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80%丧偶老人有再婚愿望:易受子女干涉 财产纠纷多

老人观察三四年才出手还是被骗

图片 1山西省阳曲县西凌井乡敬老院两位老人收获爱情。
邓寅明摄

受农村家庭结构变化、人口流动加速等因素影响,许多生活在农村的老人渐渐独守空房,陷入无人照料的困境——

5元办个会员卡,就能来门店吃喝玩乐,投40万就能免费养老,本金还能拿回来

一大早,北京市海淀区一家养老院,郭大爷和李大妈手牵手,边走边聊,有说有笑。平常,喝茶、遛弯、看电视甚至吃住,他们都在一起。不过,这对外人眼中温馨幸福的“老两口”,其实并没有领取结婚证。在双方子女眼中,他们也不过是相互陪伴的“大爷”和“大妈”。

农村“老有所养”还要再破题

不少老人是被爱福家今年的短期产品套牢,被骗后大多瞒着子女,不敢说,怕被骂

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国丧偶老人占老年人口的27%左右,约为4748万。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显示,80%的丧偶老人有再婚愿望,其中进行婚姻登记的不足一成,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隐婚”——不登记,却像夫妻一样生活。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华林

本报记者 吴朝香 文/摄

“少年夫妻老来伴”,年老有“伴”被视为晚年幸福的基础。随着我国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丧偶或离异老人日益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对于他们来说,是继续一个人的孤独旅程,还是勇敢牵起另一双手,或者是作为妥协选择“隐婚”,关乎晚年幸福。

年复一年的辛勤耕作,换取子孙环绕和稍有盈余的晚年生活,靠土地和子女养老,似乎是千百年来农民的共同指望。然而,随着农村家庭结构、人口流动等方面不断发生变化,许多生活在农村的老人渐渐独守空房,陷入无人照料的困境。农村养老,问题频现。

图片 2老人手里的合同。

①易受子女干涉

当他们老了,头发白了,儿女奔向了城市,他们还能在炉火旁打盹,安然回忆往昔吗?

“我观望了三四年,做梦也没想到还是掉进坑里了。”68岁的陈大伯至今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觉得自己足够谨小慎微,投入前搜集了很多信息进行判断,但最终他还是没躲过陷阱,49万,他和老伴的全部家当,说没就没了。

法律: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受法律保护,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老年人离婚、再婚及婚后生活

养老金作用几何

出事后,陈大伯至今没跟儿子说过,老两口默默承担着这个噩耗,钱报记者采访到的涉事老人,几乎都选择瞒着子女,理由也都差不多:“不敢说,会被骂死的。”

“最美不过夕阳红”,然而现实中老年人婚姻却往往需要面对观念的转变、子女的阻挠和舆论的压力。对大多数丧偶、离异老人来说,婚姻自由的实现并不容易。

虽然早已步入老年,但魏文平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如何安养晚年的问题,让他一直比较焦虑的是,自己哪天老到放不动羊了怎么办?

多则四五十万,甚至上百万,少则三四万,这些老人,几乎倾其所有,把养老钱都投进这个项目。

湖北武汉的蒋大伯退休前是一家国企的领导。3年前,相依为命的老伴突然病逝,蒋大伯像塌了天似的,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大屋子,孤单寂寞,头发也白了,身体大不如前。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另一名丧偶的退休女士,相处两个月后,两人觉得甚是投缘,便开始谈婚论嫁。不料,这门亲事却遭到子女的一致反对,理由是蒋大伯是有孙子的人了,再婚会让人笑话;而且蒋大伯有三儿两女,养老送终有保障,何必再婚?三个儿子甚至直接闹到蒋大伯家里去,当着那位女士的面对蒋大伯出言不逊:“人家比你年轻了十几岁,家里又没钱,跟你好肯定是贪图咱们家的房子和钱。”蒋大伯对此既生气又无奈,“难道老人就不该有婚姻的自由和幸福吗?”

魏文平是湖北郧西县湖北口回族乡坎子山村村民,3年前,儿媳妇因病去世,留下4万元债务,赤贫的家庭状况,不允许已经76岁的他放下锄头安心养老,魏文平依然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之一,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职责从种地慢慢变为放羊养牛,家里的7亩地,则交给了儿子种。

观察了三四年出手还是被骗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黎建飞告诉记者,“婚姻自由是婚姻法的根本原则,这个原则适用于任何人,老年人当然也包括在内。”同时,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一条也规定,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受法律保护,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老年人离婚、再婚及婚后生活。而对于子女因为财产问题阻碍老年人再婚的情况,黎建飞认为,“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和老年人的财产自由都是老年人自身的权利,与子女无关。”老年人的婚姻自由与老年人再婚后的离婚率高、财产分割复杂等没有必然联系,婚后会产生的麻烦不能成为限制老年人行使婚姻自由权利的理由。“子女以财产有可能流失、有可能被他人分割为理由而干涉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或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干预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在法律上站不住脚,在伦理上也是不孝顺的。”

“今年放羊都觉得吃力,腿脚跟不上,多走几步,就得停下喘口气。”魏文平捶了捶自己的双腿,有些担忧,等到自己和老伴都动弹不得了,儿子又要干活又要照顾他们,能行吗?

陈大伯是爱福家紫荆花路分部的会员,他是从去年开始购买爱福家的产品,“一开始投入1万,后来慢慢追加了10多万,今年又投了30多万,一共是49万。”

除了子女的干涉,还有出于对财产、舆论、情感等方面的顾虑。因此,“隐婚”成了许多老年人时髦又无奈的选择。对此,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孙若军教授表示理解。在她看来,老年人再婚的根本意义不在于婚恋,而在于养老。“两个老人在一起主要就是想找个伴儿,生活上可以相互照应,可能并没有多深的感情基础,也不想和子女闹僵,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法律不能干涉,其他人也不能干涉。”但从法律的角度讲,老人“隐婚”得不到法律保护,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财产关系难以清算。因此稳妥的做法还是通过法律形式,确定婚姻关系。

坎子山村全村有462人,60岁以上有近百人,和魏文平一样,因为不愿意成为家庭的负担,大部分老年人仍然在坚持靠劳动养活自己。

早在2013年左右,陈大伯就知道“爱福家”,当时身边有熟人购买了这个机构的产品,向他推荐,但被陈大伯拒绝,“我不相信啊,我什么理财产品都没买过,弄不懂,也不信。”

②涉及财产的纠纷多

“目前,农村老人的养老方式主要有3种:土地养老、家庭养老和社会保险养老。”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唐钧说,种地是农村老人的主要收入来源。除此之外,一般农村老年人最直接的收入还有养老保险金。如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参加新农保的农村居民按规定缴纳养老保险费,满60岁以后将按月领取养老金,缴费标准设为每年100元、200元等几个档次,多缴多得。

但这几年,陈大伯和老伴经常会去爱福家参加聚会。这里可以打牌、打乒乓球、喝茶聊天,有时还会组织大家短途旅游。

法律:在遗嘱中,其对个人婚前财产及个人婚后共同财产中本人部分的处分仍然有效

由于农民没有固定工资收入,养老保险金被赋予了较高的期待。但以每月55元为基础的新农保,似乎很难满足一个农村老年人的日常生活所需。

“5元办个会员卡就能来。我们就一个孩子,已经成家了,平时家里就我们俩,也没什么事,社区活动室很多都是更年轻的人,搓个麻将都嫌我们手脚慢,玩不到一起,来这里的是年纪差不多的,一起聚聚还挺热闹的。”

最近,江西的梁女士有点郁闷。几年前她母亲病逝后,父亲一直没有再婚,如今父亲年纪越来越大,自己又常年在外不能照顾父亲,她想给父亲找个伴,父亲也同意。但是相了几次亲,都因为牵扯到一些现实因素没有成。“有的老太太说愿意跟我爸结婚,但要我爸把一半房产转到她名下,有的甚至直接明码标价婚前就要给她一笔钱,这样的婚姻简直就是一场交易。”梁女士说。

今年65岁的坎子山村民陈绍喜和老伴两个人每月共能领到140元养老金,说起这些钱,陈绍喜摇摇头:“买点油盐酱醋是够了,但人情和药费是开支大头。”村里的丧葬嫁娶,每次出手至少以百元计,陈绍喜的老伴患风湿病多年,去年住院就花掉3000多元钱。

三四年下来,陈大伯一直秉承着“不懂理财,也不乱买”的原则,始终没出手,一直到去年。陈大伯因为生病做了两次大手术,两次手术期间,儿子总共也就在医院待了几个小时,都是来签字。“他经常出差,忙得不行,根本抽不出时间来陪我们。”那次之后,陈大伯有很强烈的感觉,“以后养老,肯定指望不上孩子,要自己想办法。”

江西省兴国县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颜梅生认为,在影响再婚和离婚的因素中,财产问题是重要因素。“虽然从表面来看,老人再婚的最大障碍似乎来自子女的态度。但究其根本,子女的反对绝大部分来源于对财产的担心。”因为我国实行夫妻财产共有制,不管是不是原配,只要形成夫妻关系,一方死后,另一方也有权继承其财产。这样一来,死去一方的子女就有可能失去所有本应属于自己的遗产。

保险额度过低,养老金发放偏少,新农保并不能真正解决农民养老问题。好在有些地方出台了新政策,农民只要满足条件,一次性补缴15年的农村养老保险,就可以在60岁后像城镇职工一样每月领取上千元的养老金。但一次性补缴15年的农村养老保险不是一笔小数目,动辄要数万元,这对农村家庭而言,无疑是个不小的负担。

而爱福家声称是一家养老平台,成为会员,可以优先享受旗下的养老产品,免费住养老院。

由于老年人再婚时双方一般都有子女,所以遇到财产纠纷时往往难以厘清,无论是身处其中的老人或是其子女,经常陷入一些法律误区。比如现实生活中经常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两位老人再婚前各有子女,男方生前就留下遗嘱,说死后要将其所有财产由自己的子女继承。女方却不买账,认为男方的遗嘱中处分了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故应全部无效,并要求一并继承男方婚前、婚后财产。

对此,唐钧建议,政府应该加大对农村养老问题的财政投入,以保障其基本生活为标准,不搞“一刀切”,建立中央财政补助资金动态投入机制,使养老金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农民收入的提高而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