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法无痕、景蕴情、画有境—品读詹黎明的花鸟画

随着社会文化的发展,“比德”美学思想的渗透,花鸟画得以长足发展。无论是院体还是文人画,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是,由于笔墨题材的高度程式化和审美的局限性,它的发展创新给当代画家以严峻的挑战。

2013年9月15日“鸟语花香—詹黎明花鸟画作品展”在福州传古承今书画院展厅隆重开幕。前来参加展览开幕式的来宾有:中国美协理事、福建省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来文;福州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局长杨凡;福州市公安文联主席黄宝春;福建广播电视报社社长李闽山;福建海峡文化艺术经纪公司、福建画报社画家卢清;中金在线中金收藏CEO张卫;海天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江韬;东南网收藏频道记者阿乐;传古承今书画院院长曹德林、副院长杨存兴;福建园圆堂书画艺术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海雄;职业画家毛健全等、书画艺术届的同道朋友们出席了开幕式。中国美协理事、福建省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来文宣布展览开幕。

“歌谣文赋,与世推移”,在这全球一体化,“万类霜天竞自由”的时代,古代那种近于避世的“君子独善其身”的审美思想,那种“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的旧文人情调,显然已不合时宜。“笔墨当随时代”,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出新貌,是当下每位画家都应认真面对的问题。但艺术之变革,并不是仅凭一股“蛮劲”就能取得成功的。万变不离其宗,断了线的风筝飞得再高,其生命也是短暂的。对此,画家詹黎明深有体悟。面对当下喧嚣之画坛,他不盲从,没有被五花八门所谓的艺术实验而动摇。同时,他不固执,也没有为古代传统所束缚。文以载道,绘画亦然。詹黎明坚信“志道游艺”的绘画理念,终于走出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艺术路。

花香鸟语、清新典雅是此次画展的亮点。詹黎明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接受中国画良好的教育。詹黎明的工笔花鸟高雅而又充满生活情趣,如他所言:“一幅画,就是一个故事,一种心情。”,他的画在讲述故事、诉说心情中,又以高雅的格调击起了观者的心漾。从詹黎明的画作中可以看出其创作中,绘画的主要物象置于它们生活的“天地”大背景中,在花草、虫鸟的精工描摹中给人以美的享受。他的工笔创作沿袭传统,又显新意,在精心构图,巧妙设色的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风貌。

综观詹黎明的花鸟画创作,我认为可用“法无痕、景蕴情、画有境”九个字来概括,或谓是物境、情境和意境三境具佳且浑然天成。读其画作,你的心灵会被其中的花鸟形象蕴含着的天地正气和生命活力深深地感动着,并为其诗的意境美所折服。

谈及詹黎明对花鸟画意境的营造,在詹黎明画中精妙的“物境”突出了艺术的本体性;真挚的“情境”提升了作品的内在品位;深邃的“意境”深化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有人说,雅俗共赏,其实说的是雅。詹黎明的画就是雅。只有雅的东西才能深入人心,才能和观众共鸣。雅是和俗截然不同的的审美趣味,构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予观赏者以焕然一新的视觉感受和激发起浮想联翩的心灵涟漪。画面里透着和煦喜庆的气氛,以慈祥、善良、端庄、美丽,清幽打动人,用高的品格、神韵与艺术处理相互辉映,自然得体。我们不难看出,他用一个“雅”字刻画出自己对大自然的体察与觉悟,画自己对真善美的追求。

首先谈谈“物境”。由于受文人画极端思想的影响,许多画家似乎羞于论形,这是对绘画的误读。中国画虽不同于西方古典绘画那样强调视觉的真实,但对物态的描绘仍然是十分重要的。早在东晋的顾恺之就明确指出“以形写神”;稍晚的谢赫也把“应物象形”列为“六法”之一。可以说基本的造型是一个画家首先应解决的问题。詹黎明深知绘画是视觉艺术,尤其是工笔画,与文学的根本区别在于其语言的形象性,故此他极其重视对“物境”的锤炼。

詹黎明是一位当代花鸟画坛名副其实的实力派画家。凭藉他扎实的功底,平实的作风,执着的追求,我相信其艺术前景一定还有着无限的发展空间。祝贺此展取的圆满成功。

品读其画作可以看出,詹黎明对“物境”的营造是从真实的生活感悟中得来的。他师古人之心而不师古人之迹,创作中所需要的素材大都出自亲笔写生或悉心观察,决不拿着他人的画作或其他资料去东拼西凑。他的“造物”理念是“度物象而取其真”,绝非是依样画葫芦。他依据自己的创作主旨在生活中捕捉最恰当的形象,或者说是生活中美的形象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而非画不可。通俗地说,他是在写生命之生态、传自然之神韵,故詹黎明笔下的物境达到了气质俱佳的高度。正因此才使得他的画作令人耳目一新、百看不厌。

詹黎明,籍贯福建省仙游县,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专业。世界收藏联合会书画委员会理事、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李耕画院画师。出版有《水乡花鸟画法》、《工笔仙鹤画法》天津杨柳画社出版、《詹黎明工笔画禽鸟》出东美术出版社出版。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并多次获奖。
作品流传于美国、新加波、日本、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其工笔花鸟画注重传统的学习和对生活的吸收,
形成了清新、高雅、意境悠远的艺术风格。

其次,对情境的独特把握是詹黎明花鸟画的又一亮点。“繁彩寡情,味之必厌”若没有情感,再美艳的色彩、造型,品赏起来一定是味同嚼蜡。刘勰曰:“故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这句话主要是说:情感是写文章的经线,文辞手法是文章中情理的纬线,经线正了纬线才能织上去,情理确定了文辞才能畅达,这是作文的根本,也是绘画的要旨。因为有了人的情感,所以才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佳句。因为“曾是惊鸿照影来”,所以才会“伤心桥下春波绿”。人们为何对百花鸟谱无动于衷,而被青藤、八大的花鸟画所折服、倾倒?正是为他们画中流露的真情所感染。

此展将持续到9月30日。

文以情胜,绘画亦然,但情有千种万种,各有独钟。古之画人往往热衷于怀旧、伤感、幽怨或孤芳自赏的个人情怀。如徐渭的“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王冕的“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举不胜举。詹黎明对此心有灵犀,他深知:一味地模仿古人只能是东施效颦,无病呻吟。情无大小,真者感人,这从他画中每个谨严精到的细节来看,足见他对绘画怀有一颗深挚的虔诚之心。画家对生命状态十分敏感,他的画中传达着一种对自然生命的崇敬,对个体命运的同情,对世间真情的渴望,这是一种深沉、博大而又细致的人文情怀。如其《荷塘白鹭》、《荷塘情深》等。他的画中传达着一种积极健康,清丽洒脱的情韵,孕育着一种潜在的郁勃生机,如其《百鸟图卷》、《江南春》等。这点,他画中的禽鸟意象最

图片 1

有说服力: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或是机警灵动,神彩奕奕,或是含情脉脉,情态可鞠,绝无老气横秋,无精打彩的病态之感。这是画家心灵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真情释放,更是画家热爱自然生命,追求生命本真的心性流露。正因此,詹黎明的花鸟画作品比较他人来说就显得格外亲切可人,有着更深层的可读性。

从左到右为:传古承今书画院副院长杨存兴、省美协副主席秘书长王来文、福州市文化新闻出版局长局长杨凡、福建海峡文化艺术经纪公司画家卢清先生、青年画家詹黎明先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