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珍爱网下季度收入凭啥超过百合佳缘之和

2017年中国的网上相亲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6%,达到40亿元,预计今后将继续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增长

日前,珍爱网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松在内部信上表示:“2016年第一季度珍爱网一家的收入有望超过百合网和世纪佳缘两家的总和。”李松的内部信显然是对珍爱网两大“友商”世纪佳缘和百合网的合并做出的回应,即使百合网、世纪佳缘合并,也做不到垄断市场的地位,只不过是原来三分天下的格局变成了两分天下的格局。

杜拉斯说:“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爱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无论是文学上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还是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又或者是经济学里的“单身经济、浪漫经济”,爱情之于人们是精神上的追求,也是乏味生活中的调味剂。

“相亲经济”市场空间有多大

图片 1

在七夕当天,“电影”、“口红”、“鲜花”、“酒店”等节日特有的关键词蹭蹭蹭登上了热搜榜,就在情侣们为爱狂欢的同时,“单身狗”们也不愿向现实低头。数据显示,陌生人社交类App在七夕当日下载占比最高,远超其他APP。由此可见,“单身狗”们为了寻找命中注定的伴侣,纷纷牵手“脱单神器”婚恋APP。

本报记者 李国 实习生 李俊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婚恋市场规模将达到85.8亿元,预计2016年达到100亿元,其中2014年中国网络婚恋交友市场规模达到23亿元,2015年预计达到26.5亿元。在网络婚恋这块市场上,就从来没有出现垄断者,世纪佳缘美股上市,百合网日前也在新三板挂牌,珍爱网上市的日期还未定,李松却言2016年第一季度,珍爱网一家的收入就有望超过百合网与世纪佳缘之和,珍爱网的底气是什么?珍爱网有这本事吗?

单身狗的七夕,两类婚恋APP 化身“搭桥鹊”

“看微信、看大家亲、看网爱天下,每天都要打开无数次。”家住重庆洋河一村的方昭端午假期也没闲着。她告诉记者,当律师的女儿杨洋已经30岁了,对象还没着落,于是她下载了目前最常用的几款手机应用,除了浏览资讯,在女儿的婚恋问题上倾注了绝大部分的心思。

世纪佳缘公布的2015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收入为1.8亿,增长率相比去年增长了20%,百合网则同比去年下降30%,而珍爱网李松对员工信中透露的40%增长率来看,那珍爱网的Q3季度收入应该与佳缘不相上下,到明年珍爱网依旧保持这样的增长率,那么超过佳缘和百合应该亦在情理之中。

在“离婚率”与“单身率”双双走高的背景下,伴随互联网普及率的增长,服务于单身群体的网络婚恋APP也受到了关注。婚恋APP的出现解决了婚恋交友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满足了人们不同目的的婚恋交友需求,成为当下主流的婚恋交友方式。

婚姻的围墙之外,超过2亿的单身人群及其背后的家庭组成了庞大的相亲市场,家长在各类相亲场所中奔忙,折射着中国式的婚姻焦虑。

珍爱网李松在内部邮件中一直强调婚恋网站的格局问题,这也让我仔细的研究了婚恋网站的两种模式:直营与代理。过去十年来,中国婚恋市场一直存在两种模式的竞争,一种是以百合网与世纪佳缘网为代表的“与当地婚介所合作”的代理模式,另一种则是以珍爱网独创的专注培养红娘为用户提供标准化服务的直营模式。

婚恋APP功能多样,模式也不尽相同,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以有缘网、百合网为代表的通过多种方式,为用户进行对象匹配,帮助其寻找交友对象的平台;另一类是以恋爱记、小恩爱为代表的通过记录恋爱经历、完成互动游戏等方式,帮助用户经营婚恋关系的平台。

未来十年将是90后、00后的婚恋高峰期,作为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群体,对智能手机具有严重的“依赖性”,尤其随着各类APP的“主力军用户”——90后一代全部迈入成年,网络婚恋相亲迎来爆发,令诸多新兴企业看到了这一领域的市场蓝海。

作为国内最早的婚恋网站之一,珍爱网要比世纪佳缘、百合网婚恋网站更了解中国的婚恋市场,比如当下最为火热的红娘,就是珍爱网首创并引领的。经营模式上,珍爱网整合了线上线下,尤其重视线下直营店模式,让平台的婚恋服务更接地气。

一、寻觅另一半的婚恋APP瓶颈期遭遇新科技

网络婚恋交友占比将逐年提升

其中最为核心的红娘方面,珍爱网坚持走直营模式,世纪佳缘和百合网走的是代理合作模式。关于直营模式和代理模式,从现阶段的消费升级形势来看,用户显然更热衷于直营模式(越来越多的用户愿意在直营类电商平台上购物),直营模式能够保证服务的质量,而代理模式,很容易出现代理商收了钱撒手不管的局面相亲用户更注重相亲质量,而非“便宜”再也不是当初“便宜”行天下的阶段了

整体看来,寻觅另一半的婚恋APP本质上其实是传统婚介所的线上化,其基础商业模式是吸引单身会员注册并进行匹配推荐。简单来说就是“去中间环节”,通过婚恋APP代替了传统的婚介所,这与招聘求职网站代替职介所、留学网站代替留学中介等互联网平台的商业模式类似。

“用家长的视野来确定孩子未来婚姻的走向,是中国式婚姻的一大特色。”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孙沛东曾于2007年深入研究白发相亲角现象,并著有《谁来娶我的女儿?》一书。

由经营模式的不同所带来的是,双方收入利润的不同。

不过线上婚恋app与婚介所相比其优势十分明显,移动端让单身交友变得方便快捷,随时随地聊天约见比线下婚介所的维系要便利很多。但是,婚恋APP并没有凭借互联网的便捷发展壮大,来自品途的最新调查显示,66.7%的受访者不会去婚恋网站找对象;75%的受访者仅愿在网站花费500元以内。目前,百合网单日人均访问2.2分钟,过短时长背后影射的是大部分的无效用户,婚恋APP市场一直呈现着不温不火的状态。

90后一直给人们一种“非主流”、“任性”的感觉,但随着这批年轻人步入适婚年龄,他们的爱情观开始被归类、引发一些讨论。世纪佳缘CEO吴琳光从在其网站上注册的90后相关数据中发现,这群人的爱情观反而保守,一方面对“相亲会”不屑一顾,但另一方面在生活中也羞于表白,属于“伪奔放”。对物质要求没有那么多,但软性要求不少,比如爱旅游、爱宠物,恋爱要有心跳的感觉等。

图片 2

恰逢近几年,人工智能步入正轨,AI技术渗入各行各业,婚恋行业也因此得到了一些活力。去年,世纪佳缘的缘缘助手人工智能机器人上线、百合网与花椒直播达成合作、商汤科技携手珍爱网开启“人工智能相亲”新模式……进军新兴直播、VR领域的线上婚恋平台不在少数。

在移动互联网兴起前,家长为儿女寻找对象一般是通过熟人介绍,或者通过线下婚介所、城市公园相亲角等线下聚集地去收集婚配对象信息。而如今,这种“中国式焦虑”有了更深刻的“互联网+”的痕迹。

根据上图三家网站的收费标准对比可以看出,珍爱网的客单价要比世纪佳缘、百合网更高,同等条件下,世纪佳缘的三四个会员的收费价格才比得上珍爱网一个会员的收费价格。肯定会有人问,珍爱网的会员价格这么高,会有人购买吗?数据显示,现阶段中国的单身适婚人士现已达2亿人,这其中不乏就有真正愿意相亲结婚的人群,只要能够相亲成功,相信4999元的价格,还是会有大量用户购买的。

利用高新科技,婚恋app存在的用户信息不对称、赚取信息差价等问题得以解决,针对单身用户的多维展现和精准推荐得以实现。VR约会场景则通过对约会对象的相貌、身高、性格进行真实还原,以极具真实感的约会场景为用户提供前所未有的社交体验。融合人工智能技术,依托科技支撑,使用户不仅能根据LBS地理位置匹配另一半的属性和兴趣标签,还能够结合用户线上行为大数据做更好的算法推荐,达到有效提升用户匹配效率、提高婚恋服务效果的目的,最终促进行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