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人约黄昏寻找陈逸飞的足迹

在北京市朝阳区大山子张万坟金南路18号,有一个由一圈二层红顶白楼围成的四合院,面积很大,与周围低矮的平房区比较,显得格外抢眼。这是中国第一家私人博物馆——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在这里收藏着十余幅哈默的旧藏,多数是陈逸飞早期的油画经典之作。

图片 1

在著名艺术家陈逸飞逝世2周年之际,其成名作《黄河颂》在中国嘉德2007春季拍卖会上最终以4032万元的高价成交,创下他本人油画作品的最高价,也创下了中国内地油画作品成交价的最高纪录。陈逸飞至今获得最高评价的是他的早期作品《攻占总统府》、《保卫黄河》、《踱步》等。那些典型的现实主义绘画,显示了画家很高的造型能力和丰富才情,并奠定了他在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地位。大师的作品看似离我们很远,其实也很近。在北京和上海的几处艺术馆里,观众将有幸近距离接触艺术大师这一时期的顶级作品,欣赏大师的笔触。

 
 在一份“陈逸飞作品历年最高价”的明细表中,你不难看到这是一个只属于陈逸飞的奇迹:

图片 2

图片 3

陈逸飞的画作,从大到小都非常精致,人物、构图、光线都非常有感染力。如他早期的珍品《农舍》、《晨曦》等作品在观复都能欣赏到。不仅如此,在观复参观还会不由得被它的收藏规模震惊,仅陶瓷、古家具、门窗三个馆就展示了形形色色、数以千计的珍贵藏品。

图片 4

走进观复,大厅中的“上海少女”倚门而立,左手一把折扇,右手一个鸟笼,顾盼生姿,给刚进门的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陈逸飞的艺术之路宽阔而多变,他把自己对美的理解,对时尚的把握,从油画延伸到其他领域。《上海少女》是陈逸飞为数不多的雕塑作品之一,也是最著名的一件。这是一件两米多高的青铜雕塑,一个身材细高、扭身顾盼的盘发少女,穿着无袖旗袍,坡跟尖头拖凉鞋,右手持扇,左手手指勾着一个鸟笼,用极简单的线条将上海少女特有的娇嗲时髦表现出来,大胆而准确。2000年,雕塑完成,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摆放在上海新天地“逸飞之家”,甚至成了逸飞之家的标志。随后,《上海少女》远赴法国,在卢浮宫展览60天,成为上海与巴黎两个国际时尚城市的一个艺术结合点。

 
 在整个九十年代里,陈逸飞的绘画创作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革命题材到水乡系列,从雪域高原的沧桑再回到大上海的遗梦,陈逸飞实现了一次又一次完美的华丽转身,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神奇故事。

陈逸飞是新海派文化的代表人物,曾签约美国石油大亨——哈默博士的画廊,哈默的出现,影响了陈逸飞的一生。1985年,美国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哈默访华时,将陈逸飞的一幅油画《家乡的回忆——双桥》当作礼品赠送给邓小平。哈默很欣赏陈逸飞的画,拿来送给中国领导人似乎更有意义。古镇周庄的双桥经陈逸飞的渲染显得自然古朴、美轮美奂,后还被联合国选为首日封,陈逸飞也因此奠定了他特殊的历史地位,周庄亦跟着出了名。

图片 5

位于博物馆二层的油画馆里陈列的《大提琴少女》,1990年曾在美国著名哈默画廊为他们兄弟二人举办的联展上展出过,当时出版画册的第一页就是这幅作品,后来被一位日本藏家用约五六万美金购得,再也没有展出拍卖过,因此保存甚好。“这是陈逸飞早期音乐题材中的精品,他这一成名作提琴系列我们家人手中也很少了。”陈逸鸣记得当时陈逸飞在美国画这幅作品时只能用“一丝不苟”来形容,“虽然这种类型对于陈逸飞来说驾轻就熟,但从选材到构图他可以认真到茶饭不思,作画全过程花了非常大的精力,所以这幅画几乎挑不出毛病。”《大提琴少女》作于1988年,作品内容简约。一位少女身着紫色晚礼服矗立在大提琴后,画面弥漫着宁静与平和的气息,圣洁而美丽、高贵而典雅。其外表容貌与装饰物结合了中西方人物的特点,在写实主义中渗透着中西方文化强烈的冲击。

   
 陈逸飞突然仙逝,如同生命交响乐中琴弦骤然断裂,如同绽放盛开的花季卒然颓败,令人愕然!令人惋惜!令人痛心!他的早逝给喜欢和热爱的他的人们只留下一个刹那惊艳的背影,同样也留下了太多的迷……

[1][2][3]下一页

1997年,《前人行》布面画以231万元在北京成交;

私博里的哈默画廊旧藏

【这幅《罂粟花》拍卖价高达3870000港币。成为陈逸飞神话的最高峰!】

图片 6

 
 陈逸飞,这位集商人的睿智和艺术家的才情于一身的传奇人物,不仅创造了东方绘画艺术的神话,更主要的是他将东方和西方的艺术精髓极为优雅地融合于一起,将传统和现代的油画技巧完美地贯通,用最世界的语言把中国的历史文明和悠久的传统文化再现于世界!

  2003年,《人约黄昏》布面油画以110万元成交;

图片 7

  2005年,《有阳光的日子》在北京春拍中拍出440万元的高价;

  2004年,《霞飞路上》布面油画在中国嘉德秋拍中以220万元成交;

 
至此,一位在全世界文化领域创造了华人艺术家一个又一个神话的传奇人物如流星般陨落。

【陈逸飞以水乡为主题和背景,创作了一系列蜚声海外的佳作,也为水乡打开了通往世界的大门。】

 
【题记:喜欢陈逸飞,由来已久。看他的作品,就像似在一种怀旧的气息里漫步,就如同在弥漫的静寂里迷醉;看他的人,就像似在读一本不倦的书,更像似在欣赏一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总是用最仰视的角度和最深情的目光……】

  1991年,陈逸飞根据唐代诗人白居易名作《琵琶行》创作的油画作品《浔阳遗韵》,在香港佳士得拍卖行以137万港币,打破了在世华人画家油画拍卖史上的最高纪录;

    陈逸飞去了!一个伟大的艺术巨星陨落了!

   
在改革开放之初,已经移居美国并学有所成的陈逸飞在大师吴冠中和李可染的影响下回到祖国,并辗转反侧来到当时还不为人所知的苏州水乡周庄古镇。回美不久便创作出了以《故乡的回忆—双桥》为代表的一系列展示水乡古镇的画作。在美国纽约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长阿曼德·哈默所属的哈默画廊展出,在国际上引起极大轰动。同年11月,阿曼德·哈默访问中国前出巨资将陈逸飞的“双桥图”买下,并作为出访礼物送给邓小平。使得周庄小镇一夜之间扬名世界。陈逸飞的一幅画竟改变了一个江南小镇的命运!如今的周庄已成为国内外非常知名的文化名胜和旅游景点。

   至少我以为:陈逸飞的传奇与神话,永远无法复制!

图片 8

  1996年,《赞幻曲》成交价为110万元;

  2005年,《深闺》布面油画102.3万元;

 
 之所以说陈逸飞是一个“不可复制神话”,那是因为他有着传奇的经历、故事与辉煌的创造——

 
 陈逸飞的猝然辞世使他的艺术生涯更加迷离、更加传奇,他和他的那些完美的艺术作品一样皆成为神话,而且是一个永远不可复制神话……

【只要知道陈逸飞的人,几乎都知道这幅《浔阳遗韵》,他是陈逸飞神话中最生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