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福建考古的2011—福建考古事业迈进新航程的一年

窑址长88.7米窑顶已坍塌

闽清大箬出土的青白瓷执壶

丰富遗迹对于探索六朝时期的窑场布局具有重要意义。瓦窑咀窑址群除发现窑炉群外,还发现了房址、沉泥池、揉练池等窑场配套设施,对于探索当时整个窑场的布局、研究和复原窑址的生产流程提供了重要资料。

华锋林说,根据地层关系和出土文物判断,窑址的年代应属宋代时期。

图片 1

图片 2

考古队认为,该窑址的发掘,对研究宋代时期陶瓷工业和茶文化历史,有着极其重要的研究价值。

2011年,是福建水下考古事业迈进新航程的一年。

Y3为马蹄形馒头窑。全长2.5米,宽2.3米,窑壁为斜壁,呈青灰色,已烧结。窑床宽2.2米,长0.9米,仅存红烧土渲染面。窑门为砖砌,厚6~12米,宽0.76米,高0.39米。火膛长1.4米,宽2.3米,较低,保存完整。火膛内堆积大量窑具、陶片和砖块,还残留有木炭。操作坑为椭圆形,长2米,宽2.8米,操作坑中堆积有砖块和废弃陶片。

该窑专烧陶器首次发现陶球

再现闽瓷黄金岁月

共发掘灰坑49个,平面形状有圆形、长方形、方形、不规则形几种,大小不一。灰坑分布密集,同时期灰坑之间叠压、打破关系较复杂。其中部分灰坑堆积有大量陶片、瓦、铁器、窑具等,其性质可能为沉泥池。另有灰坑形状规则,面积较大,深度较深,底部保存有较细而纯净的粘土,应该是淘洗胎料的揉练池。

“这个窑址,应该是福建宋代为数不多的专烧陶器的窑址。”华锋林说,整个遗迹出土大量标本,其中可复原器物约700件,有趣的是,发掘时在窑址发现大量鸡蛋大小的陶球,是垫烧器物用的。这种窑具,是福建窑址考古第一次发现。

正在进行脱盐处理的出水瓷器

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进行考古发掘。发掘地点选择在遗址的西部,分北、中、南三个发掘区,总发掘面积约1000平方米。中区位于洋澜湖北侧的湖边台地上,地势开阔而平坦,发现2座窑炉与房址、池等遗迹,判定为烧成区与作坊区所在;南区位于东侧台地上,窑炉共5座,基本呈并行排列,灰坑分布最为密集,应为烧成区;窑炉群之间为房址、沉泥池等,是作坊区与废弃堆积区。发掘表明,窑场的整体布局科学合理。

除窑址外,考古队还挖掘了两条沟,7个灰坑,及1处建筑遗迹,总面积达1500平方米。

正如福建博物院院长吴志跃所言,考古事业是一项长期而艰苦的工作,每一项考古课题,从调查起始,田野发掘到成果发布,不仅需要考古工作者历久经年的野外作业与资料整理、数据分析,以及专家反复的论证和推敲,才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科学结论。

椭圆形馒头窑

“看!瓷片!”武夷山仙店四角井自然村,本是个平静的小村子,去年,修建武夷新区旅游观光轻轨时,施工方意外地在欣怡茶厂所在的西南面山坡发现了不少瓷片。

2011年,福建的考古在看似波澜不惊的日常工作中,孕育了许多发现的火花,引领着福建考古迈入2012年,也向着更大的成就稳步迈进。

2016年9月下旬至10月初,结合前期调查情况,考古队对瓦窑咀靠近洋澜湖边的二、三级台地进行了近2万平方米的勘探,勘探区域内均发现了文化堆积,厚度0.2~2米。经过勘探,初步认识到该区域内埋藏窑址超过百座,且窑址分布密集成片,瓷窑群与砖瓦窑群间隔明确,窑址群内部功能分区明显。

宋时的闽北武夷山,人文荟萃,茶文化盛行,陶瓷工业也十分发达。昨日,记者从福建闽越王城博物馆了解到,修建武夷新区旅游观光轻轨过程中,施工方在兴田镇仙店四角井村发现了一处宋代古窑址。历经7个月的考古发掘,出土可复原器物约700件。

2011年,武夷山西周原始瓷窑址和闽清大箬宋代窑址的考古发掘,再现了闽瓷发展的黄金岁月。

揭露的8座窑炉,大多保存较好,除1座龙窑(Y9)外,其余均为馒头窑。根据平面形状,馒头窑又可分为马蹄形窑(Y3、Y6)和椭圆形窑(Y2、Y4、Y5、Y7、Y8)两类。现选择各类有代表性的介绍如下:

去年9月,福建闽越王城博物馆开始考古调查,12月开启抢救性考古发掘。

“福建陶瓷窑址众多,这个调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这也是考古工作的一种常态性。”羊泽林表示。

Y4为椭圆形馒头窑。全长4.8米,宽2.4米。窑壁、窑顶与窑底均呈青灰色,已烧结,窑壁残高0.1~0.6米。窑门为砖砌,保存较好,厚0.2米,宽1米。窑门前有操作坑。窑门后为火膛,呈梯形,宽1.2~2米,低于窑床0.2米,底部呈青灰色,已烧结。火膛后为窑床,呈长方形,长4米,宽2~2.4米。窑床与火膛交接处为台阶。窑室后部尚存烟道3条,北部的一条已被后期破坏,余下2条烟道宽0.15米,长0.2米,残高0.05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