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 6

豫章书院停办 专家:应建立差生教育体系

热点传真

n37555.com 1

n37555.com 1

患癌女生“曝光”南昌阳光学校事件调查

独家采访!揭开豫章书院“国学教育”的秘密 校长老师学生家长一一回应

被打过戒尺、打过“龙鞭”,本来有很多逃离的机会,今年上高中的女孩吴耐(化名)说起在南昌豫章书院一年的日子,感觉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叹了一口气:“有逃跑的机会,可是能去哪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

学生称遭受鞭打等体罚 是否属实

据报道,经南昌市青山湖区多部门联合调查,网帖反映的南昌市豫章书院存在的罚站、打戒尺、打“龙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属实。在舆论压力之下,豫章书院申请终止办学、注销办学资质。目前这一申请已被核准。

本报曾报道的南昌市阳光学校,是一所团组织整合政府资源购买服务的学校(本报2018年5月28日第7
版报道——记者注),因其办学的创新模式和对问题学生不错的矫正效果,赢得较好口碑。然而,近日,这所学校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最近,江西一家名叫豫章书院的学校备受关注,学校对外宣称可以通过国学帮助问题少年戒除网瘾,但是在这里上过学的很多学生却声称,豫章书院所谓的国学其实就是鞭打、关小黑屋这样的体罚,那么事实究竟怎样?面对重重疑问,法治在线记者多方联系,找到了几位曾在这里上学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并且采访到了豫章书院的校长和老师,试图解开这所书院的秘密。

学生和家长难以逃离的豫章书院

微博用户“柠柒宝”称,自己在南昌市阳光学校就读时生病,学校老师拖了很久才打电话告知其父母,离校后她查出患有癌症。这条微博立即在网上引发各种议论。

2013年成立 性质为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

遭遇过校园欺凌、不喜欢上课,甚至尝试过离家出走,在别人眼中,吴耐是一名典型的“差生”。自打她记事之后,父母一直忙于生意,没有太多的精力管她。

6月15日晚,作为购买阳光学校服务的团南昌市委在其官方微博称,已成立相应工作小组并派员介入了解。团南昌市委同时发布了这名学生赵小娴在南昌市阳光学校学习期间的相关情况:2017年11月6日,赵小娴由其父亲送入南昌市阳光学校,根据入校登记表显示,赵小娴无重大疾病史,但注明患有“先天性疏尿”。12月28日,赵小娴的父亲于当天办理离校手续并带孩子离校。

n37555.com 3

“父母在网上查询发现南昌豫章书院,我也同意去看看。”她一家从浙江远赴江西,到了书院,同学都很热情。可是签完合同,父母离开后,吴耐发现人们都冷淡下来,一切与之前看到的不一样。

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这两句诗描述的仿佛就是眼前的这座建筑。豫章书院是江西历史上的四大书院之一,2013年5月,经过当地教育部门批准,这家名叫“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在南昌市青山湖区成立,学校的性质是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

上午上课,下午训练。有人顶撞老师或者没有按照规定时间集合,都会遭到集体体罚。围绕操场跑圈是常事。刚去两个月,吴耐作为新生经常受到欺负,绝望之时,砸碎练习茶艺的杯子,准备用陶瓷片割腕自杀,未遂。同学告诉了老师,她遭到惩罚。

校方称多次带女生看病

n37555.com 4

“我因此被打了20‘龙鞭’。”吴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校期间,同学间相互监督,如果有人吃零食,报告老师者就可以减轻处罚,“同学关系就像《后宫》一样,没有人能信任”。

据了解,女生赵小娴2017年11月6日入学,12月28日离校,在校共计53天。在校期间,校方安排老师共5次陪同她到医院检查身体。

“豫章书院”校长
任伟强
:一开始我们就只做国学教育和修身教育这一块的,在教学的过程当中我们引入儒家教育、儒家思想,那么从孝亲尊师这些方面来对孩子引导,发现对多数的学生还是有个比较好的教育效果的。

之后,吴耐还因为顶撞老师,被关了几天烦闷解脱室——“小黑屋”。具体天数,她也不知道,失去了时间概念,她最后只能选择服从学校。

根据学校提供的材料显示,2017年11月21日,学校老师金建英带赵小娴去石岗镇卫生院,检查结果没有什么事,开了一些消炎药。2017年12月1日,校方带赵小娴到新建区中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发现孩子有炎症。

学生来自全国各地 多为初高中生

吴耐也和父母哭诉过自己的遭遇,学校却跟她父母说,教育要有一定的时间才有效果。吴耐也曾保证自己“出去”之后一定好好学习。她称,学校老师却不同意,理由是学习成绩本来不好,初中的课程落下了,怎么能学好?

校方称,2017年12月7日,老师又一次带着赵小娴到卫生院检查。因赵小娴一直称不舒服,2017年12月23日,副校长邓小毛和金建英老师再次带赵小娴去医院进行检查,仍然没有检查出问题。2017年12月24日,金建英与学校后勤处长一起带赵小娴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这次检查也没有具体的结果。

豫章书院虽然地处江西,但是里面的学生却是来自全国各地,最多的时候有将近两百名学生,他们大多是正值初高中的十几岁的孩子,一所教授国学的民办培训机构为何会吸引全国这么多的孩子来上学?

被问及为何不回到老家县城上学?吴耐不情愿,一方面怕再次遭到欺负,另一方面也怕别人知道自己从豫章书院回来,被贴上标签,害怕别人嘲笑。尽管有逃跑的机会,她坦言不知道该去哪里。从豫章书院回来之后,她被诊断为重度抑郁,常常做梦回到学校,直到最近媒体报道,她才敢站出来说出自己的经历,觉得这是一种解脱。

校方表示,通过联系赵小娴的父亲赵某德,2017年12月28日,赵小娴办理了离校手续。

家住南昌的小伟从2013年9月开始在豫章书院上学,据他说,当时自己是被几个陌生人从家里给“绑架”过来的。

“我的父母(在教育上)没有主见,豫章书院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如今,她的父母也很后悔,但是吴耐还是选择原谅,“不能说他们不爱我,只是爱我的方式不对!”

赵小娴对此提出质疑:从反映身体不适到石岗镇卫生院看病,中间隔了大概有半个月左右。其间,她多次向老师反映身体不适。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给我感觉好像是绑架。我问他们这里是哪里,要带我到哪里。

据了解,与吴耐一样,豫章书院的大部分孩子都是被父母送来的。

金建英对此否认。她说,自孩子反映身体不适只观察一天,就带赵小娴去诊所看病,自己不敢拿孩子生命开玩笑。

按照小伟的说法,他就这样被“绑架”到了学校。另一个孩子小尧也说,自己是被以吃饭的名义骗来的。不过,和小伟不同的是,小尧模模糊糊猜到他要被送去的是个什么地方。

  学校和家庭“生病”却让孩子“吃药”

老师表示与家长曾多次沟通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那时候在我家电脑搜索历史上,我爸应该没删干净,我就看了几眼,刚好看到有这样的学校,我点进去看了看,我忘了,差不多类似这样的学校。

“学校和家庭‘生病’却让孩子‘吃药’,本质上是家长对孩子管教能力缺失。很多孩子在学校得不到正常的引导,病急乱投医。”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会长、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姚建龙关注到豫章书院的问题。

父亲赵某德告诉记者,赵小娴的病是淋巴癌晚期。他提出,孩子在学校身体不行了,学校才给他打电话。

小尧的家住在距离南昌两百多公里的上饶市,他的爸爸在当地经营着不小的生意,然而自从小尧上了高中,父子俩之间本就有的危机变得更加火药味十足。

姚建龙认为,无论是专门学校还是普通学校,任何形式的未成年人教育机构都不能体罚和虐待学生。法律规定就是底线。

而金建英老师则称,她多次与赵小娴家长电话沟通。她提供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2017年12月23日至27日间,她7次联系其父亲。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就我跟他吵架,然后我也喜欢实在火大了我就摔东西,而且我跟他关系本来就比较恶劣,从小到大就是比较恶劣一种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的教职员工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金建英说:“每次带赵小娴看病的时候,我都会和家长沟通。她爸爸只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其他都是我主动联系的。”

小尧的父亲:在家里他不念书,他上网,学校在开课,我们大人就急了,我们主动去和他交流,他就熊你吼你,他甚至给你肢体冲突,你怎么办?他个子比我们高。

在姚建龙看来,很多国家对未成年人暴力实行零容忍原则。任何名义的暴力管教都是被禁止的。我国的传统文化认为,孩子不打不成器,对于管教孩子,现行法律对于家长还是留有一定的空间——法律禁止家长虐待孩子,但没有明确禁止体罚。

黄敏是学校的心理老师。她告诉记者,有一次,看赵小娴精神状态不好,她把孩子带到办公室了解情况,还带到卫生间查看疼痛部位。黄敏称也给赵小娴的父亲打过电话,反映孩子身体不适的情况。

豫章书院另一个女生的家长殷女士介绍,她的女儿曾经也是这样,不仅抵触和他们沟通,甚至还会和他们动手。

学校的老师是不是有惩戒权?在姚建龙看来,表面上是没有的,但是实际操作中老师不可能不管学生。豫章书院的案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就是,老师惩戒权的边界在哪里?法律的界限比较模糊。

2018年6月4日,金建英称,接到赵小娴父亲打来电话,称学校耽误了孩子的病情,要告学校。

学生家长
殷女士
:把门一关,把门一锁,或者甚至还会在房间里面用脚对着你踢门,两个手会打门,我们站在外面就听到咚咚咚。

“我反对把有网瘾、心理问题、品德不佳和学业不良的学生纳入类似豫章书院这样披着专门学校外衣的机构进行干预和矫治,这些本来就是普通学校该管的。如果学生有严重不良行为,符合法定条件,才可以进专门学校。”姚建龙认为。

近日,记者向赵小娴父亲求证是否打过电话,他说:“我也忘记掉了,我也搞不清楚。”

更让殷女士担心的是,女儿疯狂迷恋手机,甚至为了偷偷买手机,而不吃早饭,将几块、几十块的零花钱、饭钱积攒起来去买手机。

他指出:“家长应该承担起监护责任,不能把管教孩子的责任丢给类似豫章书院这种学校。这类所谓的学校、书院更不能为所欲为。”

老师称赵小娴离校后一直有联系

学生家长殷女士:后面的话可能也晕倒过,反正也不吃,而且另外还会和同学合伙大家共用一个手机,会想到吗?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姚建龙坚持,应该严禁成年人在“为他好”的名义下,去伤害孩子的身心健康。

赵小娴的父亲告诉记者:“学校也太不负责了!接孩子回来之后,连个慰问电话都没有。”

没办法,是这些家长共同的感受,而就在此时,江西南昌的豫章书院进入了这些家长的视线。

所谓“差生”,为什么父母管教不了?姚建龙指出:“这是学校的管理能力和家长的教育能力有问题,是成年人的无能。不能因为学校和家长出了问题,用让孩子‘吃药’解决,这是基本常识。”

心理老师黄敏给记者出示了一份2018年1月10日与赵小娴的微信聊天记录。

小尧的父亲n37555.com,:在网上寻找,因为这么叛逆孩子怎么办,又担心他不念书,又担心他的前途,那我们在网上搜索这些学校,找到这个豫章书院,从这个感觉上因为现在我们是学传统文化的,对国学的这一块我们认识非常深刻,我觉得这个学校非常好,修身养性。

如何教育家长?他观察到,国内一些地方已经推行了强制亲职教育,也就是教父母怎么履行家长职责,做一名好家长。

黄敏问:“身体好些了吗?”

“帮教存在青春危机的人群实现优秀人生”,这是豫章书院与家长签订的协议里的一句承诺。这份协议的入学事项注明,学生可以随到随学,学期是六个月到一年,六个月的费用是31250元,一年是49750元。

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孙宏艳看来,与其说孩子“生病”不如说“教育生病”,如今学校和家庭教育中,只是关心孩子的分数。

赵小娴回答:“身体好一点了,谢谢老师关心。”

这样的学费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并不便宜,但是愿意拿出这么多钱送孩子进来的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的期望,他们相信,通过豫章书院的“特色教育”,这些连他们做父母的都无法管教的孩子,将会在半年之后迎来一次脱胎换骨的改变。

所谓的“差生”是天生的吗?她做过“网瘾”孩子的研究发现,很多孩子先是现实的“失败者”,之后才有“网瘾”,而不是相反。

微信中,黄敏还嘱咐赵小娴要把身体养好,要听父母的话,要积极向上。

每个新生初到 为何要被禁闭七天

如今的学校与家庭的合作,看似实现无缝对接,实际还有很多问题。孙宏艳认为,家庭成了孩子的“二课堂”,家长也成了孩子的“二老师”。她做了相关调研,家长最关心孩子的问题,始终是学习成绩,健康排在第二位。这背后是教育观出现了问题。

金建英也拿出与赵小娴的微信聊天记录,赵小娴亲昵地称老师为“金金”。

n37555.com 5n37555.com 6

传统文化教育就是体罚性教育吗?在孙宏艳看来,传统文化的因材施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观念,就是发现每个孩子身上都有长处。如今的传统文化教育一定要在《儿童权利公约》之上,比如父母要对儿童成长负有首要责任、保护儿童免受身心摧残、伤害或凌辱。

2018年1月底到2月间两人多次联系。1月21日,金建英微信问赵小娴“你的病好了吗?”“你现在觉得好点了吗?”2月14日,两人再次聊起病情,金建英嘱咐赵小娴“自己要好好养身体”。

这间“烦闷解脱室”,在豫章书院又被叫做静心室,但是对于很多学生来说,这里却是限制他们自由的小黑屋,每个学生刚一进豫章书院,就会被单独关在这里七天七夜。

建立“差生”转化教育体系刻不容缓

赵小娴为什么要发微博曝光学校?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我说怎么能送我到这种地方,什么也没跟我说清楚,我要见我家长什么的,他们就跟我吵起来了,后面我骂他们,他们就开始动手了,动手我就跟他们两个教官打起来了,我肯定打不过他们,然后把我打了一顿之后他们走了。

有识之士就指出,我们的教育改革,应将“差生”的转化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他建议,对“差生”的帮扶,不妨利用退休老师资源,建立学生发展中心,点对点地诊断、关爱和帮助这些孩子,避免标签化。同时借鉴香港地区的经验,驻校社工普及率已经达到了100%,经费由政府保证。目前,上海和北京的一些学校也在试点住校社工的探索,未来应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赵小娴说,发微博的初衷,是不想让家长再把孩子们送到类似的封闭学校。她认为,这些学校都会给学生洗脑和体罚学生,家长也需要负责任。同时,赵小娴说,自己比较乖,在阳光学校没有被体罚过,但她称在阳光学校曾经看到老师打学生。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在床底下面有一个洞,后来我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那个是故意搞一个洞来吓你,就是蚊虫鼠蚁,老鼠都可以通过这个洞爬进来。

驻校社工在基层如何运营?滴水公益在贵州农村开展了驻校社工试点。项目主管黄春梅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们在现有教育体制下,探索社工帮扶有校园欺凌行为、自杀倾向和网瘾的孩子,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6月14日晚,南昌市阳光学校官方微博发布相关情况介绍:“学校教官不存在拳打脚踢学生的情况。我校一直以‘零容忍’的态度对待打骂体罚学生的行为,一经发现,直接辞退。”

除了几本书,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一直待在这空空的房间里,对于小伟和小尧这样只有十几岁的学生来说,无比难熬。

“我们邀请了爱打架的学生,做我们的反校园欺凌海报宣传的模特。”滴水公益驻校社工吴焕琳介绍,虽然效果如何不好评测,但是至少让孩子知道什么是校园欺凌,一旦遇到就应该报告给老师和社工,同时让这些“差生”去掉身上的标签。

这份情况介绍还写道:“在管理中,适当的奖惩,是会客观存在的。但我校对不服从管理或者故意扰乱学校教学管理秩序的学生,也会有一定的处罚,主要形式有:抄写弟子规、跑步、拖地等。”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他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就是一些古诗词,古文。然后他还叫我背,我问说背不出来会干吗?他说背不出来会挨打,我当时就崩溃了。

除了家长老师,孩子遇到问题应该向谁求助?“可以拨打12355求助,共青团整合了社工和专家资源,可以帮助遇到困难的孩子。”姚建龙支招,“12355”青少年服务台是共青团设立的青少年心理咨询和法律援助热线电话,由各级共青团组织建设和维护。

豫章书院的经历让当事人不信任老师

校长解释这是“森田疗法”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表示,如果豫章书院按照教育规律办事,本可以起到拾遗补缺的教育功能。民间若成立高水平专门教育的机构,就可以实现对公办教育的有益补充,解决大家头疼的“差生”转化问题,类似的豫章书院可以成为一些家庭弥补教育不足的地方,类似的悲剧或将避免。我国应出台详细的教育标准,规范民间力量进行办学,帮助所谓的“差生”,这不是一句空话。

在该校就读前,赵小娴在南昌豫章书院上学(2017年10月该校被网友曝光书院有罚站、打戒尺、打龙鞭等行为,目前已停办——记者注)。

学生刚入校为何就要单独关七天?对于“关小黑屋”的质疑,豫章书院的校长并不否认,他解释,这其实是一种名叫“森田疗法”的心理治疗方式。

这位专家继而指出,目前,我国教育经费占GDP比例连续几年超4%,把有限的国家资金要花到刀刃上,解决“痛点”问题,“差生”转化工作应该得到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