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那夜,月华如水

图片 1

这是一篇十年前就想写的文章,可是一直耽搁下来了。以前我仰慕林容生的画,对他本人却不甚了解。2001年,我到福建师大进修中国写意人物画,容生老师传授山水,先生忙碌,遗憾只有晤面之缘。2004年,我考入了该校美术学研究生,夙愿得偿,容生教我们书法,有了师生的名分和感情,我更慕其为人。他教学认真负责,谆谆善诱,一心一意想把自己的心得体会传授给我们,这点我深有感触。容生在我心目中,其益友和宗师风范相辅相成,构成了林容生完美的人格魅力。
容生老师的山水画艺术首先得力于他深厚的文学、书法和篆刻等传统文化的积淀。他16岁时师从与潘主兰、沈觐寿齐名的老书家谢义耕先生门下,学习篆隶,打下了扎实的书法、篆刻功底。现在他不仅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这在画家中是不多见的。因书成而学画,故容生的绘画能别具一格。而画中题款更是离不开书法,容生山水画中的题款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中,聚散疏密,潇潇洒洒,不仅文辞优美,而且书法俊雅,在画中平添一段美的视点。这与一些书法差者题穷款或题藏款是大相径庭的。当前容生为专精一艺,舍书法、篆刻而专攻山水,又舍水墨山水而专攻青绿山水,是其必然的选择。他以为画水墨山水者众矣,当独辟蹊径;而画青绿山水,古人在唐宋已达到高峰,尔后就渐趋式微,这种定位给了他很大的发展空间。且从福建地理位置来看,举目所见就是一幅幅春意盎然的青绿山水画,于是他从水墨山水画导入青绿山水画的追求中去。但是容生不囿于传统任何皴法,而是从自己的绘画构成出发,以点线面、黑白灰、平面、立体等因素组织画面,既注意透视,又不注意透视,大开大合,描写自己眼中所见或心中所想,这样就从传统中突出重围,给人以新,给人以现代感;也因为没有历史的厚载,他画的很轻松。有鉴于此,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范迪安撰文称他为“从传统的格局里走出来”①的画家。

看他的画心中就有了喜悦,仿佛年少时的自己,举起彩色糖果纸看天看云、看山看水,也不知为什么,夏日的酷热仿佛一下淡去,蝉鸣也远了,花儿悄悄地盛放,流云暂时停下了脚步……
无端的,心中就有了秘密的喜悦,这感觉又有些像前几日,坐在画桌前埋头画画,偶尔抬头,看木棉如柳絮般纷纷从门前飘过,极轻盈地起伏旋转,心也是这般,就恍惚喜悦起来。也不与人说。像在负离子指数特别高的地方,那只欢愉的鱼,来了个回转身,吐了个泡,泡破了,仿佛鱼的笑声,也不要人懂。
容生老师的画里,极少画人,像诗中的无我之境。可又处处见他的身影,知道他曾在这坡上立过,抬头望见前山绿树之间那棵桃花,开得隐隐的,旧旧的让人爱。想起几天前正下一场雨,花灼灼盛开,艳若《诗经》中的那棵华美灿烂。或坐在乌瓦白墙的家中,倚窗作画,眼见那朵浮云挂在山腰,有时会忍不住搁下笔,顺着鸟的叫声一路寻去,顺便看看瓜栅架下昨日的小黄花,可结了个绿蒂果儿了吗?
从前去登山,一路披荆斩刺,到了山顶,反而山势也平了,水流也不急了,呈现出一片平缓与宽阔。容生的画中,便是在这样的地方,盖起了房子,种了荷花,挂了个鸟笼,让鸟来来去去,一如白云。
晨起读书,眼前小池塘,绿水被风一吹一波一波地荡开,其纹理已与前些不同,进入盛夏了。在容生老师的画中,我也看到了这种季节的更替:在春天的绿里加了些许褐色,或花青或别的一些什么,便有了一点夏的意思了,或者,紫的当中泛着一些红,秋便老了。
色彩行走到这里,放轻了脚步,缓慢了速度,沉淀下来,于是线条减弱了,色彩出来了,凝固成透明的,水晶一样的翡翠谷。这色彩在冷静中带着温暖,淡若微笑。
那天看他抱着书,站在展厅前,周遭喧哗的声浪近不了他,一种很安静的书卷气。
我想象着容生老师大声地说话,快跑的样子,想象不出来。他这人适合在文儒巷中,听雨水从瓦当上泻下,泻在青石砖的天井里,绿了青苔,然后拿起毛笔添添墨,写下一些什么,他的形象如果是骑在一匹毛色清亮的马上,马从柳树下走,枝拂了他的青衫,晓风朗月的也颇合适。
看容生老师的照片,神情中好象刚刚还在某种思想里,在画些什么或想些什么,被人叫了一下,抬起头,就这样被拍下来了,连同他的清雅与沉潜。
读他的画,想到初唐的诗,淡定从容,又有太平盛世之初的气度和欣然。
很多年前,在一个朋友的家中邂逅了容生的画册,回家的路上一地的清光,那夜我写到:我看见清辉皎洁的月,面纱一样的云,水枕着月光流经盛放的花树……

图片 2

2007年6月30日酷热于空调中

山好水好春光好 纸本水墨设色 68x136cm 200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