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序》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是谁最早提出的?“十大行书”是谁提出的?

谈到青少年如何练好书法?温建茂强调的观点有三:首要在培养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意志品质;其次需走正确路,找准方向,选好帖临好帖;最后还得加强人文修养,用文化做支撑,注重人文情怀的培养。他多次举例提及,《兰亭序》、《祭侄稿》和《寒食帖》三大行书,都是书家情思勃发、笔随意至、心手合一的神来之品。透过字里行间,我们完全可以触摸到古代书法名家那一颗颗悲天悯人,炽热真诚的心灵。

无论是“天下第一行书”,还是“十大行书”,应该说,都是书法史上一流的行书。至于第一行书《兰亭序》的美称,普遍认为与唐太宗的喜好和米芾认为“天下行书第一”是分不开的。而十大行书的排行,一般认为是历代书法家、鉴赏家、收藏家、书评家持续推举论证达成的共识。

临帖是学书者第一要务,也是书家终其一生的基本动作,而选什么法帖临习又是基本之基。这个问号如何拉直?这就要解决选帖问题。

温建茂在许多场合都提到练习书法必须做到三个“必须”:写字必须有强烈的个人面目,临帖要深入,尽量与古代接轨,在用笔与技法上有所扬弃有所拓展;必须融入浓厚的个人感情,笔端饱含人文情怀;必须不断加强艺术素养,全面提升自身综合素质。我想,他就是这样站在一个比普通人要高的位置去认识书法,来追求艺术。或许他是对的,在书法与人生之间找到默契点,这显然对他在书法艺术上不断取得新成就是十分必要的。

5、同一书家,内容完整的作品优先;不同书家,真迹作品优先。此外,还要考量书家的人品与社会贡献。

学书者起初选什么样的法帖来临习,可不是一件小事,如同男女相亲,相准了,自头偕老,执手终身;选错了,别别扭扭,中道分手,前功尽弃。宋代书法四大家之一米芾,长时间临习唐代诸多大家的法帖,笔画精准,功夫至深,能写谁象谁,被誉为集古字之大成者。然所写作品,长时间陷入唐人窠臼,没有风格,没有气韵,仅仅是位书写者。苏东坡指点了他,上溯魏晋,主功王羲之。米芾信其言,践而行之。通过一段时间的磨练,终成风格独特而为世人钟情的米字,雄据中国书法史巍峨雄壮之金字塔的顶端。

想及此,我们要进一步理解温建茂对书法艺术的人生感悟,不妨从他的散文《爱》中去寻找答案。文中提到:“书法是一项非常抽象的艺术,也是一种可以寄托自己情感的艺术,就象《兰亭序》,就象《祭侄稿》,我们至今依然可以透过墨迹清晰地读出作者的心迹,书法就是这样让我们怦然心动,让我们心有灵犀……”“我想书法还远远不能够主宰一个人的一生,是情感的变幻才导致人生的变化,是人生的蜕变才导致了书风的蜕变,是情感的升华才提升了书法的内涵……”凭借对中国书法的满腔热爱,依靠对艺术文化的执着追求,温建茂早晚会登堂入室,在中国书法艺术殿堂里占有自己一席之地。

回答:

当然一般规律而言,中小学生习字学书,当从楷书入手。楷书笔划定型、法度严谨,一段时间临写,可以改变心浮气躁的、多变频动的习惯,增强规矩意识,从而静其心性,能持之以衡,有坚韧不拨的毅力。对汉字起源有所涉略的成年人学习书法,可以从篆隶入手。篆隶笔法变化小,基本上全是中锋行笔。但篆隶的用笔和结体又是楷、行、草书体的源头,古朴、端庄和典雅,对应成年人审美情趣,而且能夠梳理汉字结体脉络,辨析汉字发展源流。一段时间临写,进一步加深对法书艺术的理解,使原本稳定的心态更加持重,也能使人生的阅历和内涵更加丰富。对初具书法功底、追求书艺不断提升的人来说,应该下功夫用较长的时段来临习古代行草大家的法帖。中国书法艺术之”艺”字,最集中体在”行”和”草”这两种书体上。行草书结体丰富,笔法富于变化,徐疾、干湿、浓淡、润燥、正斜以及黑白等书法所有辨证之要义全在其中。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和苏东坡的《寒食帖》,不仅是中国书法最好、最受青睐的三大行书,同样也是各类至上书法作品中,最具人文性情的艺术妙品,也是几千年来芸芸书家一生追求的终极目标。所以毕其功于一役、致力于专业书写的人,笃定要反反复复、而不间断地临习书法行草法帖,采百家之长入手,集万法之萃入心,能做到进得去,也出得来,率性而不逾距,达情而融于理,终成自家风貌。

温建茂先生深谙“得形体,不如得笔法,不如得气象”之艺术真谛,所以他既重视以古为师、临摹浸研、唯艺是取,又能够熔古铸今、融会贯通、自成一格。想到刚过不惑之年的温建茂在书法艺术道路上已经比普通书家站得要“高”一截,走得要“远”一段,我剩下的只有一腔的真诚祝福了!

如果不严肃对待中国的传统艺术、艺坛、艺术氛围只能是:幼稚、封建、搞笑艺术行业了。还高谈什么博大精深呀!岂不是自欺欺人?!岂不是天天在吃祖宗的饭?!又是什么呢?!😄!

袁文长

当笔者问及该如何看待书法练习中的“临”字诀呢?温建茂认为,学书必经“临摹”这一关。因为古人的一些经典作品是我们后人学习书法的艺术源头,也是今人无法企及的文化高峰。我们只有懂得从它们身上去汲取丰富的营养,转益多师、取法乎上,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才能学有所成。结合自身学书心得,他强调学习书法应当注意以一种书体为主,其它各家为补充,才能做到画面活泼生动,多彩多姿。
回顾来路,温建茂介绍,大学期间他先从柳、欧楷书作品学起。其中欧体,他下得功夫最多,临摹学习了两年多时间。后他专攻《张玄墓志》之魏碑写法,坦言受其影响颇大。笔者从他今天的作品风格上能充分感受到魏碑的字体痕迹。当然,本着“转益多师、博采众长、为我所用”的原则,西周《散氏盘》、明清王铎、米芾等名家经典作品都成为他静夜学习悉心交流的“好朋友”。采访期间,当我屡次抬头端视他挂在墙上的书法作品时,发现温建茂的作品风格既有灵动飘逸,温文尔雅之意趣;又有俊迈朴茂,拙厚高古之境界,真让人心动神驰,向往不已。已过不惑之年的温建茂深切体味到“业精于勤而荒于嬉”的道理,所以他不怕“终日酿蜜身心劳”之艰辛,但求能有“但得蜜成甘众口”之功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次次地在灯下挥毫泼墨,一遍遍地在黑夜咀嚼啃啮经典作品,全身心地趟入中国灿烂辉煌的艺术长河中,只求能迸发出属于自己的艺术花朵来。

回答:

如我之言仍不足以拉直学书临帖如何选帖之问号,每个学书者最终如何选帖,选什么样的帖,还是要靠学书者自悟。正如先贤所言,学书能成者,勤奋和天资各占一半。所谓天资即为学者之悟性也。如何选帖,学书者自悟吧!

人物小传:温建茂,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仙游人。九十年代毕业于福师大历史系,学士学位,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莆田市作家协会会员。其书法作品于05年获西泠印社首届国际艺术节中国书法大展;08年入展全国首届册页书法作品展并获得莆田市百花文艺奖二等奖,同年度还入展第六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等;2011年9月入展全国十届书法篆刻展。发表散文作品若干。

兰亭序是公元353年4月22日(晋永和九年三月初三日,距今已1661年),时任会稽内史的王羲之与友人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在会稽山阴的兰亭雅集,饮酒赋诗,将这些诗赋集成作序一篇。是王羲之微醺时所做。

学书临帖之选帖最忌讳的事是:临摹所谓导师之手迹。现有许多自诩为书法大师者,开班授徒,天花乱坠地描述自家书写技术之高超,诱导时人按照自创的路径行进于书道。殊不知,这些所谓的大师、导师之流,最多得古人之皮毛,自行尚不能致远,又何能引他人登堂入室?如此临写,只能误入歧途,自毁前程。临写近代书家之字帖也未必可行。时下学启功之行楷、刘炳森之隶书和李叔同之弘书的人很多。不能否认以上三家为近代人书写水平的高峰,但这仍不足以为学书者之楷模。启功之书取唐宋之法,但取唐时,法不及唐人森严,时有草率之笔;取宋时,力不如赵佶,时有墨猪之笔。刘炳森隶书虽有自我风貌和特点,但工整有过,雕琢太甚,少了书法率性之情,飘逸之风。而李叔同的书法,全在字外功夫。那些经历简单、涉世不深、学识浅薄之徒,何尝不是东施效频、入而不上其道耶!

自小生长于仙游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温建茂,谈及练习书法的初衷,他深情地回忆道:“练习书法,我并无多少家学渊源。小时候,我伯父书法好,在村里颇受乡邻尊敬,人家都说他有学问水平高。后来,自己读的书越来越多,逢年过节也需写写对联,就觉得练好书法也大有必要。”怀着这种朴素的愿望,温建茂对中国书法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和动力。十年如一日地墨池研习,他凭持聪明人做笨功夫的一股干劲,不断在书法艺术道路上寻求突破与创新,写出了颇具个人气质与风格的书法作品。如今的温建茂,早已把书法当做一种高雅的艺术追求和人生志趣。研练书法,早已成为他内心的一大需要。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书法艺术大大丰富了他的精神世界,也让他的思想情感有了一方挥洒纵横的天地。我想,这点对每个人而言都显得格外必要。

天下第二行书《祭侄季明文稿》(简称:祭侄稿),颜真卿手迹,以情驭笔之作,首沉重,“吾承”而入高潮,篇末忘情。

篆隶楷行草,上下几千年,无数刻帖,碑拓,浩如烟海,虽不能尽读,日常生活中总能接触一些书法作品,这其中总肯定有你喜欢的,甚至有让你心动的。人们欣赏书法作品的过程也是对这幅作品再创作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也溶进了欣赏者的性格、阅历和喜好,甚至所从事的职业。有的一见钟情,有的众里寻她千百度,有的还要媒约之言,经别人推荐。自己喜欢的,就是你合适的。
有人说学书要从楷书临起,或欧阳询,或颜真卿,或赵孟頫;有人说学书要从篆书临起,或石鼓文,或峄山碑,或邓石如小篆;有人说学书要从隶书临起,或曹全碑,或张迁碑,或好大王碑;也有人说学书可直接临行草,或王羲之,或孙过庭,或王觉斯。以上这么多的”或”,我认为,只要你确认了你所喜欢那一个,就可以动手临习了。中国书法历史长河中,有许多家族书法传承绵延的支流,这就是后辈在先人的薰陶下,耳濡目染,自小就习惯了一种风格,并融入其中,从而使审美格调陈陈相因,两晋的王氏家族大王小王至智永、唐代的大欧小欧、明代的文征明家族即为典型的范例。

去年九月,在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大赛中,中国书法协会会员温建茂先生创作的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行书作品在5万多件参赛稿中脱颖而出,成功入展。闻此好消息,近日笔者就书法艺术采访了他。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无第一,意思是说,文没有准确答案性,很难说谁谁第一、谁谁第二……。武无第二,意思是打赢了就是第一,认为不是第一,继续决斗,决胜到打死对手为止,所以不存在第二。

回答: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回答:

简单明了,唐太宗将其带入墓中。于是有了第一行书之说

米芾认为“天下行书第一”。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所以谁提出不重要,那都是他自己的标准,我倒是觉得有太多好的书法,给人带来不同的体验,比如《祭侄文稿》看一次哭一回,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早已经超出书法范畴之外了,如硬要说是第二行书,这就显得有些无聊啦。

对待艺术作品,应该是一件严肃认真的事情,也应该是理智性的事情,更不能庸俗化了!庸俗化,这个艺术种就没有真正的人愿意去奋斗了。都是停留在表面功上下功夫了。这个艺术种类岂不是:有与没有一回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