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衡水三十周岁癌症女孩签署眼角膜捐赠左券

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爱心行为引热议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躺在病床上的燕子想。

  原标题:杭州28岁年轻妈妈离世!留给2岁儿子的视频催人泪下:我走了,希望永远带走这种病……

抚顺已有6人捐献出眼角膜

图片 1

  12月7日,豆豆满27个月了。他依然调皮,可越来越聪明,他开始会一个人搭乘扶梯上上下下,开始学会看人脸色说话,但他有两个月没叫妈妈了,因为他知道,“妈妈到天上去了,住在了月亮上。”

1月17日,歌手姚贝娜去世后捐献的眼角膜,使接受角膜移植的四川小伙重见光明。一时间,角膜及器官捐献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那么,抚顺的眼角膜捐献情况如何?捐献角膜的流程又是什么?对此,记者进行了采访。

燕子生活照。

  豆豆是桐庐姑娘方锦的儿子。

目前抚顺已有6人捐出眼角膜

2017年12月8日,家住娄底涟源湄江镇的燕子因腰部持续疼痛及双下肢麻木导致活动不便,被家人推进了娄底市中心医院十五病室。燕子还只有28岁,但对她来说,医院已经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2013年10月,燕子因肾母细胞瘤切除了左肾,这种胚胎性恶性肿瘤在成人中极为罕见,全世界成人病例不足两百例,且70%的患者确诊后的生存时间不足三年。2015年11月,燕子被确诊为癌细胞转移,起初是肺部,而今年9月份,已经转移到了脊柱,肿瘤压迫脊柱神经,令她再也无法自由行动。入院后的病例记录上书写着冰冷的诊断:脊柱继发恶性肿瘤、双下肢不完全性瘫痪;医生委婉地表示,治愈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

  10月2日,这位28岁的年轻妈妈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而她的临终心愿是捐献出角膜、遗体和脑器官,“希望有人替我去看远方,希望我走了,也能把这种病带走。”

近日,年轻歌手姚贝娜不幸离世。在昏迷前,她委托父亲签署了捐献角膜的志愿书。17日,她的眼角膜被分别捐给两位年轻病人,帮他们重获光明。而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的举动,也引起了抚顺市民的关注和热议。

燕子是个时尚漂亮的女孩,今年7月,她在自己的头发上挑染了几缕金红,即使是在苍白的病房里,这亮丽的颜色也带来了别样生机。不止是外表,她的内心也是一样与众不同。

  儿子三个月大时

在抚顺,也有这样的爱心人士,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其中一位的名字叫任端柱,曾经是原抚顺市挖掘机厂的职工。2011年7月27日,63岁的任端柱检查出患了胰头癌,他便有了将自己的遗体捐献出来的想法。他认为,自己离世后,能将自己的遗体贡献给医学研究,把眼角膜捐给其他人,让他人重见光明,是高尚的也是幸福的。他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家人的赞同。当月30日,任端柱在女儿的陪同下到市红十字会填写了《抚顺市公民志愿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

“我还这么年轻,而且是个党员,可惜来不及做出什么成绩就要去世了……”燕子哀伤的微笑中浮现出了坚定:“我也想为别人做点贡献。”

  她被查出得了不治之症

2011年9月26日14时22分,任端柱离开了人世。遵照他的遗愿,抚顺市眼病医院的医生取出了他的眼角膜。随后,任端柱的眼角膜成功地移植到眼病患者彭占海眼中,帮他恢复了光明。

秉持这样的念头,在与病魔斗争的空隙里,燕子认真考虑起了捐献遗体。然而跟身边的人说起时,却只得到至亲的哭泣和朋友善意地劝阻,思想保守的亲友们并没把燕子的想法当真,总觉得过世的人应该入土为安,接受不了遗体捐献的行为,大家纷纷安慰她好好养病,不要去想这些“消极”的事情。

  方锦的病发现得很偶然。

任端柱是我市第一例角膜捐献者。据市红十字会赈济部部长张博介绍,从2011年我市开展遗体、器官无偿自愿捐献活动以来,包括任端柱在内,我市共有6位眼角膜捐献者成功捐出眼角膜,帮助他人重见光明。

直到住进市中心医院十五病室,燕子才遇到了帮助她实现这个想法的人——护士长刘新章。

  2015年12月,她嫁去富阳湖源乡刚满一年,因为三个月大的儿子感冒住院,方锦在病房里陪护,却突然发现自己腋下有个硬块。“我就说去拍B超检查下,结果发现确实有肿块,但当时富阳的医院也不能确诊是什么病。”丈夫陈忠(化名)回忆说。

记者调查:很多年轻人“会考虑”捐献

图片 2

  谁曾想,辗转数家医院后,方锦被确诊为得了一种恶性肿瘤,这个新婚家庭的生活色彩一下变成了灰色。

“听说歌手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的消息了吗?您支持眼角膜捐献吗?”1月22日,记者街头随机采访了部分市民。其中一些市民表示绝对支持,自己将来一定会考虑捐献眼角膜。他们认为捐献眼角膜能够帮助他人重见光明,是生命的一种延续。

燕子在家人的陪伴下签订眼角膜捐献协议。

  “这种肿瘤类型复杂,转移得很快,目前也没有成熟的治疗方法。”方锦开始了反复入院、出院,“前后进了5、6次医院,做了两次化疗和20多次放疗。”

有数据显示,我国每年需要进行角膜移植的患者大约有30万到40万,但由于捐赠的角膜严重不足,每年实际进行的手术仅有约5000例,也就是说,全国只有不到2%的患者能够接受角膜移植。

住院第三天,燕子就和来护理查房的刘新章谈起了自己的心愿。

图片 3

“其实,除了6位捐献者外,在我们这里登记填表,表示愿意捐献眼角膜的志愿者人数已达到32人,不比一些发达城市少。但对于在黑暗中苦苦等待的患者来说,还远远不够。”张博说。

“第一次听燕子说要捐献遗体,我内心就猛地打起了颤,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提起这样的事,我真的从来没想到过。”说话间,见惯了生老病死的刘新章眼睛也渐渐红了起来,“但是后来,我了解到她真的下定了决心,就想,无论有多困难,也一定要帮她实现这个愿望。”

  然而,依然控制不住肿瘤扩散的速度,从腋下到脖子、头部,几乎在全身无孔不入。

为了提高市民对角膜、器官、遗体捐献的认识,动员更多人加入捐献志愿者行列,去年,市卫生计生委、市红十字会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器官捐献公益宣传活动的通知》,要求在我市8家2级甲等以上医院开展定点宣传。

在此之前,燕子也尝试过拨打114寻求红十字会的电话,然而号码却无法接通,刘新章首先想到的也是这个办法,后来才了解到,114的号码库没有更新,无法联系到红十字会。一开始就碰了壁,但刘新章却并没有灰心。随后,她又直接找到了市中心医院医务科,了解情况后,医务科和临床科室协调,通过曾经负责过器官捐献的重症ICU主任谢瑜和省人民医院的负责人沟通,几经辗转,刘新章终于帮助燕子联系到了娄底市红十字会。

  治疗的过程很痛苦,因为难以忍受病痛的折磨,方锦曾一度想要放弃。

据了解,2011年至今,全市共有6位角膜捐献者捐出角膜,参与登记填表的志愿者有32人;同时,器官捐献志愿者人数为22人;遗体捐献者7人,志愿者100多人。

总体来说,遗体捐献可以分为三种,捐献遗体、器官或是眼角膜。通过前期检查,燕子被告知,由于她的疾病性质,器官捐献并不合适,因此,燕子最终决定捐献出自己的眼角膜。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捐献眼角膜的流程和条件

这个结果有点出人意料,但生病多年,燕子早就很容易释怀了。“捐献眼角膜也很好,能够帮助别人重见光明,”她露出了柔情的微笑,
“等我的眼角膜捐献出去了,我希望那个人能替我继续看这个美好世界,对了,最好,还能替我再看看我妈妈。”

  她决定捐献遗体

成为捐献眼角膜志愿者需要经过怎样的流程呢?记者了解到,要捐献角膜,首先要到市红十字会登记,针对个人意愿,工作人员将给出详细、明确的解释;随后,本人需要认真填写《志愿捐献遗体申请书》,该《申请》需要申请人的直系亲属同意签字,最后经市公证处公证后生效。

听到燕子天真的希望,一旁始终缓缓抚摸着爱女肩膀的母亲终于按捺不住喉中的哽咽。

  去年下半年,得知自己康复无望,这个长着一双美丽眼睛的文静姑娘萌生了一个想法——把眼角膜捐献出去。

眼角膜捐献条件:首先,年龄应在3周岁-70周岁,性别不限,死亡至摘除时间为6小时以内最好;其次,捐献者未接受过角膜屈光手术、白内障及青光眼等前节手术,无眼部活动性炎症,无眼部肿瘤等症。活动性脑炎、肝炎、感染性心内膜炎等活动性炎症及白血病、狂犬病、败血症等均为绝对禁忌症。

图片 4

  陈忠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在网上看到过捐献器官和遗体的相关报道,一起讨论过,她得病之后也好几次跟我说,捐赠器官和遗体是很有意义的事,能真正帮到有需要的人。”

癌症患者的眼角膜可用于捐赠

坚强的燕子与主治医师刘继成、护士长刘新章、娄底红十字会秘书长刘鸥及家人合影。

图片 5

很多人有疑问,癌症病人的眼角膜是否能用于移植?2011年3月1日起实施的卫生部《眼库管理标准》明确了角膜移植的禁忌症,主要包括急性病毒性肝炎、狂犬病、克雅病等传染病和急性白血病、急性扩散性淋巴瘤等,并没有提到恶性肿瘤特别是长期接受放射治疗或长期应用化学治疗者。

12月18日,在娄底市中心医院十五病室病房里,娄底红十字会秘书长刘鸥、赈济部部长姚红建以及眼科医院的工作人员来到燕子病床前。通过医生检查,确定燕子的眼角膜可供移植后,她在家人的陪同下签订了眼角膜捐献协议。等她去世后,这对健康的眼角膜将从她的遗体上摘取下来,与需要角膜移植的病人配型,如果处理得当,甚至可以帮助2—3人重见光明。

  在主治医师的帮助下,夫妻俩主动联系上了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捐献志愿者总队长朱强荣。

据2009年美国眼库统计报告,2009年死于疾病的角膜供体总数为53786人,其中死于癌症的有10002人,占总数的18.6%。美国曾进行过一项研究,对接受患有各种全身性恶性肿瘤的供体角膜的73名病人,平均随访127个月,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相同的恶性肿瘤会转移到任何受体。

红十字会赈济部部长姚红建表示:“今年,我们娄底全市器官捐献共23例,但角膜捐献,包括燕子,也一共只有4例,从数据上来说,捐献率在全国还是相对较低的。不过通过我们红十字会联系提出捐献角膜的,燕子还是全市头一个,我们相信她的义举一定能够发挥更大的社会效应。”

  7月16日,朱强荣带上了捐献登记表去见了这个善良的姑娘,对于那天发生的事,他仍历历在目,“我告诉小方,除了捐献眼角膜,还有两个选择可以考虑一下——捐献脑器官和遗体,为医生提供案例研究这种肿瘤。”

但对燕子自己来说,愿望却更简单一些:“我想要呼吁社会不要放弃癌症病人,他们也有生存的权力。得病之后,我一直没有寻求社会援助,因为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战胜病魔,为其他的癌症病人带来希望。虽然没有成功……但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更加坚强的人来完成这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