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豪车撞不起 人大代表建议增设豪车附加险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迎宾路VIP通道上,一辆东南菱悦轿车在弯道处与一辆价值1200万元的劳斯莱斯幻影限量版豪车发生会车碰撞,劳斯莱斯左前轮胎轮毂及左侧碳纤维护板损坏严重,初步估算维修费80万元。如有其他部位受损,维修费或近100万元。厨师职业的菱悦车主立马陷入赔不起或倾家荡产的窘境。(2月15日《扬子晚报》)

一辆价值18万元的本田雅阁,撞上了1200万元的劳斯莱斯,本田需赔劳斯莱斯35万元,保险公司顶格赔付16万后,雅阁车主需要赔偿的费用,相当于再买一部雅阁车!马路上来来去去的豪车,对于普通车主来说,就像是一个个防不胜防的“经济炸弹”,一旦平民车撞上豪车,倾家荡产“伤不起”啊。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公司总经理曾庆洪建议,通过制度设计让对豪车车主承担更多的义务,可以强制要求豪车购买某一种类的附加险,以解决高额赔偿问题。

  在保险业比较发达的国家,超贵重物品、奢侈品的所有者,须自行购买一份无过错强制责任险,以防他人“赔不起”。

雅阁车“轻吻”劳斯莱斯差点赔不起那件事没过去几天,又来了一起撞上豪车“赔不起”的案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神经因“物伤同类”而绷紧——谁知道这种厄运哪天会降临自己头上?

现象

  文 | 马涤明

各路人士的支招无非是说,大家应该严格遵守交通法规。可俗话说得好,“吃饭哪有不掉饭粒的?”遵守交规固然是硬道理,但做到百分之百完美不容易,否则保险就没有太大存在的必要了。每个人都难免出现闪失,而一旦闪失到奢侈品上,瞬间即面临倾家荡产之灾,这个问题太恐怖了。

钱多:平民车撞豪车“赔不起”

  据辽沈晚报报道,12月8日下午,沈阳沈河区南塔鞋城文富路上,一辆现代轿车撞上一辆劳斯莱斯轿车,劳斯莱斯司机对现代车司机说,修车一百万打不住,你准备卖房子吧。

欠债还钱,损坏东西要赔,天经地义。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超级贵重物品本身潜在给他人带来的风险,也不能不说是一个问题。在道路上行驶,碰撞是很难避免的,那么,数百万元、千万元的豪华车可能给其他车主带来“赔不起”的巨大风险也是必然的。

曾庆洪在建议中介绍,2012年1月30日在浙江省温州市,一辆本田雅阁轻微刮蹭身价1200万元的劳斯莱斯,本田雅阁驾驶人负全责,需赔偿劳斯莱斯轿车维修费用35万元,其中保险公司根据保险上限赔付16.2万元后,雅阁车主还需承担18.8万元的赔偿费用,相当于一部雅阁车的价值。

  既然大家都在路上走,相互“接触”就是难免的,而如果“接触”到豪车,意味着巨额赔偿甚至倾家荡产,普通汽车该怎么办呢?曾有过报道说,浙江金华市公交公司里贴有一张“豪车辨识图”,方便司机识别豪车,“撞不起,躲得起”。诚然,看见豪车离它远点,没什么不妥;可如果是眼见着要撞上豪车,为避免天价赔偿必须得躲,那岂不是我们普通车、路人都可能成为豪车的“替身”?

据说,在法制体系较为成熟和保险业比较发达的一些国家,超贵重物、奢侈品等的财产所有人通常要自行购买一份无过错责任险,以防“赔不起”的不测。在豪华奢侈品越来越多,而缩小贫富差距任重道远的国情背景下,我们亟需这样一种制度来防范与豪华车相碰撞“赔不起”这样的风险;不论是平衡各方利益,还是关照社会和谐,这一点都有必要。

同年2月14日在南京机场附近,一辆东南菱悦撞坏了价值1200万元的限量版劳斯莱斯幻影,东南菱悦驾驶人负全责。经估算,劳斯莱斯的维修费用约在80万元到110万元之间,而东南菱悦的第三方责任险赔偿限额只有30万元,东南菱悦车主需要赔偿劳斯莱斯车主50万元以上。

  有些的哥则说得更“直白”:刹不住的话,我宁肯上人行道,也不撞豪车。实际上,社会上早就流行“撞豪车不如撞人”之说;2012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汽车行业协会会长曾庆洪建议完善相关制度设置,呼吁别让豪车变成“经济炸弹”,就提到过社会上“撞豪车不如撞人”的怪论怪象。

一个比较简单的道理是,超贵重财产与社会普通财产共存共行,其潜在的不可测风险,对他人来说其实是存在某种不公平的强加性质。

另昨天广州媒体报道,货车车主委托第三方公司代办季检,代办人员驾车撞上奔驰轿车,保险公司出险立案走程序,发现司机不具驾车资格不愿赔付,17万多元的“天价”维修费成“三不管”,奔驰车主上庭索赔。

  “人命不如豪车值钱”,价值取向是扭曲的,但某些现实却摆在那:通常,撞了人,保险能赔得起,但有时撞了豪车,保险是不够赔的。

车多:豪车增多撞上几率大

图片 1现代轿车撞上一辆劳斯莱斯

这边厢,撞上豪车赔不起,但是,目前国内的豪车数量庞大。曾庆洪说,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豪车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劳斯莱斯2011年在华销售量已超过美国,中国市场已成为全球最大劳斯莱斯销售市场;宾利2011年全球销量增长37%,在中国的销量更是翻了一倍,达1839辆,成为其全球第二大宾利车销售市场;法拉利、兰博基尼、玛莎拉蒂、保时捷、迈巴赫等豪车在中国的销量也越来越大。同时,涉及豪车的交通事故也日渐增多,如处理雅阁撞劳斯莱斯事故的交警就透露,在事故发生地府前街,最近50天内,包括该起事故在内,他已经处理了三起涉及劳斯莱斯的撞车事故。

  当然,按照一般的社会规则而言,损坏东西要赔偿。然而再深思一层,或许不难得出另外一种结论:超级贵重的财产游走于公共空间,对他人潜在的风险,是不是另一种“碰瓷”?这种风险,某种程度上也是豪车“强加”给他人的。谨慎驾驶,遵章守法,确是避免出事的好办法,但保险制度的存在所证实的逻辑是,意外是无法完全避免的。

“目标”越多,代表着中招的机会越多,这样的情况下,平民车撞上豪车的几率大大增加,也让普通车主心惊惊。

  在保险业比较发达的国家,超贵重物品、奢侈品的所有者,须自行购买一份无过错强制责任险(注意是“强制”),以防他人“赔不起”。这种保险制度设计,是基于富人承担更多社会公共责任,减少奢侈性、享乐性消费强加风险于弱势人群、公共利益的双重考量。

问题:有人“撞豪车不如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