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情相宜融合中西—林志强水墨人物画的今世性解读

林志强,1959年生于福建莆田,1981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其作品《两个放牛郎》入选全国第二届青年美术作品展,《世纪忧患》入选全国中国人物画作品展,《追念永存——1923.2.7志》入选建党80周年全国美展并获省美展银奖,《中国性格》参加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全国书画作品展并获金奖。他一直致力于中国美术教育理论研究,美术教育论文发表于《文艺研究》《美术》《美术大观》《美术报》《中国青年报》《今日画坛》等国家级、省级各类报刊。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在全国公开竞聘院长时,林志强竞聘成功。对自己身份的排序,他说,“老师”必须排在第一,“院长”排在第二,“画家”只好屈居第三。

二十六年前,还是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七七级国画专业学生的林志强就以水墨人物画《两个放牛郎》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而崭露头角。著名美术理论家蔡若虹先生在《早晨八点钟》一文中特别提到这幅画,并深表赞赏,认为这幅画“描写十年内乱的牛棚生活,是对出现在牛棚中的‘罪人’的美德的赞美;这简直是打了造反者的一个耳光,提出了‘罪人无罪’的铁证”。当时林志强年仅二十一岁。大学毕业以后,无论是在杨州八怪之一黄慎故里——福建宁化师范学校担任美术教研组长、教务处主任,还是调回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执大学教鞭,无论是在京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深造,还是在闽江之畔进行美术教育课题研究,林志强从未放松过水墨人物画的创作和探求。
林志强的水墨人物画以情真、丰厚、质朴等优长显示了写实风格的顽强生命力。
如果说《两个放牛郎》是林志强的处女作,带有伤痕美术的时代印迹和南方水墨样式,那么2001年入选建党80周年全国美展的《追念永存——1923·2·7誌》则是以当代人的眼光来解读旧时代劳苦大众不屈的抗争,画中林祥谦、施洋和普通工人们似乎都很平静,却蕴含着一触即发的巨大力量,而打破时空的现代表现手法的适度运用,更使画面产生某种多义性。站在这幅画面前,你不能不感受到画家的炽烈情感如热浪扑面而来。愤怒出诗人,真情实感是艺术创作的酵母。林志强是一位血性男子,有着强烈的画家的良知和忧患意识。当下美术界有种强调“个人化”的倾向,缺乏一种承担,少了一点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严肃的人物画被大量的商业行画挤压、蚕食,形式化、概念化、丑陋化的人物画比比皆是。林志强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不满足于小情调、小趣味的浅吟低唱,而把艺术创作的指向放在对人的精神和生存状态的充分关注,体现出高尚的人文关怀。他努力贴近生活、研究生活,着力于具有深刻的思想内涵、严肃的道德内容和鲜明的时代特征的人物画创作,精心建构震撼心灵升华精神的博大境界。他经常对自己占有的生活进行恰到好处的浸润和蒸腾,理出蕴藏其中的人性与人生的深刻意义,而后寻找适当的艺术方式加以表现。
多年的山区生活使他对绿色森林的魅力特别想往,对环境保护的紧迫性有切肤之感,面对那片贫瘠的土地,他感到那土地的厚重和那苦难的份量,《红土绿梦》就是他情感抒发的产物。他用心刻划了一位饱经风霜的老护林员。老人很平凡很朴实,但那忧郁的目光,那微动的似乎想发出心声的嘴唇,会重重地叩打你的心扉,好一个无林可守的护林员,细细品读这幅画,你会感到意味深长,并情不自禁地为寻求绿色之梦而大声疾呼。其他诸如《世纪忧患》《青春飞扬》《无风的日子》等作品,也都是画家心灵的折射,都是画家对现实人生独到体验之后的有感而发,因为情感真,所以美;因为注重对现代人的精神世界的开拓,所以有着丰富的精神意义。
林志强一直持守水墨写实人物画创作的一方故园,这是一种特别严格而认真的艰辛的劳动,不是以游戏为目的,却是既要有技艺技能的磨炼;又要有思想品格的修炼。林志强知难而上,运用中国画的工具媒材,把西方写实造型理念渗化到中国传统笔墨之中,他无意于无端地扭曲形体,追逐时尚,把人物痴呆化、麻木化、静物化,而是遵循“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原则,强调人物个性本身的丰富性和微妙性。他画了大量的人物肖像画,因为从写生入手,言之有物,言之有据,显得自然、朴实,没有矫揉造作之感,也没有浮躁之气。他注意法度,又不放弃个性的张扬,笔墨技巧摆脱了惯常的旧程式,而服务于对物象的真实表达。
《坐姿3号》以生涩沉滞的笔墨表现语汇诉说了一位年迈老人的人生沧桑,而《候车人》则以轻松秀逸的笔调抒发了画家对—位青年女子的外形和内心的理解,在艺术语言的层面上,注重个性化语言的选择,也体现了画家训练有素轻松自如的驾驭能力。我们不难从林志强的一系列肖像画、畲族风情画、传统题材画中看出,写实不是照相,不是复制,是有广阔的表现空间和旺盛的生命力的。不错,林志强倾心于对人物神情状貌的真实的刻画,然而仍然强调“写”的艺术语言,行笔用墨讲势重气,看似谨严,却很轻松,有力,有度,有节奏,有神韵,有传统味,又有现代感。
林志强爱读书,经常自个儿逛书店,而后就抱了一大摞书回家潜心研究、思考。他十分注意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他认为意境、气韵、格调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他一辈子不懈的追求。经过近三十年的风风雨雨,林志强已经有了较丰富的人生阅历和较深厚的艺术积累,在水墨写实人物画领域初步建立起自己的艺术语言,显示出令人欣喜的潜力。他正在继续领悟艺术的奥妙和人生的真谛,不断升华自己的精神境界,精勤不懈地进行创作实践,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他给我们带来更多、更美的好作品。

在传统中国绘画基石上保持民族精神,兼取东西方画风,表现现代生活题材,是林志强水墨人物创作不时流露出的意象特征。

林志强,195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这样的意象特征,似乎正顺应了中国美术“现代性”的探索。

“很多很多年以后,我希望在别人印象中,我就是一个教书的。”在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办公室里,院长林志强一袭轻便衣着,一脸和蔼笑容,言谈举止间,隐约可以看出画家所散发出来的气质与风采。尽管常常有人一照面,就立即辨识出他是搞艺术的,他还是笑着说自己是个“卖嘴巴”的,是一个教书匠。

何为美术的“现代性”?潘公凯先生在《中国现代美术之路》一书中作过这样的阐述:“现代性大致包括个体原则、世俗取向、自由秩序,以及社会行动的合理性、知识观念的独立性等。后发展国家在现代转型中往往以先发展国家为范本,直接移植其已经证明行之有效并成为标准的现代性模式,作为衡量自身是否告别传统、进入现代的标识。”

对此,他解释道,目前他还在学校教书,“老师”必须排在第一位,“院长”是他的责任和担当,排在第二位,“画家”只好屈居第三,“在那个下海的年代,曾经有人动员我一起下海,我没去,为什么?我想,我更热衷于从事美术教育。这一辈子只能当个教师。等我退休了,可能会颠倒过来,画家排在第一,然后我还是一位教育工作者。”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现代西方绘画观念逐步融入中国画创作中,在新的视觉观念及意向架构中,国画传统要素的形、色、线、材等取得突破性发展。传统中国画中讲究的“六法”、“五格”、“四品”被弱化,而格律化的装饰抽象功能则有所提升;特别是西方构成主义绘画中重理性、重秩序、重视觉张力、重整体效果的追求在当代中国画中得到弘扬。

从事教学工作多年,林志强一直主张学校应该营造一种民主的气氛,让每个学生生活在这里,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他说,这是他的性格,从小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于是,学生们碰到他,基本上不怎么叫他“院长”,大多是叫“老师”或“强哥”。在学生们心中,林志强颇有点老顽童的味道。

细品林志强的中国人物画,能体味“融中国传统水墨技巧与西方现代绘画观念于一体,冶古典与现实于一炉”的艺术感受。在其《畲族风情》系列中,人物形象健康丰盈,洋溢着活泼的生命力,散发出畲族少女特有的气质,画面意象具有强烈的识别感。这种识别感来自作者对整个画面的特别处理,如人物与背景的关系,看上去是应用了写意的手法,但是内部蕴含的却是对秩序、对理性、对视觉张力、对整体效果的自觉追求。

那个上午,林志强在细碎的阳光里讲述他对“教师”的领悟和对“艺术”的新阐释。在他身上,记者触到艺术的跳动,那是一个精神生活丰富的人特有的品位。

林志强的画作对乡土田园风情的热爱和迷恋也有着强烈的表达。其造型、色彩、线条、气氛无不显示出扎实的专业功底和人文素养。在《海西风情系列·摇篮》《田园》等诸多作品中,他常将人物置身于柔和温润的背景下,通过对高明度暖色调的把握,营造出自然、和谐的氛围。无论是对人物体态的勾勒,五官的描写,服饰的刻画,还是画面背景花草植物虚实的处理,以及兼工带写的笔调,都体现出作者对写实风格的坚守。

当爱唱歌的教书匠

传统中国人物绘画艺术依托于文人画,重禅意,展古风。现当代画家也多借此寓意释情怀。林志强在其《古风》系列中,力图隐藏其西方理性知识结构的思维,极力强化笔墨、观念色等传统元素的力量,但从其对画面远景的虚处理上来看,深厚的素描功底显露无遗。这样的创作探索恰恰直面当代中国画所面临的现实。在中国画走向现代化的进程中的重要阶段,中西融合将是其“现代性”的判断标准和追求目标。

林志强出生于莆田,自幼就对中国画有很浓厚的兴趣至今不衰。当他还是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七七级国画专业学生时,林志强就以水墨人物画《两个放牛郎》入选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而崭露头角。《两个放牛郎》这幅画描写的是十年内乱的牛棚生活,是他们那一代人的青春记忆。他真正开始学画也是在那个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