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局月底将回应新著作权法涉侵犯音乐人权益

  国家版权局在3月31日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征求意见近日成为音乐圈讨论的热点话题,前晚在深圳举行的第12届音乐风云榜上,评委会主席高晓松带领音乐人们发起一场态度坚决的“维权”行动,他们还在现场签署声明,希望得到有关部门重视。昨日国家版权局法规司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该草案还处于征集意见阶段,相关部门会尊重音乐人的意见。

  新快报11月1日A5版讯据新华社电记者日前从著作权法修订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获悉,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三稿目前已基本完成,国家版权局正在为草案起草立法说明。根据计划,修改草案将于今年年底前上报国务院,若获通过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著作权法修订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版权局法规司司长王自强表示,著作权法修法过程中,观点态度各异,分歧碰撞不断,内容取舍复杂曲折,而国家版权局始终坚持,凡是不同利益主体能形成基本共识的,都应采纳,凡是理论有依据、实践有需要的,尽可能吸收,凡是讨论深入、尚有争议的不以单一利益方诉求作取舍。对于有关利益主体提出的、未被此次草案第三稿采纳的意见和建议,也将在向国务院提交时一并上报。

核心提示:
媒体对音乐界有一些误会,认为我们是名作曲家、名作词家,我们的版权收入应该很多,但事实上音着协给我们的版权报酬甚至低于

  在前晚的音乐风云榜上,不少歌手在上台领奖时都不忘呼吁一句,请支持音乐人,作为评委会主席的高晓松更是联合宋柯等业内人士在现场发表一份声明,称近日公开的这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损害了很多音乐人的权益,希望有关领导听到音乐界的声音、引起重视、进行有关的修改。高晓松还请所有到场的歌手签署这份声明,对此国家版权局法规司负责人表示,该草案还处于征集意见阶段,同时也在听取其他方面的意见,暂时不作具体回应,本月底将集中公开回应。

4个变化

“媒体对音乐界有一些误会,认为我们是名作曲家、名作词家,我们的版权收入应该很多,但事实上音着协给我们的版权报酬甚至低于北京最低工资标准。”

  一)体例结构:表现为章节设置上遵循了先权利内容后权利限制,结构上实现了权利内容与权利限制分章设计。既参考了我国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篇章结构的设计,也借鉴了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著作权法体例,结构体例更加合理。
  二)权利内容普遍增加:比如著作权方面,增加了美术作品的追续权,演唱的摄影作品的保护期,在相关权方面,增加了表演者的出租权以及在视听作品中的获酬权,增加了录音制作者在他人以播放和公开传播的方式使用其录音制品的获酬权,将广播电视组织享有的权利由禁止权改为专有权。
  三)调整授权机制和交易模式:提高了作品使用者使用法定许可的门槛,强化了使用者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的责任;在保护著作权人权利的前提下设计了以会员制为主、非会员制为辅的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建立了著作权人难以行使的权利的授权机制和交易模式,使合法者受到保护、违法者受到制裁。
  四)增加行政执法措施:其中规定权利人选择损害赔偿的方式,提高了法定赔偿标准,增加了惩罚性赔偿的规定,扩大了侵权者过错推定的范围,完善了技术保护措施和权利管理信息制度,进一步提高了著作权保护水平。
  新快报连线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谢惠加,对异于现行法之处进行解读。

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副主席、着名音乐人刘欢在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和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共同组织的,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下称草案]涉及音乐行业的部分条款召开的记者通气会后,接受财经网独家专访时这样说。

新增权利:追续权和作品出租权

在此之前,对于刚刚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下称草案],更多的音乐从业者,纷纷通过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看法。首先在4月8日晚,在第12届音乐风云榜颁奖礼上,身为音乐风云榜评委会主席的高晓松首度发表了对草案的不满,他认为部分条款“严重剥夺了我们对自己作品的处置权和定价权”并公开了一份部分音乐人及音乐界联手签名的呼吁书。随着此次音乐行业大规模集体合力“发声”,4月9日下午,唱工委也第一时间针对此次修改草案举行了紧急内部沟通会议,与会的各家公司代表表达了相关条款的对于音乐行业可能带来的影响,提出了对相关条款的修改意见以应对修改草案的相关“非理性“条款设置。同时在4月10日下午,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紧急召开了由学会领导,词曲作者等参与的针对修改草案的会议,也就相关条款进行了深入讨论,并收集了广东分会等代表的意见和建议,也形成了文件。而4月11日下午,在唱工委和流行学会的共同组织下,针对草案涉及音乐行业的部分条款召开记者通气会,公布音乐行业发展数据和现状,联合发表对第46、48、60、69、70条等有关条款的修改意见,再一次通过媒体向全社会“发声”。

  草案的第二章第十一条,新增出租权,定义为“有偿许可他人临时使用视听作品、计算机程序或者包含作品的录音制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计算机程序不是出租的主要标的的除外”。
  追续权,定义为“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作家、作曲家的手稿首次转让后,作者或者其继承人、受遗赠人对该原件或者手稿的每一次转售享有分享收益的权利,追续权不得转让或者放弃”。
  
  对于视听作品,以往只有复制权和发行权,没有明确规定出租权,这增加了权利人对作品使用的范围。追续权为新增权利,以往法律中未曾提及。比如艺术作品,未来进入拍卖市场,艺术品原作者有权追踪分享增值部分的收益。为此,拍卖主办方必须先征得原作者同意,这样确保了作品的正版。

新葡京官网入口,草案偏袒互联网并漠视着作权人的权益

纳入保护:实用艺术作品

《财经网》:对于此次音乐界的联合“发声”,您认为最重要的是想表达什么信息?

  草案第一章第三条首次将实用艺术作品列入保护范围,定义其为“具有实际用途的艺术作品”。
  
  实用艺术作品多指工业产品设计类作品,这一保护对于设计类创作者会有积极的作用。

刘欢: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此次的草案修改,明显偏袒互联网;二是对词曲作者、权利人的漠视,甚至是剥夺我们的权力。

惩罚力度:上限翻番并新增惩罚赔偿

比如草案第70条,无非就是使用者向集体管理组织支付报酬就可以合法使用音着协代理的作品。而且不管你是不是音着协的会员,你都被代理了,而我们着作权人对自己的作品都没有捍卫权。我不想让他用,我都不能告他,因为他在音着协那边备案了,人家交钱了,用是合法的。

  第七章第七十二条中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和通常的权利交易费用均难以确定,并且经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登记、专有许可合同或者转让合同登记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100万元以下的赔偿。对于两次以上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的,应当根据前两款赔偿数额的一至三倍确定赔偿数额。”
  
  现行的法定赔偿上限为50万,草案中增加至100万,翻了一倍。虽然满额一般不会用到,但在损失计算不清时,法官的裁量权扩大。而且,旧法中只有损失赔偿,并不存在惩罚性赔偿。两次以上故意侵权,就可以进行惩罚,明显增加了保护力度。

《财经网》:之前有律师发表“使用”不等于“拥有”的说法,就是说翻录,出卖的还是其他人的歌喉,所以不造成对着作权人侵权的问题,您怎么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