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后服药产后虚脱 肇事者被判赔偿

孕妇耿女士骑自行车遭遇车祸受轻伤,最终只好做了流产手术。事后,耿女士将肇事司机李先生、车主张女士和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记者昨天获悉,顺义法院最终判决三被告给付耿女士合理损失共计6094.06元。
原告耿女士诉称,去年1月份的一天,她在顺义一餐饮店门口由西向东行驶时,被告李先生驾驶小客车将其撞伤。经公安局交通支队认定,被告负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她入院救治,经医院诊断为“软组织挫伤”,并因此服用了孕妇忌服和慎用的药物。同年3月1日她出现腹痛,次日在医院进行人流手术。由于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导致其一度处于抑郁状态并再次入院治疗,故要求三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1050元。被告李先生、车主张女士和保险公司辩称,耿女士流产及抑郁与此次交通事故无因果关系,故不同意赔偿。
法院经审理认为,耿女士车祸后服用了含有孕妇忌服和慎用的药物,后耿女士知悉其怀孕后进行了人流手术,三被告虽不认可终止妊娠与车祸存在因果关系,但在庭审中明确表示不申请因果关系鉴定,因此,耿女士请求的因终止妊娠发生的医疗费,法院予以支持。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1-12-13

当事人事先不知自己怀孕 就医检查后主动流产

新老租户起争执 孕妇流产获赔

孕妇耿女士骑自行车遭遇车祸受轻伤,最终只好做了流产手术。事后,耿女士将肇事司机李先生、车主张女士和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记者昨天获悉,顺义法院最终判决三被告给付耿女士合理损失共计6094.06元。
原告耿女士诉称,去年1月份的一天,她在顺义一餐饮店门口由西向东行驶时,被告李先生驾驶小客车将其撞伤。经公安局交通支队认定,被告负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她入院救治,经医院诊断为“软组织挫伤”,并因此服用了孕妇忌服和慎用的药物。同年3月1日她出现腹痛,次日在医院进行人流手术。由于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导致其一度处于抑郁状态并再次入院治疗,故要求三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共计31050元。被告李先生、车主张女士和保险公司辩称,耿女士流产及抑郁与此次交通事故无因果关系,故不同意赔偿。
法院经审理认为,耿女士车祸后服用了含有孕妇忌服和慎用的药物,后耿女士知悉其怀孕后进行了人流手术,三被告虽不认可终止妊娠与车祸存在因果关系,但在庭审中明确表示不申请因果关系鉴定,因此,耿女士请求的因终止妊娠发生的医疗费,法院予以支持。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1-12-13

施女士被汽车撞伤后,司机黄师傅将她送医治疗。由于不知自己怀有身孕,施女士接受了放射检查,事后主动流产。因认为流产与司机的侵权行为有因果关系,施女士将黄师傅及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除医疗费外,还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近日,海淀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宣判,仅支持施女士医疗费等诉求,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求予以驳回。

北京晨报讯一房两租,导致新租户某投资公司员工与怀孕两个月的老租户李女士发生争执,进而使得李女士流产。为此,李女士将投资公司、该公司员工韩某及房东赵某诉至房山法院要求赔偿。近日该院宣判此案,判决投资公司担责三成。

不知怀孕接受放射检查

去年6月,李女士租下赵某位于房山区的一套房屋,此后赵某又将房屋出租给了一家投资公司使用。同年8月6日,投资公司经理韩某去看房时发现有人居住,就带着赵某一起去现场。当日下午,投资公司员工欲进入房屋时与李女士发生争执。第三天,李女士去医院就诊,经诊断为完全性流产。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去年年底,施女士在骑车经过路口时与黄师傅驾驶的小轿车发生交通事故。事发后,黄师傅将施女士就近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并进行全身检查。施女士主张,当时她并不知道自己怀孕,故而接受了X光放射检查,后出于对孩子健康的考虑,只能接受流产手术,但流产的结果对其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所以要求黄师傅及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误工费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李女士为此将投资公司、韩某、赵某起诉至法院。李女士认为流产与被告三方均有关系,加之自己已44岁,属高龄孕妇,流产将致其不孕或习惯性流产,故要求三被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及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8万余元。

黄师傅及保险公司均同意对于交强险和商业险限额范围内合理的损失进行赔付,但对于施女士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认可,流产的后果并非由交通事故直接导致,不同意赔偿该部分款项。

庭上三被告均不同意赔偿,认为与李女士流产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