。根据遗嘱的记叙,该遗嘱系先手书再通过电脑打字输出,最后签名而形成,阿光本人亦已在打印件中亲笔签名和注明年月日,故该遗嘱具有本人亲笔书写的特征,具备法律规定的自书遗嘱的全部要件,应认定为有效遗嘱,最终法院驳回了素玉和小耀的全部诉求。

     
 首先是代书遗嘱现场至少要有三个人在场,其中一人为遗嘱人、另外两人为见证人,而其中的一名见证人可以作为代书人根据遗嘱人的意思进行遗嘱的书写;其次,代书遗嘱的时间要写清楚,年、月、日都需要包括进去;最后,代书遗嘱上的签名至少要有三个,即遗嘱人、代书人、其他见证人。

一审法院开庭审理了本案,叔叔李军认为妹妹生前会写字,李英持的这份遗嘱没有妹妹签字,故对真实性有异议。由于李英持有的是一份“代书遗嘱”,系在两个见证人在场的情况下,由其中一名见证人书写,签名位置本应当由李阿姨亲自签名,但却是代书人替李阿姨签名,李阿姨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了一个手印。

■法官说法

     
 除了《继承法》第十七条外,当然遗嘱的内容必须是遗嘱人真实的意思表示。胁迫、欺骗遗嘱人所立的遗嘱,他人伪造或被篡改的遗嘱,都是无效的。而且遗嘱内容若取消了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的继承权或没有为胎儿保留必要的继承份额,又或者内容违反其他法律,都是无效的。

法院认定“代书遗嘱”无效

真实的“打印遗嘱”等同自书遗嘱效力

     
 而见证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担任的,《继承法》第十八条规定:“下列人员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一)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二)继承人、受遗赠人;(三)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

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判决李英持有的遗嘱不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条件,认定无效,但考虑到李英生前照顾李阿姨,判决李阿姨遗留的房子李英分得二分之一,李阿姨的两个哥哥李军分得三分之一,李山分得六分之一。

本案承办法官张南日在接受采访时分析,遗嘱制度体现了国家对公民财产权利和个人权利的尊重和保护,法律对遗嘱形式进行规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障遗嘱人的真实意思得以实现,如果过分拘泥于法律条文的具体表述而忽略了条文背后蕴含的意义,无异于舍本逐末。尤其是,继承法颁布的时候,电脑应用尚未普及,如今电子技术已经进入千家万户,人们日益习惯于用电脑撰写和保存邮件、日记、文稿等文字材料,一味把打印遗嘱拒之门外或者迟迟不给予其正式“身份”其实并不可取。电脑和钢笔、圆珠笔一样,都是书写的工具,如果认为本人用电脑打字完成且签名的文稿不是亲笔书写,不仅有悖于事实,也不利于遗嘱人真实意思的实现。司法应当以最大限度地查明案件事实、解决纠纷为导向,采用目的解释、扩大解释等多种解释方法,将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和证据的证明效力相结合进行综合判断,如果通过其他事实和证据,可以证明打印遗嘱确为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当视为其具有相当于自书遗嘱的效力。

     
 所以,立一份有效的代书遗嘱,其内容必须真实、合法、完整,遗嘱时间和遗嘱人、见证人的签名,也切忌遗漏。而对于见证人的选择也需慎重,需要知道一些人是不具备条件的。

法院判决后,叔叔李军不服,提出上诉,要求改判涉案房屋由李军、李山共同继承。叔叔李山在外地,表示不上诉。李军的上诉理由是,自己的妹妹生前侄子辈都经常去她家探望,法院判决李英继承一半影响家庭团结,且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遗嘱析产越俎代庖异父兄妹对簿公堂**

二审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侄子辈的李锁出庭作证,证明姑姑生前,侄子辈都经常去她家探望,还拿出发票,证明自己亲自帮助处理后事。李军的代理人也认为,李阿姨去世后,无第一顺序继承人,其遗产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李英及其他侄子辈不是第二顺序继承人,故不能继承李阿姨的遗产,但作为侄子辈的人,只要在李阿姨生前也给予过照顾,都可以适当分得部分遗产。

淑娟和王顺育有一女阿芳,淑娟和马飞育有二子马明和马亮。1993年,王顺根据其所在单位房改房的政策,购买了厦门市中山路某房产41.53%的份额。1998年6月,淑娟去世。8月,王顺又购买了该房屋剩余的58.47%的产权,1999年办理产权登记,产权人登记为王顺。王顺于2006年立下一份遗嘱,载明其名下中山路的房产由女儿阿芳一人继承,别人无权干涉。王顺去世后,阿芳依据该遗嘱,将两位同母异父的哥哥马明和马亮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讼争房产归其一人继承,马明和马亮配合其进行房产过户。马明和马亮应诉后,对遗嘱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要求按照法定继承处理淑娟的遗产。

终审判决

由于讼争房产41.53%的份额系王顺与淑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购买,应为夫妻共同财产,故淑娟和王顺各占20.77%。在淑娟生前未立遗嘱的情况下,淑娟享有的个人份额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王顺、阿芳、马明和马亮作为淑娟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依法各继承淑娟四分之一的遗产,即讼争房屋5.19%的产权份额。王顺生前立下遗嘱,由阿芳继承其全部遗产,因王顺遗产的范围为讼争房产84.43%的份额,加上阿芳自母亲淑娟处继承的5.19%的份额,法院最终判决阿芳继承讼争房产89.62%的份额。

侄女继承三分之一遗产

■法官说法

二审法院查明,李英在一审中请了两个邻居出庭作证,证明经常看到李英到李阿姨家看望李阿姨,说明李英对李阿姨照顾较多,可以适当分得部分遗产。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改判李阿姨的二哥继承李阿姨房产的二分之一,三哥李山继承六分之一,李英继承三分之一。

处分他人财产的遗嘱部分无效

南京婚姻律师网张明明律师分析:对于不会写字或写字困难的老人,可以委托他人代写遗嘱。根据《继承法》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

本案承办法官庄伟平分析,遗嘱人通过订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受法律保护。根据继承法的规定,遗产的范围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应当先将共同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遗嘱不得处分他人的财产,否则将构成无权处分,相应部分在未能得到权利人追认的情况下其效力不能得到确认。本案中,讼争房产虽登记在王顺的名下,但淑娟依法对该房产享有共有人权利,淑娟生前未立有遗嘱,在她去世后,其享有的共有权利财产依法由第一顺位继承人王顺、阿芳、马明和马亮平均继承,王顺订立遗嘱将全部讼争房产指定给阿芳继承,已经超出了其个人财产的范围,其中涉及阿芳、马明、马亮的产权份额的处理属无权处分,应当认定无效,但遗嘱对王顺享有的产权份额的处理依法仍然是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