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郭庆祥:“基金”进入艺术品市场不成功

图片 1

  图片 2

  (导读:按照美国10年期投资回报率统计,房地产回报率是4.5%,股票是13%,艺术品是24.5%。中国富豪正在把大量资产配置转向艺术品领域。与其在家里摆满家具,还不如在家里挂些书画。)

吴冠中《彩面朝天》

  郭庆祥

  与其摆满家具

这两天上海艺术展览市场好戏连台,上海双年展、上海艺博会与“上海当代”纷至沓来。其中,老牌的上海艺博会与其他两个大型艺博会同城“德比”,无疑成为了市场的一大看点。之所以投资者对于上海艺术博览会情有独钟,还是因为其展现出巨大的赚钱效应。特别是在每次盛会上,收藏界的“大腕”们不仅会带来众多的艺术珍品,更能与买家分享投资心得。

  编者按:2014年3月24日,藏家郭庆祥受邀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进行主题为“艺术品投资与收藏”的讲座。现场郭庆祥先生针对艺术品市场、投资与收藏的现状等做了解说,并对现场同学的相关问题进行解答。

  不如挂幅名画

艺术品演绎升值“神话”

  “基金”直接进入艺术品市场不成功

  在中国的新富阶层中正掀起一股陨石热。为了彰显自己的独特品位,他们把眼光放在了陨石市场。对他们而言,陨石的体积越大越好。在这些人眼中,汽车再高档也是由人制造的,但陨石却是独一无二的,是人力无法创造的。)

“两年前,我在上海艺博会青年艺术家推介展上花了约4万元买的一幅油画,如今市场价格增至近30万元了。”一位艺术品投资者在艺博会开幕现场得意地表示。上海艺博会从1997年至今,见证了上海本地画廊团队的崛起,还引来了众多的境外画廊来上海角逐,在初露端倪的画廊、拍卖行、艺博会的三级市场格局中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其中所挖掘的众多艺术市场“明星”也可谓有目共睹,有的艺术家甚至在参加艺博会的几年中,完成了价格的“三级跳”,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非夏俊娜莫属了。

  提问:(互动环节)老师您好!我是想了解一下比如说您刚刚提到有一些比较优秀的画家、艺术家在潜心作画,但不懂得销售自己的作品;另外一方面很多买手他其实艺术造诣也没有那么高,他去买和投资的时候也是看谁有名去买谁的画。今天也提到有关基金进入到这个领域,我想听一听您的看法,比如资本进入艺术品市场之后,资本对于投资导向会有多大的作用?或者是资本的力量能不能把这样一些比较优秀的艺术家能推出来?

  投资转向,从房地产到艺术品?

在2000年的上海艺博会上,夏俊娜的画售出了三幅,当时一幅1.6 X
1.3米的作品价格在5万元左右,这让与她签约的画廊都相当满意,因为这个价格水准已经较前两年约攀升了20%,而比其95年学校刚毕业时的作品价格更增长了10倍以上。但是在今天,夏俊娜在当时创作的的价格已经基本上在40万至60万元。在2007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她的两幅作品的成交价已经迈过了百万大关。

  郭庆祥:现在讲一下基金这个问题,基金进来的问题现在已经很明显,基本上就是崩盘了。在我们亲自弄得今年的调查当中,搞基金包括搞美术馆、博物馆,里边揭露一些黑幕的东西,是内部起哄的,他们这种基金进来和艺术本身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现在都到崩盘的时候了,因为没有接单的。

  法国高等经济商业学院新加坡亚太校区资深研究员帕特里克·勒孔特称,中国惊人的经济增长,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投资顶级艺术品,并由此积累财富。其动机不仅是经济上的,也是艺术上的。

“大腕”支招投资秘笈

  没有“鉴定家”

  “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了一股潮流:客户正在转向硬资产,从房地产到艺术品,这些都是中性货币。”花旗艺术品顾问及金融部门负责人苏珊·吉尔吉说。在低利率的市场大环境中,富有人群更倾向于将现金投资在艺术品上。

在今年的上海艺博会上,为提升整个活动的质量,将辟出一个300平方米的展厅,由大连万达集团玥宝斋策划一个特别展览,展品由3幅吴冠中的画和3幅石齐的画组成,特别是吴冠中三幅不同时期的代表作——水墨巨作《高粱》、《苏醒》和油画《彩面朝天》更是成为此次艺博会上的亮点。“斋主”郭庆祥被誉为是目前艺术品投资市场的“大腕”,其曾经在海外拍卖市场上用15000美元购得一张吴冠中的人物画,三年后,他以300多万人民币在拍卖会上拍出。对于艺术品投资,其最为看重的就一个字:悟。

  我提醒大家一下,我准确地说国家没有“鉴定家”这个职称。既然没有这个职称怎么能出来鉴定家呢?“鉴定”两个字出来以后是不是要有结论?他不像我们在研究什么,他用不着拿出准确结论,“鉴定”这个词语按法律来说,鉴定完了或是真或是假,你有什么依据?所以没有“鉴定家”这个职称是对的,但是现在鉴定证书满天飞,都是专家,而且这个专家现在都在“打”专家,拿专家“打”专家,用的时候拿过来,你说这是真的;“打”专家的时候,专家说你不买我的账不行,我告诉你这是假的。所以这个时候他又出来说你没有经验,我市场有经验,我买那么多年画,所以他是什么意思呢?就像是说买菜的老太太在否定种菜的农民。所以我觉得谁是权威,谁不是权威?这个作为我们投资者和收藏家来说,一定要把这一块弄清楚,不能盲目。有好多藏家也好、投资者也好,被这些问题困扰了。“你怎么知道这是真的?你怎么说他就是好?”这是很多搞收藏的“老板”经常说的话,其实这句话不是随便说,实际上也是一个问号,这是困扰我们的一个大的问题。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引述洛杉矶联合人才经纪公司负责人罗斯的话说,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后短暂的低迷期,艺术品拍卖近几年“疯狂反扑”。尽管买家高价购买这些艺术品的动机并不明确,但不断拍出天价,表明高端艺术品并不受全球经济波动的影响。

郭庆祥一贯反对盲目地收藏艺术品的。他认为,艺术家不容易,收藏家也同样不容易。当你选择艺术品时也是在考量你的学术水平和收藏品位。收藏一定要量体裁衣,要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加以衡量、分析。有实力的藏家,一定要把握好时机,抓住机遇,争取买到最好、最精的一流画家的精品。不要觉得买的时候价格高了,过几年后你就知道那时的价格还是便宜的。一个好的收藏家,千万不能仅以艺术品本身为收藏的终点,要通过收藏悟出艺术的时代精神。

  你刚才提出这个问题:基金直接进入艺术品市场,中国最有实力、有影响的企业根本没有进入艺术品收藏,没有买到更好的东西,像万达它是一个个案,万达将近二十年一直是在以收藏的理念去搞一些大型的展览,吴冠中04年法国巴黎展,04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后来展览了他的学生杨彦文,在又展览了石奇,它是文化企业的一个社会公益事业。但是你说万达这么多年,在拍卖市场上很火爆的买一些高价位的艺术品,几乎没有,就算这次也算影响很大了,就是买了毕加索的《两个小孩》、《拿烟斗的小男孩》,《拿烟斗的小男孩》是毕加索不成熟时期作品一个具象的,不是毕加索的代表作品,卖了一个多亿美金,所以万达没有花过大头钱去买艺术品。这一点大家还要搞一个正常的市场分析,不能光听被人说。

  业内人士介绍,除了个人收藏外,企业收藏近年来也持续升温。考虑到艺术品的保值性和抗风险能力等因素,企业收藏是企业资产配置、财务安排的有力手段。印象派等现代名家的经典之作,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和价值已有定论,不会像某些短期内价格暴涨的当代作品那样存在较大泡沫,不失为企业投资的安全选择。

艺术品投资适合聪明的懒人

  基金进来这块真的是要慎重。你刚才说的画廊的问题也是我喜欢和愿意做的事情,中国的画廊应该起到一个好的作用,真正能够挖掘出一些好的艺术家。如果就是没有特别好的艺术家,也要实事求是,告诉画家,价格不要那么贵,让他明白。既然你是“走”市场,画家是你合作的一个部分,就要跟画家说,你不要那么贵,也没有那么高的价格。这一点上,我觉得不一定是说你找不到最好的画家,你就干不了画廊,还是看成本基数。

  按照美国10年期投资回报率统计,房地产的投资回报率是4.5%,股票是13%,艺术品则是24.5%。从这一点看,中国的富豪当然会把自己相当一部分的资产配置转向艺术品领域。

著名艺术评论家石建邦表示,艺博会好比是大型集市,就整个艺术品市场而言,一级市场是画廊,二级市场是拍卖公司,艺博会则是三级市场,观众看的是参展艺术品。对有心的藏家与投资者来说,可以通过这些作品对画廊作一番全面的比较与考察。

  郭庆祥简介:

  “从未想过要赚卖画那点儿小钱儿”

未来的艺术品市场,会出现古代书画、瓷器、杂项等全面开花的局面,对此投资者可以从各自的审美角度入手进行选择。艺术品收藏和投资其实是聪明的懒人做的,它并不是让你卖来卖去的,而是放着。如果想做短线,那肯定不行。勤劳是要用在对于艺术品的研究上多做功课,多去学习,而不是让你勤劳地卖来卖去。

  郭庆祥在当今书画界可谓响当当的人物,他是著名书画收藏家,也有人说他是艺术经纪人,而他只给自己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称谓——大连万达宝斋负责人。十几年的收藏历程,不仅让他成为独具慧眼的藏家,还让他感到身为藏家的一份责任,一份担当。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到2014年,共有16位中国富豪在国内外拍卖场上竞得50件单价超过千万元的藏品。数据显示,这50件藏品总价达48.7亿元,其中单价过亿元的就有21件。

  中国富豪频频出手,高价寻宝,引来众多热议。有人说富豪一掷千金,在拍卖会上频频出手,是“有钱就任性”,或是在“附庸风雅”;也有人说,富豪收藏艺术品,并不是为了纯粹的美学欣赏,而是想通过投资来实现自己财产的保值和升值。

  但大佬们并不认可这样的评价。自认为“艺术是我骨子里的爱好”的王中军说:“我并不是一个炒家,我是一个终极收藏家。”在买下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后,他说:“我先是喜欢上了这幅作品,之后爱上了它背后的故事。”花了近2亿元,就是因为“我喜欢”。

  2013年,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2816.5万美元的成交价购得毕加索代表作之一《两个小孩》。当媒体询问万达集团投资艺术品是否为了获取高额经济回报时,万达集团艺术收藏负责人郭庆祥回应说:“万达集团不会这么做,公众也不需要对此表示怀疑。因为对于万达美术馆收藏的藏品,我们在未来的30年内都不会进行再次销售。”他还说,像毕加索的《两个小孩》这样的作品,将是万达美术馆的永久性藏品。王健林则说:“从来没想过要赚卖画那点儿小钱儿。”

  不管富豪们对自己的收藏动机如何解释,不可否认的是,近些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迅速,其热度引人注目。

  “与其摆满家具,不如挂幅名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