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 8

n37555.com“一菊成名”后 王菊真的火到《环球时报》上了

n37555.com 1

  原标题:王菊真的火到《环球时报》上了

王菊

  “一菊成名”。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称,中国网络真人秀节目《创造101》正在热播,其中一位个性鲜明、风格与其他选手迥异的90后女生王菊意外收获大批观众的青睐。她的支持者们自称为“陶渊明”,自发在社交媒体上为其拉票,并在评论区里发送表情包和打油诗。

  本文翻译自2018年6月6日环球时报英文版12-13版文章,原标题为:An
unorthodoxidol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6月6日报道,王菊的爆红同时点燃了中国网民对于大众审美和女性形象等话题的新一轮讨论。很多网友表示,虽然王菊体型微胖,皮肤黝黑,和传统的选秀偶像形象相去甚远,但她“有想法”、“不服输”的性格成为她受到如此欢迎的原因。

  没有苗条身材,也没有清纯女团气质的#王菊#,靠坦诚的性格和毫不掩饰的野心在#创造101#获得了人气。她所展示的个性正好吻合了中国年轻一代的性格转变。

报道称,今年4月,王菊加入《创造101》节目。这档真人秀自称“中国首档女团青春成长节目”,从多家经纪公司召集101名选手,经过训练和考核后最终挑选11人组成偶像团体。在最初的几期节目中,王菊在一众苗条肤白的女生中并不出众,她欧美范的浓妆和浮夸的动作曾被很多网友攻击“辣眼睛”,一路走到被淘汰的边缘。

n37555.com 2

然而,王菊在后续节目播出过程中逐渐实现了“逆袭”,甚至在一项广告形象的投票中位居第一。据大陆媒体报道,王菊说过的很多励志言语经网友发掘后成为金句,她在节目中表现出来的不放弃、做自己的精神也为人称道。

  *在中国真人选秀节目里,一个看起来没什么希望的竞争者一夜之间轰动了网络。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两点,一次是当着节目,她表演了一下‘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这个表情包里面的姿势,因为这个原来是别人用来嘲讽她的,但是她愿意用来自黑。还有她著名的那句,‘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这太霸气了!”一名王菊粉丝说。

  *没有苗条身材,也没有清纯女团气质的王菊,靠坦诚的性格和毫不掩饰的野心获得了人气。*王菊所展示的个性正好吻合了中国年轻一代的性格转变。

n37555.com 3

n37555.com 4

王菊

  在过去的一周中,中国网民饱受王菊的轰炸。这位不太符合传统女团标准的创造101竞争者的表情包、口号和梗弥漫网络,连与娱乐绝缘的路人都无法逃过。当菊姐第一次出现在腾讯打造的真人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时,她很快成为了一个笑柄。创造101获得韩国大热节目原版的授权,于四月首播。总共101名女子练习生,在明星导师的指导下,共同竞逐最后十一人的出道席位。她们在节目中对于声乐、舞蹈甚至是歌曲创作进行训练。当菊姐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时,她身着罩衫,圆润的腰部十分显眼。这位25岁粗壮黝黑的少女画着浓妆,特别是深邃的眼影,恍若成熟的西方歌手。
她的灰色头发披散在肩上,夸张的圆形耳环,更让人觉得野心勃勃,甚至很有侵略性。

“王菊火就火在她太特别了,她在一群少女系里,穿着貂皮的衣服,”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敬婕表示,“就电视制作来说,你如果像常人一般,在标准镜头下反而会黯然失色,因为大家都达到了那些指标。”

n37555.com 5

“有人说我这样子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女团的标准是什么?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这是26岁的王菊为自己拉票时说的话。这些感慨并非空穴来风,在前几期节目播出后,她被一些网友嘲笑“黑、土、壮”,是“混在小女生里的大妈”。

  她被一群人们念想中的少女偶像所包围:她们有苗条的身材、圆圆的大眼睛、甜美的微笑和无辜的表情。她很快收到了她们的评价:“有压迫感”、“不是很少女”。

在中国,很多女生追求的“美女标准”是白、瘦和“锥子脸”,很多手机图片编辑软件甚至提供对人脸进行自动美白和变小等功能。

  观众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期盼着她从节目中淘汰,甚至创造出表情包来嘲笑她。然而,就在上周,她却奇迹般完成翻盘,赢得了数百万投票,在多个榜单名列第一——因为她坦诚的个性、独立,还有野心。有人甚至说这些特质受到了同性恋和女权主义群体的大力追捧。

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教授曹培鑫说,中国的流行文化受到韩国工业式的文化产业传播影响很大,而欧洲跟亚洲又具有两套不同的审美传统。因此,很多中国人其实并不理解为何一些欧美女性崇尚“以黑为美”。

n37555.com 6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丁瑜认为,亚洲女性热衷娇小、可爱的形象,历史上往往被人们称赞“无辜无害”、“没有心机”,从而演变成为主流审美。“从宋代以后这种观念就越来越强,因为它和传统上要求女孩子没有什么野心的文化是契合的,”丁瑜说。

  独立的灵魂

王菊走红后,有网友翻出她几年前大学时的照片,那时的她走的也是“白瘦路线”,比起现在更加接近东方女性的审美。但在节目中,王菊表示,自己并不想回到那个时候,因为“厌倦了那种生活”。

  当滕浩第一次观看这个节目时,他并没有太关注王菊。这位来自时尚娱乐新闻app
屏方的年轻编辑试图从节目中搜索一些选题灵感,但起初只注意到了那些具有惊人舞力的选手。

“因为当时你不知道在自己心里美的标准是什么,自从我做模特经纪以来,就是做自己,我的人生握在自己的手里。精神独立,我觉得太重要了。”王菊在节目中说。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他便受到了菊姐的轰炸。王菊在第一次排名中被淘汰,但随后她被救回,并有了第二次机会。从那时起,她的知名度一直在攀升,上周末达到了顶峰。

丁瑜认为,目前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开始摒弃传统的“二元对立”审美观,这很大程度上是从2005年李宇春获得选秀节目冠军开始的,“在那之前,大家没有想象过女生可以是这样的。但当时很多年轻人看这个节目,他们赶上了网络时代到来,是比较叛逆的一代,所以会比较敢追求自己的东西。”

  从此以后,王菊的粉丝们组成了自己的群体,并发明了一系列行话。他们有内部段子,还给自己打了一个好玩的名字——陶渊明——这是一位生活在2000年前的中国诗人,因热爱菊花而闻名,而菊花正暗和王菊的中文名字。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己很丑,我不是瘦女孩,腿也不细……曾经喜欢的男孩喜欢纤瘦的女孩,但我却无法达到那个标准,是菊姐让我幡然醒悟,我才是那个美的标准。”一名微博网友写道。

n37555.com 7

“她眼睛里是有光的,是一种有力、有野心的光,”张敬婕说,“她折射的是新一代女孩愿意去争取社会资源,不讳言展现自己这种野心,这是现代女性需要有的一种内涵。”

  他们给那些不熟悉王菊的人却饱受轰炸的路人起了一个名字,称他们为“菊外人”,巧妙地将她的名字作为之中的双关语。还有许多人开始写押韵顺口的口号,并用表情包来赞美菊姐,并为她争取投票。

丁瑜也认为,王菊的粉丝在合力打造一个独立自主的形象,因此把她的很多话突出出来,经过发酵后,“王菊”这两个字已经不再是王菊本身。“这些怀有同样想法的女性,相当于找到了一个代言人放在前面,但背后还是很多人觉得需要找一个机会表达这样的心声。”

  一位网友在最初几期节目时调侃王菊的身材称:“王菊,我怀疑他能单手打败灭霸。”但三周后,这位网友再次发帖,说的却是“当然希望菊最终能有一个完美结局,但是大家尽力就好,尽人事听天命就好!”

曹培鑫认为,王菊走红代表了中国年青一代审美的变化,而审美的变化本来就是流行文化的一个常态,这背后有着诸多原因。

  一些中国同性恋圈子的人把菊姐称为“同性恋的标杆”。一个名为LESDO的主打女同的微信公众账号在其文章中提出,每个人都应该像菊姐一样生活,坚持独特,活出自己的人生。 

“流行文化其实一直存在两个潮流,一方面世界小姐的选美大赛,大部分小姐长得都差不多,这说明了人们对美的标准还是有共识,并且持续追捧的。但另一方面,这种‘越轨的美’的表达方式则成了另外一个卖点,这个卖点恰巧在于她的反抗性。从超女里李宇春到现在的王菊,最初都起源于对新鲜感和创造性的追求,”曹培鑫说。

  北京LGBT中心主任小铁说,中国同性恋群体喜欢这种偶像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喜欢这种能做自己的人。

对于像王菊这样的流行文化符号能够走多远,曹培鑫评价称:“肯德基和麦当劳也是快餐产品,但它们依然会时不时推出新产品,它们也成为百年基业了。所以本质上还要看这些人成为明星之后能不能持续地有新作品,并且提高自己的实力。”

  “但不止是同性恋群体吧,很多女孩子也是喜欢这种有性格的,尤其那种比较有独立意识的女孩子。我自己也是,成为独立女性后,不觉得自己还需要扮可爱了,那种女孩子就要可爱是一种愚化教育,让女孩子不能变得更有力来探索人生。”

  摒弃的人设

  王菊的独特不仅在于她的外表,更在于她的个性。无论是真实还是人设,她都以独立、野心和自信的表现出现在了创造101中。

  在节目中她说过:“我不觉得自己是完全没有实力的人,可是为什么我自己认为的实力还不如
…… 就光凭好看,就可以被观众喜爱,深深地记住以及喜爱(的人)。”

  时尚娱乐编辑滕浩表示,像王菊一样的偶像可以引起观众的共鸣。 “她可以毫无顾忌地做自己。我觉得我们很多人在当下都是活在既定人设里的。“

  他还称赞了王菊的野心,称工作过的人都明白这种态度。菊姐对独立的理解和她在节目中的采访也让他感到惊讶。

  王菊展示的特质也吻合了中国年轻一代态度的转变,他们拒绝一切人设、做自己的内心渴望。

n37555.com 8

  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详细解释了给王菊投票的原因:“一开始有一种挑战传统的感觉。‘为什么我们一定要选你们喜欢的传统女团?’
…… 后来我们发现菊的态度跟我们一样,‘我不想做传统定义上的乖孩子。’”

  “我们一票一票投给菊姐也是在投给我们自己,我们没有在追偶像,我们在创造自身群体的代言者。”

  在上一次公演中,王菊的小队演唱了一首饶舌歌曲,称赞花木兰的独立。这位曾在90年代被迪士尼搬上卡通银幕的古老形象,讲述了一个身着男装替父从军的故事。
王菊在自己的歌词中唱到:“You don‘t have to put a ring on me, I can buy
my own 。。。。。我的人生我握在我自己手里。”

  激发的共鸣

  专家称,这种现象与中国现代年轻一代,尤其是女性有关。她们对已定的观念和歧视反感强烈,且不惧怕公开表达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