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向东状告高名潞抄袭事件的简要说明

中新社泉州7月1日电认为知名艺术策展人高明潞提出的“意派”理论抄袭了自己的作品,在华侨大学任教的刘向东一纸诉状将高明潞和出版社告上了法庭。日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记者1日获悉,该案将于本月6日开庭审理。

高名潞意派论被诉“剽窃”

刘向东状告高名潞抄袭事件的简要说明

刘称,2007年底至今,高明潞在《意派论》、《意派——世纪思维》等书及其它系列文章和谈话中涉嫌抄袭刘向东写于1986年的《纽式艺术》、写于1999年的《纽式》及写于2007年8月的《象象主义宣言》三篇文章。

原告华侨大学教师刘向东称该理论截取自己的创作思想,该案一审未当庭宣判

大约始于两年前,2007年底至今,哈佛大学博士、美国比兹堡大学教授、四川美院特聘美术学系主任高名潞在《意派论》《意派――世纪思维》等书及其他系列文章和谈话中抄袭刘向东1986年写的《纽式艺术》和写于1999年的《纽式》,及写于2007年8月的《象象主义宣言》三篇文章。(《纽式》2001年发表在《画刊》,《纽式艺术》《象象主义宣言》发表在《象象主义艺术》。)高名潞不只抄袭刘向东的文章,他还把刘向东的艺术思想用来策展和进行其他艺术活动,好像刘向东的“象象主义艺术”就是他的“意派”。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记者随即联系了刘向东的代理律师孙海潮。孙律师表示,目前本案证据比较充分,高名潞的抄袭行为对刘向东构成了侵权,两家相关出版社也没有尽到审查义务。同时律师透露,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已于本周一就此案开预备庭,召集双方到庭进行庭前证据交换和谈话,被告方之一高明潞曾表示要反诉刘向东诬告,但这一请求随即被法院驳回。

艺术批评家高名潞曾用“意派”概括整个中国艺术近30年来呈现的本土特色,没想到这一理论却给其带来一场官司。昨日,华侨大学教师刘向东状告高名潞“意派”论剽窃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一审,该案当庭并未宣判。

具体的抄袭是这样:1、刘向东取“意象”的象,他取“意象”的“意”;2、刘向东是“汉字象形”,他也是“汉字象形”;3、刘向东是“纽式、临界”,他是“契合、临界”;4、刘向东是“关系”,他也是“关系”;5、刘向东是“运动”,他也是“运动”;6、刘向东是“奥秘”,他是所谓的“神启”;7、刘向东是截取,他是“仪式”;8、刘向东把艺术实践的范围扩至平面、装置、行为、文字和电影等范围,他也是这样写并这样策展;9、最滑稽的是,连他为自己新成立的研究所所作的标识符号也和刘向东1987年为自己成立的研究会设计的标识基本一样。

高明潞,哈佛大学博士、美国比兹堡大学教授、四川美院特聘美术学系主任。刘向东介绍说,自己与高名潞本是莫逆之交,两人因“1989现代艺术大展”结缘,经常进行学术交流与切磋。2007年7月,刘向东无意中将自己“象象主义艺术”的构思透露给高名潞,后又因举办个展把相关资料交给高,没想到会被抄袭。

原告

或许有人想辩驳说:刘向东的文章中没有高名潞写得那么多,没有理、识、形;图像学、符号学;也没有关于现代主义、再现理论、极少主义、物派等相关问题的论述,但,这些所谓的论述只是对我刘向东的“象象主义艺术”及“纽式”的发挥和评论。就是说,所谓的“意派论”完全就是“象象主义艺术论”,或“刘向东创作思想论”。也就是说,高名潞拿刘向东的原创产品去,只写了“补充说明”就说成是他原创的;或者说拿刘向东的原创建筑物去稍作装饰就说他是原作者;或偷了刘向东的科学技术去却说是他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岂有此理!

刘向东说,“早从1980年前我就开始酝酿、积累“象象主义艺术”这个概念,由此写出了《纽式艺术》、《纽式》、《象象主义宣言》等多篇文章”。2008年前后,高明潞提出了“意派”理论,并根据这个思想不断发表文章,举办相关项目、活动。刘经过反复对比后指出,高关于“意派”方面的论述,明显抄自“象象主义艺术”,是在自己“象象主义艺术”和“纽式”理论基础上的发挥和评论。因此,高名潞所谓的“意派论”完全可以理解为自己的“象象主义艺术论”。

意派论截取了自己的思想

两年多来,我看到很多跟“意派”相关的活动、项目:“教育部社科研究基金规划基金项目”“中国当代艺术基金”“北京文化艺术基金会”“‘巴塞罗那储蓄银行’基金会”;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文艺研究》编辑部、《画刊》编辑部等国内国外的文化支构牵涉其中。

刘向东认为,正是剽窃了自己的“象象主义艺术论”,高名潞才提出了与之相类似的“意派论”。于是他将高名潞及曾经出版过高名潞“意派论”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一起告上法庭,要求讨回公道。

原告刘向东称,艺术批评家及策展人、哈佛大学博士高名潞在2009年出版的《意派论》、《意派———世纪思维》等书及其他文章和谈话中涉嫌抄袭自己写于1986年的《纽式艺术》、写于1999年的《纽式》以及写于2007年的《象象主义宣言》三篇文章。

高名潞把抄袭来的东西当成是自己三十年学术成果的总结,又当成是中国艺术精神的当代呈现,真是奇怪哉!

刘向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自己的象象主义用九个方面来组合,包括汉字象形、临界、关系等,而高名潞提出的“意派论”也是用相似的方面来组成,这正是剽窃了自己的“象象主义艺术论”。

我已经委托律师事务所处理――状告高名潞的抄袭行为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及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的侵权行为,并要求其他相关单位和个人停止侵权活动。

刘向东指出,这一剽窃就类似买了二手房后进行装修、装饰,但是架构还是原来的,“高名潞剽窃了我的美术研究理论及创作思想,只是写了比较长的补充说明就说成是自己原创的。”

其实,早在2006年,我告“嘉德”后,很多人就说得告“89大展”负责人高名潞,可我因为“友情”没有告他。两件事情加起来,我忍了四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