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中夏族民共和国金融:中资银行一带合伙“走出去”面前遭逢较高的利率和汇率风险–银监会

图片 1

北京5月5日 –
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称,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走出去”面临较高的利率、汇率风险,应探索利用境内外资本市场拓宽融资渠道,通过多种方式募集外汇资金,为“一带一路”建设打造长期、稳定、可持续、风险可控的多层次金融服务平台。

北京5月5日 –
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称,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走出去”面临较高的利率、汇率风险,应探索利用境内外资本市场拓宽融资渠道,通过多种方式募集外汇资金,为“一带一路”建设打造长期、稳定、可持续、风险可控的多层次金融服务平台。

图片 2

他在中国金融杂志上的署名文章称,中资银行应做好统筹规划,注重相关风险防范,监管机构也应进一步扩大跨境监管合作,加强跨部门信息共享,推动银行之间以及银企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共同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有关设想。

图片 3

盛大游戏副总裁陈玉林

他提到,要促进中资银行开展分工协作,鼓励中外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合作、互利共赢,在中资机构“走出去”的同时,也欢迎符合条件的沿线国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来华设立分支机构,开展业务。

资料图片:2009年9月,一名男子路过香港一家银行的人民币业务广告。REUTERS/Tyrone
Siu

盛大游戏所涉猎的产业板块不仅有游戏,还有教育、医疗、航空等。过去五年来,我们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额非常大,推动了一批文化产品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今天,我想分享一些作为企业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实践体会,以及我们面临的风险挑战。

中资银行要探索专业化经营模式,加大对“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融资支持力度,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源资源开发利用、经贸产业合作区建设、产业核心技术研发支持等战略性优先项目,中资银行可考虑给予重点支持。

他在中国金融杂志上的署名文章称,中资银行应做好统筹规划,注重相关风险防范,监管机构也应进一步扩大跨境监管合作,加强跨部门信息共享,推动银行之间以及银企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共同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有关设想。

一是国际政治风险。“一带一路”覆盖了全球极端势力最多、跨界分子最多的中东地带。近两年,国际政治风险走进国门的趋势更加明显。有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用主权非常低,政府领导更迭速度快,眼下来与我国企业合作的沿线国家政府部门负责人很可能在投资资金到位时就不在位了,导致项目难以持续,而国内对这块风险防范的宣传引导还存在不足。

截至2016年底,共有9家中资银行在2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62家一级机构其中,五家大型银行是中资银行“走出去”的主力军。

他提到,要促进中资银行开展分工协作,鼓励中外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合作、互利共赢,在中资机构“走出去”的同时,也欢迎符合条件的沿线国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来华设立分支机构,开展业务。

二是经济文化风险。目前在国内看到的关于“一带一路”的宣传报道多为政策解读、或强调沿线国家的欢迎态度,但企业在走出国门后往往发现对当地实际情况掌握不够充分,甚至不少沿线国家对“一带一路”战略还存在误解排斥、对中国企业并不友好,这种信息不对称也会让企业走很多弯路。

截至2016年底,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已有20个国家的54家商业银行在华设立了6家子行、1家财务公司、20家分行以及40家代表处。与此同时,截至目前,银监会已与67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当局签署了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其中29个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中资银行要探索专业化经营模式,加大对“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融资支持力度,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源资源开发利用、经贸产业合作区建设、产业核心技术研发支持等战略性优先项目,中资银行可考虑给予重点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