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后做头部CT 孕妈妈堕胎后起诉肇事方

当事人事先不知自己怀孕 就医检查后主动流产

交通事故后的一次放射性检查,让怀孕两个多月的准妈妈陷入深深的焦虑。因担心胎儿受辐射影响,她最终作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堕胎。事后,她把交通事故肇事者及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1、乘坐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时,乘客可向哪些主体进行索赔?

施女士被汽车撞伤后,司机黄师傅将她送医治疗。由于不知自己怀有身孕,施女士接受了放射检查,事后主动流产。因认为流产与司机的侵权行为有因果关系,施女士将黄师傅及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除医疗费外,还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近日,海淀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宣判,仅支持施女士医疗费等诉求,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求予以驳回。

做CT后无奈堕胎,肇事方担责吗

乘坐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在确定民事赔偿主体时,首先应该确定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根据责任划分分为两种情形。一是承运人(如本案中的出租车司机)负有事故的主要责任、次要责任或同等责任的情形下,承运方与事故的其他方构成共同侵权,共同侵害了乘车人的人身权或财产权,两方都是民事赔偿主体。二是承运人对事故的发生无责任,其他方负有事故全部责任的情形下,就发生了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的竞合,出租车乘客既可要求事故其他方承担侵权责任,也可要求出租车司机承担违约责任。

不知怀孕接受放射检查

江中帆

2、在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发生竞合时,乘客应如何选择?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有何不同?

去年年底,施女士在骑车经过路口时与黄师傅驾驶的小轿车发生交通事故。事发后,黄师傅将施女士就近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并进行全身检查。施女士主张,当时她并不知道自己怀孕,故而接受了X光放射检查,后出于对孩子健康的考虑,只能接受流产手术,但流产的结果对其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所以要求黄师傅及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误工费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辐射会对胎儿造成影响,是社会基本认识。为了预防辐射,孕妇们往往如临大敌,全副武装。可是,辐射会对胎儿造成影响,只是一种可能而非必然。孕妇们在长达十个月的孕期内,难免会发生一些意外伤害事件,因治疗需要有时须进行放射性检查。那么,发生意外伤害事件进行放射性检查后,因担心放射性检查可能会对胎儿造成不利影响而自行堕胎,肇事者对孕妇自行堕胎的行为是否应该承担侵权责任呢?

乘客既可以侵权为由起诉,也可以违约为由起诉,二者可以任选其一。

黄师傅及保险公司均同意对于交强险和商业险限额范围内合理的损失进行赔付,但对于施女士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认可,流产的后果并非由交通事故直接导致,不同意赔偿该部分款项。

这样的故事真实存在。一名孕妇发生交通事故后,头部受伤,无奈做了放射性检查,因担心放射性检查会给胎儿带来不利影响,自行将腹中的胎儿打掉,并要求肇事者及对肇事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就其堕胎造成身体上及精神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则以孕妇在没有掌握专业医疗知识的前提下,全凭个人意志选择人工流产,流产结果与交通事故无客观上的因果关系等为由,拒绝给予赔偿。

如果当事人选择了以侵权为由起诉,则赔偿主体为侵权人,即在交通事故中负有责任的一方,正是因为其n37555.com,侵权行为,才导致了乘客遭受人身或财产损害。本案即属此种情形,私家车驾驶人李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无直接因果关系未获支持

那么,发生交通事故后进行放射性检查,因担心胎儿受到不利影响自行堕胎可否要求赔偿?近日,山东省青岛市中级法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回答了这一问题。

如果当事人选择了以违约为由起诉,则赔偿主体为承运人。承运人与乘客之间有运输合同关系,承运人负有将乘客安全送达目的地的义务,但由于事故的发生,承运人没有履行该义务,构成了违约行为,乘客可以要求承运人承担违约责任。

海淀法院审理认为,案件的争议焦点在于流产的后果与本次交通事故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根据法律规定,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是承担侵权责任的主要构成要件之一。

一场意外事故

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除了赔偿主体不同外,诉讼时效的要求也不同,侵权的诉讼时效为一年,而违约的诉讼时效则为两年。另外,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的赔偿范围也不尽相同,违约责任不能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而侵权责任是有可能存在精神损害抚慰金的。

本案中,施女士作为主张侵权责任的一方,对于流产手术与交通事故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负有举证责任。但根据现有证据,仅能看出施女士进行了流产手术的客观事实,不足以证明该流产手术系交通事故导致,且施女士亦未提供医院等专业医疗机构医嘱、建议等证据证明因交通事故其必须进行流产手术,故依据现有证据材料和查明事实无法认定施女士流产手术与涉案事故存在直接的关联性,其不应依据流产手术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一个艰难决定

3、保险公司应当如何承担责任?

最后,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施女士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计1万元,护理费、误工费共计6000元,财产损失200元,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施女士医疗费8000元。

2014年底,山东青岛姑娘刘静璇与男友举行了结婚仪式,但未办理结婚登记。好事接踵而至。2015年5月,刘静璇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感到既兴奋又幸福,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腹中的小生命,沉浸在将为人母的喜悦中,甜蜜地享受着与宝宝共处的每时每刻。

受害人可向对方车辆的保险公司请求赔偿。在确定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时,我们首先应当确定当事人所购买的险种,交强险为强制保险,而商业险则为自愿购买的。

法官释法

然而,一场意外却不期而至。

已投保交强险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赔偿权利人在起诉时可以将侵权人与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赔偿权利人未将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法院应当向当事人释明,当事人拒不追加的,法院可以直接追加保险公司为共同被告。

当事人不知情阻断因果关系

2015年7月7日8时10分许,刘静璇搭载他人的摩托车外出办事。当他们沿青岛市人民一路由北向南行驶至人民一路和嘉善路路口处时,董鹏程驾驶的轿车沿同方向驶来,轿车左侧与摩托车前部相撞,造成两车损坏,刘静璇也重重地被抛甩到地上。

投保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人身损害、财产损害的,保险公司均应承担赔偿责任。在交强险限额内,不分主次责任,保险公司对每次事故的赔偿限额为: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 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 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包括医疗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等;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残疾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

海淀法院东升法庭法官朱
称,交通事故的当事人往往对赔付规则存在误解,很多人会提出一些并不属于交通事故赔付范围内的损失。这实际上是由于对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因果关系把握不准确造成的。

事故发生后,刘静璇立即被送到医院进行治疗。经检查,刘静璇被诊断为头外伤、头皮血肿、右腿外伤。虽然刘静璇已怀孕两个多月,但因头部受伤,医生还是建议她做个颅脑CT检查。刘静璇不想做,医生建议说:“头部受伤,一旦颅内出血,将非常凶险,不及早发现治疗,会危及生命。而诊断颅内是否出血,只有通过CT检查。”刘静璇权衡利弊后,只得接受医生的建议,做了CT检查。

超过交强险限额的部分,仍要看投保人有无投保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等险种,如果投有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商业险保险公司仍需在三责险的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这里所说的因果关系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理解的因果关系并非同一概念。”朱
解释说,以本案为例,从自然事实的角度出发,交通事故的发生导致施女士去医院接受检查,虽然交通事故没有直接导致流产,但由于接受了检查,导致其在怀孕的情况下接触了放射性射线,进而导致胎儿畸形的概率增长,最终出于对胎儿负责的考虑,施女士决定流产;但从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出发,交通事故的发生并不会必然导致施女士流产,根据庭审中施女士自己的陈述,她在接受医院检查治疗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怀孕,因此可以说本案中流产后果的产生与施女士本身不知情的行为有很大的关系,这一因素的存在阻断了交通事故成为流产后果的直接原因。

“CT检查有放射性,对胎儿会不会有影响?如果有影响,影响会有多大?”做了检查后回到家,刘静璇心中一直疑虑重重。她找到一个朋友进行咨询,被告知做CT检查,确实有致胎儿畸形的危险,但她做的是头部CT检查,对腹部影响比较小。总之,CT检查对胎儿的影响,只是一种可能。

4、借用他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时,借用人与出借人应如何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