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外卖小哥烈日下2小时跑11单 客人送苹果说辛苦感动他

下午2点多的杭州临平

图片 1

图片 2

最高温有37度

拄拐送餐 单腿外卖小哥41秒上7楼

昨天中午11点40分,天气预报显示37℃。这是入伏第一天,悬挂在头顶的大太阳炙烤着。太热了,仿佛一站在阳光下,下一秒就会化了。

骄阳似火

浙江在线8月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杨茜/文
杨晓轩/摄)中午11点多,太阳毒辣,却是外卖小哥王建生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

杭州体育场路中河高架下,外婆家门口,31岁的何威灵等在门口,样子有些着急。

太阳炙烤下的柏油马路

左手拄着“铁拐”,右手腕上勾着外卖的塑料袋,停放好电动车,他推开单元门,上了楼梯,一气呵成——7楼,只花了41秒。

一身橘黄色的衣服、帽子,胸前一左一右,写着“点我达”、“饿了么”。对,何威灵是外卖小哥,也有一个更官方和正式的称呼——“骑手”。在炙热的中午,他们大概是最忙碌的一群人,也是最心焦的一群人——忙着把外卖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客户手上。

都散发着热腾腾的暑气

速度太快,差点让人忽略了,他只有一条右腿。来不及多客套,他又赶赴下一个送餐地点。

烈日骄阳下

马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

图片 3

两个小时,跑了11单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王建生又要开始送单了。

外卖餐食准备好了,何威灵拿上往保温箱里一装,马上出发。这一趟,他要送5单外卖。不用查地图,几个外卖地址一清二楚——跑了3年,周边大大小小的路和建筑都在他脑子里。

一位身穿黄色工作制服的外卖小哥

穿梭在杭州临平的大街小巷,“奔跑”在各个写字楼、住宅区,这样送餐的日子,王建生已经持续了2年。有不公,有委屈,但更多杭州人的淳朴和善良,温暖着这个来自四川达州的38岁男人。

11点50分,到达建银中心,何威灵停好车,拎起保温箱一路小跑。中午时间段是外卖派送高峰期。一楼大堂前台,一下子涌入了十多个和他一样的骑手,送来了各种各样的外卖。

拄着长棍,满头大汗地

他说,自食其力,活得踏实。总有一天,积蓄可以够他给自己安上一条假肢。

打好电话,通知订餐的客人,何威灵等在大堂。建银中心和外婆家其实就相隔了几百米,走走不过几分钟,“可能太热了,大家都不想出来吧,而且网上提前预订下单还有折扣。”何威灵说,天气越来越热,中午的订单明显增加。

“飞奔”向临平某小区

意外被截肢,就算一条腿也要自食其力

说话间,又有一拨接一拨的骑手送来外卖。何威灵说,因为这个外卖单子没有写明楼层房号,所以他只能等着,“我们最怕这种写字楼电梯了,高峰期等的时间特别长。”

他叫王建生

王建生天生不相信命运。小时候家里穷,5个孩子衣服裤子上都是补丁。村里有人结婚,大家都去看新娘子,他们却不能出门——因为没有完整的衣服。

订餐客人终于下来了。将外卖交到客人手里后,何威灵立马奔赴第二个送餐点:御跸社区。12点08分,第二份外卖送达。

多年前因为意外失去了一条腿

“我不会一辈子都在这里放牛,我要出去闯一闯。”小小年纪,他就暗暗较劲。

体育场路130号,第三单外卖。因为外卖车辆不准进入,何威灵把车停在大门口后,拎起保温箱一路小跑,12点11分送达。不过几分钟,烈日下的电瓶车坐垫就被晒得滚烫。

在杭州临平送外卖已经两年了

图片 4

第四单,宝善公寓,12点15分送达。客人抱怨了一句“等好久啊!”何威灵连忙致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今天订单比较多。”

就在20分钟前

王建生的手,因为握铁拐磨出了老茧。

来不及歇一口气,何威灵紧接着送第五单,目的地竹竿巷儿保。

王建生临时接到了一份外卖单

但命运多舛。多年前,因为意外,王建生左腿膝盖以下被截肢,成了残疾人。有人指指点点。他嘴上没说,却用实际行动让大家闭嘴——既然不能双腿走路,他就训练自己单脚跳,速度还超过了走路的人。

太阳烤着,戴着帽子穿着长袖的何威灵汗如雨下,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趁着等红灯,他摘下帽子用手在脸上撸了一把汗,甩了甩。所幸,电瓶车开起来带风,一吹,能凉快一些。

单子里定了一份汤面

后来,他来了杭州。做过很多工作:服装厂打过工、捡过纸板可乐瓶、卖过水果、开过夜宵摊,人生也经历了大起大落,“回过头想想,我都靠自己的双手挣钱。”

12点26分,儿保到达。这一单客人地址写得很清楚,几楼几床都有。“只要地址清楚,只要允许上楼,我们都会把外卖送到客人手上为止。”何威灵拎上保温箱又是一路小跑,到电梯口一看,正好有电梯到了,外卖顺利送达,“医院电梯最慢了,如果不是正好有电梯的,六七楼以下我们都是直接爬楼梯,不然太费时间了。这一单慢了,就直接影响下一单的速度。”

他送到目的地后

曾经,他也有过机会——2002年,他在三里亭附近开着助残车拉客。有一次,他捡到一只包,里面有护照和各种发票。王建生找到名片联系到失主,是个五金店的老板。对方觉得他人品挺好,想给他介绍一份好工作,他谢绝了,“我只有初中文化,有点自卑。”

下楼,何威灵走的楼梯,三步并两步——这速度,钱报记者根本跟不上。

却一直联系不上客人

后来听别人说送外卖比较赚钱,王建生当起了外卖小哥,在临平做起了骑手。

外送的这半个多小时,何威灵的手机上又接到了好几单外送信息。马不停蹄,何威灵又迅速回到外婆家,接下了两个单子。12点43分,他往保温箱里装好外卖,继续出发。记者拿过何威灵手上的保温箱拎了拎,近20斤的重量。

连着打了三通电话都没人接

曾花费2小时找路,他停工用一周时间熟悉路况

何威灵说,这点重量不算什么。昨天上午10点多的一个单子,1000多块钱,50多个外卖盒子,满满一大箱——但重量和外送价格不挂钩的,不管多重的外卖,骑手们每一单的收入都差不多。

图片 5

新开篇,自然磕磕碰碰。

接单,送单……一刻不停,直到下午1点45分,何威灵的手机终于不再响了。

看到泳池边有人

虽然在杭州生活多年,但王建生是一个非常宅的人。开始送外卖的工作后,他发现,城市变化太快,原本熟悉的街道全都变了样。

记者问,为什么一定要拎着一整个保温箱跑上跑下,又重又不方便?为什么不能到目的地,单把这次要送的外卖拿出来不就行了么?

王建生迫不及待飞奔过去

他曾接到了个钱江经济开发区的外卖单,跟着导航足足找了两个小时,严重超时。他花了10块钱买了两瓶饮料,送到了客人手上。刚见到客人就一个劲道歉:“非常对不起!我刚刚入行,这才第二单。不认识路,耽误你时间了。这是我的心意,请收下。”因为态度诚恳,对方看到了他的腿,很体谅地收下了饮料。

何威灵说,一来是怕被偷——一次,他把保温箱放在车上。送完出来,他发现保温箱里的外卖被偷了——那份外卖价值300元,这一天都白跑了。还有,拎着保温箱上去,当着客人的面,把外卖从保温箱里拿出来,客人的感觉也会好一些,尤其是冬天,不能让外卖冷了。

气喘吁吁地走上台阶

第二天,王建生暂停送外卖。他一路骑着电动车跟在同事后面,熟悉每条路、每座写字楼、每个小区。差不多一个星期,他就进入了状态。之后,他很少再出现过迟到的情况。

图片 6

幸运的是

送餐地方有电梯还好,没电梯就得爬楼。为了爬楼更快,王建生做了一根“铁拐”,一拐一发力,上下楼梯很迅速。也因为这样,王建生左手虎口的大块老茧已经泛黄。

难忘的一幕

点单顾客正好在这里

昨天中午,不到一个小时,他完成了5单——在外卖小哥队伍中,这速度不算快。但王建生挺知足。他还很高兴地说起了送餐过程中的意外收获。

客人送个苹果说声辛苦

送完外卖,王建生舒了口气:

一次,他送外卖到某住宅楼4楼。通过电话后,喝过酒的客人直接把钥匙扔到楼下,让他送上楼。而当客户看到王建生的腿之后,立马醒了酒,很懊悔:“你这个情况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居然还要你爬四楼给我送上来!”客人硬要多给他钱,被王建生拒绝了。不想,对方拿出杀手锏:“你不拿我就投诉你了!要不这样,你再帮我买一条烟,我下楼拿,这钱你收着,不然我太愧疚。”

下午2点左右,何威灵回到麒麟街一幢居民住宅的1楼——他不住在这儿,这里是几个都在武林商圈做“骑手”的小伙伴一起租的房子。三室一厅,房里放了高低铺,下午2点到4点这个较空闲的时间段,几个骑手小伙伴会在这里休息,给电动车电瓶充充电。

“这单运气真好,

有一次,酷暑里送外卖,一位大伯拉着王建生的手,问“吃过了没?”“要不要喝口水?”

跑完单子,何威灵终于有空吃了中饭,也才有空聊聊骑手生涯。

顾客就在楼下,

还有一次,是年轻的妈妈,让小孩子从冰箱里拿出冰冻饮料送给他……

何威灵是临安人,断断续续,外卖骑手做了3年。这其实是他的第二份工作,他的另一份工作是四季青服装店的合伙人。

不用爬楼梯!”

“看到我站在门口,很多人觉得很惊讶。他们常常说被我感动,其实,我经常被他们感动才对!还有人给我小费,我拒绝了。那些不是劳动所得,尽管都是善心。”王建生说。

原来,今年年初,他和开服装厂的姑姑一起在四季青租了店面开了服装店,“服装店里有导购,女孩子会说话,她们在就行了。服装店生意也不好做。再说,我也不能闲着呀。这个工作挺锻炼人的,而且收入挺好。”

这是王建生下午的最后一单

当然,除了感动,也有委屈。他曾碰到一个不太友好的客人,直接说:“明明知道腿不好还送什么外卖!”一开始,王建生也会生气,但他会自我调节:“人啊,不能看太多阴暗面,咱们还是要积极向上,毕竟好人多。”

骑手的世界里也分级,一级是最初级骑手,刚入门那种。何威灵已经是四级骑手了——级别越高表示你能力越强,送单时间快,好评率高。四级骑手也能享受平台给予的优待。比如何威灵这样的驻店骑手,可以定点在外婆家这样的优秀商家,武林商圈的外送订单会自动分配到驻店骑手手里。

他从凌晨12点就开始跑单

每月收入近5000元,想装个假肢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骑手也有骑手的不易。烈日当头或者风雨交加,天气越恶劣,外卖单子反而越多。现在这样的大热天,一个骑手平均一天能跑三四十单。有的骑手不休息,中午、晚上、下午茶甚至夜宵连轴跑,一天最多能跑到80单,月收入从六七千到1万多元的都有。

到凌晨4点,总共跑了11单

每逢恶劣天气,王建生总是莫名兴奋,“因为这个时候,我们的价值更加突出。”

何威灵说,送外卖本来就是吃苦的行当,入行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礼貌要到位,姿态要放低。其实,接单子的时候,我们比客人还着急——因为不按时送到,会被差评,会被扣钱。有时,一个差评,我这一单就白跑了。总有不理解的客人,送得晚了,会说比较难听的话。”何威灵说,有些小伙伴就是受不了这些辞职不干的。

回家睡了5个多小时

高温天,他跑得很勤快。从早上9点多干到下午3点,再回去睡一会儿,晚上10点送到凌晨4点多,干个夜宵场,再回去睡觉。

3年的骑手生涯,何威灵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送餐却是因为一个苹果——“也是大热天。那次外卖送到后,客人拿了一个苹果硬是要我拿着,说辛苦了。我真的特别感动。真的,再累都值了。”(本报记者
王丽/文 林云龙/摄)

又从10点继续跑单到下午3点

王建生总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正是因为有人点外卖,才让他能赚这个钱。所以哪怕高楼没有电梯,他也尽量自己爬上去,没有怨言。估摸算下来,他一个月也有四五千的收入。目前的生活,他很安心,也很幸福。他有个女朋友,在广西卖衣服。8月12日是她的生日,王建生计划着提前一天过去,给她个惊喜。

一共跑了30单

他偷偷说,在他心里,始终有个心愿,就是能装一个脚踝能活动的假肢,跟正常人一样能够双脚走路。“现在,还差得挺多的。但没关系,可以一点一点攒。”他相信,苦难是生活赠予的最好礼物。

差不多能赚200元左右

由于天太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