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庚戌之变与俺答封贡

121. 俺答封贡

121. 俺答封贡

明代蒙古俺答汗与明朝罢兵和好的事件。俺答汗(公元1507—1582年),是明代蒙古右翼土默特部万户首领。其部住牧在丰州滩(今内蒙呼和浩特)一带。明嘉靖初年崭露头角,势力日强,控制蒙古右翼地区,将察哈尔宗主汗迫往辽东。1550年兵临北京城下,胁求通贡,史称“庚戌之变”。次年明朝迫于俺答威势,开马市于宣府、大同等地,旋因闭市而战事又开。1570年以俺答之孙把汉那吉降,明山西宣大总督王崇古献安边之策,奏请朝廷,厚待把汉那吉。大学士高拱、张居正支持这一建议,诏授把汉指挥使。俺答妻深恐明朝杀其孙,日夜责备俺答。俺答亦悔,拥10万众抵明边,索要把汉那吉。明蒙开始和谈,俺答遣使来朝,请封为王,并请互市。次年,明朝封俺答为顺义王,议定通贡互市条款,先后于大同、宣府、延绥、宁夏、甘肃等近边地区开设马市11处,互市贸易。开始了明蒙数十年和平友好的局面,有力促进了汉蒙经济、文化的发展。清人认为惠及后世200多年。

明朝庚戌之变介绍 庚戌之变中明朝皇帝是谁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8-06-01/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明朝 庚戌之变介绍:庚戌之变中 明朝 皇帝 名称:庚戌之变 时间:公元1550年
地点:北京附近
庚戌之变又称庚戌虏变,是明世宗在位时期的一次蒙古的侵犯明朝事件。明嘉靖二十九年六月,鞑靼土默特部领袖俺答率军犯大同。大同总兵仇鸾重赂俺答,请求勿
… 明朝庚戌之变介绍:庚戌之变中明朝皇帝

名称:庚戌之变

时间:公元1550年

地点:北京附近

庚戌之变又称庚戌虏变,是明世宗在位时期的一次蒙古的侵犯明朝事件。明嘉靖二十九年六月,鞑靼土默特部领袖俺答率军犯大同。大同总兵仇鸾重赂俺答,请求勿攻大同,移攻他处。明世宗即拜仇鸾为大将军,节制诸路兵马。兵部尚书丁汝夔请问严嵩如何战守。诸将皆坚壁不战,不发一矢。于是俺答兵在城外自由焚掠,凡骚扰八日,于饱掠之后,得到明朝通贡的允诺,仍由古北口退去。事后,严嵩又杀执行他的命令的丁汝夔以塞责。

事件详述

背景

明朝初年,退居蒙古高原的蒙元残余势力同明朝对立。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一再出兵北伐,逐步扩大北部的广大地区。为了加强对北方的控制,明成祖于1421年迁都北京,在长城以北蒙古部落集中的地区,设立卫所20多处。16世纪中叶,蒙古地方势力土默特部首领吉囊、俺答,成了明北部地区的主要对手。吉囊、俺答为了交换得到中原的铁锅、布匹等物资,一面要求明廷授予封爵,允许每年进贡,在长城关口恢复互市贸易,一面又经常骚扰边境。以明世宗朱厚熜为首的明王朝拒绝了俺答的要求,并杀了蒙古的使节石天爵等。1542年吉囊死,俺答执掌土默特部,他的求贡得不到批准,导致了双方军事冲突进一步扩大。

图片 1 过程

嘉靖二十九年,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因“贡市”不遂而发动的战争。该年为干支纪年庚戌年,故名庚戌之变。

嘉靖二十九年六月,俺答率军犯大同,总兵官张达和副总兵林椿皆战死。因贿赂严嵩子严世蕃而任宣大总兵的仇鸾惶惧无策,以重金贿赂俺答,使移寇他塞,勿犯大同。

八月,俺答移兵东去。

八月十四日,入古北口,杀掠怀柔﹑顺义吏民无数,明军一触即溃,俺答长驱入内地,营于潞河东二十里之孤山、汝口等处,京师戒严。

八月十八日,大同﹑保定﹑延绥﹑河间﹑宣府﹑山西﹑辽阳七镇兵先后至。

八月十九日至东直门。

八月二十一日德胜门﹑安定门北民居皆被毁。

八月二十二日,俺答由巩华城攻诸帝陵寝,转掠西山﹑良乡以西,保定皆震。

八月二十三日,俺答率军撤退。

八月十八日引兵夺白羊口,以西走塞外,而留余众于京城外,以为疑兵。但到撤退之时,大雨倾盆,俺答认为白羊口过于狭窄,怕明军伏击,乃中途掉头,一半由高崖口、镇边城等处,一半由古北口旧路全部出边。

九月初一日,蒙古兵全部撤退。

结果

整个庚戌之变期间,“诸州县报所残掠人畜二百万”。

明世宗追究责任,兵部尚书丁汝夔作为严嵩、仇鸾一党的替罪羊而被处斩。

影响

一:庚戌之变使得明朝政府勉强答应“通贡互市”,实际实施却拖延反悔,只在次年在大同开马市。但毕竟坚冰已破,而且互市的好处也逐渐为明朝统治集团所认识,于是,当1570年俺答的孙子把汉那吉负气出走明朝时,这一偶然事件却促成了蒙、明贸易的正常化。

二:庚戌之变是蒙古对明朝发动的大规模战争。战争的起因、经过、结局无不与明、蒙双方贸易联系的恢复及发展息息相关,故明蒙之间的经济贸易交流作为维系双方和平交往的纽带是无法斩断的。这正是庚戌之变的实质所在。

三:同时庚戌之变不仅暴露了明王朝在政治上、军事上的腐败无能,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揭示了在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农业民族之间存在着一种必然的、不可缺少的经济联系,也表面了明朝统治者不顾这种客观的、不可分割的经济联系的制约而制定并执行的错误政策。

庚戌之变的历史故事

中国明代嘉靖年间,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因“贡市”不遂而发动的战争。该年为庚戌年,故名。俺答汗为对付瓦剌,更好地统率各部,迫切要求与明贸易。他向明称臣纳贡,希望扩大和增加交易。但明廷害怕土木之变重演,加以拒绝,并杀来使。嘉靖二十九年六月,俺答率军犯大同、宣府,大同总兵仇鸾惶惧无策,以重金贿赂俺答,使移寇他塞。八月,俺答移兵东去,入古北口,杀掠吏民无数,明军一触即溃,俺答长驱入内地,京师震恐。明世宗朱厚熜急集兵民及四方应举武生守城
,并飞檄召诸镇兵勤王
。明援军虽5万余人,但皆怯战,又缺少粮秣。严嵩也要求诸将坚壁勿战
,听凭俺答兵在城外掳掠。俺答兵自白河渡潞水西北行。此前,俺答已引兵夺白羊口,以西走塞外,而留余众于京城外,以为疑兵。但白羊守将扼险防御,俺答不得出,乃复东向南,仍由古北口出塞。九月初,蒙古兵全部撤退。

明朝的庚戌之变究竟是谁之过?

明王朝的没落始于正德,却在嘉靖一朝加速了质变,嘉靖29年的庚戌之变和自嘉靖26年起的东南倭患看似只是外族对明朝边防、海防的挑衅,其中却暴露出明朝边防军制弛废,军队腐败成性的深层次原因。庚戌之变谁之过?我们不妨来评点一翻。

庚戌之变的起因是由于明朝和蒙古俺答部落之间互市的中断。明成祖时期朱棣在明朝边防宣府、大同一带设立卫所,中断了和蒙古各部的互市贸易,其目的就是为了限制蒙古各部通过互市贸易逐渐做大做强,与明王朝为敌。成祖的后代一直秉承祖制,明朝和蒙古的边贸往来一直出于中断状态。

直到16世纪中叶的嘉靖朝,蒙古土默特部逐渐强大,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要求明朝开放互市贸易,被明世宗朱厚熜拒绝,并斩杀蒙古使臣。俺答汗恼羞成怒,嘉靖二十九年开始发兵骚扰明朝边防重镇大同,这次发兵已经不是掠夺财物那么简单了,俺答汗的真实目的是对宣府、大同一带的明朝边防军给予痛击,从而逼迫嘉靖皇帝答应互市的要求。可是土默特部只是蒙古的一个部落,军事实力非常有限,而明朝地域辽阔,九边卫所守军兵力达30万,因为防范蒙古部落入侵一直是明朝军事战略中的重点,宣府、大同一带的守军数量不下10万,面对如此悬殊的差距,小小的俺答汗怎么就敢轻易犯边呢?

图片 2

“土木堡之变”后,强盛一时的瓦剌部内部发生了一连串的内哄。先是景泰五年,也先杀死了名义上的大汗脱脱不花,自称大元天盛可汗。第二
年,纵情于酒色的也先就被部下所杀,内部矛盾丛生直接导致了瓦剌部的势力不断衰落。与此同时,曾经屈从于瓦剌部统治之下的鞑靼部则逐渐强大起来。从宪宗朝
开始,鞑靼部经常从明朝的东北辽东、北面宣府、西北方的大同一带南下,骚扰明朝。到了弘治十二年,鞑靼部更是占据了河套地区,此后终明一代,
河套地区不复为明所有。而鞑靼部更是以河套为基地,不断南侵明朝。整个明朝的北方陷入了战争的硝烟中。待到蒙古达延汗时期,蒙古再一次进入了一个全盛时
期。达延汗在位长达40年之久,其时间相当于明朝的孝宗、武宗、世宗三朝。他富有雄才大略,在他的手下,蒙古重新归于一统,拥有胜兵数十万。外蒙的喀尔喀
部、内蒙的察哈尔部都是他分封子孙而形成的。
至达延汗孙子俺答汗时期,也就是嘉靖中期,俺答汗凭借着自己雄厚的兵力不断侵扰明朝的边
境,入侵的次数格外地频繁起来。嘉靖二十年,俺答汗从大同入塞,兵锋所指远及于太原附近。杀掠了数万人之后才满载而归。第二年,俺答汗再次深
入山西内地,列营于汾水两岸。这次侵扰,凡掠10卫、38州县之地,杀戮男女达20余万人。此后对山西的侵扰连年不断,而明军却无力阻止俺答汗的进攻。
嘉靖二十九年六月,俺答汗再次举兵南下,攻掠大同,明军一触即溃,总兵张达与副帅林椿等人战死。张达皆以勇冠三军而著称,他们的死使得明廷
大为震动,特命仇鸾继任宣大总兵。仇鸾乃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靠着贿赂、巴结严嵩才得以升官。面对俺答汗的精兵,仇鸾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暗中贿赂俺答
汗,约定勿犯大同。俺答汗于是绕过大同,继续东进,兵锋直指北京。八月,俺答汗贡献古北口,进入关内。北京周围的州县皆受其害。通州、密云、怀柔、三河、
义顺、良乡无一幸免,位于昌平的明朝诸帝陵寝也被焚掠一空。俺答汗趁势直抵北京城下,掳掠附近村镇的居民,焚烧庐舍,火光日夜不绝。明朝无力抵抗,只能任
凭俺答汗的军队肆意烧杀。而此时北京只有守兵四五万人,且多为老弱残兵,北京危急。所幸俺答汗旨在抢掠子女玉帛,并无大志,过了8天,俺答汗主动回师,北
京城才算是幸免于难。这一年是农历庚戌年,史称“庚戌之变”。
尝到甜头的俺答汗自此以后连年用兵不止,每年鞑靼部都要从不同的地方入
塞进行杀戮和抢掠。这里仅列举几个年份,就能看到鞑靼对明朝的威胁有多么得严重了。在嘉靖三十一年这一年中,鞑靼部凡四犯大同、三犯辽阳、一
犯蓟州,一犯宁夏。三十三年,俺答汗入犯宣府、宁夏、大同,明总兵岳懋战死。三十七年,俺答汗之子锡林阿,围攻大同右卫六个月,纵掠东至宣府,西至甘、凉
的广大明朝北部边疆地区。三十八年,锡林阿一举攻入蓟州,大掠遵化、迁安、蓟州、玉田一带,北京为之戒严。四十二年,锡林阿再次兵临北京城下。由墙子岭入
塞,大掠顺义、三河登第,北京再次戒严。终嘉靖一朝,鞑靼部侵扰不断,明朝恃之以为屏障的长城形同虚设,蒙古出入如过无人之境,北京为此多次戒严。相较于
东南的倭寇,鞑靼部的进攻对明朝的打击更为严重。数十年间,明朝损兵折将,烽火照京师,百姓涂炭,明朝所蒙受的损失不可胜计。
这种情
况,直至隆庆年间才有所好转。明朝任用王崇古为兵部侍郎,总督西北三边。王崇古与辽东总兵李成梁紧密配合,明朝才逐步扭转了被动局面,开始对蒙古进行主动
出击,以攻为守,此后俺答汗的入侵才逐渐稀疏。王崇古(1515-1588),山西蒲州人,嘉靖二十年进士,是有名的儒将,在平定东南倭寇、抵御鞑靼的入
侵中,都有显赫的战绩。与、俞大猷一样,都是晚明不可多得的军事奇才。正是在他的主持下,明朝才和鞑靼达成隆庆和议,北方边境才又复归安宁的局面。
隆庆三年,俺答的一个孙子把汉那吉投降明朝。把汉那吉父亲早死,是由俺答汗的正妻一手抚养长大的,甚是钟爱。但是把汉那吉的妻子年轻貌美,
却被祖父俺答汗所夺。心有不甘的把汉那吉一气之下便投降了明朝。把汉那吉的归降在明廷中引起了巨大的波澜。许多大臣都认为收留叛降的鞑靼王室,等于挑衅鞑
靼,两国不免烽烟再起。唯有高拱、、王崇古等人坚持认为这是奇货可居。历史的走向证明了少数人的正确。明朝与鞑靼以把汉那吉的归降为契机,不断进行
谈判。
通过谈判,明朝才真正了解鞑靼部连年入侵的原因。鞑靼部之所以连年南侵,并不是为了占领明朝的土地,而是在于掠夺财产,尤其是
蒙古地区的稀缺物资。因为蒙古高原只适合放牧,许多的生活必需品却全然没有着落。例如生活中最需要的粮食、盐、铁、衣服等,鞑靼部都没有办法自给自足。以
往的解决办法是通过互市贸易得到补充,而连年的战争导致明朝一直不向鞑靼部敞开贸易的大门。结果就出现了贸易不行,鞑靼部发动战争;战争出现,明朝进一步
紧闭贸易的怪圈。
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明朝开始积极地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在得到俺答汗同意结束战争局面的保障后,明朝也同意进行
贸易。在陕西三边、大同右卫、宣府张家口登第,分别建立了市场。明朝北方边境和平的曙光终于出现了。隆庆五年三月,明穆宗下诏封俺答为顺义
王,对俺答的子弟、部属也分授都督、指挥、同知等官职。并允许蒙古各部在边境与明朝进行通贡互市。同年五月,俺答汗在得胜堡外举行了有明朝官
员参加的受封庆典。俺答汗当众对天发誓,表示“永不犯中国”。此后来往贸易的商队取代了战场上的枪林弹雨,和平相处成为明朝和鞑靼部关系中的主题曲。
十年,俺答汗去世,但蒙古与明朝的友好关系并没有结束,在三娘子的主持下,和平仍是两国关系的主要基调,明朝因之不用兵者长达30多年。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三娘子(1550-1612),蒙古名为乌讷楚。她不仅“骨貌清丽”,更是才华横溢。自幼酷爱读书,通晓兵略,是蒙古族杰出的女性。之
所以俺答汗能够接受明朝封贡的建议,是与三娘子的力劝密不可分的。而俺答汗之所以能够严格履行自己的诺言,除了因为他晚年崇信喇嘛教,不嗜杀戮,更是因为
三娘子帮助俺答汗处理政务,她的作用不可忽视。而俺答汗死后,深谙文韬武略的三娘子主持政务,掌管了军政大权,她竭力约束蒙古各部,保持了与明朝的通贡互
市关系。特别是万历十九年,她竭力劝说俺答汗的孙子力克从青海撤军东归,避免了蒙古和明军之间的大规模冲突。三娘子无疑是蒙古和汉族和平相
处的最大贡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