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 4

唱出知识大领域——四川西峡戏曲进乡村见闻

我听说有个演员,在外出演出时正好晚上有她的戏,可刚化好妆,电话里就传来了家里老人去世的消息。她心里非常的难受,可是台上的乐器已敲响,容不得多想,她立刻进入角色上了台,认认真真的把戏唱完,台下观众丝毫没有看出这位演员家里已发生大丧。我们的蒲剧演员在关键时刻,总是把戏放在第一位,在他们心里总有一个信念就是:戏比天大。

楚剧是湖北地方剧种之一,旧称黄孝花鼓戏。擅长叙事,注重唱情。剧目《葛麻》《穆桂英休夫》《秦香莲》等,因生活气息浓郁,长于塑造各种“小人物”形象,在湖北黄陂、孝感等地农村深受欢迎。

在梨河镇新蛮子营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副镇长高毅翠介绍,“服务中心有多功能培训室,市豫剧团在这儿给戏迷培训。”梨河镇综合文化服务中心主任张莹说,老百姓总在问,“啥时候再来啊”,都盼着老师们来上课。

n37555.com 1

对农村市场多年的培育得到回报。20多年来,该团培养了一大批农村戏迷,常常被邀请唱“回头戏”,还培养出一批铁杆戏迷。三里桥镇70岁的刘世盛赶了二三十里地到武湖农场听戏,他说:“我听这个团的戏20多年,只要他们来演,我一场都不落下。他们唱腔、伴奏地道,原汁原味,剧目也特别有教育意义。”

“新郑是‘戏窝’,老百姓爱听戏、爱唱戏,市豫剧团上世纪就出名了,他们出演的《包公误》还被拍成电影了。”河南新郑黄帝故里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赵宪立说,为了满足老百姓的需要,把文化传承下去,新郑在送戏、种戏和养戏。

我认识一个戏迷朋友,他说剧团演员可辛苦了,每当下乡演出时,一般团里都是先到当地老百姓家里“号”闲房子住,假如没有住的地方,干脆就住到庙院里或放假后的教室里。他认识一位女团长,说有次剧团请了一个外地来的导演,晚上在村里没法给人家安置住宿地方,就只有到当地学校临时搬了几张课桌拼对到一起让人家过夜。有一次,剧团实在是找不到过夜的地方,就只能是把大幕一拉,幕前边睡男演员,幕后边睡女演员。演员们都能理解团里的困难,就啥也不说了。还有一次,他也是看到剧团里的生活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便情急之下赶紧从家里拿了一袋小米送去。感动得剧团里演员直夸他这个戏迷人品好。

他们一辈子都和梅花奖、文华奖无缘,也进不了高雅的艺术殿堂,只能为父老乡亲唱戏。但他们的每一段道白、每一次亮相,都让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方戏——楚剧保持光彩。

“报了101人,我进了前5名。”李新英正说着,邀请她去演出的手机又响了,“10月17号去新华路街道参加重阳节演出,给敬老院的老人们唱。”李新英说,“我们常被邀请去附近演出,去过开封的兰考,最远还去过湖北。”

我是个孤陋寡闻之人,生活中也是个理想主义者,很容易把一些没有亲历过的事情想象的美好,并富有诗情画意。就像蒲剧舞台上的演员,看到他们在台上光鲜艳丽的表演,我就会把他们的幕后生活环境也想象的浪漫美妙。

民营小剧团

新华社郑州10月16日电 题:送戏、种戏和养戏
唱出文化大天地——河南新郑戏曲进乡村见闻

n37555.com 2

n37555.com,height=”11%”>

据了解,新郑市2002年就出台“政府买单,群众看戏”惠民政策。仅2015年以来,新郑市总计投入演出经费900余万元,购买各级剧团演出2114场,实现了每个行政村每年看2场戏的目标。

n37555.com 3

黄陂区熟地村曾数次请青年楚剧团到村里演出。村民曾庆元说:“我是剧团的老戏迷,只要听说他们在附近唱戏我就去听。春节村里包场,树上爬的、墙上坐的,一千多人看戏,可热闹了!”多年来,剧团的足迹遍及湖北武汉、孝感、枝江、黄冈等20多个市、州、县,观看演出的农民达500多万人次。

“除了新郑市豫剧团来送戏,还有民间剧团和戏迷们来唱。”新郑市梨河镇刘吉安楼村支部委员贾建民说,“隔壁市的村民都来听戏了,说是没俺这儿演出多。”

上次,我追赶到夏县郭道村采访一位蒲剧名家,看到刚演出结束的演员们在卸妆后,每人赶紧拿着一个碗,排队在一口大锅前盛面片,然后大家三人或五人一伙的蹲在院子的树下吃饭,也没有啥炒菜和汤类。就这样,老师还高兴的告诉我,我们剧团里的饭可好吃啦。亲历这顿剧团饭后,当下打破了我原以为演员们演出结束后,会美美的享受一顿大餐的幻想与思维。

耐清贫守艺德回报乡亲

说起新郑市豫剧团的“送戏”和“种戏”,曹会敏娓娓道来:“我们团有80多人,大概从2002年开始参加‘百场演出,送戏下乡’,2016年开始结对子,2017年开始进校园,培育戏曲种子。”

n37555.com 4

收入低,但演员们对楚剧的爱却从未间断过。演员张建琴和丈夫常建运从1984年建团时就在楚剧团,一直唱到人到中年。张建琴说,两人的收入虽然比不上在外打工,但自己爱这一行,日子过得很充实。39岁的演员黄应东从小爱唱戏,1990年时因工资太低,他和妻子胡桂芳双双到上海做生意。在外打拼十年,怎奈妻子无法忘却戏台。2001年,黄应东又陪妻子回到剧团。

“听戏唱戏,哪还有时间论家长里短,村民打麻将少了,惹是生非少了,乡风文明了,环境也好了。”刘桂霞说起了身边的案例,“以前村里有妯娌见面都不搭腔,后来参加剧团时一块儿排练演出,矛盾自然就化解了。”

作者山林,新浪博客河东雁鸣。

剧团没有固定的场所,每年有9个月在乡间演戏,家就扔给了老人,演员们最不放心的是儿女。张建琴的2个孩子一个放在奶奶家,一个放在外婆家。唱青衣的张建琴说:“孩子平时没时间管,只好让老人带,有时在台上唱戏唱到儿女情长时,想到自己的儿女,会忍不住落下泪来。”想念归想念,戏还要继续唱。

送戏、种戏和养戏 唱出文化大天地——河南新郑戏曲进乡村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