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当库库特尼遇见仰韶,一条“彩陶之路”亮了

2、仰韶彩陶文化

2.仰韶彩陶文化

仰韶文化以彩陶著称,距今7000-5000年前。仰韶文化分布范围以陕西关中、河南西部、山西南部为中心,东至山东、安徽交界处,西及渭水上游、甘青地区,南至汉水中、上游,北达内蒙古河套地区。西安半坡、临潼姜寨、河南陕县庙底沟、灵宝西坡、郑州大河村等都是最著名的遗址。遗址出土的彩陶中,有鱼、鸟、蛙等纹样,也有
“人面鱼纹”、日晕纹、十二太阳纹、鹰鼎、人面彩陶瓶、船形彩陶壶等。

仰韶文化早期农耕聚落内过着平等、和谐的氏族生活。陕西临潼姜寨遗址;在用壕沟围起来的村落中,大约100座左右的房屋被分成五组大的群落,可视为五个大家族,由这五组房屋围出一个约1400多平方米的广场,构成一个共同活动的空间,各组房屋的门均朝向中央广场,形成一个典型的圆形向心布局。他们既从事农业,也兼营狩猎、采集和陶器的制作,整个聚落在经济上自给自足,内部大小血缘集体之间以及个人之间,关系平等和睦。

弧线勾勒的三角、带竖线的花瓣纹、规整的绳索纹、细腻的斜线纹……来自罗马尼亚库库特尼-特里波利遗址的彩陶,与出土于中国仰韶的彩陶相对而列,一种似曾相识之感扑面而来。图片 1库库特尼和仰韶彩陶。社科院考古所供图
北京罗马尼亚文化中心本周三举行了一场名为“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同根同脉——走近库库特尼文化和仰韶文化”的展览。这些约7000到5000年前的陶器背后,是东西方世界两个同时兴盛一时的史前大型聚落。它们之间有怎样的联系?
罗马尼亚文化中心鲁博安高挑瘦削,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他风趣地对观众说:“难道几千年前在地球上只有一个部落?我们罗马尼亚人和中国人都是那个部落的后人吗?”图片 25月24日,两位罗马尼亚考古学家拉克拉米奥阿菈·斯特拉图拉特和科尔内丽娅·拉扎洛维奇与鲁博安共同观赏中国彩陶展品。李贺摄
事实上,这个玩笑还真的引发过世界考古界的大争论。上世纪20年代,被称为“仰韶之父”、与中国近代考古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瑞典学者安特生就据此提出假说——中国的彩陶文化起源在西方。
“经过考古学家90多年的艰苦探索,中华文明的本土起源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库库特尼-特里波利和仰韶文化的相似性仍是学界热切关注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考古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李新伟说。
这也是中国和罗马尼亚之间鲜为人知的文化“轶事”。鲁博安记得,当他还是罗马尼亚大学中文系学生时,第一次听说了“中国仰韶”,从此念念不忘,多次想实地赴仰韶“寻亲”。
1968年,鲁博安来到中国从事外交工作,一干就是40多年。2015年,罗马尼亚文化中心成立,鲁博安开始着力促成中罗两国考古学者的交流和合作。“考古学家可能会揭示出我们交往的历史比想象中更久远。”他说,“这会进一步加深两国之间的友谊。”
相距万里的库库特尼和仰韶文化,是一种偶然的相似,还是同根同脉?展览后,罗马尼亚和中国的考古学者展开了热烈的学术交流。未来几天,他们还将赴河南渑池仰韶遗址开展联合研究。图片 3观众在罗马尼亚文化中心观看“彩陶——横跨欧亚的史前艺术浪潮”展览。李贺摄
罗马尼亚科学院雅西分院考古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科尔内利娅·拉扎罗维奇,曾主持过库库特尼遗址的发掘。她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仰韶彩陶里“不断变化”的绳索纹,因为“绳索在我们的文化里有丰富的含义”。
“仰韶和库库特尼彩陶有些细微差异,但整体感觉非常相似,连它们反映的聚落生活都很相像,”她说,“但在亲手触摸陶片之前,还不能用‘远距离的文明交流’来解释这一现象。”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水城认为,距今8000年左右,亚洲大陆的东西两端率先出现了最早的彩陶。其东端发源处就是中国陕西、甘肃的渭河流域,正是日后被称为“黄土高原”的所在,也是中国最早种植粟、黍等旱地农作物的地区。
这个线索隐藏着彩陶发展路线乃至衰亡的“秘密”——这一原始的艺术创作离不开高度发达的农耕水平,而高水平的农耕离不开肥沃的黄土,仰韶和库库特尼莫不如此。
因质疑安特生的“彩陶文化西来说”,几代中国考古人接力开展了对彩陶的调查和发掘。随着半坡、庙底沟、马家窑等文化遗址陆续被发现,一幅波澜壮阔的史前彩陶艺术图景呈现出来:从约6000年前开始,以黄河中上游地区为中心的彩陶文化向四周强势传播,其向东临近海滨,往南越过长江,向西到达新疆西部,往北则直抵塞北。
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专业指导委员会主任王仁湘认为,彩陶的传播和演变,是中华文明形成过程中第一次大范围的文化认同。
更重要的是,大量考古实证说明:以彩陶为代表的早期中国文化非但不是“西来”的,反而不断向西拓展。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韩建业认为,距今5500年左右,中国的彩陶文化渐次分南道、北道西行,最西影响到费尔干纳盆地和克什米尔地区。
与此同时,中亚的锯齿纹彩陶等对仰韶文化晚期——马家窑文化也存在“看得见的影响”。羊、黄牛、小麦、尖顶冠形符号、舞蹈纹、陶偶等也可能同时或稍后东传进入中国西北地区。
一条比丝绸之路更为久远的“彩陶之路”呼之欲出:这是一条从5000多年前开始形成的中西农业文化交流通道。它并无十分确定的“道路”,主要表现为人群的移动和交融,贸易在其中所占比重可能很小,却是东西方之间交流生产技术和思想观念的重要通道。图片 4来自朝阳实验小学的学生们参观展览。李贺摄
那么,库库特尼和仰韶,会是这条彩陶之路的两个神秘“先行者”吗?如何解释两者的相似?
李水城认为,两者之间分布着数支史前文化圈,这种跨越式传播的可能性很小。“文化传播的线路,不能简单地连接在一起,”他说,“相似性或可用‘同一时代,同一风格’来解释。”
在存续4000多年后,彩陶文化逐渐消亡。李新伟说,分别孕育出这两支考古学文化的黑海地区和黄河中上游地区,为何后来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这才是库库特尼“对话”仰韶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