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全面放开 政策效果预计最快2026年显现

  昨天,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消息称,为缓解卫生计生系统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国家卫生计生委党组日前决定开始实施“服务百姓健康行动”,并适时出台完善生育政策调整方案。这一提法再度引发公众关注,这是否是放开“二胎政策”或者“单独二胎”政策的信号呢?昨天,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告诉晨报记者,这里所说的生育政策绝不能简单地理解为计划生育政策,更不能认为是可以生二胎或者“单独二胎”。

中国全面放开二孩

实施了数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终于有了新进展。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后便有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将放开夫妻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家庭生二胎。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到现今,很多弊端已开始逐渐暴露出来。

  疑惑:生育政策朝令夕改?

每对夫妇可生两个孩子;专家称出生率不会猛增,政策效果预计最快2026年显现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一胎化政策将导致劳动力供给不足,并可能使国民经济陷入“未富先老”,所以一胎化政策即使今天报道称是要放开单独家庭二胎政策,但最终全面放开不是没有可能。问题在于解除一胎化政策之前应该做什么?

  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的《“服务百姓健康行动”实施计划》,主要围绕学习先进找差距、健康促进为百姓、优质服务树形象、提高群众满意度四方面开展。计划要求,要进一步简政放权,从群众不满意的地方改起,深化医改中破除“以药养医”、创新体制机制、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三大内容,加强卫生计生行业作风和医德医风建设,加强综合执法监督和基层医疗机构执业行为监管,打击非法行医。同时,要完善生育政策,适时出台调整方案,加大计生特殊家庭奖励扶助力度。

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

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教育是未来的希望。只生不养或生而不教,不仅是对孩子的犯罪,而且是对社会的犯罪。在媒体曝光的青少年杀害父母亲属的事件中,可轻易看到儿童心理扭曲的主要原因是家庭冷漠或自幼失学。当财富的两极分化让社会难以规避家庭冷漠的条件下,政府就应建立对失学儿童的社会救助体系以减少青少年的心理扭曲。此外,还应建立健全职业教育体系,在目前“一刀切”的应试教育体系之外为丰富多彩的都市产业提供定向就业培训,以改善劳动力市场的
结构性失衡。

  计划一经发布,迅速引发公众的讨论。记者浏览网友对这一计划的评论发现,不少网友把“生育政策”理解生多少孩子。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正在传言多年的“单独二胎”,即夫妻双方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可生育第二个孩子政策,有望在近期重启。而近年来,放开二胎政策也被多众多学者、专家重提。

新京报讯 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取消“一刀切”的生育政策、建立社会救助、完善职业培训体系,这是解除一胎化政策之前的三步曲。女性职业化与家务社会化是一物两面,女性生育偏好的下降必将导致劳动力供给不足带来的人口危机。风物长宜放眼量,中国应未雨绸缪,逐步从限制生育的政策转向鼓励优生优育的政策体系。

  不过,8月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官方消息表示,我国必须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

上世纪70年代,为控制人口过快增长,缓解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紧张关系,我国开始全面推行计划生育。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把实行计划生育确定为基本国策,同年11月写入新修改的《宪法》。

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昨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单独生二胎政策,表示卫计委已经组织开展大量调查研究,提出完善生育政策的思路和方案。下一步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的决策,实施好相关的政策。

  正因为如此,昨日有网友表示,卫生计生委这一“适时调整生育政策”的说法有朝令夕改之嫌。

30多年后,我国人口发展呈现出重大转折性变化。人口总量增长势头明显减弱,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

昨日的发布会主题是发布《2012年中国居民健康素养监测报告》,卫计委网站公布的发布会实录中并没有提及二胎政策。但从会后各家媒体报道来看,二胎政策变动显然成为关注热点。

  回应:调整不代表放开二胎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

毛群安是在回应记者提问时作上述表示的。他同时强调,完善生育政策既要考虑维持国家的低生育水平,又要考虑群众的生育意愿,还有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结构变化等的因素。

  对于公众的这一疑惑,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现在很多人把生几个孩子狭义地理解为生育政策,事实上,生育政策包括非常庞杂的内容,“如果把调整‘生育政策’简单地理解为二胎又有放开的迹象这明显是不正确的,这和是否放开单独二胎或者二胎政策不是一回事。”

多位专家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此次全面放开二孩,并不会带来出生率的猛增和人口数量的剧烈反弹。与此同时,对于社会中出现的诸如老龄化等问题,该政策仅能起到缓解作用,预计最快在2026年才能显现。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查询发现,与此前数次针对二胎报道所作回应相比,毛群安此次所言并没有新的内容。尤其是与8月份那次表态相比,连基本的句式和用词都少有变化。

  此前,针对此前一度被热炒的“单独二胎”政策或于近期重启的消息,毛群安曾明确表示,我国必须将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完善生育政策”是新组建的国家卫生计生委的一项重要职责。完善生育政策既要考虑维持我国的低生育水平,又要考虑群众的生育意愿、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结构变化等诸多因素。因此,本着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慎重稳妥、统筹协调的原则,国家卫生计生委正在组织调研人口数量、素质、结构和分布的关系,研究提出完善政策的思路和方案。

焦点1

8月初,卫计委在宣传《“服务百姓健康行动”实施计划》时发布消息称,要完善生育政策,适时出台调整方案,加大计生特殊家庭奖励扶助力度。消息一出,立刻引发各界关于计划生育政策要调整的猜测。当时毛群安立即做了澄清,强调绝不能简单地把这里所说的生育政策理解为计划生育政策,更不能认为是可以生二胎或者“单独二胎”。

  ■生育话题

出生率会不会大幅增长?

上月29日,本报以《单独生二胎可望全面放开》为题,报道了单独生二胎政策可望在年内全面放开的消息。

  独生子女费:5元执行了31年

不会造成出生率猛增;生育高峰可能在2017年出现

报道刊出后,被各大媒体转载,并引起社会热议。对此,卫计委新闻宣传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卫计委对于计生政策调整没有最新的变化。

  每月5元“独生子女费”31年来一直未上涨。这已经成为一项为人诟病的已落后于时代发展的奖励政策。1982年开始施行的5元奖励(该年份据新华社)占当时月工资的近10%,而现在北京的社会平均工资跟过去相比提高了很多倍,可独生子女的补助却一直没有变化,因此,不少专家认为,所谓独生子女费在今天已经起不到当初的奖励作用。

人口专家、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由于堆积效应,在全面放开生育后的头几年,出生人数会反弹,但幅度有限。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目前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为13.26%,呈快速增加态势。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为16.6%,呈快速减少态势。总和生育率已经低至1.2的超低水平。

  既然每月5元“独生子女费”的奖励政策现在已无实际意义,因此有部分业内人士建议重新制定奖励标准。比如,让已进入老年期的独生子女的父母受到比一般老年人更优待的养老和医疗服务,让他们实实在在地享受国家对独生子女父母的关怀。

他认为根据最宽松的估计,反弹最高峰的出生人数也远远低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水平。

由于面临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双重压力,中国实施了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面临新的挑战。近年来,多位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提出提案和议案,建议根据形势变化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尽快放开二胎。部分人口学者、经济学者在各种场合也发出呼吁,人口政策应该未雨绸缪,在中国还未深陷老龄化危机之前调整生育政策。

  而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事实上现在各地也的确纷纷调高独生子女的补助费用,更有风声表明北京接下来也要涨,原国家人口计生委也曾表示,今年也将有相应的计划和举措,但是具体的实施还要看地方政府。

在我国实行“单独二孩”政策,官方曾预计受该政策影响,我国大概每年增加200万人左右。然而,梁建章曾估算称,在全国启动政策平均满一年时,全国申请数量仅有105.4万,新增出生人数会远低于105.4万。而这远低于官方此前的预期。

但由于种种原因,生育政策调整的步伐相当缓慢。多年前已经绘就的双独生二胎到单独生二胎再到全面放开二胎的路线图实施起来障碍重重。单独生二胎至今连试点都没有启动。不过,单独生二胎政策年内全面放开的消息表明,中国生育政策调整的步伐正在加快。

  据了解,其实早在三年前,北京市计生委相关负责人就曾对媒体明确表示,现在5元钱的作用已微乎其微,因此本市拟对其进行适时调整。

如,我国人口大省河南在去年6月初正式施行“单独二孩”政策。截至今年5月31日,河南省共受理单独二孩生育申请4.7万件,生育1.3万人。在浙江,2014年实际出生1.6万余人,远低于预期的8万人。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口学者表示,媒体不要只盯着卫计委。计生委撤并到卫生部之后,人口政策规划的职能在国家发改委。人口政策调整是国家重大决策,三中全会之后应该可以明白政策变化情况。

  奶费:2元执行了27年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陈友华认为,“单独二孩是一个很好的实验,证明了百姓的生育积极性不高。因此,即使实施全面二孩以后,人口的增长也绝不会失控。”

  现行的独生子女奶费是北京市财政局于1986年制定的,具体为婴儿出生后至两岁,每人每月两元。但20多年来,物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两元的奶费真正成了杯水车薪。而很多年轻的妈妈也因此不再看重这一补贴政策。

人口专家、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姚美雄也认为,放开“二孩”不会造成出生率的猛增和人口数量的剧烈反弹,是因为社会转型对生育起较大制约影响。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生育率下降是个必然趋势。

  北京市政协委员郝静云曾算过一笔账,以市场上牛奶为例,平均每500毫升的价格为6至7元,以一个婴儿每天平均喝1000毫升牛奶计算,一天就要花费12至14元,一个月平均需要奶费360至420元。记者了解到,如果婴幼儿喝的是洋奶粉,一个月花在奶粉上的费用则近千元。

梁建章表示,从“单独二孩”政策实行一年多的实际效果来看,每年新增了几十万名新生儿。根据估算,目前我国20岁到40岁的育龄女性中,符合政策的可能有五六千万人。受全面二孩政策影响,未来每年平均新增的小孩规模预计将在250万左右。

  ■专家观点

人口学专家、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面二孩”每年带来的新增人口在300万-800万之间,估计中值为500万,生育高峰可能在2017年出现。

  陆杰华: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陈友华则认为,政策实施带来的新增人口每年不会超过600万,而中国的出生人口总量不会超过2400万。

  生育政策已迎来调整窗口期

对于“全面二孩”放开后受影响的人群数量,亦有专家提出不同的数据。此前,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国符合再生育条件的夫妇有近一亿对。

  昨日,人口学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国家卫生计生委文件所提到的完善生育政策并非新的提法,早在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我国已明确提出要完善。所谓生育政策,不仅包括媒体和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单独二胎”政策放开,还包括提高对执行计划生育家庭的奖励、对失独家庭的扶持等多方面内容。

梁建章则认为,目前我国20岁到40岁的育龄女性中,符合政策的可能有五六千万人。此前,全国约有1000多万育龄女性受益于“单独二孩”政策。

  陆杰华认为,根据目前的人口形势,我国生育政策已经迎来调整窗口期,原因是我国已长期处于低生育水平,总和生育率偏低。实行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来,我国累计少生了4亿多人口。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我国总和生育率降到1.8左右,已经低于国际公认的2.1的人口更替水平。进入21世纪,我国持续维持低生育水平。

梁建章表示,中国的生育率早已处于世界最低之列。根据中国的性别比和女性存活率,每对夫妻需要生育至少2.2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的可持续繁衍。而与此同时,从2014至2024年,中国23至28岁的生育旺盛期女性数量将从7387万降至4116万。

  另外,少子化和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2000年“五普”的数据显示,我国0~1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是22.8%,到了2010年的“六普”,这一比例快速下降到16.6%,少子化现象日渐明显。与此同时,我国老龄人口还在持续增加。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公报显示,2012年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的14.3%。

焦点2

  另外,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公报还显示,2012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首次下降。“这也从侧面表明,我国的人口红利已从丰厚时期进入到下行通道;按现在的下降速度,可能到不了2030年,我国劳动力将出现‘负债’。”

能否延缓老龄化的趋势?

  不过,完善计生政策不等于放开二胎。陆杰华明确表示,人口计生政策调整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并不矛盾;而且“逐步完善政策”并不意味着要“放开二胎”。

可缓解人口老龄化和改善劳动力供给,但不会改变趋势

  据了解,我国的计生政策一直处于调整完善中,比如允许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夫妇生育二胎,部分地区“单独”家庭也能生二胎,部分省取消一二胎之间生育间隔时间的限制,允许再婚夫妇生育二胎或三胎等。“我国的生育政策最终应实现城乡同策、地区同策。”陆杰华说。

此前多位学者提出,中国人口变化的最大挑战就是快速老龄化,与此同时,“未富先老”的特征明显。这将严重影响今后的经济发展以及社会的创新能力。

  1953年8月 政务院批准了卫生部关于《避孕及人工流产法》。

近日,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在其专栏文章中列了一组数据: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2015年为2.22亿,占总人口的比例为
16.16%;2020年为2.56亿,占18.28%;2030年为3.72亿,占26.39%;2040年为4.41亿,占32.11%;2050年
为4.92亿,占3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