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3

绚烂归于天然——辛绍民人物画的艺术品格

图片 1

图片 2

意悠境美

红篮盛福回娘家

图片 3

形神兼夺

翁开恩号竹啸庄人,1939年10月出生于莆田市秀屿区北高镇竹庄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画院、福州画院、福建省政协海云墨会、福州市政协书画院特聘画师,原福建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享受国务院特别津贴画家。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大型画展,被国内一些美术馆、纪念堂所收藏,也在日本、美国、加拿大、新加坡、菲律宾、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展出。东南电视台、福建综艺台曾播放他的个人专题。他出版有《翁开恩画集>>、《翁开恩写生》、《翁开恩画辑》等。

《暮归》 35cm×34cm

图片 4

翁开恩虽然主修人物画,然而他的山水画让人身临其境,仿佛游览于大自然中,画面上不管是飞泉流雾,还是幽谷松林,皆高雅清新,韵致超逸;而他的花鸟画同样是秀丽灵动,明润隽雅,尤其是他笔下的松鼠毛茸茸,活脱脱,倍受世人喜爱。他早期的作品以工笔人物画为主,如上世纪六十年代,工笔画《庆丰收》、《迎春图》被福建人民出版社作为单幅出版,工笔画《再见》、年画《女社员》、《以岛为家》参加第三届、第四届全国美展;
八十年代,工笔组画《第一百顶军帽》入选纪念建党六十周年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绾收藏,工笔画《天上人间》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图片 5

辛绍民作品

他并没有满足已取得的成绩,1982年夏,他赴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研修。他翻开了中国绘画史,细细研究历代画家在画风上的师承与区别,在技法上的演变和完善。他又研究了近现代中国画大师的作品,发现大师们也在不断求新求变,他终于深刻领会到刘勰在《文心雕龙.通变篇》中所言的
“变则其久,通则不乏”,这就是说文艺创作要善于变化,即创新才能持久;善于变通,即继承才不会贫乏。所以他认为,中国画这门道,一不小心就会
“老化”乃至
“江郎才尽”,理当读懂传统和生活这两本书,同时吸取外来艺术、姐妹艺术精华,并不懈地进行艺术探索与创造,从而保持生生不息、经久不衰的生机和活力。在浙江美院,他细心揣摩浙派人物画既重造型又重笔墨技法精到表现的新风格,及不受具象束缚的意象造型观念,领悟其丰富的笔墨情趣和悠长的诗意韵味,从中感受中国传统文化蕴含的深度和广度,体悟在继承传统中求蜕变,在借鉴外来艺术中图创新的艺术真谛。而诸名家教授的教育思想与治学精神也给他以启迪,并坚定了他在艺术上求变创新的理念。

《欢歌笑语间》 33cm×33cm

绚烂归于天然

他的绘画题材广泛,有取自现实生活的,有取自古代故事、传说诗歌的,也有来自民间题材的,可以说他是从古到今、从神到人、从高山流水到飞禽走兽无所不画,尤其是他的水墨人物画
“以书入画”,其线条律动,墨色韵润,章法奇拙,显得泼辣雄健、浑厚华滋,洒脱空灵。其款字粗细、浓淡、干湿,错落有致,与画面形成有机统一。整幅作品在神怡气静中,结合笔法的奔放和内敛,铸造出全新的艺术境界。其用笔纵横恣肆,用墨郁茂酣畅,设色别具一格。他还对人物写生情有独钟,面对不同的写生对象,他选择不同的笔墨构架和绘画语言进行意象造型。他写生的人物有焊工、农民、渔民、不同的女性及老爷子、老太太等形象,或用中锋浓墨,线中填色,或边勾线边上色,或用淡墨湛化,或用焦墨落笔,或用侧锋大刀阔斧,
无不表现出他对笔墨运用的驾驭能力。其笔下人物虽逸笔草草,却形神兼备,或纤秀或苍老或坚毅,千人千面,个性鲜明,内心情感、生活烙印皆跃然纸上。

人物名片

——辛绍民人物画的艺术品格

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艺术探索与追求,他的画风自成一体—-凝重雄厚,严谨静谧,浑朴苍润。其作品融合了观察、哲理、情感、趣味诸元素,表现了画家鲜明的艺术个性。创作于2008年的《农家书屋》是他应省文联、省画院的
“改革开放30周年美术文献展”而创作的。为了塑造好当代农民爱科学、爱读书、求进步、求发展的新形象,他深入闽侯尚干镇洋中村采风。此巨幅三易其稿,以书本为画面进行组合,以书脊厚度为各画面之间隔,同时添加一些小书本,使画面有大小疏密的节奏变化,并在背后增画稻田,以点拨农家与丰收之含义。这是他探求艺术表现形式的一次创新突破,足见画家扎实的绘画功力、博大的知识结构,及对生活的深刻认识。

焦亚新,1956年生,安徽蚌埠人,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结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人物画高研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访问学者、刘大为工作室画家、安徽中山画院副院长、安徽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合肥市文联画家。

21世纪伊始,辛绍民就将他的艺术视角从中原移向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希冀在那些民风尚存之地寻找新的创作灵感。他没有选择藏区,也没有选择新疆,他没有走进大凉山,也没有走进苗寨,他有自己的思考,而是将自己的足迹踏进云南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当风华正茂的辛绍民来到景致如画的傣乡时,他遽然间被那里风和日丽、四季如春的旖旎风光所吸引,被那里孔雀般美丽的傣女善良、温柔而醇厚的民俗风情所感染,那里的景美,人更美,傣女和她们的生活情状使他深心触动,感到一种由衷的欣喜,他发现了一片好像从来就属于自己的“领地”。尤其是生活在自然怀抱里的花腰傣妇女的劳作与自足、欢乐与安祥、沉静与质朴更使他魂牵梦萦、如醉如痴。他满怀激情地画了一批洋溢着灵感的写生,记录着她们的音容笑貌,捕捉她们在平凡生活中的动人瞬间,归来后他开始了花腰傣女子系列的创作。

翁开恩学识渊博,生性豪爽,如今年逾七十,依然在用自己的画笔描绘精彩的人生和缤纷的生活。他也因高尚的人品和精美的画品受到人们的敬重。

作品先后入选1977年建军50周年全国美展;1987年南疆前线全军美展;1998年抗洪精神赞·全军美展(优秀奖);1990年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2001年建党80周年全国美展(优秀奖);2001年全国油画大展;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2006年参加中法美术年·中国美术家协会赴法国版画作品展;艺术中国2014年中国画名家走进联合国艺术大展;2014年南湖美术馆——首届中国画名家邀请展;2015年铁的新四军-红色记忆经典美术作品展。2015年墨韵岭南—全国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图片 6

获安徽省美术展览贡献奖、金奖、银奖,安徽省重大题材美术创作签约创作画家。参加1997年、1998年北京中国艺术博览会。1987年在安徽举办《焦亚新云南前线战地速写展》,2014年在安徽合肥亚明艺术馆举办《焦亚新画展》,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大型画册《焦亚新画集》。

辛绍民作品

近日,“一带一路民族风情·焦亚新中国画小品展”在杭州唐云艺术馆展出。本次展览是画家焦亚新继2014年后再次在杭州举办个展。

面对傣女的善和美、傣乡的丽和魅,辛绍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工笔设色的绘画语言。虽然当代中国工笔人物画在这一时期已呈繁盛的局面,但他仍然充满自信,相信自己在这一语体的革新图变中,借傣乡傣女为载体,探索出异于古人也不同于今人而富有自己图式个性、笔墨个性的新面目来。

据焦亚新介绍,展览展出的32件作品,以中国画小品的形式来描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民族风情,通过典型的艺术形象塑造了具有鲜明特色的各民族劳动人民朴实的形象。“对于我来说,这次展览既是我艺术之旅中的一个阶段性小结,同时更是一个新的起点。”

图片 7

深入学习水墨人物 以技入境

辛绍民作品

从小喝着淮河水长大的焦亚新,1974年毅然参军,一手拿画笔,一手握钢枪。对于他来说,1989年是其艺术人生的转折点:当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首届版画专业,在中央美院谭权书、王维新等名师的指导下刻苦学习版画技法与创作,同时在军艺苦练素描基本功,向崔开玺、刘大为等老师学习油画和国画技法。“那两年的学习时光对我的绘画专业提升影响很大。”在硝烟弥漫的战场里感悟生命,在艺术天地里自由翱翔,他将学到的美术专业知识和对艺术的执著精神运用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多年的文化工作和艺术创作实践,使他逐步从“战士业余美术作者”转变成部队具有实力的美术创作骨干。

现实主义的创作观念和手上的功底,给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辛绍民这一代人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因此对于视觉、感受真实性的强调,必然会因为审美客体的独特性而改变自己的构思经验和语言手段。辛绍民偏向于直感人生,情感强烈而单纯。他已摆脱了“主题先行论”的束缚,不在揭示主题思想的深刻性上用心,而是重视艺术对生活的直接感知与创造性的提纯,以真情实感去把握多姿多彩的所见、所感、所想。他一直把再现花腰傣女的“自然”情态和再现“自然”的写实手法,作为自己最高的艺术追求。他对“自然”的理解是天真自然,既不是不加筛选的“自然”,也不是矫揉造作的“自然”,而是在貌似“自然”的背后,有他对艺术的偏爱、理解,有他对原生态自然现象极其精心的加工和编织。他的作品的全部艺术魅力来自于闪现在对象的表情、神态、动作、服饰上的那种纯真、质朴、和谐的唯美主义,那种以景衬情、情景交融的满树繁华、藤蔓交错、野卉飘香的自然美感,以及那种在装饰工笔画语言中所挖掘的平凡生活的诗意,突出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文精神。

亲历军旅生活,生活积累厚实给予他艺术创作的无限灵感,辛勤的付出也得到了丰硕的成果。其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全军美展并获奖。从反映改革开放以来祖国建设的主题创作、藏族风情,到皖南风光、佛教绘画等,焦亚新的创作题材十分广泛。

图片 8

但是,焦亚新仍有着自己的艺术信仰和追求。从部队转业后,2011年他到中国美院人物画高研班进修深造,把中国水墨人物画作为再攀登的主攻方向。在中国美院的日子令他至今印象深刻:“笔墨线条的运用一直是我要克服的最大难题。”一年的时光,焦亚新在每天的水墨人物写生训练中领悟规律,同时临摹山水、花鸟,练习书法。“逐步对中国水墨人物画有了较深入的认识,在理性与技术层面上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而后在中国国家画院访问学者班主攻中国水墨人物画,使他在中国水墨人物画创作“以技入境”的深入研究探索中,逐步完善了自己的绘画语言与风格。

辛绍民作品

画笔下的一颦一蹙 源于生活

他画的傣女,固然存在着对花腰傣风情猎奇的成分,但这种猎奇又很快地转换为人物之间及人物动作的生活性描述,以追求人物与环境渲染的审美伟力,作品基调也因而显得平实、淡定和沉着,画面也由此透露出自然而然的隽永意味。在构图上,他总是把人物推置中景、近景,让景物截裁四边,形成饱满、交错、重叠的视觉张力,而不是传统的主体形象完整和空白背景;在造型上,他笔下的傣女体态丰盈、形象生动、变化多姿,尤其对俊俏秀丽的傣族少女面孔的刻画,深入细腻,神采灿然,试图把更为真实而严谨的形象呈现在画面上;在用笔上,他恢复了“骨法用笔”的传统,不是削弱线而是强化线,线的提炼组合更加概括而富有个性,细劲有力的线条,回归了造型的需要,既是物象的轮廓线,又具有书法意味的独立审美价值,极具表现力和韵味;在用色上,他以双勾填彩法为主,是介于重彩与淡彩之间的轻渲漫染,丽而求雅,血肉丰满,虽然以线造型,但更多地参以染法,深入而细微地表现局部的结构、肌肉以及解剖关系,形成一定的体量感。应该说,他塑造的花腰傣女已成为当代工笔人物画表现少数民族的一种新样式,其意境构成方式和艺术表现手段不光给人耳目一新之感,也具有当代工笔人物画的开拓性意义。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对于焦亚新来说,刻苦学习是一种习惯的养成,进而成其为生活方式。向自然问道,向生活讨教。多年来,他带着向往上路,一支笔记录见闻,画下大量的速写,积累现实生活提供的艺术创作素材,同时从中悟化提炼艺术思想与创作理念的养分。他游历全国各地写生,更远赴亚洲、欧洲、非洲国家采风,他坚持贴近生活,创作反映现实的作品。

图片 9

特别是西藏题材的绘画,焦亚新一画就是几十年。收集了大量创作资料和素材。“每一件作品反映的人物都有生活原型,通过记录下他们的动态和神态,再运用水墨技法对人物原型进行夸张、变形等艺术处理。”从构思到构图,从对景写生到笔墨推敲,几经反复,焦亚新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他说,“在创作时首先要注重构图、注重黑白灰色块的比例”,从构思到最后成稿,焦亚新坚持找到感觉前不动手、不下笔,“笔触细腻饱含油画的韵味、构图布局有版画的元素。”正是带着这样的深入探究与思考,他的作品面貌焕然一新,洗练凝重,同时散发着意象的鲜活和气韵的生动,在注重笔墨质量的前提下,无不表现为个性化、典型化和情绪化,并在多元因素的整合中体现出人性的光彩和生命情怀的赞颂。

辛绍民作品

从版画到油画再到中国画,焦亚新是个涉及多画种的画家。多画种和多种表现方式的多维度体验使得他在中国画创作中厚积薄发,作品往往以一种认真、积极、充实与饱满的精神状态表现出当代人的精神面貌和中国的诗意心境与趣味。

自新世纪以来,他先后创作的《孔雀女》(2002)、《香溢雨林》《春华秋实》《情系雨林》(2003)、《初春》(2004)、《踏春》《早春》(2005)、《花腰少女》(2006)、《滇国遗韵》(2007)、《春之声》(2008)、《花腰女红》(2009)等一系列作品,不仅多次入选全国性的各类美展,还屡屡获奖,辛绍民已成为新世纪以来最有创作活力的一位青年工笔画家,他的名字也和那些淳朴清秀、楚楚动人的花腰傣女形象联系在一起,受到画界与社会各方面的关注与赞赏。

无论是直接表现现实生活的《暮归》、《恒河边的老人》、《快乐的小扎西》,还是反映历史文化题材的《梅花仕女》、《钟馗神威》,或是展现人物意象的《心之祈祷》、《休闲中的印度男子》,无不奔突着焦亚新对于现实生活的满腔热忱。多年的积淀和笔墨的洒脱与游刃有余,不难看出他在艺术上的自信。“求新,在于思辨,在于对生活的独特阐释。”焦亚新一直在这条路上坚持着。

图片 10

辛绍民作品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亲笔撰文称赞他的画“意悠境美,形神兼夺”,评说他的“作品表现手法别开生面,笔墨丰富生动,不落俗套,人物与环境相辅相成,情景交融。画中色彩清丽和谐,线条流畅生动,构图饱满完美,传达出一种清新的美感。这正是作者对少数民族生活的熟悉和对题材深入提炼的结果,才把他的画境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这里虽然有老师对弟子的厚爱和奖掖成分,但绝不是虚言,辛绍民的画确实画出了风格,画出了个性,画出了味道。

图片 11

辛绍民作品

作为刘大为的弟子,辛绍民于2006年有幸选入中国国家画院刘大为工作室首届人物画精英班研修学习。刘大为是中国美术界的领袖,也是一位既擅长工笔又精于写意的德高望重的人物画家,在他身边学习两年,按辛绍民的话说,“胜读十年书”,是他艺术前进道路上的“加油站”。从那里,受其教诲,他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坚定了他在少数民族平凡生活中开掘诗情美的信念;从那里,受其影响,他胸襟更为开阔,已不再受工笔人物画的阈限,又开始了写意人物画的探索,走出了写实主义人物画单一的创作模式。

图片 12

辛绍民作品

辛绍民是一个综合素质很高的人,他虽从事工笔画创作,却对传统有深刻的了解,对笔墨有精到的把握。因此,从工笔转向写意,对他来说并非难事,他只需要在坚实的“以线造型”基础上植入书法化的写意笔墨,跳跃在似与不似、写实与写意之间,解决好笔墨与造型的衔接问题,就可以在写意人物画领域游刃有余了。

图片 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