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栾城到石家庄202路公交线路拟于本周内开通

长城网讯
近日,石家庄市1路公交车长陈建权驾驶公交车往谈固方向行驶时,在西王站附近,看到两位失明老人相互搀扶着过马路,因为快车道中间有护栏,两位老人走到中间便无法继续前行。当时来往车辆很多,陈建权赶紧下车将两位老人搀扶回来。看到这种情况,乘客们一致为陈建权点赞。

“202路公交,你什么时分通呢?我们等得很辛苦!”近期,关于栾城至石家庄郊区的202路公交车迟迟未开通一事的讨论,在百度“栾城吧”及各大论坛上简直趋于“甚嚣尘上”,其中有期盼、预测以至质疑。就此,记者采访得知,202路公交车目前万事俱备,只待票价审批通过后拟于本周内开通。由此,石家庄“四组团”公交覆盖的蓝图将再添一抹重彩。

长城网讯 近日,省会石家庄39路公交车上发生了暖心的一幕。

图片 1

热盼

常永强是一名普通的公交车司机,粗犷的外表让人很难想到他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他将“乘客平安,就是幸福”时常挂在嘴边,并在工作中付诸实践。

石家庄市1路公交车长陈建权。

网民牵挂公交202路何时开通

图片 2

平凡的岗位,普通的公交人,没有丰功伟绩,但有善良的关怀和举动,没有大起大落的故事,但有着细水长流的贴心与责任,让我们为每一位像陈建权这样每天奔波在城市大街小巷默默付出的人点个赞!每一个温暖的身影,都是这座城市里最美的风景。

“我们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一面我们是强烈的希望公交车的开通,早日融入主城区,一面是我们一次次的从盼望到失望,以至绝望……”近日,在互联网一论坛里,记者看到这样一段网友诉苦。而在网上搜索“栾城”或“栾城202公交”,类似“盼望、失望”的字眼数不胜数。“石家庄到栾城什么时分通公交车?”2010年7月已有人发出此问。

石家庄市39路公交车司机常永强。记者 张笑宇 摄

在网上,对于开通202路公交,栾城居民真是百味杂陈。有期盼:“现在的公交问题不光只是解决我们出行的简朴问题,而是上升到我们全县发展和人民生活的一个重要阶段。公交车的开通,不光是我们简朴的坐车去市里,更重要的是给我们带来一种骄傲,一种习惯,一种态度!”;有预测:因县里的某些部门或领导出于利益需要而对202开通设“卡”;有质疑:“我们的308国道,比不上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也比不上青藏高原的天路,可咋就是开通不了公交呢?”“五一开通”落空,“七一开通”还是落空……202路能开通吗?带着这个问题,记者8月2日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万事俱备,“东风”将有——202路公交车拟于本周内开通。

“我跟他说心脏不是小事儿,如果感觉不舒服您可以跟我说,我可以送您去医院或者是拨打120。他说不用,到终点站歇一会儿就行了。”公交车在正常行驶过程中,一位60来岁的老人突感心脏不适,常永强在反复询问老人是否需要就医得到否定回答后,在到达终点站时从后门将老人扶下了车。随后返回车上正常开启前门让其他乘客上车,准备下一趟运行。但常永强的心,始终放不下来。

释疑

“但是我没有关后门,这样他有什么需求我还是能听见的。乘客上车之后,我突然听到他说”我不行了,小伙子,你送我去医院吧”。”

线路变化推迟开通工夫

看到老人双眼紧闭,说自己头晕恶心,常永强立即把老人搀扶上车。

据了解,按照预期计划,公交快202路(栾城汽车站—火车站)本应于今年7月份通车,但为何直到目前仍未见相关公交的身影?

大部分乘客在得知情况后,主动下车换乘其他车辆,在三位热心乘客的陪护下,常永强决定将公交车驶向最近的医院。当时正值通行晚高峰,为争取时间,常永强向警务站求助。

对此,市交通运输局运输到处长鲁印兴解释说,本来该局在6月20日就对开通快202路做出了批复,7月份通车应当没有多大问题,但出于需要需再开通一条线路,即神威药业到南郊客运站,由此一条线路变为两条线路,且这两条线路之间还有关系,“这些变化导致快202路的通车工夫晚了些。”对此,市公交总公司在7月份重新申报了一个方案,市交通运输局在7月25日对此重新作了研究,对该两条线路重新做了批复。

“民警同志说,”我们为你带路,时间不等人”。”在警车开路之下,十几分钟后,常永强和民警、热心乘客一起将老人交给了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的医生。

对开通两条线路,市公交总公司营运安全处副处长王志辉解释说,因为目前栾城没有合适的公交停车场,因此需要依托栾城长途汽车站停靠,此外神威药业的多数职工住在郊区,为了方便其上下班才开通了202路公交。

常永强事后得知,老人顺利脱离了危险,“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感觉挺光荣的。”

未对外公布信息导致预测

栾城县运输管理站书记郭海峰说,今年1月份中巴个体车主已经同意收购,“大的方向已定。”但对于栾城人民对开通公交的期待,他们此前也只能以“快了,快了”来答复。

据栾城县交通局办公室的张主任透露,关于收购23部中巴的谈判持续了半年工夫左右,“从今年年初就开始了。”开通公交触及到个体车车主利益问题,其中谈判过程有所曲折。他解释说,栾城至石家庄要通公交一事,其详细工作进展其实一直没有向公众公布,栾城人民了解到的信息不全,才导致他们对此一直有着各种预测,而对于其中是否触及当地一些部门或领导利益一事,他予以了否认,而鲁印兴也表示对此“没听说过,没把握这个情况。”

展望

45辆新公交穿梭省会和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