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卓琳等人访谈录——相濡以沫58年

爱情是什么?研究显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真正的爱情最多只能保持18至30个月,此后,二人要么分道扬镳,要么过上波澜不惊的生活。

1、邓小平和卓琳相遇相识在延安,那是1939年的秋天……

因为革命年代艰苦危险的环境和复杂多变的局势,所以一生中只有一任妻子的开国元勋并不多,下面就简单介绍几位:

曾有这样一对相差14岁的情侣,表白时没有甜腻的情话,没有大把的玫瑰,只有这样一句淳朴的话语:“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能够合得来。”

卓琳:那时候从云南到北京要办出国护照。先从云南滇越铁路到越南的河内,从河内转车到越南的海口,从海口坐船到香港,从香港坐船到上海,从上海再到北京。

胡耀邦

于是,就开始了一段长达58年的相知相守、相濡以沫。这对情侣,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陈云与他的妻子于若木。

我当时十三四岁,被选拔出来参加六十米、一百米等短跑项目。到了上海后,通知我们运动会不开了。领队和我们说,愿意回云南的就回云南,不愿意回的如果在外面有亲戚可以留下。我有一个表姐在北京女子文理大学念书,我决定去找她。领队和家里都同意了。我在表姐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参加了补习班,报考女一中,住在女青年会。我在女一中上了六年学,毕业后我考上了北京大学。

李昭,原名李淑秀。在延安进修的时候,与胡耀邦相识相恋。1941年,两人结婚。胡耀邦后来当选党的中央主席、总书记,但李昭从不以“第一夫人”自居,只是默默做好自己的工作。

陈云与于若木

我的四哥是一名共产党员,曾经到日本留学了一年。后来回国参加革命,我的革命思想的产生就是受他的影响。当时我四哥常把云南省省委书记带到家里来,实际上云南省委就设在我们家,他们常印刷一些进步的传单,宣传共产党的思想。我四哥还订了许多进步的期刊,如鲁迅、郭沫若等主编的。我常常去看,对我的影响很大。

杨尚昆

两个老实人在一起能够合得来

我的父亲浦在廷当时很开明,曾经和孙中山在广东闹过革命。那时孙中山部队中有个姓范的,名字记不得了,带部队到过我们家。我父亲是商会会长,把他们招呼得很好,姓范的就把我父亲调到广东了。孙中山革命失败后我父亲又回到云南,办起了火腿罐头厂。

李伯钊,原名李承萱。1929年与杨尚昆结婚,曾参加过长征。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北京文委书记、文联副主席,北京人艺院长,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顾问,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1985年4月17日,在北京病逝。

于若木和陈云相识于1937年。当时18岁的共产党员于若木由山东老家带着党组织的介绍信到了延安,被分配在陕北公学学习。

后来,我的大姐、二姐也来北京上学,我们住在一起。当时我们有个体育老师是共产党员,在他的影响下我大姐写了一篇《妇女要解放》的文章登在杂志上。可是我们又从书上看到,社会解放不了,妇女也不能解放。没有我的两个姐姐,我不会走上革命的道路。

李富春

陈云从小就有流鼻血的毛病,在延安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时,由于公务繁忙,流鼻血的毛病又复发了,这次来势更为凶猛。

我的大姐参加了民先组织,先到延安去了。日本人占领北京后,害怕日本人捉到我们,我们便穿着普通老百姓的大褂,什么也没有带,先从北京逃到天津,从天津到青岛,最后到达西安。我对我二姐说:“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去延安,一条是回家。”我二姐要去延安。我说:“你身体不好,延安很苦,你去得了吗?”我二姐说:“我死也要死在延安。”我说:“那好,你既然有这样的决心,那我们就到延安去吧!”我们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但是没有介绍信,八路军办事处不接待我们,我们在办事处大哭了一场也无济于事。后来我们就住在流亡学生招待所。当时胡乔木在西安附近开了一家抗日学生招待所,经过审查,批准我们到延安,我们三十多个人一块儿步行去延安。我的二姐身体不好,我们给她雇了一头毛驴,七天后,我们到达延安。

蔡畅,原名蔡咸熙。蔡和森的妹妹,长征中年龄最大的女红军。党的早期领导人之一,妇女解放运动领导人之一。历任中共中央委员,全国妇联主席、名誉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90年9月11日,病逝于北京。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中央组织部决定从陕北公学女生队找一名同志担任陈云的护理工作,最后选中了于若木。当时她虽然只有18岁,但已是有两年党龄的中共党员了。

当时延安有一所抗大,我大姐参加了抗大学习班,和康大姐住在一起。我在我大姐的影响下走上革命道路。我和二姐进了陕北公学,因为表现好,我入了党。

陶铸

图片 1

2、邓小平当时是八路军一二九师政委,卓琳是一个年轻的女学生。对这位从前方来的长征干部,卓琳缺乏了解

曾志,原名曾昭,曾结过三次婚。1934年,与陶铸以夫妻名义进行地下工作,之后正式结婚。曾任中共中顾委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1998年6月21日,病逝于北京逝世。

于若木去护理陈云,只是给他按时往鼻子里滴滴药水,并没有更多的事可做。因为医生要求陈云静养,不能做很多工作,所以陈云便经常和于若木聊天。

卓琳:1939年秋,邓小平到延安来开会。他那时是一二九师政委,在太行山工作,还没有结婚,邓发想让他在延安找个合适的,就把他带到学习班来了。有一次我去曾希圣家,曾希圣说有人想和我结婚,问我愿不愿意。因为当时我还年轻,还想再工作几年。

彭真

最初只是相互介绍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对彼此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到后来比较熟悉后,大家从理想、工作一直谈到生活、爱好。有时陈云还让于若木唱革命歌曲,当时于若木唱了苏联的《祖国进行曲》给陈云听。每到这时,陈云便是她最好的听众,当于若木唱到“我们的祖国多么辽阔”,陈云便夸于若木唱得尤其好,夸得于若木俊俏的脸要红半天。就这样相处久了,彼此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

曾希圣他跟我谈了两次我都不愿意。后来他自己就说,我自己找她谈谈可不可以。我说,可以。于是我们一起到曾希圣家。邓小平说:“我这个人年纪大了,在前方作战很辛苦,我想和你结婚,可是曾希圣和你谈了,你不同意。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希望你考虑一下这个事情。我年纪比你大几岁这是我的缺点,我希望在其他方面可以弥补。”

张洁清,1934年毕业于国立北平师范大学(今北师大)。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与彭真结婚,并担任其秘书。建国后,曾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顾问。2015年5月27日,病逝于北京,享年103岁。

一次,陈云问起于若木有没有爱人,谈过恋爱没有。于若木羞涩地回答:“我还不懂。”陈云便说:他现在没有爱人,问她愿不愿意交个朋友。陈云说:“我是个老实人,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你也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跟老实人,能够合得来。”

他找我,谈了两次:第一次谈谈他的情况;第二次谈谈他的希望。我听听,觉得这个人还可以。他有点知识,是知识分子。第二个呢,我想,反正早晚都得结婚。我那时已经23岁了。我以前就认识邓小平,现在他亲自来找我了,说话又那么诚恳,我就同意了。但有个条件是结婚后马上离开延安,因为我害怕其他人笑话我也嫁了个“土包子”,邓小平也同意了。后来在杨家岭毛主席窑洞门前,把两张桌子拼起来说:“今天我们会餐啊!大家都来会餐吧!”也没有说要结婚。当时李富春对我说:“你也认识邓小平,大家会会餐,现在给你们腾出个窑洞,吃完饭后你们一块儿回去就算结婚了。”当时有两对夫妻,还有一对是孔原和许明。因为当时我有些勉强,没有什么准备,邓发就把他们的窑洞腾出来给我们,我们就在他们的窑洞里结婚了。

黄克诚

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追求、共同的情趣,使两位老实人走到了一起。1938年3月,陈云和于若木在延安结婚。婚礼那天晚上,陈云只花了一元钱,买了些糖果、瓜子、枣子、花生之类的零食,请中央组织部的同志来热闹了一下。窑洞桌上一只小碗里放入灯芯,盛上麻油,当作花烛,就算是婚礼了。

3、在延安杨家岭毛泽东住的窑洞前,八路军的老战士们,以淳朴的方式,为邓小平和卓琳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唐棣华,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与黄克诚结婚。1957年,担任中科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1979年担任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后当选全国政协委员。2000年病逝,享年82岁。

图片 2

卓琳:我们在延安结婚后,一块儿回到太行山。

许光达

婚后不久,陈云曾用三个晚上给于若木讲党课。于若木从丈夫那里听到了许多前所未闻的对敌斗争的故事,了解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党内斗争的情况,进一步加深了对党的性质的认识,更加坚定了为共产主义献身的信念。“陈云同志在窑洞给于若木上党课”,一时被中央组织部的干部传为佳话。

邓朴方:那时妈妈随爸爸到太行山,第一次见到彭德怀。彭德怀说:“哎呀,邓小平你真是会找老婆呀,找的跟兄妹一样。”爸爸个子也不很高,妈妈比他稍微矮一点儿,脸都是圆圆的。

邹靖华是毛主席和许光达的老师邹希鲁之女,1928年在封建包办下与许光达结婚。但是许光达夫妻却是伉俪情深,至死不渝,这在当时极为少见。他们的爱情是开国元勋中著名的传奇之恋,令无数人神往。2004年,邹靖华病逝,享年九十三岁。

对于他们的结合,双方都很满意。陈云在给于若木的大哥于道泉的信中写道:“我们在政治上与性格上一切均很合适。唯年龄相差太远,今年我已35岁。”于若木则在信中写道:“虽然他大了我14岁,但是,我对自己的婚姻很满意。他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做事负责任,从不随便,脾气很好,用理性处理问题而不是感情用事。”

卓琳:太行山上八路军总部,朱德是总司令,彭德怀是副司令。当时总部有个妇女部,我就在妇女部工作。那时邓小平从前线到总部来开会我们才能见一面,开完会他又走了。我说夫妻俩老这样也不行,就让他给我写信,他说:“写什么呢?”我说:“就把你每天干了什么写一写。”他说:“那好,那我让秘书给我打个底稿,印十几份,每个月给你寄一份。”我一听,哎呀,那就算了。后来我和他说:“写信你也不写,我们还是在一块儿共同生活,共同理解吧。”他想了想说:行。

粟裕

从此以后,于若木随陈云转战南北,从关内到关外、从地方到中央,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时期,风雨同舟,相敬如宾,并肩携手一起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历程。

所以,我就和他到了129师,住在一块儿了。慢慢地就互相理解了。

楚青,原名詹永珠,父亲是银行家。1938年,在皖南参加新四军。193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与粟裕大将相识。1941年,楚青与34岁的粟裕在新四军司令部举行婚礼。2016年,楚青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图片 3

1941年,我生了邓林,因为我们常常转移,就寄养在老百姓家。

陈云

其实,党内有不少对贤伉俪,坚定信仰、以身报国是他们,温情脉脉、坚贞不渝也是他们。

妻子渐渐适应了丈夫的性格,也理解了丈夫的心。她默默地支持着丈夫。从太行山到大别山,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邓小平率领部队每解放一个地方,卓琳随后就带着孩子们也要赶到那里。

于若木,原名于陆华,著名营养学家。1938年,与陈云同志结婚。1981年,担任中央书记处研究室科技组顾问。1986年,受聘担任中国营养学会荣誉理事、微量元素与健康学会名誉会长、中国食品工业协会顾问等等。2006年,在北京病逝,享年87岁。

今天,不妨听小红讲讲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静水流深、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周恩来

周恩来与邓颖超

邓颖超,原名邓文淑,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著名社会活动家,新中国最伟大的女性领导人之一,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

志同道合的战友、“八互”

五四运动时期,周恩来与邓颖超相识,成为亲密战友。1925年,邓颖超加入中共,是最早的女性党员之一。1925年,邓颖超和周恩来结为相伴终生的革命伴侣。1926年,邓颖超当选为中国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

邓颖超与周恩来相识于1919年天津学生“五四爱国运动”期间,于1925年在广州结为革命伴侣。

白色恐怖时期,邓颖超因为环境艰险而失去了生育能力,这也是周邓伉俪的终生遗憾。之后邓颖超开始了多年的地下工作,并参加长征,做出了重要贡献。

初识之时,周恩来和邓颖超都是觉悟社的成员。觉悟社的成员们当时相约:在爱国运动期间,不恋爱、不结婚,全身心地投入到改造中国社会的斗争中去,避免结婚受拖累或给后人添麻烦。

抗战时期,邓颖超同周恩来在武汉、重庆等地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1938年,当选为国际反侵略运动大会中国分会理事和国民参政会中共方面的参政员。1945年,当选“七大”中央候补委员,就任中央妇委副书记。

周恩来是觉悟社负责人之一,邓颖超则是骨干成员,在开展政治活动时彼此常常相见,两人免不了有些往来。当时,男女交往还要“授受不亲”。因此,周恩来找邓颖超谈话的次数并不多,偶尔谈谈,时间也不长。

抗战之后,邓颖超成为旧政协筹备组的成员之一。是旧政协里中共唯一的女性代表,并当选为国际民主妇联理事。1947年3月,邓颖超任中共中央妇委代理书记。1949年3月,当选为全国民主妇联副主席。

1920年10月,周恩来赴法留学。告别时,邓颖超想到欧洲天气寒冷,怕周恩来不适应,特地赶织了一件毛衣送他,在毛衣领侧内绣了一行小字:“给你温暖——小超。”周恩来则安慰邓颖超说:“小超,别灰心,你年龄还小,以后还有学习机会。我到欧洲后,一定给你写信……”

新中国成立后,资历与能力俱佳的邓颖超却甘心做“家庭妇女”,基本退居幕后。1976年后,邓颖超重新出山,历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纪委第二书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等职。

图片 4

1992年,邓颖超与世长辞,享年88岁。

△ 1950年8月8日,周恩来与邓颖超结婚25周年纪念照

1923年春的一天,邓颖超收到了旅欧的周恩来寄来的信。打开信封只见一张明信片,上面芳草如茵,鲜花盛开,春光明媚,三个披散着金色秀发的美丽女郎正迎风奔跑。明信片背后,是熟悉的周恩来的笔迹:“奔向自由自在的春天!打破一向的束缚!勇敢地奔啊奔!”

当时在场的还有觉悟社社员谌小岑、李峙山夫妇,大家都看明白了——周恩来这是在含蓄地向邓颖超表明心意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