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军旅美术“形”与“神”的同步升华

卢志强
1962年生,福州人。1984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现为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画展并获奖,出版有《速写本色》等。
跌宕起伏的钢琴声、浑厚悠远的美声……中国歌曲《教我如何不想他》、意大利歌曲《我的太阳》《负心人》从一个宛若音箱的画房里颤颤悠悠地传出———但见卢志强身着长袍,“矗立”在钢琴旁,一头黑发如同泼墨,即将触肩。女儿卢艺的手指“跳跃”在钢琴的键盘上犹如速写,室外广阔的大地恰似画板,三五个女子宁静地端坐在一旁,倾听生命的乐章,若有所思,默默无语。每当对生活有所感触的时候,这些人物就成为卢志强作品中的主要成员。
“我对艺术领域的兴趣是比较广泛的,我乐于从画外的事物中汲取其他有益的感性因素来启迪自己的情感与思维,哪怕不是立竿见影的,但它是一种潜移默化的积累。”
卢志强说,自己曾经从事过书籍插图、连环画、壁画、油画、环境艺术、雕塑等美术创作活动;着迷于音乐作品的欣赏、热衷于声乐艺术的演唱。
1974年,11岁的卢志强就开始学绘画。15岁的时候,他已经背着画板进工厂、住农村,练习速写了,梦想着成为一名写实派的画家。也正是从那时起,卢志强从自画像起家,涉足人物画领域。1984年,大学毕业创作作品《升腾》受到同行的好评,并入选1985年“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画的笔墨要达到自由必须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讲求形和笔墨达到相对的分离;二是运笔的节奏和心里节奏要合二为一。
有人说,从事中国传统诗词创作既要考虑字数的有限性和文句对偶的工整性及音韵因素,又要表达出深远意境的艺术性,写好它无疑像戴着锁链跳舞。中国人物画何尝不是如此呢?
“笔墨内质要求的是‘自由’,而人物结构的表达却不能回避‘准确’约束的规则———至少是内构上的准确性,这本身是很矛盾的。这就是中国人物画创作的难点,有时的确像是‘戴着锁链跳舞’,能最终化去规则的‘锁链’,而随心所欲地进行创作,才能达到中国人物画笔墨的自由状态,这是我要追求的目标之一。”卢志强感言。
面对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当代视觉样式的纷繁多样,卢志强自感“压力”的同时,体会到营造自我精神的重要。他对传统文化抱有一种敬畏的心情,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向古人那样生活。
古代文人那种一叶扁舟、三两知己、一壶浊酒,徜徉于缓慢时光中的恬静、淡泊的情形已一去不复返了,但我们可以在喧嚣的现代生活中,在心里留一块属于自己的空间,去营造一种可供自己“卧游”的精神世界。因此,对画外之意的追求也成为他的艺术追求的重要目标。
诚如清代著名画学理论家方薰说:“古人画人物亦多画外用意,以意运法故画具高致,后人专工于法,意为法窘,故成俗格。故所作之画,虽形似却全无生气,刻意工巧有物而失天趣,以为精则为工,实则病也”。
审视卢志强的《绣红旗》《别梦依稀》,既讲究画意的深远,又注重用笔的写意性,画风厚重,力避媚俗呆滞,谨毛失貌。从中读出,意在笔先、以简代繁、下笔有神、求意传神,对所描绘对象的精神有高度的概括和提炼能力是他人物画创作的重要特征。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内心里有一种英雄主义情结,又成长于被称作有浓厚理想主义色彩的八十年代初,对于‘主旋律’主题性创作实际上是一种从于心的自觉选择。我对创作的追求是很注重情感的表述。”
他说,在创作过程中注入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就可以收到高于生活的艺术效果,扩大了作品的思想容量。在情真意切中,他用自己抒情的笔调,静静地、耐心地、细致地描绘出现代中国画的一片视觉新天地。
他认为,任何一件艺术作品,若与心灵无关或与真实情感相背离,都是一种外在的、表面的形态,尽管这些作品有时也可能有一些新的“花样”,但这种作品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卢志强的系列作品正是在对生活有所感悟的基础上,触及了情感“破壳”而出的,也是画外多方位追求的再现:文学、哲学、音乐等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从美学的意义上说,艺术是一种创造“第二自然”的精神活动,是一种创造“有意味的形式”的活动。
明代画家董其昌说:“画家以古人为师,次以造物为师,最终当以心为师”。
卢志强认为自己目前只达到“以造物为师”的层次。他要在今后的艺术创作中不断追求,以达到“以心为师”,并最终达到创造“第二自然”终极目标。
无疑,学者型画家的卢志强,通过其一系列的作品表达了自己的艺术追求:从画外审视艺术、从画内审视人生。

图片 1儿子 张道兴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人物画摆脱了历史因素的束缚,无论在重大题材创作,还是表现群众生活与情感的丰富性上,抑或是在开掘传统,借鉴西方艺术以增强现代中国画的艺术表现力上,都取得了划时代的发展。王家训先生正是这样一位崛起于新时期的中国人物画家。

中国画“形”与“神”的问题是历代画家讨论关注的焦点。其中,两个主流观点分别是“以形写神”和“以神写形”
。回顾我国美术发展历史,正是因为这两种不同的绘画理念和艺术手段的对立和统一,促进了我国美术绘画理论的发展。表现战斗性、军人血性和阳刚之美是军旅美术绘画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军旅美术有别于其他美术作品的鲜明特质。出于艺术呈现和使命担当的需要,“以形写神”这一绘画理念于军旅美术创作来说不可或缺,只有做到形神兼备、“神”与“韵”并存,才能实现军旅美术崇高的艺术境界,才能实现至情至美的精神追求,从而充分表现当代革命军人“能打仗、打胜仗”的内在高贵品质。今人与古人在形象、服饰装饰、精神面貌上大不相同。石涛曰:“古人之须眉不能长我之眉目。
”因此不能再单纯沿用前人纯粹的线描来造型,需要从写实写生中探索和发展。而军旅美术也把关系人类生活与生存问题放入了研究之列,把艺术的探索融合到军旅美术的创作中,广泛吸纳一切有利于军旅美术创作的先进理念和先进的艺术表现手法,并始终不忘记军人身份与使命。军旅美术人物绘画,要想在新时代的潮流下有新的突破和发展,一方面需要继承传统,另一方面需要推陈出新。无论是继承还是出新,都需要到生活中去寻找灵感、到基层部队中去感受战士的生活、到边防海岛去捕捉形象和素材。传统讲究“师造化”
,对画家而言是对传统与自然的感悟,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要写生,要到生活中去画速写。生活是创作的源泉,黄胄之所以创作丰富多彩,根源在于他注重深入生活,他以速写的形式记录特有的人物和场景,不仅丰富了他的创作激情,而且使他的艺术创作锦上添花。媒体曾报道,当代画家刘文西从1957年始,到陕北深入生活90多次,走遍了陕北26个县,和乡亲们一起过了40多个大年,结交了数百位农民朋友。他画了几千幅农民肖像和上万张速写,创作了几百幅展现领袖风采和陕北乡情的力作;他画的《毛主席与牧羊人》曾经风靡一时。刘文西如果贪图安逸,关起门在画室里搞创作,不愿意到当时条件较差的陕北黄土高坡去交农民朋友,抑或他到了乡村只是蜻蜓点水,不能深入到群众中去写生,到生活中寻找灵感,无论他天赋多高,也很难创作出具有强烈地域特色的中国人物画,也就不可能形成他自己的独特风格。成大家者都十分注重深入生活,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亦十分注重到边疆、到红色根据地寻找创作素材和源泉。刘大为说:“亲历延安才知道,我们从书本里得知的史实远远不够,在这里,有太多躲在历史深处的记忆未被唤醒,有太多的艺术题材等待开掘,有太多被蕴藏的创作激情一触即发,似乎这里孕育着无尽的力量,能随时牵引着画笔展开创作。
”可见,写生是军旅美术写实人物绘画不可或缺的观察方式与练习手段,通过基于生活人物原始状态的速写,实现人物形象刻画来传达情感与思想,达到军旅美术“以形写神”的目的。深入生活不是最终目的,现场速写不是最高境界的创作。正如刘大为所说:“采风的意义不仅限于创作素材的开发、创作题材的充实,有时甚至能顿悟出更为恰当的艺术语言和表现技巧。
”新时代,军旅美术的创作内容与手法也从最初的单一转向多元化,在不同形式、表现手法上寻求探索与突破。中国画本身的视觉冲击效果弱于西方,军旅美术家在这方面不断创新,例如利用麻布、牛皮纸、油画布等工具,颜色则尝试综合运用水彩、丙烯等材料,并研制出新的国画颜料。国画家们也打开思路注意吸收西方绘画、民间艺术和民族艺术,使画面丰富多彩。在绘画上更加注重意义的表达,扩大创作的追求范围,朝着精神内涵与抒情的诗意性进行大胆探索,克服情绪的喧嚣与骚动、色彩过于强烈和斑驳的单一,使中国画在形式意义上更加突出完整性,从而使画面的形式意义与内容意义相互呼应,在美好、宁静、诗意、纯真的期待中,完成外在与内在高度融合的视觉冲击和情感冲击。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多,新的艺术思潮大量涌入,军旅美术在坚守自己传统的同时,要有选择地学习借鉴并运用当今世界先进的理念成果,打破单一的美术理念和表现手法,将那些复杂的技法,诸如摩擦法、彩色墨印法、混合媒材法等,大胆并有选择地巧用,在线条和色彩上进行创新尝试,使自己创作的主题,表现的内容、手法、手段更加多元;大胆创新笔墨,将泼墨、宿墨和焦墨运用于中国画的创作中,通过灵巧有度的笔墨运用,增强作品的抒情意味、梦幻色彩、想象空间,实现作品“形”与“神”的同步升华,使其更具鲜明的时代气息。

图片 2

王家训幼受家学,衷情于画画,却也因家庭“成分”不好,错失了进入艺术院校的机会。下放农村期间,因为他的绘画特长,被借调到公社画毛主席和华主席大幅油画、主旋律宣传画以及舞台背景,空闲时也给别人画些肖像。再艰苦的环境也没影响他对绘画的热爱,坚持自学,英才早发,八十年代在连环画、插图等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就。早在1984年,新华日报就曾刊发专题文章,报道了王家训的学画经历及取得的成绩。

图片 3

其后的三十多年中,他反复深入各地,写生速写,感受生活,积极创作。法古人,师造化,精益求精,形成了独具风采的个人风格。王家训的人物画,以描写古典题材和现实生活为主。他以朴实、真挚的心态去描绘他所钟情的人物,不以张扬而强悍的形式抓取人的眼球,而是以和谐舒缓的节奏抒写真情,与读者进行交流,格调隽永,韵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