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汤志义艺术展“大漆观止”在锦都艺术中心开幕

展览信息

2017年5月28日,由北京锦都艺术中心、中华儿女美术馆联合主办的“大漆观止——汤志义艺术展”在北京锦都艺术中心开幕,荣剑、李忆敏担任策展人,皮道坚担任学术主持。中国美协驻会副主席徐里、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胡伟、策展人荣剑、学术主持皮道坚、艺术家汤志义以及多位批评家等嘉宾出席了开幕仪式。

图片 1

展览名称:“大漆观止——汤志义艺术展”

当天下午,在北京锦都艺术中心举行了“大漆观止——汤志义艺术展”学术研讨会,邀请了十几位中国著名艺术批评家出席,他们是:贾方舟、陶咏白、邓平祥、徐虹、殷双喜、王春辰、杨卫、高岭、黄笃、何桂彦、王萌、徐天进、夏可君、王端廷,在研讨会上批评家们畅所欲言,全面、深入、客观的评论和探讨了汤志义的大漆艺术。批评家们从材料、形式、语言、审美趣味等多个方面,给予了艺术家汤志义以高度的评价。

汤志义艺术展开幕现场

主办:北京锦都艺术中心、中华儿女美术馆

上世纪80年代的现代漆画运动是中国现代绘画史的重要篇章,“中生代”漆画家们延续传统文脉,立足当下创造,其作品在图式语言、材料实验、书写性、意象化,乃至图像挪用与观念表达等方面呈现出的艺术特色,代表着中国当代漆画的学术高度,也汇聚了诸多中国现代绘画史的学术焦点。汤志义是这一重要的“中生代”漆画家群体中的年轻成员。他的现代漆画创作起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从早期之器物、渔家女、莲蓬等题材的具象描绘,经“长河”系列的意象性叙事,到“技进乎道”的观念性表达,可以看作是新时期中国现代绘画由形式探索经语言实验到文化关注的逻辑演进过程的缩影。而作为以古老的东方传统艺术媒介大漆为语言方式,进行当下表达的当代漆画家,汤志义对于有着数千年悠久历史文脉的当代漆艺之天然地联系过往与当下、深具时间意味的艺术特质领悟深刻。这令他的漆画艺术尤其是近年来的抽象漆画艺术创作有着独特的个人气质和艺术魅力。他的抽象漆画以层层叠叠的髹涂、打磨,在一髹一漆的时光流逝中堆砌历史的断纹,如泥土中的生命种子在阳光下抽芽生长,如孕育生命之本源一般神奇而引人入胜,是对形而上精神的追求,有极为丰富的时间性内涵,值得我们认真品味。

图片 2

策展人:荣剑、李忆敏

用“大漆观止”来定位汤志义本次展览,是旨在表明汤志义这个“个案”足以呈现出大漆艺术从材质、语言到观念诸方面所发生的变化,这些变化在原来传统漆艺的框架里是难以呈现的。汤志义不仅是一个大漆艺术家,而且也是大漆艺术的研究者和教育者,他受过系统的艺术教育,长期专注于对福建传统漆艺的研究,著有关于漆艺的教科书和学术专著,对大漆工艺和技术有深度的了解和把握。正是基于这些艺术积累和知识储备,汤志义在大漆艺术创作中早已脱颖而出,他在第十届全国美展中获漆画类金奖,在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获综合材料提名奖,这两个重要的奖项是对汤志义艺术状态的充分肯定。由此看来,在汤志义的艺术中观止大漆,完全是可能的。

汤志义艺术展研讨会现场

学术主持:皮道坚

首先,大漆艺术的独特性是来自于大漆这个特殊材质,对材质特性的了解和把握自然是大漆艺术创作中所面临的技术性挑战。一些非福建籍的艺术家,在运用大漆这个材质于艺术创作时,或许可以借助语言、观念、图式来弥补他在大漆工艺和技术上的短板,但工艺和技术的局限性肯定会影响到艺术的呈现方式。汤志义显然没有工艺和技术的困惑,他是通过时间的流逝来跨越认知和材质的距离,通过千万次的涂抹和打磨来把握到材质的特性。古人讲“匠心独妙”,强调的就是因为有了技术的自由而有了心的自由。有匠心而力避匠气,这是汤志义力求达到的一种技术境界。

2017年5月28日,由北京锦都艺术中心、中华儿女美术馆联合主办的“大漆观止——汤志义艺术展”在北京锦都艺术中心开幕,荣剑、李忆敏担任策展人,皮道坚担任学术主持。中国美协驻会副主席徐里、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胡伟、策展人荣剑、学术主持皮道坚、艺术家汤志义以及多位批评家等嘉宾出席了开幕仪式。

学术批评:贾方舟、陶咏白、邓平祥、徐虹、殷双喜、彭锋、王春辰、杨卫、高岭、黄笃、何桂彦、王萌、徐天进、夏可君、王端廷

其次,材质需要语言来表达,新语可塑旧材。大漆艺术长期流于工艺水平而不能展示新的艺术形象,是因为绘画语言过于传统和陈旧,停留在民间绘画,局限于具象表达,满足于情景再现,而大漆艺术的革命性变革首先是来自于语言的转换,由现代的、抽象的、表现的语言取代了传统的、具象的、再现的语言。这种语言的转换在汤志义的大漆艺术创作中表现得非常明显,如行云流水,顺势而来。他的具象作品充满着现代性的绘画语言,变形夸张的人物造型和浓烈张扬的色彩,透露出表现主义的张力。在具象的表现达到高点时(以第十届全国美展获金奖为标志),汤志义又从具象走向抽象,这是他语言转换的又一个路向,这个路向原来已潜伏于他具象创作中,在最近几年里则喷薄而出,由象至无象,由形至无形,由多彩至单色,由繁复至极简,语言跨度极大,实验性很强,大漆特有的美感和质感,被抽象的绘画语言表现得淋漓尽致,妙不可言。

当天下午,在北京锦都艺术中心举行了“大漆观止——汤志义艺术展”学术研讨会,邀请了十几位中国著名艺术批评家出席,他们是:贾方舟、陶咏白、邓平祥、徐虹、殷双喜、王春辰、杨卫、高岭、黄笃、何桂彦、王萌、徐天进、夏可君、王端廷,在研讨会上批评家们畅所欲言,全面、深入、客观的评论和探讨了汤志义的大漆艺术。批评家们从材料、形式、语言、审美趣味等多个方面,给予了艺术家汤志义以高度的评价。

参展艺术家:汤志义

第三,当大漆被置于当代艺术的语境时,观念何以呈现便成了新的艺术命门。以皮道坚教授的说法,需要有“技进乎道”的观念性表达,即从材料运用到形式语言转换再到文化关切的更深层次的艺术追求。汤志义的大漆艺术创作显然已进入到了这样一个层面,大漆不再是他作品的本体,而毋宁是他心灵世界借以展开的载体,和大漆相配合的是有多种材料和多种绘画语言,它们是在共同构造一个艺术世界,共同参与当代艺术的编码。大漆艺术的当代性意味着,大漆这样一个“地方性”材质进入到了当代艺术语言和方法的建构之中,成为当代艺术值得关注的一个品相;同时,因为当代艺术观念的介入,以大漆为材质的传统性绘画——尤其是那些依旧停留于工艺层面的漆艺和漆画,有了新的符合时代精神需求的文化高度。已有数千年历史的中国大漆艺术正在进入一个“当代时刻”,汤志义就是率先进入这个时刻的少数艺术家之一。

图片 3

协办单位:广州双彦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古今一体,恒久当代,这是考古学家徐天进先生对大漆艺术的一个精辟见解。从古墓里发掘出来的以大漆为载体的各种器物,从器型到色彩,历经千年之久而不减一丝一毫的美感,相反,却因历史的陈色而更具独特的魅力。这就是艺术的价值,它是古代的,也是当代的,它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传承、创新、突变,艺术绵延不绝,观乎大漆,可在此地!

中国美协驻会副主席徐里

合作媒体:新浪当代艺术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6月24日。2017年7月2日,“大漆观止——汤志义艺术展”将在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举行巡展,敬请关注。

图片 4

展览时间: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胡伟

北京:2017年5月25日——2017年6月24日(周一~周五10:30—17:00)

图片 5

厦门:2017年7月2日——7月22日

策展人荣剑

开幕活动:

图片 6

北京:2017年5月28日下午1:30~4:00学术研讨会,下午4:30~5:00开幕式

艺术家汤志义

厦门:2017年7月2日下午15:00开幕式

上世纪80年代的现代漆画运动是中国现代绘画史的重要篇章,“中生代”漆画家们延续传统文脉,立足当下创造,其作品在图式语言、材料实验、书写性、意象化,乃至图像挪用与观念表达等方面呈现出的艺术特色,代表着中国当代漆画的学术高度,也汇聚了诸多中国现代绘画史的学术焦点。汤志义是这一重要的“中生代”漆画家群体中的年轻成员。他的现代漆画创作起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从早期之器物、渔家女、莲蓬等题材的具象描绘,经“长河”系列的意象性叙事,到“技进乎道”的观念性表达,可以看作是新时期中国现代绘画由形式探索经语言实验到文化关注的逻辑演进过程的缩影。而作为以古老的东方传统艺术媒介大漆为语言方式,进行当下表达的当代漆画家,汤志义对于有着数千年悠久历史文脉的当代漆艺之天然地联系过往与当下、深具时间意味的艺术特质领悟深刻。这令他的漆画艺术尤其是近年来的抽象漆画艺术创作有着独特的个人气质和艺术魅力。他的抽象漆画以层层叠叠的髹涂、打磨,在一髹一漆的时光流逝中堆砌历史的断纹,如泥土中的生命种子在阳光下抽芽生长,如孕育生命之本源一般神奇而引人入胜,是对形而上精神的追求,有极为丰富的时间性内涵,值得我们认真品味。

展览地点:北京锦都艺术中心展厅

图片 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9号恒通国际创新园C9号楼蓝色光标公司北门

批评家皮道坚

品味时间感悟生命

图片 8

——汤志义漆画艺术的时间性内涵

批评家贾方舟

文/皮道坚

图片 9

上世纪80年代的现代漆画运动是中国现代绘画史的重要篇章,

批评家陶咏白

“中生代”漆画家们延续传统文脉,

图片 10

立足当下创造,

批评家王端廷

其作品在图式语言、材料实验、书写性、意象化,乃至图像挪用与观念表达等方面呈现出的艺术特色,

图片 11

代表着中国当代漆画的学术高度,

批评家夏可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