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十17日游成瘾的侵蚀有多可怕

在地点上,我们发现,经常在家、学校或亲戚家上网的网瘾比例更低,而在网吧或用手机上网的,比例更高。这不难理解,不论在网吧还是用手机上网,基本上都处在无人监管的状态下,更容易成瘾。

调查显示:四类孩子更容易网络成瘾

非留守儿童“每天玩4—5小时”的比例为8.8%,留守儿童则达到18.8%。留守儿童由于缺乏父母陪伴,从游戏的世界中寻找满足与快乐成了他们的一个选择。家庭关爱、教育的缺失也是孩子沉迷网游的一个原因。

游戏很复杂

No6.节假日多在网上打发时间

为玩网游编造各种理由痴迷游戏丧失学习兴趣记者调查

孩子的课余时间也非常重要。首先,课余时间和谁在一起很重要,我们发现,课余时间自己独处、或与校外社会人士在一起的孩子,更容易造成网瘾,而和同学、家人在一起,甚至和家长同事的孩子在一起的,网瘾比例都很低。也就是说,在无人交流、无人陪伴的状态下,孩子更容易成瘾。其次,课余时间做什么也很重要,调查显示,那些课余生活丰富的孩子,更不容易成瘾。所以我们经常会建议家长,尽量为孩子提供更多的课余活动,让他们的网下生活比网上生活更加丰富有趣。

通过网瘾中小学生对各方面不满意的比例,可以发现网瘾的孩子普遍对现实生活不满意。网络是自主选择的环境,但现实生活却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这给家长带来的启发是得让孩子发现一些生活中的乐趣。

“他沉迷网游后,越来越爱撒谎。我偶尔也玩网游,在游戏中看见他,就打电话问他是不是又在玩网游,他竟然撒谎说没有玩。”郑宇说。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青少年网瘾的调查,根据标准,受调查的青少年中,成瘾的比例是6.7%。之后,我们又把成瘾的孩子和非成瘾的孩子做了各方面的对比,发现了一些网瘾孩子不同于一般孩子的特征。

近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做客本报“现代教育大讲堂”,与家长[微博]共同探讨了“网络时代的家庭教育”这一话题。孙宏艳坦言,“现在很多家长谈网色变,总是担心孩子网络成瘾。但是网络时代里孩子接触网络是不可避免的,家长不应该简单地以为拔掉网线、藏起电脑就可以万事大吉了,而应该去思考为什么有的孩子上网成瘾,有的孩子却没有,并在此基础上对孩子进行合理的引导。”

“儿子本来喜欢看绘本、画画、做户外运动,但自从接触网游后就对其他一切失去了兴趣。”刘女士说。

就如游戏成瘾,一旦简单化了,无非就是达到某个标准,就是病人,然后进行药物治疗、行为干预等。但这样真的是最好的处置方式吗?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成瘾都是坏事,但同样不能否认,这些对游戏成瘾的人,未来也可能会成为某个领域的精英。在人类历史上,有太多这样的例子,那些沉迷于某件事情无法自拔的人,很有可能在未来创造惊人的成果。虽然他们都是个例,但也告诉我们,不能否认这样的可能。

No4.网瘾学生不喜欢学习

明确九项诊断标准

这些年来,游戏成瘾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很多关注,也确实采用了不少办法,比如禁止未成年人进网吧,还有不少人提出许多控制游戏的办法,比如减少游戏的生产,比如控制青少年儿童玩游戏的时间等,这些方式都很好,但为什么效果不大。我想,主要和线性思维有关,既然游戏成瘾,那就减少游戏,减少接触游戏的机会和时间。这样的方式太简单化了,实际上是不可能控制游戏成瘾问题的。

学习差和网瘾是相辅相成的,学习差的学生容易去上网,因为他在生活里面不如意,觉得学习负担重。然而,过度迷恋上网又容易导致学习更差,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尝试过很多让孩子远离网游的办法,做约定、带孩子去户外运动等,软硬皆施,但效果甚微。“有一次我很生气,就把孩子的游戏设备摔了,虽然这样不理智,但在没了游戏设备后,孩子确实有所好转。”刘女士说。

还有性格问题,有些人做事情很执著,这本来是好事,但如果用到网络游戏上,就可能成瘾,那就要从性格上着手,想办法改变他对游戏的执著。

网瘾学生一般都不喜欢学习,觉得学习负担重,这个给家长的启发就是要想办法让孩子爱学习,这是教育要干的事。

一名曾经的网瘾少年告诉记者:“在家长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下,我试过很多方法,但总是在卸载了游戏后又重新安装。最后我在网上找了一个给游戏账号封号的商家,花了20元,账号一封,终于戒了。虽然现在也玩,但只是在周末偶尔玩两把。”

要防控网瘾

通过非网瘾与网瘾中小学生课余经常在一起的人的比较,网瘾学生大多没人陪伴,所以只能选择在网上与人交流。这给家长的启发是要安排好孩子的课余生活,培养孩子一些兴趣爱好。

游戏成瘾的危害有多可怕

很难有防控的方法

通过非网瘾与网瘾中小学生假日生活的比较,网瘾学生大多是在网上打发时间,上网成为他们重要的一种休闲方式。

为了解决未成年人网络沉迷问题,近年来,国家也多次出台相关规定。去年年底印发的《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对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进行集中整治;前不久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要求“控制电子产品使用”“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等。

既然是疾病,防控当然也是应有之义。但同样的,面对多样化的事物,需要多角度的思考。以标准来防控当然容易,比如不能超过多少时间之类,但失之简单,而且只是最表面化的防控,可能很难获得预期的效果。

通过非网瘾与网瘾中小学生上网地点的比较可以发现,网瘾中小学生更常在网吧上网。专家分析认为,很多家长因为过分担心孩子上网成瘾,而简单粗暴地拔掉网线或者把电脑锁起来,这样一来,孩子愈加对上网好奇上瘾,从而偷偷跑到网吧去上网。

刘女士的儿子今年读初二,自从迷上了某款网游,便一发不可收拾。“放假在家时,他更是变本加厉。”刘女士说,其实儿子也知道自我反省,但就是控制不住。

所以,一方面要有明晰的标准,一方面也应该综合衡量,不能只有单一的标准,也不能全是线性思维。

网瘾学生都相对不是特别乐观,对学习、生活、家庭状况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满。所以家长要懂得给孩子设定一些合理的目标,并引导孩子为实现目标而努力。

郑宇说:“弟弟也知道要控制自己少玩网游,但他就是做不到。”

在年龄段上,初二、高一、高二的孩子成瘾的比例更高,超过平均数。一方面,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处在青春期,自我意识更强,但判断能力和自我控制的能力不足,因此容易陷入其中。而初三、高三因为要备考,家长、老师监管比较严,所以网瘾的比例要比其他年级更低。

绝大多数网瘾的孩子都跟家里的爸爸教育不作为有直接关系,有的是单亲家庭,妈妈带着孩子;有的是爸爸虽然在家,但是不管,听之任之;还有的是爸爸常年在外忙着挣钱顾不上,所以导致孩子和爸爸的关系不好。

家长行为影响孩子

小孩子为什么会沉迷游戏呢?原因很多,比如学习压力太大,比如学习过程的无聊造成了他精神上的空虚状态,人会趋利避害,沉迷游戏是可以想象的。这样的情况,仅仅从游戏时间、游戏程度等方面去防控,没什么太大的意义,真正的防控不在游戏,而在造成游戏的原因上。

10月20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做客本报“现代教育大讲堂”,分享了一项关于中小学生网络的权威调查。

据记者了解,2017年年底,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游戏成瘾”归类为精神疾病。在2018年更新的《国际疾病分类》中,专门为“游戏成瘾”设立条目,并明确9项诊断标准,以帮助精神科医生确定患者是否对游戏产生依赖。新版本将由2019年5月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最终批准,并将于2022年1月1日生效。

除了自身的问题,人际关系也很重要。网瘾的孩子,大多和身边人关系不好,且对自身的人际关系状态不满。我们的调查中有个问题,“心里话喜欢跟谁说”,其中,喜欢把心里话藏在肚子里的孩子,成瘾的几率要比其他孩子高10个百分点左右。

网瘾学生通常感到孤独,与人初次交谈也比较困难。这些学生虽然在网络上挺活跃,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觉得跟别人打交道特别困难,尤其是跟陌生人。

“弟弟迷上网游后就不怎么爱笑了,在家也拒绝和我们交流。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引导他不要沉迷网游,想着他的年龄大一点会好些,结果现在变本加厉。”郑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