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交所整装再发:投资者仍需理性

停牌两年多,汉唐艺术品交易所于日前复牌,并更名为北京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无独有偶,中国工艺艺术品交易所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也在不久前开始上线试运行。由于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的38号文的出台,曾经风光一时的文交所、艺交所在2013年淡出了公众关注的视野。经过一年多的清理整顿,多地的文交所、艺交所已整装再发。有业内人士预测,随着各地交易所的清理整顿结束,2014年将迎来一波文交所“回归”高潮。在经历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文交所乱象之后,文交所、艺交所该如何重获投资者的信任?未来又应如何发展?

在传出郑州文交所董事长王迪携款2亿元出逃的消息后,近日因天津卓远天泽非法集资案而露出水面的哈尔滨文交所,其身份也遭质疑。业内人士表示,文交所本身的“乱”和“滥”确已到了危及新兴行业如何健康发展的地步。

沉寂一时的文交所颇有卷土重来之势。月初停牌两年多的汉唐艺术品交易所复牌,仅在一个月前,中国工艺艺术品交易所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也开始上线试运行。除此之外,福建海峡文交所、浙江文交所、成都文交所等均有新动作,其中至少5家文交所推出了电商平台或与电商的合作。

多地文交所探索回归之路

自从去年年底开始,国务院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被称作“金融创新”并饱受争议的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也开始进入了“整顿倒计时”阶段。

各地文交所纷纷回归市场

岁末年初,“文交所”一词重回公众视野,多地的文交所或整装“复出”,或开始上线运营。事实上,自38号文出台以后,绝大多数文交所、艺交所在一边观望,一边探索,希望找到一条市场接受、政策认可且可复制的发展道路。

这个倒计时的终点是6月30日,文交所与将其推上风口浪尖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将何去何从,仍是谜局。

新年伊始,又一家文交所高调回归。

2013年,福建海峡文交所举办了多场艺术品交流会,同时还承担起签约培养艺术家的角色,推出了青年艺术家推广计划;南方文交所在原有板块上,新增了岭南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中国书画交易中心、城市文创中心三大细分板块;浙江文交所先后举办了多次艺术展和品鉴会,并积极开发版权项目,2013年下半年,其限量艺术品电子交易系统正式落地;同样在2013年下半年,南京文交所“线上实物交易平台”“组合产品交易平台”先后上线运营;汉唐艺术品交易所则是引入了以国有资本为主的第三方机构,以股权重组的市场化方式,形成国有股份控股的多元股份结构,其复牌后首发的艺术品项目实际上是从过去文交所一对多的交易模式转变成如今的一对单。

坚持还是妥协?

在经过两年多的停牌后,汉唐艺术品交易所于日前复牌,复牌后,该交易所更名为“北京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无独有偶,仅在一个月前,中国工艺艺术品交易所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上线试运行。

尽管2013年文交所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平静,但对于大多数文交所而言,其所做出的种种尝试或探索也只是在坚持,正如一位文交所副总经理所坦言,“金融化这一步不迈出去,整个行业都停滞不前。”而在一些业界分析专家看来,在经历了如过山车般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等种种乱象之后,文交所要重新获取投资者的信任更是何其之难。“文交所重建信任之路可以说漫长而艰难;接下来,文交所必须真正做到公平、公正、公开,通过实打实的产品和服务来重建信任。”艺术经济学家马健表示。

有数据表明,截至去年底,国内共有60家文化艺术品类交易所,全国文交所发行产品数量一度逼近18亿元人民币。国内投资渠道单一,而各地政府又争相上马交易所,这些因素直接导致了交易平台数量迅速增长、绝大多数交易所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风险,市场监管不够完善,虚假产品不时出现等乱相。

除此之外,福建海峡文交所、浙江文交所、成都文交所均有新动作。去年,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透露,通过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验收的文交所已达31个,今年势必将掀起文交所回归热潮。

而无论是清理整顿之前还是之后,艺术品交易都是文交所的重头戏。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这一是由于从整个文化产业来看,艺术品行业历史较为悠久,社会认知度较强;二是艺术品作为投资产品已经有了非常扎实的基础,其市场发展也最为成熟;而在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活跃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之一的大背景下,艺术品交易自然成为文交所的不二之选。

于是,针对文交所的野蛮生长,去年11月24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该文件出台后,天津文交所8只艺术品应声接连3天跌停,记者日前登录天津文交所网站发现,所有艺术品份额交易仍如常进行,对于“6·30整顿”目前仍然没有任何解释与说明。目前全国各文交所中仍在运行的只有天津和泰山文交所两家。

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文交所的运营主要有四种方式,“第一种是平台综合化,把艺术品所有交易方式都搬到文交所平台上来;第二种方式是产品运营模式,很多文交所平台发行了基金等金融产品;第三种方式是运营模式,这种模式下,文交所为客户提供专业化资产配置的咨询服务;最后还有一种综合性模式”。

获大发展需发掘创新点

不过,与天津文交所的“坚守”相比,另一部分文交所选择了善后退款。

“平台+电商”模式受宠

对于大多保守、处于观望中的文交所,全国文交所共同市场秘书长彭中天曾表示反对。他认为,文交所回到传统业务,是缺乏创新能力又得满足生存需要的无奈之举。他提出,文交所应该与电商结合,因为在传统交易模式中,文交所无法与拍卖、画廊相竞争,在整个交易过程中,是增加成本的环节,只能走技术创新。文交所加电商可能成为实现艺术品交易的新模式。“作为平台提供者的文交所,应该让全社会的创造性在此处落地,形成交易。这需要创新的是交易模式,而非产品设计,倘若自身参与产品的设计,身为第四方平台的文交所就失去了本身最重要的公正性。”

汉唐艺术品交易所去年11月22日起就对所有交易品种进行了停牌处理。其公告称,汉唐艺术品交易所一直坚持确保单个品种持有人累计不超200人、非公开发行方式向会员发售艺术品份额来进行交易,“本次调整主要集中在非集中竞价、非持续交易方面进行完善”。

在这四种模式中,平台结合电商的综合模式备受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