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修复历史装裱人生—访装裱师林亚狮

古语云:“三分字画,七分装裱”,精致的装裱工艺不仅可以使字画得到更好的保护,同时也能起到烘托字画,突出神韵的作用,在荔城区胜利路附近,就有着这样一位技艺高超的字画裱褙师傅,他叫林亚狮。不论是初学幼童的涂鸦之作,还是流传百年的旧时经典,在他的巧手装裱下都能变得风格凸显,光彩顿增。

图片 1
  传统书画装裱修复匠人张文军26年孤独坚守。他说,由于传统装裱工作枯燥,同时专业性强,就业面相对较窄等原因,当年和他一起做书画装裱修复的人多数都已改行,能坚持20多年的人,屈指可数。图为他正在检查一幅画。 刘玉桃 摄
图片 2
图为修复画。 刘玉桃 摄

装裱是我国特有的传统工艺,拥有两千多年的悠久历史。随着机器装裱的出现和应用,手工装裱凤毛麟角。

今年已年过六旬的林亚狮,十八岁时就开始跟随家乡一位长辈学习字画装裱技术。后来他就在家中一边做工,一边帮着找上门的客人装裱字画,因为他做工精细、手艺精湛,所以客人也慕名而来。渐渐的,客人多了,老林便索性进城找了这家门店,做起了装裱生意。时至今日,这家老店已经经营了近三十年。

  中新网兰州5月4日电 (刘玉桃
高莹)一把木头直尺,因使用时间太久两侧已磨损,小巧的刀片握在张文军的手里,旁边放着一盆自制的糨糊,20多年的书画装裱生涯中,这是张文军最常用的家当,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

图片 3

如今,老林年事已高,除了遇上修复难度较高的字画作品时亲自上阵指导之外,店里的日常事务都已交给儿子打理。装裱艺术在我国具有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民族特色,书画墨宝必须经过装裱才便于收藏、流传和欣赏,因而装裱技艺的高低,绫绢色彩的选择与装裱形式的设计都会直接影响到作品的艺术效果;历代书画珍品,虽如已糟朽破碎,但一经精心装裱,则犹如枯木逢春,一些珍贵书画文物便因此而不致湮没失传。

  传统书画装裱修复匠人张文军从事书画装裱已有26个年头,“刚开始不熟练,手被刀片割破是常有的事。”

图片 4

别看字画作品一般篇幅都不大,但完整装裱一幅却要花上一个礼拜的时间,即使是急活也至少要花上三四天的时间。虽然现在已有了省时省力的装裱机台,但活再多,老林也依然坚持手工装裱。在他看来,装裱也是一门艺术,需要耐心对待,毕竟慢工才能出细活。手工装裱虽然不如机台方便快捷,但工艺细致,即使画作旧了也还能重新装裱,而机械装裱后要在画作表面覆膜,一旦揭去覆膜就会破坏纸面,今后就无法重新装裱了,这也会造成一种遗憾。这么多年来,即使是如今已十分廉价的糨糊,老林也坚持自己熬制,据他介绍,裱画的糨糊不同于普通的糨糊,不仅黏稠度和透明度有所差别,并且在熬制时还要加入一些防治蠹虫的配料,这些都是传统的配方,直到今天,依然很实用。

  20多年前,还在上高中的张文军,机缘巧合认识了从事书画装裱的师傅。“第一次接触书画装裱,就被深深地吸引,一干就离不了手了。”

▲一丝不苟

现在,虽然老林装裱的流程上坚持手工制作,但不少装裱工具却都已“升级换代”,如原本用于裁边的木尺都已换成更有重量的铝合金材质,原本手工炮制的卷轴“天地杆”也都已开始向木材加工厂批量定做,杆身也更加圆润美观,但这些老工具都还在工作间中好好保存着,老林说,他认为这都是老手艺,不能丢,留给子孙后代作为纪念。他的儿子对记者说,父亲对他说过“送子千金,不如教子一技”,虽然自己当初完全是觉得“好玩”而学习手艺,但做了10年的装裱师傅,现在一天没闻到墨香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对于手艺的传承,他表示,毕竟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把装裱这个技艺世世代代传下去,所以不管怎样他会让这一祖传手艺世代相传。

  如今,前来找他装裱书画的人越来越多,不到30平米的装裱室内,桌子上、墙上,到处都是送来的字画,其中有名人大家之作,也有书画爱好者和学生的作品,无论好坏,张文军都视为珍宝,一丝不苟,“好坏不评,真假不论,是老祖宗留下的行规。”

在内江,有一位“80后”装裱师,以青年人的责任与担当,十年如一日守护手工装裱技艺,传承工匠精神,让更多书画展现原有的价值。

当记者开玩笑地说,这个行业是不是赚钱很多?老林坦言道,揭裱古旧字画时,装裱师是以每一平方厘米为单位去修复的,虽说修复古旧字画在用材上没有什么高成本,但都是靠装裱师自身的高超手艺、丰富经验和超人的耐心完成的。因此不论是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都不错。可是为何没人学习传统装裱手艺呢?老林说现在的学徒可能第一句话会说“我学了这个以后能赚多少钱?”现在社会的现实压力导致没人静心学习。

  张文军弯着腰、低着头,认真打量一幅学生作品,思考如何装裱。他说,书画装裱既不可喧宾夺主,又要与书画内容相得益彰。

图片 5

  张文军介绍,传统书画装裱修复大致分固色、托画、裁画心、镶料、裱褙、压花、装天地杆等步骤,其最大的优势是,修旧如旧,且过程可逆,所使用材料都是无害、环保,可使书画长久保存。

▲喷水

  多年来,张文军装裱所用的糨糊,都是他自己用上好的面粉清洗掉面筋熬制而成,没有化学物质,可以更加持久保存书画不被毁损。“装裱的最大功能是保护字画的纸张和颜色,延伸书画的生命,其次是美化书画,便于陈列。”

近日,江小弟在东兴区东兴大道一个小区里见到了正在忙碌的杨彪。装裱工作台上平铺着一张很薄的皮纸,杨彪拿出喷壶均匀地将水喷在纸上,然后使用鬃刷小心翼翼地将纸抹平,每个步骤一气呵成,快速而娴熟。

  随着时代的变迁,传统装裱也在慢慢发生变化。传统装裱材料多用花绫、锦、绢等,而上个世纪后期出现绵绫以及化学合成的材料,装裱的工具也出现很多先进的、新型材料的尺、刀等。

图片 6

  但是张文军依旧用师傅留下的刀、尺,“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不能丢,用了20多年,顺手了。”

▲配合

  张文军说,由于书画装裱修复工作枯燥,同时专业性强,就业面相对较窄,高学历的人大多看不上这个工作,不愿学,这是这个行业的悲哀。

今年32岁的杨彪2010年开始跟着岳父学习装裱技艺。“最开始只是‘打下手’,干一些简单的活。”杨彪说,他以前做过车工,大手大脚惯了,装裱使用的纸非常轻薄,一不小心就会把纸捏坏,特别是皮纸,一遇水就容易破,因此只能使用巧劲托住纸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