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限制低价销售惹争端 广东首例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落槌

图片 1

限制“最低零售价” 是否构成纵向垄断 广东首例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落槌

中新网广州1月28日电 (索有为 吁青
张绪春)记者1月28日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广东知识产权案件数持续高位增长,案件总量稳居全国首位,约占总数四分之一。2018年,广东法院审结知识产权一审案件8.3万件,同比上升40.8%。

宣判现场。法院供图

格力电器在东莞市的总经销商和供货商要求电器商店在销售该品牌电器时,售价不得低于“最低零售价”,否则有权予以处罚。一家电器商店因此被罚13000元,不服提出诉讼,质疑对方构成“纵向垄断”,即处于供应链上下游、不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的垄断,该案件成为广东首例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

广东高院有关负责人称,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近年来,广东法院专门出台了《关于切实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若干问题的意见》,要求依法保护创新主体知识产权,保障国有和民营、境内和域外各类市场主体法律地位平等、权利保护平等和发展机会平等,增强市场活力,并将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游戏动漫等科技文化创新列为重点。

中新网广州8月2日电 (索有为 张楠骞
潘玲娜)随着近年来市场竞争的加剧,奶粉、家电等行业的纵向垄断行为更多出现在公众视野。8月2日,值中国反垄断法实施十周年之际,广东首例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广东高院二审认定国昌电器商店对晟世公司和合时公司“约定有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构成纵向垄断”的指控不成立,维持一审原判,驳回国昌电器商店的全部诉讼请求。

昨日,在我国《反垄断法》实施十周年之际,该案在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高院二审维持原判,驳回国昌电器商店的全部诉讼请求。

知识产权审判已经成为广东品牌。记者从广东高院了解到,广东法院近年来成功审理一批在国内外具有重大影响的疑难、复杂和新类型案件。2018年,该院审结的东莞国昌电器商店诉东莞晟世欣兴贸易公司、东莞合时电器公司纵向垄断协议纠纷案入选“2008-2018年中国法院反垄断民事纠纷十大案件”。

被告东莞市晟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为“晟世公司”)和东莞市合时电器有限公司(以下为“合时公司”)分别是格力电器在东莞市的总经销商和供货商,与原告东莞市横沥国昌电器商店(以下为“国昌电器商店”)于2012年和2013年签订三方协议,明确约定“国昌电器商店必须遵守晟世公司市场管理规范的相关制度及要求,终端销售过程中最低零售价不得低于每期的最低零售价,不得产生任何形式的低价行为……,如若违规,晟世公司有权按相关市场规范文件予以处罚,直至取消其经营资格……”,并向原告收取了押金以保证合同履行。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方晴 通讯员潘玲娜

广东高院还出台了《关于审理标准必要专利纠纷案件的工作指引》,该《指引》是标准必要专利领域首个专业、全面、规范的审判指导意见,不仅为广东法院审理各类标准必要专利纠纷案件提供办案指引,还对推动国内立法和相关国际规则形成起到积极引导作用,更为该省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创造了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

2015年年初,合时公司以国昌电器商店在2013年2月期间违反约定,以低于最低零售价格销售了某型号的家用空调商品为由,对国昌电器商店罚款13000元,且未全数退还诚意押金。2015年5月,国昌电器商店将晟世公司、合时公司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主张晟世公司与其签订的协议约定有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构成纵向垄断协议,请求赔偿损失并退还押金。

电器商店低价出售空调被罚 不服起诉

“法院的裁决挽救了我们公司,太感谢了!”广州红日燃具公司技术总监刘艳春日前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送来感谢信。据悉,该公司前员工使用“红日E家”雷同商标,法院判恶意攀附知名商标,判9个侵权方赔偿5000万元。

晟世公司、合时公司共同答辩认为,排除、限制竞争效果是纵向垄断协议成立的构成要件,三方协议中虽约定有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但并不构成纵向垄断协议。

2012年和2013年,东莞市晟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为“晟世公司”)和东莞市合时电器有限公司(以下为“合时公司”)分别是格力电器在东莞市的总经销商和供货商,两公司与东莞市横沥国昌电器商店(以下为“国昌电器商店”)签订三方协议,明确约定“国昌电器商店必须遵守晟世公司市场管理规范的相关制度及要求,终端销售过程中最低零售价不得低于每期的最低零售价,不得产生任何形式的低价行为……如若违规,晟世公司有权按相关市场规范文件予以处罚……”并向原告收取了押金以保证合同履行。

此外,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去年审结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民事案件3924件,同比增长15.96%;深圳两级法院审结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民事案件2312件,同比增长6.25%。

庭审中,晟世公司同时称,对格力家用空调商品实施限制最低转售价格协议的目的并非是回避价格竞争,而是为了优化内部管理体系,强化内部管理水平,提高产品质量、口碑价值、产品科技含量,提高用户体验感受。低价恶性竞争会对门店投入、售后服务、规范经营以及经销管理体系产生致命的伤害,不利于品牌保护。

2015年初,合时公司以国昌电器商店在2013年2月违反约定,以低于最低零售价格销售了家用空调为由,对国昌电器商店罚款13000元,且未全数退还诚意押金等。2015年5月,国昌电器商店将晟世公司、合时公司诉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主张晟世公司与其签订的协议约定有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条款,构成纵向垄断协议,请求赔偿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