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我国约有1600万名重性精神病患者:难入院难回家

  近期,北京、广西、山东、四川等地发生多起精神病人伤人事件,引起社会热议。但人们的关注更多停留在“精神病人”的字眼上,有人甚至从心理上更加排斥精神病患者。

图片 1

“一个精神病患者拖垮一个家。”“精神病不同于其他的疾病,这种疾病对于病人、家属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据悉,目前全国有精神障碍者510万,重症者超1600万人,全国各类精神病患者超1亿,也就是说我们身边每13个人里可能就有一个人患有精神疾病。网友感叹,你有病啊,这可能是朋友间最真切的问候!

  据估算,我国有1600万名重性精神病患者。不管从疾病康复还是社会负担角度来看,精神病患者都需要融入社会,被常人接纳和包容,从根本上避免类似事件发生。然而,社会的排斥,让徘徊在孤独世界的精神病患者无所适从,难觅归宿。

“今天感觉怎么样?心情有没有好一些?”每天清晨,保山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护士们面带微笑,从一句简单的问候开始一天的工作。

我国将精神分裂症等6种疾病列为严重精神障碍进行在册管理。精神病对患者及其家人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难入院,难回家

图片 2

图片 3

  ——不承认有病,花费数年时间终于入院;进了医院,往往被拒绝回家

用真心驱散阴霾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采访中,71岁的郭九香数次哽咽。她的丈夫已去世,大女儿和小儿子先后患精神病。外孙女每月仅有1000多元的收入,她和外孙女共同承担着家庭的重担。

  坐在记者面前的汪阿姨,虽已71岁,但头发不白,眼睛明亮,浑身透着一股坚强的劲儿。她是北大第六医院绿丝带志愿协会一名志愿者,也是一名精神病患者的母亲。

今天,第四病区护士们的工作和往常一样。早上8点30分开始晨晖交班,了解每位病人的身体情况、情绪状态,并记录下来;9点30分,带病人进行户外运动,这期间会有护士遵医嘱到药房领取每位病人需要服用的药物;10点30分,在护士长的带领下,4位护士给病人发放药物并监督病人服药。“这里的病人相比于其他病区的病人病情更稳定,所以可以到户外进行跳舞、打篮球、晒太阳等活动。”护士告诉记者,除了开放病房,病区还设有一级病房,里面居住的是病情相对严重的病人,必须对其进行危险物品、药物管理,家属24小时陪护。重度抑郁症患者因为意志活动减退,兴趣感消失,自我评价低,所以会产生自杀的危险想法并付出实际行动,病房里一位重度抑郁症患者就曾有过自杀行为。“对于这类病人我们就必须采取封闭管理和家人24小时陪护,在保障患者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病情治疗。”护士长告诉记者。

女儿和儿子先后住了4次院。“银行不贷款给我,后来找了个远房亲戚做担保人,才贷出5000元给女儿看病,住院花了9000多元,还欠医院4000多元。”郭九香说。

  汪阿姨儿子患病22年,首次发现是1991年,正上高二。一开始家人都不敢面对,直到1997年,儿子开始陆续住院治疗,先后住院3次。在汪阿姨看来,每次住院都是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

图片 4

儿子发病时六亲不认,称饭里有毒而绝食,情绪激动时会打人,郭九香经常被儿子打伤。邻居们也经常受到他的骚扰,有一次他还把邻居家的玻璃打碎了。儿子每个月仅有390元的补助。一盒药62元,一个月要吃12盒。另外,治疗脑梗的药每月还要花800多元。

  2010年一天,汪阿姨给已经上班的儿子打电话,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汪阿姨继而发现,儿子在网上攻击别人,还写了遗嘱放到网上。她知道儿子病又犯了,赶紧和老伴赶到儿子的住处,敲了半天门始终不开。两人屏声静气在门外听了半天,直到里面传来一声咳嗽才松一口气:“儿子还活着。”

陪同护士巡视病房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小娟。小娟入院一个多月了,病历显示,小娟在7岁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抑郁症的明显症状,并且多次尝试自杀。在爷爷去世之后,她的病情进一步恶化,觉得世界上已经没有爱她的人了,自杀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由于常年照顾两个患病子女,郭九香心力交瘁。她患有子宫肌瘤,医生建议切除子宫,她没钱做手术,一直拖着,肚子疼就吃止疼药维持。“这几年岁数大了,身体不好,拾废品也不行了。我不管他们谁管呢?”郭九香抹着眼泪说。

  这之后,两人分工,老伴继续听屋里动静,汪阿姨去派出所求民警出警送儿子去医院。一开始民警不搭理,汪阿姨连续去了一个星期,民警终于被感动了。可是,老伴也被儿子告到了派出所,儿子认为自己没病,家人在害他。

小娟的情况属于典型的抑郁症:自我评价低,认为活着已经没有意义;思维迟缓,说话很慢;情绪波动大,可能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情绪就会突然崩溃。

“一个精神病患者拖垮一个家。”南昌二七医院高喜翠专家说到。她在门诊经常看到家属眼神里的无奈,有的家属甚至就在诊室里嚎啕大哭。“精神病不同于其他的疾病,这种疾病对于病人、家属都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终于,在儿子上班的时候,老两口和民警以及居委会六七名工作人员,带着绳子等工具,把儿子从单位喊了出来,直奔医院,住上了加床。这一住就住了70天,要不是碍于经济负担,老两口不想让儿子出院,“就想让他一直住下去”,回到家“太折磨人了”。

20多年过去了,如今小娟已经30多岁,曾多次自杀未遂,然而因家庭缺乏心理健康方面的意识,父母在她年幼时没有发现她的病情,结婚后丈夫对这些情况也不重视,导致她一直没有接受专业的治疗。直到她再次尝试自杀未果之后,病情终于引起了亲戚的注意,并嘱咐家人带她到医院进行检查治疗。

因负担不起每年三四万元的治疗费用,南昌县的常德义曾经将儿子锁在家中。南昌二七医院得知后,为其办理了贫困精神病人药费补助,医药费大部分由新农合报销,剩下的由民政部门救助解决。常德义说,对儿子的病原本不抱希望,现在国家给政策,一家人又有了希望。

  从发病到住院历经数年时间,住院要靠押送才能成功实施,这也是大多数重性精神病患者家庭的体验。

“刚开始的时候,她不愿意入院接受治疗,怕别人歧视她。后来在参加儿子的家长会时,听到校长告诫大家:‘家长和孩子睡眠不好、压力太大的话,一定要去医院看一下,不存在什么丢脸,治病最重要。’思量之后,她就同意到医院检查。”负责小娟的护士告诉记者。

图片 5

  然而,许多患者到了医院,也常常住不进去,主要原因是医院床位周转期长。一名女子为让姐姐住院,请了6个人,每个人给500元,把姐姐送到医院,但是没有床位,女子在门诊大厅给汪阿姨跪下,希望她这个志愿者能帮上忙。记者查阅《2011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发现,精神病医院出院者平均住院日53.9天,几乎是各科住院患者中最长的。

图片 6

我国将精神分裂症、偏执性精神病、分裂情感性障碍、双相情感障碍、癫痫所致精神障碍和精神发育迟滞伴发精神障碍等6种疾病,列为严重精神障碍进行在册管理。目前,全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达1亿人以上,重症者超1600万人。截至2017年底,我国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已达59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