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废稿纸《石羊和邮筒》

一张照片引发网友群体回忆——

“城市发展越来越快,手写信的人也越来越少。马路两侧的大邮筒,日日吃灰。谁曾想,上班路上能偶遇邮政小哥来取件。希望这道美丽的绿色风景能一直被保留。”

石羊从邮筒里爬出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她撑着邮筒“哒哒哒”地跑了几条街,把西门口的邮筒一直挪到了前门街。第二天去西门口寄信的人愣是看着邮筒原来的位置发愣。

路边的邮筒,还有人用吗

6月18日,杭州一位市民在街上看到一名邮递员在邮筒边开箱取件。他拍下照片传到网上,并写下以上感慨。

“邮筒呢?”

杭州主城区还有255只邮筒在坚守,邮递员每天开箱两次,不管里面有无信件

图片 1

“长脚跑啦!”

本报记者 金洁珺 章然 通讯员 韩颖

邓亚东打开浣纱路邮筒。

“瞎说!”

“城市发展越来越快,手写信的人也越来越少。马路两侧的大邮筒,日日吃灰。谁曾想,上班路上能偶遇邮政小哥来取件。希望这道美丽的绿色风景能一直被保留。”

随后,网上掀起一波回忆杀——“邮筒真的还在啊”、“我小时候还有过笔友”、“下课会去学校传达室翻信箱的我”……

要寄的明信片也没有寄出去。虽然石羊家门口有了一只邮筒,但是并没有定期取件的邮递员上门来。

图片 2邓亚东打开浣纱路邮筒。

绿色的邮筒,黑色的邮递口,加了把锁的箱门,在手机还不盛行的年代里,那里积聚着最浓烈的情感期盼。

为了这件事,石羊还被她母亲训斥了一顿:“你是怎么想得到的?!”

6月18日,杭州一位市民在街上看到一名邮递员在邮筒边开箱取件。他拍下照片传到网上,并写下以上感慨。

当我们走在路上低头看着手机的时候,沉默的绿色邮筒开始被遗忘,而开启邮筒的邮递员们,却依旧风雨无阻地打开它,上午、下午,每天两次。

石羊的母亲并没有要求石羊把邮筒送回去,因为她看着前门街上的这个大大的绿色邮筒,只觉得头疼——她一个大人都抱不动,石羊怎么就顶着一只邮筒跑了几条街的?

随后,网上掀起一波回忆杀——“邮筒真的还在啊”、“我小时候还有过笔友”、“下课会去学校传达室翻信箱的我”……

现在,这些邮筒是否安好?打开它,每天又有多少次的“空空如也”与邮递员邂逅?

石妈妈只好给邮局打电话:“对不起!她可不是故意的!真的!劳烦您们,邮筒现在在前门街上呢!”

绿色的邮筒,黑色的邮递口,加了把锁的箱门,在手机还不盛行的年代里,那里积聚着最浓烈的情感期盼。

打开34只邮筒

邮筒最后是被邮局的工作人员抬回去西门口的。抬走的时候,石羊还倚着门有些恋恋不舍这个绿色的新朋友。

当我们走在路上低头看着手机的时候,沉默的绿色邮筒开始被遗忘,而开启邮筒的邮递员们,却依旧风雨无阻地打开它,上午、下午,每天两次。

只有1个邮筒里躺着一封公务信

不过她拖邮递员叔叔带了封明信片,祝愿在外地工作的爸爸,早日“升官发财!”。

现在,这些邮筒是否安好?打开它,每天又有多少次的“空空如也”与邮递员邂逅?

邓亚东负责凤起路周边区域里34个邮筒开箱取件工作。

打开34只邮筒

昨天下午1点半,邓亚东在电瓶车后座上挂上暗绿色的双麻包,车前放上个小邮包出门了。

石羊盼着爸爸的回信。毕竟这是她人生中第一封信件,而且她选择了寄给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