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为何烈士彭湃文革中被打为“叛徒” 亲属遭数千人屠杀

  在改革开放取得丰硕成果的今天,我们更加深切缅怀为中国改革开放作出过重要贡献的习仲勋同志。从1978年4月初到广东,到1980年11月到中央工作,习仲勋在广东工作了两年八个月。他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转折时刻不负重托,平反冤假错案,大胆探索,为广东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础,使广东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

彭湃烈士于1929年英勇就义,他的两个夫人也是烈士,他是中国农民运动的领袖。然而在文革时期,彭湃的地主家庭出身给他的亲属后人带来了严重的迫害。

原标题:历史 |
海丰一教师的文学作品被编进教材,却被一群不明真相的妇女武斗了三夜

  求真理 平反冤假错案

图片 1

图片 2

  作为祖国南大门的广东省,历经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之后,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习仲勋到广东工作后,深感自己责任重大,在广东的两年多时间里,他以大无畏的气魄和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力主解决广东的问题。他主政广东作出的一项重大举措,就是大力平反冤假错案。

彭湃被打为“叛徒”

石帆作品封面

  广东省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彪、“四人帮”严重干扰破坏的重灾区,其中最令人发指的冤案就是在海陆丰制造的反彭湃的反革命事件,致死160多人,伤3000多人。

“文革”前夕,广东省委将海丰定为“四清”运动试点县。在海丰当地一向威望甚高的“革命母亲”在这场运动中,却突如其来被打成是“地主婆”。其时,周凤老人已是95岁高龄。

石帆的红色情怀

  彭湃,广东海丰人,中国农民运动的开拓者和理论家,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创始人,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1929年8月30日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就是这样一名为中国革命作出重要贡献、深受人民爱戴的革命家,在“文化大革命”中却被诬陷为“叛徒”,彭湃烈士的亲属和维护革命烈士英名的干部群众也遭到残酷的镇压。时任海丰县海城镇“四清”分团团长、党委书记的孙某和他的支持者,在海陆丰大造舆论,说“彭湃是‘左’倾机会主义者”、“彭湃是地主立场未改、品质未改、参加革命动机不纯”。他们甚至用当年国民党诬蔑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反革命宣传材料,攻击彭湃是“叛徒”。彭湃的亲属、好友遭到迫害,儿子失踪,侄儿遭斩首,甚至母亲也遇到劫难。

据1979年2月12日《人民日报》的报道,时任海丰县海城镇“四清”分团团长、党委书记孙某当时在海丰煽动说,“海丰碰到了一个天大的问题,……海丰是毛泽东思想的天,还是彭老太太(指周凤)的天?是听毛主席的话,还是听彭老太太的话?”、“不砍倒周凤这面黑旗,毛泽东思想就进不了海丰!”

·曾初夏

  生于1928年的彭洪,是彭湃的第三个儿子,20世纪50年代,彭洪先后担任海丰县委组织部长、县委副书记、县长等职。60年代,彭洪担任华南农学院党委委员。1966年6月,彭洪遭到批斗。之后,彭洪被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到农场放牛。1966年国庆前后,彭洪再次被抓走,被送到沙河的广州警备区司令部关押。这次被抓捕批斗的,还有1927年曾在陆丰县碣石湾黄厝寮村掩护过周恩来、叶挺、聂荣臻赴港的中共地下党员黄秀文。黄秀文是当年与彭湃一起搞农运、干革命的亲密战友,曾在彭湃领导下担任中共南塘区委书记。

现任省关工委副主任刘林松在上世纪90年代末参与编著《回忆彭湃》、《彭湃文集》,发现了60年代反彭湃烈士的部分史料。他说,孙某和他的几个支持者,当时在海丰大造舆论。海城镇《四清分团》刊登文章说,“彭湃和张国焘一样是‘左’倾机会主义者”、“彭湃是地主立场未改、品质未改、参加革命动机不纯”。他们甚至用当年国民党诬蔑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反革命宣传材料,攻击彭湃是“叛徒”。反对彭湃烈士的风潮从此掀起。

  • 曾因《彭湃的传说》一书而出名的海丰作家石帆,一生充满着浓浓的红色情怀。

    石帆曾用名曾宪能、曾学贤、曾如竹、曾石帆、石航;笔名徐步、永青、雪舫、曾紫、石帆等。

    石帆祖籍陆丰西山。1926年1月出生于海丰县海城名园。1946年—1952年先后在东涌、汕尾、梅陇仓兜和海城镇第二小学从事教学工作;1951年2月参队;1953年因冤假错案出队,在家从事文学创作;1979年7月,在海丰县西秦戏剧团工作,任编剧;1984年6月恢复干部队籍,1984年8月,调海丰县教育局工作。他是海丰诗社发起人之一,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广东分会会员,曾出席过广东省第二次文代会。

    石帆同其他许许多多海陆丰人民一样,热爱海陆丰农民运动,热爱农民运动的领导人彭湃烈士及其他无数革命先烈。他的很多亲戚包括亲娘舅在内,都参加了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其中有不少烈士!他们对石帆的影响,使他产生了一种坚强的信念,无时不在召唤他用手中的笔去颂扬他们。

    上世纪五十年代,是石帆创作最活跃、最有成就的时期。在他早期有关海陆丰苏维埃时期的作品中,除了1957年6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彭湃的传说》外,还有《东平散记》《烈士的儿子回来了》《风云际会的时刻》《彭湃和我们在一起》,关于海陆丰革命的旧体诗十多首。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海丰县《红城日报》经常刊登他的文章,其中“风云际会”的组诗是歌颂红二师和红四师与海丰县工农武装会师的历史事迹,诗组气贯长虹,措词铿锵有声,大增了胜利喜悦的氛围。1954年6月,石帆用笔名曾紫发表了中篇小说《夫妻山下》。《夫妻山下》描写了解放初期南方沿海津港一带渔村在开展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运动之际,漏网的大海盗虎头鲨吴一豹趁海上发生风暴,放走两个恶霸,企图逃往香港和台湾,勇敢的渔民金海彪兄弟冒死拦截的故事。1956年3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将《夫妻山下》编绘成连环画《虎头鲨落网记》出版。1955年7月,石帆发表《夜走金鸡岭》。这篇小说荣获当年“全国短篇小说优秀奖”。这是一部反映海陆丰抗日游击队员机智勇敢反击日本侵略的历史小说。故事情节生动、惊险、扣人心弦,读来令人酣畅淋漓。当年广东作家周钢鸣、欧阳山以及草萌等都给予好评,说石帆笔下的抗日游击队是中华民族反侵略伟大精神的显现。

    海南岛解放不久,石帆在《南方日报》连载发表了小说《红旗插在五指山上》,其中“五指山上红旗迎风飘扬,万泉河水纵情歌唱”等诗句热情讴歌人民解放军与岛内由冯白驹领导的琼崖纵队,外攻内应,默契合作战斗的辉煌战绩,以及群众大力支前的鱼水情谊。

    石帆写在写作《彭湃的传说》之初,曾去信广东省作家协会,说明他的本意,是想把彭湃烈士的伟大形象,通过艺术处理表现出来,以便教育广大读者。也是想引起华南文艺界的注意:希望有人写一部彭湃烈士的传记,可使革命先辈的功勋传诸后代。的确如他所期望的一样,在往后的岁月中,就有人陆续写出来了,而且还有塑造彭湃烈士形象的话剧和戏曲。《彭湃的传说》后来也成为人们编写有关彭湃的剧目或报告文学等蓝本,效应之大遍于国内外。《彭湃的传说》中有关彭湃烧毁自家田契、将田地分给农民的章节被编进小学课本,广为流传。

    胡耀邦同志主持团中央工作时期,北京的《中国青年》曾于1957年将《彭湃的传说》列为“社会主义文学大丰收”中十部文学作品之一,向全国青年推荐。

    1966年前后,当时的海丰吹起了一股歪风,大反彭湃烈士、大反彭湃母亲周凤,大反彭湃烈士的儿子彭洪;直到1978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主政广东时,才为彭家冤案平反。石帆最先受到株连。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写的《彭湃的传说》。还有其他一些歌颂彭湃烈士以及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小说、散文和诗歌。罪名是为“错误路线”歌功颂德,为叛徒立传树碑。

    1966年夏天,石帆被抓到县文化馆,与文教战线的同志一起,接受专政学习六十多天。每天逼供一次,要他交代彭洪同志的“罪恶”活动。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便把石帆交给海城镇所在居委一群不明真相的妇女批斗了三夜,每夜都要斗到深夜一点钟。掴巴掌,揪头发,掌嘴巴,推来搡去……那些人双管齐下,一边对他进行专政,一边抄家,抢走了他所有的革命书籍和全部的革命历史笔记资料。写了一部分的以彭湃烈士的儿子彭士禄同志的经历为素材的电影文学剧本《第二代》,也被他们抄了去。最令石帆痛心的是花了三五年搜集和采访的关于周恩来领导两次东征的材料,“八一”南昌起义军从流沙乌石战斗直至中峒的材料,周恩来在陆丰东南区养病以至出港的材料,还有广州起义、红四师在紫金龙窝附近战斗的材料,也被洗劫一空。在红宫展出“彭洪黑帮罪证”,《彭湃的传说》被打上“x”摆在显眼的地方“示众”;石帆在受专政期间,由于天天被逼供,以致造成了胃出血,在“牛棚”里劳动不准请假看病,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两个多月的时间构成了严重的胃溃疡。以后,石帆被赶到赤石公社瓦窑大队去落户,接受劳动改造。

    过了一段时间,因劳累过度,胃病大发作,独自卧在生产队借给他居住的只有五市尺半高的芒草鸭寮里,二十多天无人问津。最后村里的老人出于同情,主张生产队出具证明,工作队才同意石帆回海城就医。

    回得家来,没有户口,没有口粮,没有各种票证,也没有经济来源。石帆只好在自家土地上手栽果树度生。沿海多台风,每遇台风,果树的收成就大受损失,他曾为此作诗以自嘲:

    弹铗归来作稼翁,生涯半倚胭脂红。

    每逢绿荫悬佳果,常向闲庭祝好风。

    天籁有情犹顾盼,人生无事不从容。

    剧怜沧海腾蛟客,犹在嗷嗷六口中。

    即便是长期身处逆境,面对种种屈辱和不公,石帆也没有向命运屈服,因为他坚信久雨必晴的自然规律。

    石帆对家乡这块红色土地的眷恋并没有因经历过那些不堪的磨难而稍有淡薄,反而历久弥深。粉碎“四人帮”之后,开始拨乱反正,落实各项政策。他精神振奋,抱病执笔写作长篇小说《红色的路标》,歌颂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彭湃烈士以及革命先烈和海陆丰革命群众。《红色的路标》己经写了十几万字,遗憾的是直到他1988年7月去世时也没有完稿。

    石帆熟悉海陆丰正字戏、西秦戏、白字戏三个剧种,长期担任戏曲评论员。在海丰县西秦戏剧团当编剧期间,参与创作了海陆丰西秦戏剧本《司马光救主》,并独立创作了新编历史古装戏《葛嫩娘》。

    1977年11月20日,石帆闻知红宫红场(双红)将要重新开放,内心无比欣慰,激动地写下了绝句一首:

    烈士英名革命功,人民敬仰九洲同。

    “双红”恢复重开日,纪念无忘告湃翁。

    1978年11月21日,海丰红场举行纪念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建立51周年活动,石帆更是欢欣鼓舞,写下绝句九首予以纪念,录其一如下:

    满城箫鼓庆新生,仿佛惊雷深夜鸣。

    十万旌旗飞烈焰,人潮似海湧涛声。

    现在,石帆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诚挚与纯粹,思想的深邃与睿智,以及他那坚强的信念和令我们敬仰的红色情怀,这是最宝贵的。

  解放后,黄秀文受陆丰县原县委书记程春耕委托,到华南农学院去找彭洪解决农业生产问题,这样,程春耕和黄秀文也被诬陷为彭洪反党团伙成员。

亲属遭数千人屠杀

转自:汕尾日报2018.08.26

  彭洪入狱后,家人两次给他送去了《毛泽东选集》和生活用品,他在狱中给家人复过两次信之后,便再没音信。1968年8月中下旬,彭洪的爱人陈平得知,彭洪被转移到海丰去批斗。十几天后,传来了彭洪“畏罪自杀”、“自绝于党和人民”的消息。噩耗传来,彭家人悲愤万分。在彭洪去世后,陈平带着两个孩子被下放到粤北山区的一个干校,在那里待了五年,直到1973年才获准返回广州。陈平及彭家亲属始终不相信彭洪是自杀的,要求调查彭洪的死因,但每次都石沉大海。

就在彭家人在北京为营救周凤老人而奔波时,千里之外的海丰,“反彭”浪潮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史料记载,1967年,“反彭”分子扬言获得林彪“批示”,在海丰制造了血腥镇压和长达半月的围剿,100多名干部群众被杀害,800多人被打成残废或重伤,3000多人被打伤。

善为网:

  受彭湃案牵连的人很多,就连彭湃已过90高龄的母亲周凤也未能幸免。1966年11月的一个深夜,老人突然被秘密带走,关押到海丰县公安局的牢房里。四个月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老人被送回家。林彪、“四人帮”在广东的爪牙停发了国家发给她的生活补贴,取消她的粮食供给和户口,还勒令当地医生不许为她诊病。

1967年8月26日,海丰“反彭”的几个头目操纵群众组织向各公社发出电报,造谣维护彭湃烈士英名的干部群众破坏学《毛著》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围攻、殴打参加会议的代表。随后,几个公社立即组织了5000多人的武装队伍、携带机枪、冲锋枪、步枪等枪械进入海城镇,沿途任意开枪。

你可能会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