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中国油画还能火多久

屡屡在拍卖行创下天价的中国油画还能火多久?

  《蔡锦:溯源》学术研讨会于2013年6月22日(周六)
15:30—17:30在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红一号D座
前波画廊开讲。讲座嘉宾有:高岭:艺术批评家、策展人;高名潞:艺术批评家及著名策展人;贾方舟:国家一级美术师,策展人及批评家;刘礼宾:中国美术批评家协会学术委员;刘骁纯:艺术家、美学家,历任《中国美术报》主编;陶咏白:美术研究所研究员;王端廷:艺术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外国美术研究室主任
;徐虹:中国美术馆研究员;杨卫:艺术家、评论家,宋庄艺术促进会艺术总监;殷双喜: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副主编;朱其:艺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

罗芙奥2007春拍台北现场
自“非典”结束后的2003年开始,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进入一个跳跃发展的时期。以最早开辟油画雕塑专场的中国嘉德为例,2003年之前一般每场拍卖成交额不过千万,本年度则分别达到1,940万和1,458万元。接下来更是以每场40%、83.4%、105%的增长率高速攀升,并于2005年秋首次突破亿元大关。2006年,其成交额便在亿元徘徊不前,成交额分别比上一场下降5.7%和6.2%,2007年春拍成交额又攀升至1.76亿,为迄今最高。
以上数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现今当代艺术市场这些年的走向:在经过多年的惨淡经营之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迎来了它的盈利时期,伴随着市场的高速成长,新情况、新问题产生,于是,整个市场于2006年秋进入中期调整,2007年又在全球范围创下多项价格纪录。
写实主义
学院写实主义在中国的发展最早可以追溯到徐悲鸿、颜文樑等人,当年被称作“官学派”,即所谓“学院派”。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徐悲鸿的教学体系同苏联的教学体系相结合,在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引下,我们发展出了中国所独有的“革命浪漫主义同革命现实主义相结合”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模式。“文革”结束后,陈丹青初开重师欧洲之先河,靳尚谊、杨飞云、王沂东则以写实技法掀起一股“新古典主义”风潮,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学院派。可以说,在1980年代初中期,一切“反苏”的艺术,都具有先锋性,均可被纳入当代艺术的范畴。
从拍卖市场来看,2005年是写实画类作品价格井喷的一年。这一年,靳尚谊的《小提琴手》、忻东旺的《早点》、艾轩的《二月的午后》、陈丹青的《西藏组画·进城三》分别以363万、225.5万、363万、418万人民币成交,创下画家各自拍卖的纪录。其中,王沂东的新作《深山里的太阳》更是拍出506万的高价。
进入2006年春写实主义作品同样价格不菲:王沂东《新娘》487.6万、《醉新郎》418万、《初雪》341万,靳尚谊《藏女》429万,艾轩《白光慢慢滑落》313.5万、《凝视》341万、《鸽子飞离分水岭》487.6万。2007年春拍,陈逸飞的《黄河颂》4032万元创下内地油画拍卖纪录,同时这也是全球华人油画价格的第三高。靳尚谊的《画僧髡残》1600余万元,也使蜚声1980年代画坛的“中国新古典主义画派”迎来了它的千万元纪录。杨飞云小小一幅《十九岁》也拍至459.2万元的高价……从价格上来说,写实绘画并未如人们之前想象的那样价格陡然回落,且略有攀升。然而,市场毕竟发生了调整:靳尚谊、杨飞云等名家作品同样流标,一般性的写生、应酬之作不被藏家认可;与此同时,名家名作、具有美术史价值的作品始终价格坚挺,且不断攀高。具有里程碑式的精品,总有其归宿。无论写实,还是其他风格作品,收藏的关键在于精,在于定价合理。
先锋性的中国当代艺术
一般把1979年在美术馆东侧街头小公园举办的“星星美展”视为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开端。“八五”新潮轰轰烈烈,至“八九现代艺术大展”全面展示,而一声枪响,风劲十年的现代艺术转入低潮。自1990年起,又以新学院派的模式温和转向,他们是以刘小东为代表的“新生代”和以方力均为代表的“泼皮现实主义”。
可以说,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形成,真正可谓“墙里开花墙外香”:是外力的推动造就了这个市场,这同整个当代艺术创作的起步基本一致。我们还可追溯到1990年,本年度,纽约《时代周刊》曾经刊发过中国当代艺术专号,主要采访了批评家栗宪庭等人。杂志封面选用的是方力钧的作品,作者颇有意味地写道:“这不是一声哈欠,这是解救中国的一声怒吼!”实际上,他们是按照操作前苏联先锋艺术的模式来操作中国当代艺术。至后来,有香港汉雅轩、少励画廊等不断推动中国前卫艺术。
1993年,中国当代艺术开始大举登上国际舞台。本年度,由栗宪庭、张颂仁策划的“后八九——中国新艺术”(POST1989:NEWARTINCHINA)先后在香港、澳洲、美国巡回展出。之后,部分艺术家又参加了圣保罗双年展。同一年,大陆艺术家方力钧、喻红、张培力、王友身等首次进入西方历史最为悠久、影响最巨的威尼斯双年展。1999年,瑞士前驻华大使希克通过策展人塞曼把中国当代艺术家大举推出,20位艺术家参加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艺术家数量超过了意大利或美国,中国当代艺术因之获得更广范围的影响。
在中国经济进一步成长的21世纪第一个十年,新的收藏者开始介入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这是一个挑战、梦想与机遇并存的时期,因为,中国当代艺术生产的链条已然初步形成:“美术学院-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媒体-画廊-拍卖行-收藏家-美术馆”实际上,在西方,往往这一模式还被简化为:“评论家-媒体-收藏家”。这是一个有效的小众机制,虽然在中国还不够成熟完备。它开始同既往拉开距离:时下市场当红的艺术家几乎都是靠旧有的美院、美协、美展系统培养出来,下一轮将主要靠画廊、批评家、收藏家等力量来推动,这是我们的机遇所在,也是成就梦想的所在:以中国自己的力量来推出新时代的属于中国与世界的大艺术家。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什么?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海内外藏家在一年多迅速推出一些艺术明星,俨然时尚:2005年春的王沂东、艾轩,秋日的刘小东、陈丹青;2006年春转至张晓刚、方力钧、周春芽,2007年的曾梵志、岳敏君等。画家们的画价迅速飙升至一个高点,此时入藏或非对每位藏家都合适,不是艺术家们的作品不好,而是从众起舞不足取,且收藏是建立在个人喜欢基础之上的学术与财力的均衡。从经济学角度,《史记·货殖列传》里的名言“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古人朴素而智慧的道理至今有效。
那么,在成名艺术家价格日高的市场行情下,如何确定自己的收藏取向呢?个人认为,不管实力何如,如欲下一轮收藏获得成功,均需剑走巧锋,寻得蹊径,从而获得成功。以下几类或可关注:
一、可进入美术史的艺术家、艺术作品。
此类作品对于学术储备良好、资金雄厚的公私美术馆、收藏家、基金会尤为适宜。这其中以参加重要展览、重要美术史著述的作品为主。重要的展览包括星星美展、中国现代艺术展、广州油画双年展、新生代艺术展、后八九中国现代艺术展等等。美术史著作则有《中国油画文献(1542-2000)》、《中国现代艺术史1979-1989》、《中国现代艺术史1990-1999》、《中国实验艺术十年(1990—2000)》以及海内外重要展览的图录等等。
在成名艺术家价格日高的市场行情下,如何确定自己的收藏取向呢?个人认为,不管实力何如,如欲下一轮收藏获得成功,均需剑走巧锋,寻得蹊径,从而获得成功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最近,对艺术市场提出警告和批评的声音不绝于耳。主要归纳起来有两方面:一是绘画作品水平越来越差,艺术变成一种生产;二是如此高的市场价格是不是已经到顶了?泡沫是否快要崩溃?但这两点实际上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所以最近这两个批评尽管非常猛烈,并遍及媒体,但画家和画廊根本就不在乎,而是一笑了之,转身还是继续生产和销售。

  蔡锦简介:1965年生于安徽屯溪。1986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同年,分配到铁道部第四工程局学校任美术教师。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第五届油画研修班,同年,被聘在天津美院师范系任教。1994年调入天津美院师范系。作品《小提琴》、《肖像》曾参加1991年北京“首届中国油画年展”(1992),巴黎“’24滨海卡涅国际艺术展”。主要作品还有《美人蕉》系列。蔡锦是中国九十年代以来很具代表性的女性艺术家。

目前的艺术市场实际是一个结构畸形的市场,所谓畸形就是大部分资金只向油画倾斜,甚至写实油画占了几乎90%的比重,连抽象绘画都不好卖。当代摄影和雕塑卖得好也只是一个假象,这些领域卖得好的不会超过十个人。但写实油画确实从一流到四流绘画都卖得很好,连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一出手就是几万元,年收入超过公司高级主管。

  蔡锦绘画–一种新语言的转型

艺术市场主要由三种人构成:画家、画廊和买家(现在大部分买油画的都不是真正意义的收藏家,所以只能叫买家)。这三种人目前主要有两种状态,一种匆忙进入;另一种是实际上很明白市场的缘由,但就是不说出来,利用目前的局面捞钱。各种艺术杂志都在以各种方式吹捧画家、画廊和投资人,积极拉广告版面,告诉各界这个局面如何好,但实际上是在不负责任地误导业界和社会,造成一个中国艺术的繁荣假象。

  王端廷: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我们举办了好几个女艺术家的个人展览和群展,开了好几次研讨会,就当代中国女艺术发展的历史及其成就做了比较充分的梳理和阐述。我在那些研讨会上我也分析过中国和西方女艺术发展历程的差异性和相似性,我今天就不再重复这些内容。

有一些显而易见的值得怀疑的破绽和迹象,几乎所有人好像都视而不见。

  我这里只想谈一谈对蔡锦绘画的个人认识。我对蔡锦绘画的最初了解也是在1994年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油画批评家提名展上,那次蔡锦的绘画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她画的是“美人蕉”,而且把美人蕉画得铺天盖地、极具视觉冲击力,从此蔡锦这个名字和她的绘画就铭刻在我的脑海里。今天我们看到的绘画,是她从“美人蕉”系列转型后的新作品。她的创作转到新的题材和新的语言,这表明蔡锦的绘画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