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理想与诗情——黄新波百年艺术纪念展座谈会

图片 1

  2016年9月8日,“理想与诗情——黄新波百年艺术展”展览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顺利开幕。开幕式后,展览座谈会在学术报告厅举行,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座谈会当天的精彩发言吧。

  2016年9月8日,“理想与诗情——黄新波百年艺术展”展览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顺利开幕。开幕式后,展览座谈会在学术报告厅举行,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座谈会当天的精彩发言吧。

毛泽东为刘岘先生木刻版画题词

  杨小彦先生从侧面的角度谈到了文学家黄秋耘笔下的黄新波。黄秋耘曾经出版散文集《往事并不如烟》,从1941年起他与黄新波有过密切的交往,黄秋耘虽然不是艺术家,但时常和黄新波谈起版画创作、政治见解和文学趣味,可谓趣味相投的“知心挚友”。在黄新波逝世一周年的1981年,黄秋耘曾写下《每忆新波更断肠》,记录了黄新波两组木刻作品《沉默的战斗》《爱》的发表过程。文末赋诗《挽新波》,颈联和尾联“艺魂论胆两峥嵘,一语常教四座惊。犹记共挥忧国泪,湖边斗室话生平”写出了他对挚友深切的怀念。杨小彦先生的讲述也正好带出此次展览的学术思路:黄新波与文学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杨小彦先生从侧面的角度谈到了文学家黄秋耘笔下的黄新波。黄秋耘曾经出版散文集《往事并不如烟》,从1941年起他与黄新波有过密切的交往,黄秋耘虽然不是艺术家,但时常和黄新波谈起版画创作、政治见解和文学趣味,可谓趣味相投的“知心挚友”。在黄新波逝世一周年的1981年,黄秋耘曾写下《每忆新波更断肠》,记录了黄新波两组木刻作品《沉默的战斗》《爱》的发表过程。文末赋诗《挽新波》,颈联和尾联“艺魂论胆两峥嵘,一语常教四座惊。犹记共挥忧国泪,湖边斗室话生平”写出了他对挚友深切的怀念。杨小彦先生的讲述也正好带出此次展览的学术思路:黄新波与文学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主办单位:福建省美术馆

  广州美术学院老教授蔡克振先生是和黄新波先生有过接触的艺术家。他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末,广州美术学院漆画工作室刚刚成立,当时人们对漆画还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黄新波先生却格外关心年轻的漆画创作者们,认为漆画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画种,鼓励他们创作,并且身体力行地向国家和政府推介漆画。因为黄新波的支持,不久,蔡克振等艺术家就接到了一个工作任务——创作一幅漆壁画放在人民大会堂的广东厅,他回忆道:“我非常激动,请教黄老师该怎么画。他说你不要顾虑那么多,放开胆量去创作。”后来他与版画家陈晓南一起到新会写生,他吸取了黄新波的建议,在艺术手法上解决“千军万马”和“千变万化”的关系,把漆画特有的艺术风格表现出来。

  广州美术学院老教授蔡克振先生是和黄新波先生有过接触的艺术家。他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末,广州美术学院漆画工作室刚刚成立,当时人们对漆画还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黄新波先生却格外关心年轻的漆画创作者们,认为漆画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画种,鼓励他们创作,并且身体力行地向国家和政府推介漆画。因为黄新波的支持,不久,蔡克振等艺术家就接到了一个工作任务——创作一幅漆壁画放在人民大会堂的广东厅,他回忆道:“我非常激动,请教黄老师该怎么画。他说你不要顾虑那么多,放开胆量去创作。”后来他与版画家陈晓南一起到新会写生,他吸取了黄新波的建议,在艺术手法上解决“千军万马”和“千变万化”的关系,把漆画特有的艺术风格表现出来。

河南省美术馆

  在座的学者谈到了对于黄新波的创作历程以及其与20世纪中国社会、政治和艺术的关系等话题。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公明先生曾经做过黄新波的个案研究,他从图史互证的角度,谈到了黄新波艺术与中国近代史的关系。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左翼美术出现了很多与理想、苦难、抗争、人道主义有关的作品,这些作品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对于当代而言非常重要。李公明先生谈到黄新波在十七岁时创作的《平凡的故事》,他认为当年的黄新波,肯定从新闻里看到了浙江一带佃农抗租抗捐的事件,这组作品反映出社会事件对于黄新波的刺激和启发,也反映出上海的出版业和新闻业的发达。把中国历史的细节与黄新波的创作对比,就会发现左翼美术不是在空谈进步和同情人民,而是带有历史的真实性的。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能够对现实如此敏感,是十分可贵的。李公明先生还谈到了展览的题目“理想与诗情”,他认为这个题目非常好,也有它的可行性,并指出在很多同代话语里理想是“伪”的,诗情也是“廉价”的,但黄新波的作品,让后人看到他的“理想”不是建立在痛苦和现实上的人道主义的理想,而是批判集权的理想,批判这种苦难制造者的理想,它不是伪托、浮夸和自我膨胀的。他的作品可以看成是20世纪中期悲惨历史的缩影,从这个意义上看,黄新波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在座的学者谈到了对于黄新波的创作历程以及其与20世纪中国社会、政治和艺术的关系等话题。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公明先生曾经做过黄新波的个案研究,他从图史互证的角度,谈到了黄新波艺术与中国近代史的关系。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左翼美术出现了很多与理想、苦难、抗争、人道主义有关的作品,这些作品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对于当代而言非常重要。李公明先生谈到黄新波在十七岁时创作的《平凡的故事》,他认为当年的黄新波,肯定从新闻里看到了浙江一带佃农抗租抗捐的事件,这组作品反映出社会事件对于黄新波的刺激和启发,也反映出上海的出版业和新闻业的发达。把中国历史的细节与黄新波的创作对比,就会发现左翼美术不是在空谈进步和同情人民,而是带有历史的真实性的。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能够对现实如此敏感,是十分可贵的。李公明先生还谈到了展览的题目“理想与诗情”,他认为这个题目非常好,也有它的可行性,并指出在很多同代话语里理想是“伪”的,诗情也是“廉价”的,但黄新波的作品,让后人看到他的“理想”不是建立在痛苦和现实上的人道主义的理想,而是批判集权的理想,批判这种苦难制造者的理想,它不是伪托、浮夸和自我膨胀的。他的作品可以看成是20世纪中期悲惨历史的缩影,从这个意义上看,黄新波是一个现实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