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名满天下畫家趙德偉的油畫藝術

图片 1

文:王人義

 
 中國的藝術到底是要表達什麼?對於這個問題,古今藝術界探討已久,也眾說紛紜,各執一詞。

有人留言問: 做畫的當下會讓人平靜嗎? 原想答道: 應該會吧
但對方可是嬌滴滴的美女哩 不知不覺寫了一大篇 二哥果然是好色之徒
原為私密回覆 如今公開為日記 一石兩鳥 挖哈哈哈 大肚笑佛 沒說一句佛裡
卻傳達了當下悟空的境界 當妳真正開懷大笑 只剩下笑本身時 妳就真正擁有當下
當妳查覺這就是空的體悟 那麼空已遠離 藝術本身不在傳達真理
因為真理只有唯一 而藝術 可以百花齊放化身千萬 藝術講究得是獨特和創造
正因如此 所以有趣 個人以為 藝術是一種~痛定思痛 痛的狂亂表現 只算發洩
痛定之後 經過反芻和沉澱 透過表現 是情緒和理性相結合的獨創表現
嘿嘿收工图片 2

图片 3

 
 形式是一切藝術必不可少的表達載體,包括書法、詩文、戲曲等等,中國畫也不例外。在藝術形式之中無不蕴含著佈局、筆墨、韻律及色彩等等。但這些都不是中國艺术真正的靈魂。藝術的追求是以形寫神,以形托思之理想境界,體現的是藝術精神,這才是中國藝術的内質。如歷代先賢倪雲林、吳鎮、徐渭、黃賓虹、齊白石等大家們的作品,是以超越自身簡單表面的形式,成为一个时代的楷模。

图片发自简书A

 
 筆墨雖然是藝術最基本要素,以至於以什麼樣的形式表現什麼樣的意境,以什麼樣的筆墨表達什麼樣的情感,是中國藝術歷來追求的更高層次的精神嚮往。中國藝術是以形而上,而這一形式也不是一般人認為的那種玩弄形式的筆墨遊戲。古人對形式的認知和理解,早已上升到更高的精神層面。刻意地追求筆墨形式,說到底那只是一個玩弄形式的空洞之作,必缺少有實質的內容和思想。簡單的以形式作為藝術的主體,隨著時間推移,會使人的審美疲倦,其結果是逐步地將自己困死在另一狹小空間裡,無法走出更为廣闊的藝術空間。也不是說藝術可以應該捨去形式,沒有扎實的筆墨基礎和良好的藝術素養,盲目地去追求精神,这样傳達精神最基本的要求都不可能實現,此時不妨回過頭來認真審視先賢們對藝術真諦的把握。

談到自己的油畫藝術,趙德偉先生謙虛且詼諧地稱自己為油漆匠。為甚麼他要用這個特定的身份來自嘲呢?是因為畫油畫時不用筆,而基本上是把調好的油畫顏料往畫面上潑,整個的過程像一個油漆匠一樣,基本上是個體力活。就是這麼一潑,潑出了他獨特的藝術表現手法,潑出他全新創新天地,潑出面目一新的藝術境界。藝術,除來要用高超的技藝,深遂的思想來呈現藝術家的豐富心靈世界之外,還講究一個不斷的自我突破與創新。趙德徫先生就是在自我的突破和創新的道路上開劈出一條全新的道路。

 
 藝術之為構思、佈局、章法,每位藝術家都有其特有的表达形式和筆墨語言。但是,形式不是風格的唯一,一味地追求形式的奇異,而不顧藝術的內在規律,只是一種以畫材堆砌而成的累贅。探究中外藝術大家對形式和內容的處理,形式與內容是怎樣達到高度完整統一,這是一個大課題,在此不作深入的闡述。完整的形式在藝術中的重要性,僅次於藝術精神的表達。形式的不自然不完整,當然也不存在悅心之美,創作隨時隨刻都要考慮到藝術的完整統一這個問題,這是体现出一個作者的藝術水平和素養。形式離不開構思設計,但不能永遠只停留在這樣的形式上,創作過分的講究理性安排,作品必然寡淡無味,缺乏生動鮮活的生命。精心設計安排,處處到位不失,必然毫無激情可言。只有以率真筆墨,方可達到藝術內在之真。

图片 4

 
 形式是為內容服務的,沒有內容的形式,形式也就成為多余,自然也就成為空洞。藝術表現雖離不開形式,也不能被形式所困,被形式所左右。沒有思想和靈魂的形式,猶如飄浮之雲,空洞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