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荣勇:甘南京军事高校笔画院文章集序(2)

漳州、厦门、泉州地处闽南金三角,自古文风鼎盛,书画艺术渊源流长。文人墨客,丹青名家,人才辈出。宋代有谢履,明代有黄道周、张瑞图,清代有谢颖苏、沈瑶池、马兆麟、阮孙龙,民国有赵素、郑煦、林嘉,现代有李硕卿、黄稷堂、沈耀初等。其艺术成就,在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至今乃有较大的影响。

漳州地处中国福建东南沿海,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文化昌盛,名人荟萃,素有“滨海邹鲁”之称。优越的地理环境与深厚的文化积淀,孕育了一大批文化名人,也哺育了一代代书画人才。明清两代,书法有黄道周之“黄漳浦体”、国画有以谢颖苏、沈瑶池为首的“诏安画派”,闻名于全国,流播至海外,至今仍在影响着书风画坛。当代,国画创作有芗城区的黄稷堂、林俊龙,诏安县的沈耀初、沈柔坚、沈锡纯,东山县的林少丹等,在画坛与民间享有盛誉。

中国工笔画在唐宋时期,曾经达到辉煌顶峰,无论人物、青绿山水还是花鸟,都创造了难以逾越的艺术高度,至今还在指导一代代新秀的成长。可是,自从宋代涌现文人画思潮,元代流行文人画样式以后,集诗书画于一体的文人写意画,一直主导了元明清三个朝代的中国画坛,使工笔画整体衰微,繁荣不再。即便是在发生过“国画改造运动”的20世纪,也照样难于复苏。只是引进西方写实主义绘画观念与技法后,空前提升了工笔画的写实程度,与传统产生了质的区别,因而略有回暖。不过主要是针对人物和花鸟,青绿山水仍然一蹶不振。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闽南经济快速发展,国画艺术空前繁荣。创作队伍更加壮大,创作空间有了新的拓展,一大批书画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特别可喜的是,有一批中青年工笔画家创作群体,潜心创作,勤于笔耕,精品力作层出不穷,声震艺坛。其中有漳州地区的张贤明、方政和、林任菁、汤琳南、李金国;泉州的陈子;厦门的林涛、郑雅风等……他们均在全国性重要展览中屡获佳绩,初步形成细腻温润,清新活泼,有如闽南工夫茶一样韵味醇厚,回味悠长的闽南工笔画风,为全国画坛所注目。今年12月,其创作群体中的一些同仁,在漳州市委、市政府、省美协、漳州市芗城区委区政府等有关单位的大力支持下,筹建成立了闽南工笔画院,并遴选了一批新作结集出版。目的是为了增加各地区工笔画家之间的交流与互动,为进一步推动我省工笔画艺术的发展与提高,提供更广大的平台和空间,为闽南文化艺术的繁荣做出新贡献。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对外交流的频繁,漳州画坛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态势。工笔画艺术也随之出现人才辈出、繁荣发展的喜人景象。至上世纪九十年代,逐步形成了以张贤明、方政和、林荏菁、汤琳南、李金国为代表的漳州“新院体工笔画”创作群体。他们潜心艺术创作,取得累累硕果。尤其是他们与厦门、泉州同仁们,屡屡在全国性的展览与比赛中获得高奖。闽南工笔画创作群体逐渐为全国画坛所瞩目。

人物画不但工笔,连写意也被中西结合的创新潮流所裹挟,在水墨样式里勉为其难地写实着,这与20世纪中国社会的政治需求息息相关。50、60年代的花鸟画,为主仍是推陈出新的文人画,虽然成就不逊于元明清,但因不能为政治服务,随后便在“文革”跌入低谷,难逃衰落厄运,至今无望回春。工笔花鸟画却恰好获得重生机会,这好比森林里的古木枯倒后,让出阳光、土地与水分,使新树得以蓬勃生长。

为进一步推动闽南工笔画家的学术交流、精品创作,闽南三地数十名著名工笔画家联合创建了“闽南工笔画院”,并将画院落户于漳州芗城区。《闽南工笔画院作品集》就是在“闽南工笔画院成立及展览之际结集出版的。该作品集收录了数十名国内知名画家作品,这些作品都是作者潜心创作、精心挑选的精品力作,较好展示了当代工笔画家的艺术造诣,也全面反映了闽南工笔画艺术创作的实力水平。

写意画在“文革”结束后的80年代,做了可能是最后的一次翻身挣扎,那就是“新文人画运动”,可惜不到10年就无以为继,原因正是工笔画得以复兴的时代文化背景。50、60年代以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为代表的现代文人画大师,实际都是传统文化结出的最后硕果,他们之后,没有人才继续维持文人画传统。因为文化教育的西方化与艺术观念的意识形态化,从根本上阻断了诗书画结合样式的延续。

值此《闽南工笔画院作品集》出版之际,衷心祝愿闽南工笔画院越办越好,也期望作品集的出版,能进一步激发广大工笔画家创作热情,吸引更多人认识工笔画、推崇工笔画、投身工笔画,加快推动工笔画艺术发展,进而促进漳州乃至闽南文化艺术事业的繁荣发展。

而中西结合改造成功的工笔画,恰好非常适应这种时代的文化教育生态,只要受过专业训练,基本上就可以进入创作,因此新人成长迅速,在“新文人画运动”退潮的90年代中期,便崛起一批优秀的工笔画家,其中花鸟影响最大。而书画市场的兴起又适逢其时,写实性很高的工笔花鸟画比陈腔滥调的写意花鸟画,更快获得市场认可与欢迎。这反过来又成了工笔花鸟画的发展推力,因此进入21世纪以来,花鸟已经成了工笔画坛的主角。

——许荣勇(作者系中共漳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教育工委书记)

在上世纪90年代那波工笔画新潮中,也有福建花鸟画家的身影。最早是建阳的画家,他们以田园风物为工笔画题材,是个极好的原创亮点,引起我的注意。我曾建议他们来厦大举办画展和研讨,可惜不屑一顾,很快便禁不住市场诱惑,转向世俗题材,落入陈套,失去宝贵特色。虽仍有个别画家坚守,但已势孤力单,不成气候。

稍后是分散在福州、厦门和漳州,特别是漳州的工笔花鸟画家,成了福建中国画的一股新生力量,屡屡在全国性画展入选与获奖,迅速脱颖而出,引发关注。那时省美协组成工笔画委员会,多次开展重点画家的学术交流,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这股力量的壮大与成长。工笔花鸟画从此也在漳州地区繁衍成一个实力雄厚的画种,不断涌现新人,迄今为止,包括留守本土和在外地发展者,已经多达数十人,这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很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