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艺术进校园—陕西戏曲研究院眉碗团将走进我校

“当年,《千古一帝》在北京演出时,中央领导人和相关专家都来观看,并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部剧在原来的音乐上进行了大量改革,服装道具按照剧目的历史年代制作,后来这部戏还被拍成了电影。”88岁的老艺术家王伯芳对省戏曲研究院的优秀剧目记忆深刻,他说,“我从十几岁就进入这一行,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单位,是这里的‘老兵’。此时此刻,我很怀念马健翎、黄俊耀等老一辈艺术家,我更希望现任院长李梅能够带领省戏曲研究院的年轻一代,踏着老一辈艺术家的足迹,在新的时代取得更大的成绩。”

为进一步丰富校园文化生活,提高学生艺术修养,由中央教育部、文化部、财政部主办的“2013年高雅艺术进校园——陕西省戏剧研究院眉碗团走进重庆师范大学”活动,将于5月27日19:00在我校大学城校区校友会堂演出厅举行专场演出。

  很快,剧作家马健翎便创作出了表现抗日题材的方言话剧《国魂》,在抗日军政大学试演时,毛泽东也来观看了,演出后在接见剧组时,他对马健翎说:你这个戏写得很成功,很好,如果把它改为秦腔,作用就大了。马健翎很快便将《国魂》改成了秦腔,再演出时,毛主席又来观看了一次,不仅跟观众一起鼓掌、叫好,而且在演出后,还给柯仲平写了一封信,对戏的修改提出了具体意见:请你转告马健翎同志,应该把戏的名字由《国魂》改为《中国魂》。从此,这部名作,便叫《中国魂》了。

1938年7月4日,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的前身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在延安成立。这是我们党创立的第一个红色戏曲艺术表演团体。“听老一辈艺术家讲,在当时严酷的战争环境里,由于没有经费,没有工资,居无定所,食无定粮,更没有道具、灯光、幕布等基本设备,刚刚成立的剧团举步维艰。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全团上下几十口人每顿只有两个锅盔分着吃。柯仲平去找毛泽东说明情况,毛泽东从自己《新民主主义论》的稿费中拿出300元边币给了剧团。当时,剧团的条件有限,周恩来、李富春等领导人就慷慨解囊,为剧团一解经济上的燃眉之急。彭德怀、贺龙也将战场缴获的日本军刀、呢子大衣等送给剧团作演出道具。”

高雅艺术进校园—陕西戏曲研究院眉碗团将走进我校 来源:团委 作者:团委
日期: 2013-05-23 10:46 点击:

  此一发便不可收拾,一批现代戏应运而生。在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柯仲平说:民众剧团每到一地演出后,群众总是恋恋不舍地把剧团送得很远,还送给很多慰劳品。要找我们剧团,你们只要顺着有鸡蛋壳、花生皮、红枣、核桃的道路走,就可以找到。毛泽东当时笑了笑诙谐地说:你们如果老是《小放牛》,就没有鸡蛋吃了。这件事后来还写进了《讲话》里。1992年11月7日,林默涵发表于《文艺报》上的《柯仲平与民众剧团》一文说:毛主席在讲话前,找来了许多位作家交谈,征求大家的意见,可见毛主席的思想、观点,是从群众中来的。经过综合、提炼、形成科学的理论,反过来又到群众中去,指导群众的革命实践。这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过程。柯仲平同志和民众剧团的艺术实践,也对毛主席的文艺思想和理论的形成,提供了重要素材。

现实主义题材大戏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是具有光荣历史和雄厚实力的艺术团体,其前身是1938年在延安成立的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延安时期,创作演出了《中国魂》、《十二把镰刀》、等一批优秀剧目。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千古一帝》《杨贵妃》《西湖遗恨》等剧目的突出表现获得了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现代戏调演优秀剧目奖”“文华新剧目奖”等多项奖励。近年来,为了进一步对外交流,陕西省戏剧学院多次出访了多个国家和地区,更是呈现蓬勃发展的趋势。此次演出《西京故事》的眉碗团三团,以实验演出现代戏为主,兼演传统戏、新编古装戏。该团演出阵容强劲,拥有一批深受观众喜爱的艺术家。

  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戏曲源远流长,自唐代就有可资考证的戏剧活动,可戏曲现代戏的历史尚不足一百年,尽管在延安民众剧团成立之前,也有零星实践活动,但总体戏曲现代戏的开创,当是从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的苦苦求索开始,并渐次形成气候的。

省戏曲研究院推出的精品活动“西安天天有秦腔”从2007年10月启动至今,累计演出4000余场,向农民工免费赠票10余万张。同时,剧院坚持深入基层,送戏下乡,坚持为基层群众多演戏、演好戏,年均演出600场以上,演出足迹遍布西北五省区。近年来,省戏曲研究院积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以文化使者的身份多次迈出国门、走向世界,先后在伊朗、泰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进行文化交流演出。2018年,碗碗腔《杨贵妃》应邀赴法国参加第八届巴黎中国传统戏曲节,该剧的演出进一步提升了陕西传统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为中外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

图片 1

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与会者合影

深植时代打造文艺精品

届时,陕西省戏剧研究院眉碗团的艺术家们,将为我校师生展现秦腔现代戏《西京故事》的独特艺术魅力,逼真深刻的表演定会带给你对人生与社会的新的思考与感悟。欢迎广大师生前往欣赏。

  1944年毛主席再次明确提出新秦腔的口号,并且在枣园窑洞,会见了当时在延安文艺界享有盛誉的柯仲平、马健翎和抗战剧团负责人杨醉乡。毛主席说:请来三贤,有两位美髯公。你们是苏区文艺先驱,走到哪里,就将抗日的种子播到哪里。马髯公坚持文艺和群众相结合,是大众化的道路,连续创作和演出《一条路》、《查路条》、《好男儿》、《那台刘》等剧目。每到一地,一演就是天亮,这很好,既是大众性的,又是艺术性的,体现了中国气派和中国作风。由于毛泽东对民众剧团的特别关爱,尤其是对新秦腔的极力推崇,使民众剧团逐渐成为陕北最重要的一支文化力量,他后来讲话还特别肯定道:秦腔对革命是有功的。在八年抗战中,民众剧团走遍边区190多个市镇乡村,演出达1475场,观众260余万人次,尤其是马健翎创作的《血泪仇》,几乎在整个边区和抗日敌后根据地,形成了一个为王仁厚(剧中遭日寇践踏者)报仇的运动。

5月21日,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老艺术家张晓斌不仅为这次采访列好了提纲,还带来了他正在修改的剧本《中国魂》。

  70年前的1942年5月2日至23日,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参加会议的100多人中,有中央的主要领导同志,但绝大多数为作家、演员、编辑、记者、美术工作者等。毛泽东在5月2日发表引言后,大家进行了热烈讨论,根据讨论意见,毛泽东在5月23日的结论讲话中,深刻剖析并阐述了一系列带有根本性的理论问题和政策问题,提出了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指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强调文艺工作者必须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并且在文艺的民族化、大众化等重大问题上,高屋建瓴,指明了前进方向。《讲话》是对马列主义文艺理论的重大发展,是一部影响久远的文献。

青春版秦腔《杨门女将》。

  因此,延安是中国戏曲现代戏的始发站。

“精品剧目是一个院团的文化品牌,也是我省的对外文化形象。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抓好精品生产,围绕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党100周年等重大时间节点,做好剧本储备工作和剧目建设工作。未来5年,我院将原汁原味地继承排练8部秦腔、眉户、碗碗腔传统优秀剧目,在全国各剧种的经典作品中,移植8部优秀商演剧目,改编8部传统剧目。”对于肩头所承担的责任,李梅条理清楚,她说:“我院一直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未来,我们还将以演出市场为载体,服务广大城乡群众;坚持送戏到条件最艰苦的农村,不断拓展农村基层演出阵地,保持每年下乡演出400场以上的良好态势并力争有所突破;继续抓好‘西安天天有秦腔’演出活动,坚持低票价和为农民工赠票制度,确保活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继续做好‘高雅艺术进校园’全国巡演工作,让更多的秦腔优秀剧目到全国各地和国外演出,以优秀剧目展示陕西文化发展成果,扩大中华传统文化影响力。”

  剧团成立之初,条件异常艰苦,大家住在宝塔山后的一个窑洞里,据柯仲平后来回忆说,男女仅隔一道布帘,演出连个汽灯都没有,更别说服装道具了。实在没辙了,柯仲平去找毛主席,主席当即从自己的稿费中拿出300大洋给了柯仲平。老柯喜出望外地跑回来,从中拿出100大洋,置了服装、道具、汽灯,还买了一头拉戏箱的毛驴,然后,把剩下的200大洋,就装在围肚子(用羊肚子手巾做的小口袋)里,两三个月没离身,以至最后围肚子成了虱子窝。后来贺龙从晋西北回来,柯仲平又去向贺胡子诉苦,贺龙又拿出了身上的20元法币,再回到前线后,又让刘白羽捎回了一批缴获日军的皮鞋、呢子衣服、钢盔、战刀等,以做演出道具之用。有一次,李富春对柯仲平说:周恩来和博古同志从蒋管区回来了,他们是国民党的参议员,可能有钱。柯仲平就急忙给两人写了信,结果每人给了50法币。剧团就在这些领导同志的支持下,一天天办得红火起来了。

“尽管生活清苦,但剧团同志热情很高,工作劲头十足。民众剧团坚持从老百姓中来、到老百姓中去,以满腔热情为群众服务。在烽火硝烟的战争年月,大家自背行李、道具、戏装,不畏酷暑严寒,走遍边区山山水水,把戏送到沟沟洼洼,传播党的声音,宣传抗日主张,被誉为人民大众的‘艺术野战兵团’。当时,民众剧团下乡演出演的《小放牛》很受老百姓喜欢。每次离开一个地方,当地百姓都要把剧团同志送到村子外面,还送给他们许多慰劳品,鸡蛋、花生、红枣,装满了衣袋、挎包!”讲到动情处,张晓斌惟妙惟肖地用湖南话和陕北话分别模仿毛泽东和陕北老乡的语气。

  民众剧团简章上有这么一段文字:定名:民众剧团。宗旨:采取旧形式新内容之手法,改进各项民众艺术,以发扬抗战力量,提倡正常娱乐。筹备会参加者:王若飞、周扬、齐华、高朗亭、管瑞才、艾思奇……边区民众娱乐改进会柯仲平、高敏夫、柳青、马健翎、张季纯、正义等。民众剧团团长由狂飙诗人柯仲平担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