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痛惜!百岁诗坛泰斗赵玉林在福州仙逝!他是三牧中学校友,也是民国时期“末科状元”……

赵玉林先生是我所交往的前辈艺术家中印象最深的一位。若究缘由,就是他所具有的不息精神。
在我印象中,赵玉林先生永远都是那么精力充沛,骑着自行车在这个城市里奔走—
参加笔会,开办讲座,以诗书会友,忙忙碌碌。上个世纪八十、九十年代,他都是这般风风火火,像一个年轻人一般地工作着,不知老之将至。
从一些材料上得知,在旧中国,他“取得高等文官考试及格,又参加挑选县长,获全国第一,出任了不足一年的县长,换来了二十三年的劳改”,不禁让人唏嘘。原本是吟诗作赋的情怀、调弄丹青的妙手,都被扭曲和破坏了。当赵先生从阴影中走出来,时光毫不留情地过去了许多。现在,只能重新开始。
赵玉林先生的艺术精神是在稍稍宽松的文化环境中迸发出来的。诗人情怀,这种与生俱有的趣好,成了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大凡有感,必寓于诗中。他诗思敏捷诗情自然,没有诗人固有的清高孤傲。许多的诗思紧贴着生活现实之脉络,有喜有悲,自在拈来。我喜欢他诗中古色古香并略带典故的那一类型,让人停下来细细咀嚼与把玩。另一些描写生活现状大类白描之作,带有了现代气息,反思着新旧文化传统观念的涨落、碰撞,明显地充满了一位老诗人的忧患:“电脑外文童趣真,体操乐舞亦分神,学书学画都还有,问到诗词没一人。”赵玉林先生这一代人,吟诗作赋是精神排遣的绝好方式,从十分坎坷中迈入坦途,赵先生的诗文都有直抒胸臆、直摅血性的特点,比一般人更看透世间百态,进入了审美的深层。
观看赵玉林先生纵笔挥毫也是一种很好的享受。他用笔极为纯熟,全然成竹在胸,一下笔便(qinqin打不出来)而走。姿势放松,神情专注,颇得潇洒倜傥之风度。不妨说,他是我见到的老一辈书法家中挥毫最为轻松自如者。赵书一直不呈老态,一直是以清新流畅、雅致青春的气息出现的。在他八十岁时举办的个人书法展,五体具备,幅式巨大、字数尤多,无不贯彻着这种清新风气。他旺盛的精神助长了创作能力的强烈,不甘落人之后,不愿重复自己,由技巧的纯熟转化为一种内在的解脱感,一种自足自乐的人生体验。
时光被糟蹋之后,尤其会感到此时自主的可贵。我想,这也是赵玉林先生一直在奋力向前的原因。他的组织领导能力、亲和宽容的情怀,还有很突出的个人品性都在晚年的时光里表现出来。他关爱着青年艺术爱好者,尽力地扶植和培养,但是也厌恶那种华而不实、浅薄轻浮的治学风气。他也发点脾气,痛斥他所反对的对象、现象。我乐意看到他是这样一种人,没有因处境困厄、蹭蹬半生而放弃未来,也没有被磨灭棱角,成为一个俯首帖耳的文人、或者圆滑世故的老学究。他保持了自己鲜活的性情,渗透在一件又一件的诗书作品中。在我看来,文学艺术最有益的就是用来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陶冶自己情操。对于一个具体的人来说,这已足够。我不知道赵玉林先生喜诗文书法,是否也基于这一点。
赵玉林先生已经八十七岁了。这个年龄上的艺术,已经完成百川到海的过程。卡夫卡曾经说过大意如此的话:“一个人无论如何艰难,他的精神一定要不倒。”赵玉林先生一直以他的精神在努力着,不懈怠。在这个渲染[、炒作、包装风气日炽的时代,这种精神也许不被广泛认同,但是它的确无可替代。

图片 1

痛惜!昨晚8时,福州晚报的老朋友、诗词大家、书法大家赵玉林先生走了,享年100岁。

点击链接进入微信专题:

昨晚8时10分,许多人通过电话、微信试探着问:“消息是真的吗?你帮我们问问。”记者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起初不相信,希望这仅仅是误传。因为今年清明节,老人还来到他与我们大家一起推出的福州抗日志士纪念墙前,凭吊抗日先贤,精神矍铄,让我们有太多理由相信他的身体还很硬朗。

可是,才过10分钟,无数的悼诗已溢满了记者的微信。

一个人的精神

泪,难以止住地往下淌。

朱以撒/文

从1917年7月一直到2017年,不知历经了多少匆匆往事,赵老先生给人留下的印象是豁达、开朗、睿智、博学。回顾他的一生,亦是传奇的一生。

赵玉林先生是我所交往的前辈艺术家中印象最深的一位。若究缘由,就是他所具有的不息精神。在我印象中,赵玉林先生永远都是那么精力充沛,骑着自行车在这个城市里奔走—
参加笔会,开办讲座,以诗书会友,忙忙碌碌。上个世纪八十、九十年代,他都是这般风风火火,像一个年轻人一般地工作着,不知老之将至。

赵玉林

从一些材料上得知,在旧中国,他“取得高等文官考试及格,又参加挑选县长,获全国第一,出任了不足一年的县长,换来了二十三年的劳改”,不禁让人唏嘘。原本是吟诗作赋的情怀、调弄丹青的妙手,都被扭曲和破坏了。当赵先生从阴影中走出来,时光毫不留情地过去了许多。现在,只能重新开始。

号佛子明璧,1917年7月生于福州,国家一级美术师,当代著名书法家、诗人。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名誉理事,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福建省诗词学会顾问,福建省楹联学会名誉会长,福建省逸仙诗词学会名誉会长,福建省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福建文史》副主编。

赵玉林先生的艺术精神是在稍稍宽松的文化环境中迸发出来的。诗人情怀,这种与生俱有的趣好,成了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大凡有感,必寓于诗中。他诗思敏捷诗情自然,没有诗人固有的清高孤傲。许多的诗思紧贴着生活现实之脉络,有喜有悲,自在拈来。我喜欢他诗中古色古香并略带典故的那一类型,让人停下来细细咀嚼与把玩。另一些描写生活现状大类白描之作,带有了现代气息,反思着新旧文化传统观念的涨落、碰撞,明显地充满了一位老诗人的忧患:“电脑外文童趣真,体操乐舞亦分神,学书学画都还有,问到诗词没一人。”赵玉林先生这一代人,吟诗作赋是精神排遣的绝好方式,从十分坎坷中迈入坦途,赵先生的诗文都有直抒胸臆、直摅血性的特点,比一般人更看透世间百态,进入了审美的深层。

代表作品

观看赵玉林先生纵笔挥毫也是一种很好的享受。他用笔极为纯熟,全然成竹在胸,一下笔便(qinqin打不出来)而走。姿势放松,神情专注,颇得潇洒倜傥之风度。不妨说,他是我见到的老一辈书法家中挥毫最为轻松自如者。赵书一直不呈老态,一直是以清新流畅、雅致青春的气息出现的。在他八十岁时举办的个人书法展,五体具备,幅式巨大、字数尤多,无不贯彻着这种清新风气。他旺盛的精神助长了创作能力的强烈,不甘落人之后,不愿重复自己,由技巧的纯熟转化为一种内在的解脱感,一种自足自乐的人生体验。

主编《百年闽诗》、《全闽诗录》。著有《灵响居诗文自选集》、《赵玉林书法选集》、《左海吟墨》、《悼孟百歌》《玉林词选》、《秦豫行》等多种诗书专著。举办过《佛子明璧诗书展》、《佛子明璧百联展》、《百岁书家——赵玉林书法作品展》等书法个展。

时光被糟蹋之后,尤其会感到此时自主的可贵。我想,这也是赵玉林先生一直在奋力向前的原因。他的组织领导能力、亲和宽容的情怀,还有很突出的个人品性都在晚年的时光里表现出来。他关爱着青年艺术爱好者,尽力地扶植和培养,但是也厌恶那种华而不实、浅薄轻浮的治学风气。他也发点脾气,痛斥他所反对的对象、现象。我乐意看到他是这样一种人,没有因处境困厄、蹭蹬半生而放弃未来,也没有被磨灭棱角,成为一个俯首帖耳的文人、或者圆滑世故的老学究。他保持了自己鲜活的性情,渗透在一件又一件的诗书作品中。在我看来,文学艺术最有益的就是用来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陶冶自己情操。对于一个具体的人来说,这已足够。我不知道赵玉林先生喜诗文书法,是否也基于这一点。

书法作品被中央统战部、中央电视台、福州市政府、武夷碑林、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刘少奇纪念馆、陶渊明博物馆、茅盾纪念馆、常德诗墙等几十个单位收藏,并流传到海外。

赵玉林先生已经八十七岁了。这个年龄上的艺术,已经完成百川到海的过程。卡夫卡曾经说过大意如此的话:“一个人无论如何艰难,他的精神一定要不倒。”赵玉林先生一直以他的精神在努力着,不懈怠。在这个渲染、炒作、包装风气日炽的时代,这种精神也许不被广泛认同,但是它的确无可替代。

赵老与晚报 往事历历在目

赵玉林,号佛子明璧,原籍浙江绍兴,1917年7月出生于福州。当代著名的诗人、书法家,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福建省文史馆馆员、《福建文史》副主编。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福州市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福建省楹联学会名誉会长、福建省逸仙艺苑名誉理事长,福建省老年书画艺术协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名誉理事,福建省诗词学会顾问,福建省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

赵老是福州晚报的老朋友,福州晚报有事找他,他几乎有求必应。

几年前的盛夏,福州晚报要改版《闽海神州》,想请赵老题写版名。当时,他正在雪峰寺避暑,满口答应。他原定上午到,可那天通往大湖的山路因运送大型输电设备时通时堵,到中午一点多才到。老人也不睡午觉,一直在等我们。见我们来了,立刻把我们带到书画室,只见桌上放了十几幅已写好的“闽海神州”,他笑着说:“我写了一上午,还是不满意,我再写几幅,你挑挑。”说着,又抖擞精神,连着写了好几幅。他说:“我是福州晚报的老读者,和您又是老朋友,当然要写出最好的。”

赵玉林为本报题写的版名——《闽海神州》

2015年清明节,本报与福州三山人文纪念园联合发起建设福州抗日志士纪念墙,记者再次登门求他为纪念墙题写墙名,他听了,大手一挥,说:“别用求字,这是为这座城市留下最珍贵的记忆,我责无旁贷。”那天,他又是一连挥毫写了多幅作品,笔力苍劲,像极了他的风骨与沧桑经历。

2015年,赵玉林为福州抗日志士纪念墙题名。他回忆起抗战胜利的时刻,十分激动

那年7月5日,福州抗日志士纪念墙奠基,赵老代表抗日老兵致词,声若宏钟,情到深处老泪纵横,激情赋诗一首,成为福州抗日志士纪念墙前最经典的发言之一。

2015年7月,赵玉林在福州抗日志士纪念墙奠基仪式上发言

记者在福州晚报工作的24年间,数不清多少次采访赵老。现在想来,唯一心里有点安慰的是,记者是第一个完整挖掘老人抗日经历并进行详尽报道的媒体人。老人曾说“抗日,那是我一生中最激情的岁月”。晚报还与三山人文纪念园携手,为老人留下一方手模铜雕。

但这点安慰只持续了片刻,随后即被难过与后悔吞没,因为记者前些时候听说老人身体已不好了,但因为正忙着筹备围棋大师吴清源的系列纪念活动,想等到11月30日活动全部结束后再去看望他,没想到这一拖,就拖出了记者此生的又一憾事。

以墨为枪,投身抗日救亡大潮

赵玉林原籍浙江绍兴,1917年,出生于福州的书香门第、诗书世家。他的父亲叫赵崇钰,能诗善书,人称“诗佛”。受父亲熏陶影响,赵玉林少读私塾,饱读诗书。

12岁时,赵玉林进入三牧中学,也就是今天的福州一中,才初一的他,就受到前清举人、国文老师唐汀镜的赏识,多被褒扬。

学到高一,恰逢福建省政府秘书处招收办事员,他去投考被录用,年方17岁即告别校门,走上社会。

3年后,1936年,20岁的他迎娶亦出身书香门第的陈孟玉,两人情投意合,如胶似漆。

赵玉林全家福

但一切的美满,终敌不过纷飞战火。

1937年7月,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家国纷争何以为家?赵玉林夫妻俩组建起抗日剧社,赴各地宣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