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北写生纪行

桂北写生纪行

桂北写生纪行

中国美协赴广西创作采风团成员 沈启鹏

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备战全国写生作品展,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赴延安、安寨等革命老区系列写生活动,今年3月12日—20日又由组联部马新林主任、研究部吴涛毅主任带队,集中全国21位画家赴广西龙胜、三江、融水壮、瑶、侗、苗少数民族自治县老少边穷山区写生,收获颇丰、感触良多。

我没去过广西,也是第一次参加中国美协组织的写生活动,总以为阳溯漓江风光和“印象刘三姐”实景演出这两项总是要安排的。可是美协组织者一改过去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的观光采风模式,桂林集中报到的第二天即直奔桂西北与贵州湖南交界的少数民族地区,驻下来,深进去,一个山寨一蹬就是三四天,静下心来画写生。“走出画室,到人民群众中去”这种导向体现了中国美协的务实作风。

改革开放30多年,从东部中部到西部,城乡面貌变化深刻,老百姓用上了手机、家电,希望小学条件改善,农家房舍翻新重建。特别是北部湾开发成为国家战略,广西又提出“民族文化强桂”的口号,高速公路、铁路、水电站……一个个希望都正在变为现实。连我们下生活吃住行条件也大为改观,山寨的旅店也有了电视、空调、热水,和过去“住驴马店、搭卡车、啃馒头”形成鲜明对照。下来写生,即便不画这里的题材,也能充分感受时代的脉博、社会的巨变、民族的风情、百姓的精神面貌。这样的切身感受与在画室里想当然是截然不同的。《讲话》提出为工农大众的文艺方向和汲取生活源泉、创造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具有民族形式、中国气派的主张,在70年后的今天依然是不变的真理。美协倡导到生活中写生,回归艺术的本源,而且带着任务下去,媒体同行,是推动主流美术健康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

此行的画家构成有两个特点:一是年龄跨度大,最年轻的焦洋30岁,最年长的陈政明71岁,多为五、六十岁中年人;二是画种多样,有油画、中国画、水彩画。或现场油画写生一天画一幅;或铅笔淡彩、水墨、焦墨快速现场人物写生;或毛笔、铅笔、钢笔速写,辅以相机抓拍。还有的小分队出击,串村走寨寻觅感人的生活细节,广泛搜集素材。“长枪短炮”各有高招,互相学习,取长补短,激励启发,切磋交流。

此外,写生采风的同时,还与当地美术界交流,参与广西“阳太阳艺术馆”筹建论证会,与三江县农民画作者面对面点评研讨,当地美术作者参与写生活动,向当地文化部门赠送印有当代名家作品的“新年画”及全国重要展览画集,完成了一次文化送基层的活动。

此行有两个感慨:一是我们所到之处,多为留守山寨的老人和儿童,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年青人就是从事民族歌舞表演的文艺队,有不少中老年也披挂上阵。关心进城务工人员和留守老少的生活、学习、医疗、文化活动应当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大事。二是此行也是农村古村镇保护的考察,作为有特色的民族文化“AAAA景区”、“美丽乡村”、历史古镇古山寨,一方面要发展要效益,要改善居住条件,另一方面要传承要保护,要生态文明(许多木结构吊脚楼被钢筋水泥所替代、山泉溪流里塑料袋包装纸比比皆是),这方面缺少规划指导、保护监管和资金保障。古村落是传统文化物质与非物质遗产的综合体,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根。面对“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古村落的保护的确到了紧急关头,冯骥才的大声疾呼言之有理!

因为初到桂北山区,大巴沿盘山公路上到海拔千余米的龙脊乡山寨大门的平台,须步行上山20分钟才能到寨子的驻地,壮瑶山民用竹篓帮我们的箱包背上山,还动用了轿子。民风淳朴,热情好客,这新鲜而生动的场面感动了我,回来的半个月里,便趁热打铁画了《山寨驻进了写生团》这幅画,以记心象。

践行《讲话》精神的画家们

——随中国美协赴广西边区、太行山区写生见闻

中国书画报记者曹玉文

今年,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为此,中国美术家协会于3月12日至4月1日期间,先后组织两批全国知名美术家,赴广西少数民族地区和河北、山西境内的太行山区,分别进行了为期十天的写生活动。3月12日先期进行的广西写生团成员有马新林、谢麟、陈政明、谢振瓯、陈宜明、沈启鹏、孙浩、吴涛毅、柴京津、王书杰、周刚、王来文、黄华三、叶献民、李青稞、邢俊勤、王界山、康蕾、孙震生、焦洋;3月21日奔赴太行山写生团的成员有:刘健、刘建、祁海峰、王学辉、周永家、谷纲、杨必位、崔俊恒、王宏剑、黄启明、杜华、古锦其、王大鹏、罗田喜、梅启林、杨家永、郐振明、王国斌。

广西三县写生采风以民族特色取胜:龙胜县壮族乡寨的“龙脊”梯田,在雨雾之中美轮美奂;瑶族妇女长发“天下第一”,令人赞叹不已;三江县程阳八寨阡陌相连,风雨桥、吊角楼、千户宴、芦笙舞等侗家风情,历史悠久、独具特色;融水县雨卜苗寨,姑娘服饰华美,歌舞婀娜多姿,斗马惊险刺激,水上木楼天人合一,人文自然景观美不胜收。尽管连日来阴雨连绵,雾霾笼罩,但丝毫未能阻挡画家写生创作的激情:雨天大家在山寨的木屋里、房檐下,画村落画老乡,雨停了就上山写景。吴涛毅代表美协,把候一民,靳尚谊,刘大为等美术名家的代表作印刷品,赠给了龙胜平安乡和三江县农民画之乡;画家们在程阳八寨与农民画作者亲切交流。在桂林,画家们为阳太阳艺术馆项目建言献策。中国美协“送文化”、“种文化”到基层,在写生的过程中也为地方美术发展做着实实在在的服务。
太行山写生突出了革命老区的红色主题。在河北境内的平山县,全体团员首先到达革命圣地西柏坡,向五大书记雕塑敬献花篮。在天桂山、红色纪念地沕沕水发电厂旧址,在井陉县于家村、大梁江古村落,在山西境内的灵石县张壁古堡、绵山、石膏山、王家大院,在平遥县的双林寺、平遥古城,太行山的雄浑博大,太行人民的憨厚朴实,红色基地的革命气息,古堡大院的人文历史,无一不令画家们击节赞叹。初春的太行山区,乍暖还寒,凉气袭人,但大家都不惧风寒,起早贪黑,投入到紧张而有序的团队生活之中,每个人都收获了一摞厚厚的写生稿。为了深刻领会《讲话》精神,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座谈会,在大梁江村头召开,大家席地而坐,一边写生,一边畅谈内心感受。

刘健是中国美协秘书长,也是太行山写生团团长,他每到一地,总是第一个拿起画笔,最后一个收工,站着、坐着、跪着、随地挥洒,或直接用毛笔在四尺宣纸上对人造像,或在速写本上记录山村风貌,他的行动激发了全体团员的写生创作热情。对于《讲话》精神的理解,他谈了自己的新认识:“毛泽东同志在《讲话》中提出的文艺为什么人和怎么为、文艺与政治、文艺与革命,文艺与生活,文艺与时代,文艺与社会以及世界观与创作,内容与形式,普及与提高,继承与发展等一系列文艺理论的重大问题,当时不仅在延安,在国统区也造成了巨大影响,假设现在我们回到70年前,跨越时空来理解毛泽东的《讲话》精神,当时在新中国还没有成立的前夜,《讲话》就为以后的中国革命文艺点亮了一盏指路明灯,70年来一直指引着一代又一代文艺工作者前进的方向,这充分说明《讲话》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中国美协组织全国的美术家,用写生这样一种实际行动践行《讲话》精神,是非常必要的。”

中国美协组联部主任马新林,任广西写生团团长,之前他患上了“带状疱症”,还未痊愈,这是一种令人疼痛难忍的顽疾,但他坚持到达广西,和大家一起共同写生。中国美协从2011年岁末开始,就在陕西延安和天津滨海新区,先后组织过两次纪念《讲话》发表的专题写生活动,加上这两次,一共四次的写生活动,都是由组联部牵头组织的,因此,马新林的肩上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对于活动的感受,他有着全面且深刻的理解:“为纪念《讲话》发表70周年,中国美协组织了全国百余名画家,分四批举行专题写生,不仅仅是为了备战即将举办的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写生大展,更主要的是倡导美术家到生活中去,站在基层的热土上去寻找艺术的灵感,扭转闭门造车,概念化的创作弊端。”

中国美协办公室主任刘建,任太行山写生采风团领队,每天他都要计划协调团队工作,随机应变,解决活动遇到的实际问题。写生时中午一般都在山村的老乡家吃饭,他十分关心每个团员的温饱冷暖,每次都叮嘱大家按时吃饭,可自己却往往为了画完一张写生稿,顾不得午餐。他的敬业精神和忘我的艺术热情,也感染了团员们。他说,平时协会工作忙,没时间画,出来就得拼命画。“拼命了”成了太行山团员互相调侃、互相鼓励的口头禅。

谢麟、祁海峰、王学辉分别是写生地广西、河北、山西三个省的美协负责人,他们在写生团到达之前就精心安排写生路线,亲临现场考察落实,仔细设计行程的各个环节,在写生团到达后,又抽调人马,密切配合。每天他们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觉,细致周到的工作,为活动的顺利开展提供了可靠保障,赢得了中国美协和全体团员的交口称赞。尽管各自所处地域环境不同,条件各异,但他们仨却一致认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把写生安排在本省,是对他们工作的极大支持,对当地美术事业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和中国美协共同举办纪念《讲话》发表70周年的活动,是一份政治荣耀。

“没想到中国美协的领导,还有这些老艺术家们,他们都功成名就了,出来写生还会这么拼命,这对我们基层的美术工作者是一种鞭策”。这是太行山团唯一的女画家,济南画院院长杜华的细心观察。两个团的20天行程中,记者全程跟踪采访,一路走来,画家的言行,不断交替,浮现于脑海,萦绕于耳畔。

文职将军周永家,是写生团中年纪最大的画家,但他每天精神饱满,幽默乐观,翻山越岭和年轻人一样,到处走,到处画。对《讲话》的理解,他有独特的角度:写生不仅是为了提高艺术技巧,积累素材,更重要的是体验社会、自然、生命,艺术的终极是精神,历史证明,“行万里路”、“搜尽奇峰打草稿”是画家成功的必由之路,古今中外成功的艺术家都有各自的艺术空间,这个空间就在人民大众之中,《讲话》告诉我们,“有出息的文学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

文艺为人民服务和怎么为?是《讲话》的核心内容,与之联系为深入具体的,是中国美院设计艺术学院副院长周刚教授,他是一名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画家,非常关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出于专业的本能,到广西后一直在研究民族山寨房屋结构、村落布局的科学设计。“当前农村的建筑规划设计很单调,在广西看到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建筑,正在遭遇科学技术和经济发展的入侵,原始的、原生态的民族特色村落已变得不伦不类,我们美术工作者要勇于承担起这个责任,体现文艺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实质,如果我能有机会,亲手参与新农村建设的建筑规划设计,我将会义无返顾。”

“学院教学是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写生一方面能对艺术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可以使作者走向生活,尽管写生对于艺术是第二个层面,但写生最重要的是感受生活,因此,学院讲的艺术实践也正是深入生活,寻找艺术之源”。中央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王书杰,因为平时教学任务重,出来写生的机会少,因此非常珍惜在广西的日子,除了画速写还拍了大量的照片,准备回去后,通过照片回忆实景,再行创作。

活动中最令人动容的一幕,发生在中国美协双年展办公室主任杨家永的身上。在大梁江村写生时,五六个天真的儿童围着他,时常被幽默热情的他逗的捧腹大笑。其中有一个小姑娘良久地看着正在写生的他,情不自禁地伸出小手,轻轻触摸着他画画的大手,是在感受艺术带给她的美?是对艺术家的崇敬?也许在她幼小的心灵中,正蕴藏着对文化、对知识的渴求,对美向往。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一个幼稚的举动,无意中表达出来的,却是艺术与人民的血肉关系。

最有激情的画家要数王界山。“一生愿作山中人”的空军创作室主任王界山,多年来一直重视写生,为此,清华大学专门设立了王界山写生教学研究室,他提出“回归自然”“境由心生”的创作理念,深得学生认同。广西清纯、透明的边寨,憨厚纯朴的同胞,让他感觉找到了心灵的家园:“闻一闻老百姓的饭香或是牛羊粪的味道,都像是在给自己充电。这就是人民生活,是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有诗人情怀的王界山,为了表达了活动带给他心灵的感动,几乎每天都有诗作产生,《望马鞍寨》便是其中一首:“青山片片翠横微,座座木楼云自飞。莫道侗乡行路远,忽觉心醉忘回归”。

“壮族,侗族、苗族等少数民族百姓的穿着和汉人几乎相同,民族服饰只有在为客人表演时才会穿戴,手工的传统刺绣服饰、金银配饰也正在被电脑、机械加工所取代,当代艺术家将如何表现这一发展进程,表现少数民族人物的精神面貌?”这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助理黄华三教授思考的课题,由广西少数民族人物的服饰变化,联想到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引发了他的担忧。

康蕾、孙震生、焦阳是三位最年轻的画家,对于能拥有和著名画家共同写生的学习机会,都倍加珍惜这段难得的时光,他们认真地学习老艺术家的生活态度和艺术态度,虚心求教,使自己受益匪浅。他们的朝气也给老艺术家带来了愉悦。还有陈政明、谷纲、谢振瓯、陈宜明、沈启鹏、孙浩、王宏剑、崔俊恒、杨必位、黄启明、王大鹏、梅启林、王来文、郐振明、古锦其、王国斌、李青稞、邢俊勤、罗田喜等画家,他们都有令人感动的言行,本文限于篇幅,实在无法一一道来。

不论是广西团还是太行山团,大家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翻山越岭,深入到群众之中,吃农家饭,和大叔大婶拉家常,感悟生活,同时不失时机地写生。紧张之余也常有欢乐的插曲。这里再补两个小故事。

最幽默的语言:出自人物画家柴京津。雨天,在平安乡的木屋中对模特写生,他画了一个老婆婆,大家都认为画的不错,他却一板一眼地说:不是画的好,是因为这个老婆婆长的很“学术”,在座一齐哄堂大笑。接下来的数天,只要见到长相有特点的人,大家异口同声:“这个人长的很学术”。这句既幽默又合乎情理的用词,是被大家复制最多的语言。

最有趣的画面:在大梁江古村落,计划之中的座谈会,在村头召开,大家坐定后,刘健刚开始讲话,一只大黄狗摇着尾巴走了过来,在人群中转了两圈,靠着刘健的腿卧下了,仿佛它也是一名团员,在聆听团长讲话,大家被它泰然自若的神情逗的哈哈大笑。如此具有戏剧化的场景,若非亲眼所见,恐怕作家们也难以编造。

艺术源于生活,画家们在写生中,每天都感受着最鲜活、最生动的艺术。

参加写生团的画家中,不仅有年过七旬的老艺术家,也有八零后的新生代;有各大院校的著名教授,也有未出茅庐的在读博士;有中国美协的驻会干部,也有各省市美协画院的负责人;有军旅画家,有地方画家。有国画、油画、水彩等不同画种。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画种,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画家,他们共同认为,这次活动在艺术上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和不同的画家在一起,相互交流借鉴。大家在中国美协的组织下,一起重温《讲话》精神,深入农村的房舍院落,田间地头,共同写生,感受百姓真实生活,不仅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素材,并且收获了丰富的艺术心得。南北两个写生团的画家们,说的同样一句话就是:感谢中国美协,希望中国美协多举办这样的活动,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参加。

多年来,中国美协多次组织送文化下基层的文化惠民活动,把送文化活动与写生采风相结合,探寻出一条广受美术家欢迎的、行之有效、利民利艺的好路子。协会本来是一种松散的机构,中国美协与各省市美协并无隶属关系,对每一位理事会员也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组织的活动却受到地方协会和会员们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中国美协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凝聚力?究其原因,除了参加活动对于每一名画家都会有实实在在的艺术收获外,其根本在于,中国美协遵循了艺术发展的规律,创造性地把写生采风活动,同“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相结合,同“三贴近”原则和“走、转、改”相结合,自觉践行《讲话》精神,以人为本,从而满足了画家的艺术需求。这是大道,也是正道,正如老将军周永家坦言:“所谓正本清源,中国美协抓住了真正的本”。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当下,中国美协的做法,无疑为全国文化机构的工作起到了借鉴和榜样的作用。

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