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4

中国农民(第一部)第37章开始

柿子红了!但大人小孩都知道:再红也不能吃,红的是外皮,内里还是涩的;因而,这满山满坡公家生产队的红柿不用看守,也不会被人偷去吃的。但凡事都有例外,生产队保管是个老实人,但生了个瘦猴一样的儿子像猴子一样精灵,他和他那四个同样瘦的小毛孩早已盯上了红柿,连具体的“行动路线图”和实施细节都想好了呢!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1

第三十七章:激情年代
  一九七七年,金湾公社要调华山书记去社队企业办任书记,华山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去,因为他心里离不开大队自己这多年的心血,他向公社罗书记推荐了大队长立友说他比自己年青,是一个好同志,在社队企业大有发展前途,立友于是很顺利地进了公社的社队企业办工作。
  大队长立友来到了社队企业办公室,办公室很简单,就是一张桌子,两条凳子,墙壁正上方挂着毛泽东主席和华国锋同志两张领袖像,墙壁的另一边挂着《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和一张《你办事,我放心》的照片画。社队企业总支书记老旭坐在领袖像下面,他安排立友带一支青年突击队去帮助修筑资江河上的金湾大桥。
  金湾大桥是资江市建市以来的第一座大桥,这大桥连接了资江两岸的建设发展,修通了这座大桥就彻底改变了资江河两岸老百姓过河靠摇渡船的历史,立友带着青年突击队的人来到工地,工地上到处在紧张的施工,只见那工地上红旗列列,机器轰鸣,施工人员来来往往,热情洋溢,波浪翻滚的资江河被伟大的的人民拦腰阻断,河水让道,人定胜天。
  工地上打出奋战五百天,修通金湾大桥的宣传口号,市委冯书记是一个南下干部,他经常带着市里面的干部来到工地不是视察工作,他们一来到工地上,不是抬石头,就是挥大锤,发扬南下干部和工人农民出身的工农干部传统作风,工地上不还有一些外国友人也在参加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大桥通车后的几年里,市政府在这大桥两岸建设了好几家国营企业,这些国营企业和公社的社队企业也发展得很好,也在这大桥边兴办了几家很有发展前景的企业,一家有规模的造纸厂,农机厂,副食品厂,这些国营企业社队企业在公社各大队的年青人当中公开考试招用工人和选拔管理人员,立功大队有好些年青人都进入到了这些企业单位工作。
  一九七七年,立功大队的公路修通了,公社大园艺场和大队茶场都已经成了规模见了成效,公社大园艺场的西瓜和经济作物发展非常喜人,特别是公社大园艺场的西瓜成全公社的品牌产品在市里面很受喜欢,大队茶场的茶叶和烤烟也达到了市供销社销往全国的标准,创造了一定经济效益。
  一九七八年,立功大队的收成不理想,一些生产队年终粮食分配也出现了问题,主粮稻谷和杂粮的搭配不均,一些半劳辅劳和十分全劳的主杂粮搭配不公,这矛盾主要出现在泰山大哥的那个生产队。
  南山死后,这队长就由副队长老碧接任,老碧是一个仅在夜校识了几个字的老人,他在搭配这主杂粮食的时候和生产队几个干部存在有私心,不管大人小孩每人两百斤红茹,就是说十分全劳和半劳无劳的全部是一人两百斤红茹,这样一来,那些半劳无劳的基本口粮是主粮稻谷只能分两百斤,而杂粮红茹也要分两百斤,那些十分全劳他们的工分粮多的主粮稻谷可以分到七八百斤,杂粮红茹也只分两百斤。当然,这一个生产队的工分最多也只有队长副队长会计保管员记工员几个人了,于是社员群众的心里有了意见。
  第一个排队到生产队仓库门口分粮食的是华山的大侄子卫国,他是个石匠,在外面搞副业的时间多,他在公社办的石灰厂搞副业,一天能挣一块二毛钱,这一块二毛钱要往生产队投资九毛钱抵一天的劳动工分,这样搞副业的人也才能有劳动工分参加生产队分粮食。生产队的劳动工分到年底办年终分配也能每个劳动日也还可以结算两毛钱,他们在外面搞副业还能够一天多得一毛钱的好处,由生产队到年底从社队企业把他们的副业收入结算回来。
  卫国家里有三个孩子,大的也只有五六岁,小的还只有一岁,老婆在家带孩子也没有出多少工分,他一个人的工分来分粮食,他家的工分粮是最少,都是基本口粮,基本口粮是每人两百斤谷子和两百斤红茹。这个分配方案,卫国心里不服,他把箩筐往生产队仓库大门口一放,横着一条扁担坐在大门口对生产队会计和保管员说:“我听说这次年终分配不管大小每人两百斤红茹,十分全劳也是一人两百斤红茹,半劳无劳的也是一人两百斤红茹,这个分配方案是你们几个人做的,还是通过了哪些社员代表。”
  生产队会计保管员说:“这个分配方案不对吗。”
  “外人听起来是不错,一人两百斤红茹,你们这是以权谋私,你们的工分粮多主粮稻谷可以分到七八百斤,而杂粮红茹也只分两百斤,人家那些只有基本口粮的每人两百斤谷子也要搭两百斤红茹,你们吃米饭,人家啃红茹。”
  “那你说怎么分。”
  “我要分就按比例来分,主粮稻谷多的杂粮红茹也要多搭配,主粮少的杂粮红茹也要少搭配,这样比较合理,大家看我这个方法行吗。”
  “这个方法好,我们大家赞成。”
  “那也要等我们的生产队队长老碧来说了才算,你今天不要分粮食,就不要影响别人分粮食。”
  “今天我们谁也不想分粮食,你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我也是这个方法。”
  生产队队长老碧和大队书记华山都来了,大队书记华山到这里了解情况后,同意卫国的分配方法,并要他们生产队马上重新做出分配比例。
  从这个事情上,这个生产队的社员群众非常信任卫国,他们在年底的群众大会上一致推选卫国当上了生产队队长。
  一九七九年,卫国当上了这个生产队的队长后,他在生产队实行了很多的新工作方式,犁田,插秧实行任务分配,一个人犁完哪几块田算多少工分,几个人插完哪几块田的秧算多少工分,通过实行这些方式,他们这个历史以来的后进生产队有很多工作变成了先进,他推行的这种生产方式在当时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使卫国这个生产队显得很有激情和生机。
  特别是这一年的“双抢”期间,卫国生产队的十多个年青人自发组织,生产队一块五亩面积的早稻田收割,平时要三天才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准备一天时间之内把它收割完,但要生产队给他们记上三天的工分,准备在全大队创下一个纪录。
  卫国非常支持他们,并说只要他们一天收割完了,三天的工分全部给他们记上,并且还要亲自带人到大队园艺场摘了两担大西瓜做为奖品鼓励他们。
  他们那十多个年青人,果真从凌晨五点钟开始就来到了田里开始工作,五六个大姑娘们在前面实行割禾比赛,十来个小伙子们拼命地把踩打稻机踩得呼呼叫得风快,两个大男子汉往生产队晒谷坪担谷子,大家伙片刻都没有停过。正中午他们冒着盛夏歹毒的太阳,小伙子姑娘们在滚烫的水田里拼命地干活,他们全然不顾自己的衣服被汗水和田里的脏水弄得湿透了。
  卫国的小妹妹卫新和五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从早晨五点钟就开始来到田里割禾,她们的手掌都给磨出了水泡,美丽的脸蛋被太阳晒黑了,卫新是她们这生产队年青人中间的领头人,她长得非常漂亮和健壮,而且特别能干,你看她,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太阳帽,上身穿着一件白底碎花衬衣,挽起袖子,任凭白嫩的手臂在太阳下晒,下着一条绿色的裤子,裤脚挽到膝盖上,一双秀美的小腿站在水田里,张开臂膀,手上的镰刀飞快地挥舞,一片片金黄色的稻禾倒在她的脚下,她们几个年纪相差不多长相也都健康漂亮的小姐妹,个个都是割禾的好手,在这里充满希望的田野上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色。
  他们这样一干,其他生产队的好些人来到田边给他们鼓劲,大队书记华山也来到田边,他要大队秘书从广播喇叭里给他们鼓劲,傍晚时候,他们这十多个年青人终于把这块早稻田收割完了,第二天,金湾公社的广播电台也把这个劳动竞赛活动在全公社做了新闻报道。
  
  第三十八章:土地包干到户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一九七九年冬,立功大队书记华山参加了市政府的农村工作会议,会议的中心内容是听取中共中央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会议精神,这个会议精神明确提出实行农村土地包干到户责任制,中共中央总结了安徽凤阳小岗村一十三户农民率先实行土地承包的经验,在全国农村实行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很多地方纷纷在一九七九实行了农村土地包干到户,会议上的领导说,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充分调动了社员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打破现在社员群众在大集体出工不出力,天天磨洋工,做事的人少分粮食的人多,这种形式生产队的粮食生产完全不能保证社员群众的生活,实行了土地包干到户的地方,家家户户的粮食生产都翻了番,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就是把农村里的水田旱地山林全部划成小片承包给农民自己耕种。
  华山在会上想,这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就是以前那种把田地分给千家万户,搞私有单干,他从市政府开了会议回来,对谁也没有说这次会议的内容,他在心里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连几个晚上睡不了觉,这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干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又要搞土地包干到户,这土地包干到户说白了就就是要把集体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事业给分了,他想到了大队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发展起来的山林水库,园艺场,刚建成的电排灌溉设备,各生产队的大片水田,山塘水圳,养猪场,鱼塘。特别是全大队那几千亩郁郁葱葱的幼林,这是全大队社员群众以后的希望,如果象会上他们所说的一样,全部要分给千家万户,那可是谁也不敢想到会是怎样的结果。这个事先不要声张,等看看形势再说。
  几天以后,金湾公社也接着召开了农村土地包干到户动员会,会议要求全体大队干部参加,立功大队书记华山和大队长玉祥参加了会议,会上意见很不统一,大多数的老大队干部干部和华山一样有想法,他们认为把大队和生产队二十多年发展起来的成果全部分给千家万户,这哪里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建设刚刚有了一定的基础,眼见着就要实现农业现代化了,这突然又要分田分土搞单干,这又不是走以前的老路,我们这些从打地主分田地,搞社会主义低级社高级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老同志们一下子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而一些年轻的大队干部更是赞成把大队生产队的一切土地都分给社员群众,这样能够充分发挥农民群众的种田积极性,大队生产队的大集体生产劳动,出工不出力磨洋工的现象很严重,粮食生产很不理想,有的生产队的农田里杂草比水稻还多,产不出多少粮食,社员群众在生产队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出工,还是吃不饱肚子,如果把土地分给农民自己耕种,这粮食生产一定会大不相同,社会主义也是要我们的社员群众们能吃饱肚子。
  公社领导们也根据大家的意见,做了一个决议,同意先搞土地承包到户的大队先搞试验,不同意的大队也可以慢一年搞土地承包,看看那些先搞大队的结果。华山和大队长玉祥决定立功大队慢搞一年,看看再说。
  新年一过,立功大队的生产工作照样安排,每年从正月初二开始就要安排工作,这几年各生产队正月的大事是安排足够的劳动力上山给山里的幼林清扫杂草荆棘,把每片山林都要清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杂草荆棘,这时候的山林那些栽培得早的已经蔚然成林,到处呈现出生气勃勃。正月里各生产队的社员群众还要修整山塘水圳,田埂道路,蓄水积肥,二月里来才开始春耕生产。
  这一年,卫国在他岳父家里亲自体会到了搞土地承包到户的好处,他岳父家里六口人,在他们的大队分了近五亩水田,只不过这五亩田分了十多个地方,好的水田几块,差点的也分了几块,都是东一片西一片的,但是经过他岳父精心照料,这一年他自家粮食比生产队任何一年都要多好几倍,卫国的妻子搞双抢的时候回娘家帮了几天忙,一家人老少齐上阵,不到十天双抢就完成了,生产队搞双抢一般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看来这土地承包到户真的是一桩大好事。
  卫国又看看自己生产队的社员群众在生产队田地里出工不出力,磨洋工,天天撑着锄头把讲白话。有人说:“我听说有些地方把田地分了,搞单干了。”
  又有人跟着:“这话你可不能乱说,那是搞资本主义,是要上台挨斗的。”
  “这是真的,你别看我们公社还没有开始,说不定到明年就也要搞单干了。”
  “搞单干好,我们大家不要开开出来磨洋工,一年累到头,大年三十初一都要搞生产,饭都吃不饱肚子,哪年不是有几个月的日子靠稀饭米汤加红茹过。”
  “这生产队出工劳动的就只有我们二十多个天天泡在田地里,分起粮食来就有一百多个人分粮食,这田地里哪能出这么多的粮食啊。”
  “这田地里的庄稼主要就是生产队没有管理好。”
  “我们天天这样在田地里磨洋工,哪里还能种出好庄稼。”
  一九八0年立功大队的集体农业生产在很大程度是受了外部家庭土地承包的影响,这一年立功大队的各项工作都很不理想,各生产队的粮食生产也令人失望,早稻粮田大部分减产,晚稻粮田由于人心涣散拖延了插秧时间耽误季节,相当一部他农田失收,导致全大队粮食生产大部减产。
  这一年办完年终分配,卫国和他当大队书记三叔华山在大队生产队干部会议上闹出了意见,大队书记华山在会上还要安排明年的生产工作。
  卫国当场就进行了反对,他说:“三叔,你不要把我们大家当作不知时事的傻瓜,现在全国农村土地都实行了包干到户,我们公社就有好多的大队已经把土地包干到户,你去看看那里的农民,他们的日子已经比我们这里好过多了。”
  

杨玉泉1965年出生于莆田县渠桥公社农家。那时农家都差不多,吃不饱,就不做梦。即使做梦最美好的梦境也是吃了顿饱饭。玉泉记的小学五六年级放学时,最惦记的是家中锅里的那半碗剩饭……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按说是最受宠爱才是,但家贫,拿什么宠爱呵?父亲初中文化毕业,人老实,因而有资格担任生产队的保管员,但没任何特权。生产队被保管最多的是粮食,粮食是全队人的命根子,因而粮食仓库都加两把锁,队长一把钥匙,保管一把钥匙,没有两人合伙,谁也够不着。因此之故,集体的粮食,畜牲老鼠能吃上,干部们吃不着。好在杨玉泉有个好母亲,妈妈十五岁就嫁到他们杨家,虽是文盲一个,却煮得一手好饭,因而能去渠桥公社机关当炊事员。这公社炊事员报酬不低,那手中的勺子在饥馑的年代对干部都有影响力,因而玉泉的哥哥就去了生产建设兵团,地点是闽北的沙县。

港利大队在当时是没有路通往外面的,只有一条约五十公分宽的田畦路。当地有民谣说“港利堀,会劣入,不劣出”(莆田话,形容交通不便)。这里民风淳朴,但经济条件很差。事前得到消息的大队老支书笑呵呵地在大队部门口迎接,介绍了大队的基本情况后,便叫通讯员带我到二楼整理床铺。只觉得霉味很大,蛛网甚多。床是吱吱作响,没有草席,没有蚊帐,没有通电,煮饭自己做,用柴火灶煮,大队管柴火不管饭菜。吃的水是在旁边的河道里淘上来的,装在水缸里得用明矾漂白后才能吃。

拿到这盖着学校鲜红大印的通知书,玉泉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尽管安心了,但还是几个夜晚睡不着觉……

壶兰山水

三十五年前的深秋季节,壶公山北坡上的柿树叶子被凌厉的秋风吹得七零八落。只有枝头上累累的果子红得格外耀眼眩目……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2

离开“体制内”使杨玉泉得以心无旁骛地投入艺术创造中。1999年备战九届全国美展,他创作的《建设》在福建省推荐参展作品时,仅以一票之差未能入选;五年之后,省美协主席陈一峰对他说:“你是莆田人,你应该画你家乡最美的民居,用最纯朴的方法描绘出来。”

壶公山乃莆田名山,与木兰溪并称为“壶兰山水”,是莆田市的象征。很有缘与此名山有过交集。

政治风云变幻无穷。林文豪的形势失而复得,被调回城任莆一中校长,李金冬也跟着林的脚后跟回城了。中年的李老师专业拔尖头脑清楚兼具眼光敏锐,在城里办培训班时依然清楚记得那个渠桥人杨玉泉。遂把他找来,不收他的学费,让他带别的学生,以便来年再考。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3

玉泉的母亲怎么也不信自己的儿子会考不上。经多方打听原来还有个亲戚叫郑元和的在厦工艺当副校长,而且这厦工艺此时似乎是莆仙人开的,校长是仙游榜头人,另一副校长是莆田埭头人,夫人是涵江人。郑副校长回乡探亲,玉泉母亲打上门去。郑问:“秀英啊!你来做什么?”秀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讲,郑拍着巴掌说:“这样的事您怎么不早讲啊!早讲了,也不至于把孩子耽误了两年啊!”遂表示回厦门后立即去查。不久电话便打回来了,查的结果是:杨玉泉头两年的专业考试成绩都在全省头几名,没有被录取的原因不言自明。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4

于是,从描摹眠床的雕像开始,进而临描连环画《水浒传》、《三国演义》,杨玉泉
踏上了最初的艺术之路。买连环画的钱是自己两分三分积起来的,每册九分至一角多。他有个堂兄在供销社做临时工,就在图书门市卖书,那时连环画是一册一册出版的,新书到了,堂兄都会给他留下来,他买回家一册一册地临起来。他有个伯父是解放前当壮丁逃回来的,见识颇高,手头有四大名著,就是绣像小说的那种,玉泉也拿过来描里面的插图,还特别喜欢张飞、孙悟空等“威猛的形象”……描好了在家自我欣赏自然不过瘾,得拿到学校在班级里表现一番,同学中也有人干这个的,于是互不服气,争得很不愉快。一直到数学老师进来上课了,那脸上的表情还保留着争执的颜色……老师发现了,遂动手检查玉泉的书包。书包里物理化学等课本竟不带,而是一书包的连环画和他的“作品”。这数学老师颇有眼光,并不责备玉泉,反让玉泉和与他争执的同学到讲台上去,在黑板上当场比赛,看谁画得更好。于是一节数学课变成了美术实践课……玉泉捋起袖子,先画一幅《关云长千里走单骑》,斜眼看对手,已没有什么气息了;他更加振奋,立即再画一幅《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杨玉泉从此声名雀起,也换得一些特权,如遇物理化学等不感兴趣的课,索性谎称肚子疼,躲在家中尽情地画画……

我在该大队的第一个晚上没吃饭,只身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当迷迷糊糊要入眠时,猛听到有人在楼下喊我的名字,大吃一惊摸到楼下一问,才晓得原来大队的医疗站设在小厅里,赤脚医生的大名与我同名,此事至今记忆犹新也。

听了陈主席的话他默不作声地回到莆田。他想要出人头地,就得下死功夫。顶着炎炎酷日,他用十天时间把平海、黄石、江口、新县、萩芦跑了一圈,哪里破旧往哪里跑,努力排除“新农村”的遮蔽和干扰,手中的铅笔和照相机并用,把莆田地域文化的精气摄入心中……临近第十届全国美展的最后截稿期,《乡里》(290×220cm)诞生了……

这就是我走出校门参加工作的第一天经历。在这个大队蹲点工作一个月以后,我就被调回公社农技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