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全进度一英里拖慢急救车 重症急救路径将请交管疏导

北京市120与110、122、119四台实现应急联动。昨天,四部门协作机制正式签字启动,这意味着以后遇到突发状况时,四部门将共享信息资源,进一步降低突发事件造成的伤害和损失。
“前两天,120曾经接到报警,有位老人煤气中毒,但讲不清自己家的具体位置。我们马上联系110,通过他的电话号码查询住址,又请119帮忙,对房门进行了破拆。”120急救中心副主任范达介绍,以前120也曾经跟119、110或122合作过,但都是一事一议,没有形成长期、固定的联动机制。据了解,此前四部门多数情况“单兵作战”,如遇有人员伤亡的车祸、火灾等事故时,当事人往往会只拨打某个报警或急救电话,而忽视其他相关处理部门的电话,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事件的处理和抢救。
四台联动启动以后,将实现四个救援部门的信息资源共享。遇到突发事件救援报警时,如果某一个台觉得需要另外的救援部门配合,会马上将报警信息通过指挥调度平台告知对方。针对目前本市日益拥堵的交通状况,在“四台联动”机制建立后,急救中心接到来自拥堵路段的呼救,或遇断肢等急需最短抢救时间的情况时,交管部门也将派出警力,通过警车开道、接力运送等方式“保驾护航”,使患者或伤员尽早被安全转送至医院接受治疗。
除了信息共享、紧急联动外,四个部门在日常还将互相培训。119指挥中心主任李志业介绍,以消防部门为例,消防将与北京急救中心合作开展施救培训,让消防员掌握一定的急救技能,也让急救医护人员掌握最基础的破拆技能,并配备简易的救援工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实施第一时间救援,减少生命财产损失。

日前发生的“急救车无人避让,3公里路走了40分钟”的事件引起市民关注,急救车生命线畅通与否成为热议焦点。记者昨日从北京急救中心获悉,因急救车延迟到达引发的患者投诉达到总投诉量的10%左右。记者调查发现,拖慢急救车的不仅仅是交通拥堵,进小区接患者的“第一公里”和送患者进医院的“最后一公里”都因为乱停车、小商贩云集等现象堵塞了生命通道,使急救车寸步难行。
急救第一公里: 小区乱停车堵住急救车
30岁出头的李大夫,已在120急救中心工作多年。对于接患者进不去小区,他感触颇深。那是一次深夜,在东城区的一个胡同,急救车进不去,李大夫和同事推着担架车走了一站多地,才进了患者家,接上患者,简单急救后,将患者放上担架车,又是一路狂走,才回到急救车上。这种事,在李大夫和同事们的职业生涯中很常见。
老城区的胡同以及老旧小区乱停车,经常给急救车添堵。“夜里接病人,路上挺顺,就是到了小区进不去。这些地方原本没有停车位,晚上路边停的都是车,有的直接就把路给堵死了。”李大夫说。
还有的小区原本有三四个门,但物业为了安全和管理方便,往往只开一个门。碰到需要急救的患者住得离开放的门远,急救车就要在停满车的小区里蹭着走很久,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急救时间。还有老小区私设一些门,急救车深夜进小区,甚至需要临时找人拿钥匙开门,非常耽误时间。
急救最后一公里: 急救车逆行才能进医院
昨天下午15时20分,尚不是交通高峰期,但记者在积水潭医院南门看到,门外仅有狭窄的两车道,乱停的车辆占据了出医院的车道,五六辆车拥堵在医院进口处,一辆120急救车正好开来,进退两难。堵了5分钟后,急救车司机只好拐到逆行车道,从医院出口开进了医院。
逆行,在某些医院门口,已经成了急救车进医院的无奈之举。每天早高峰时,宣武医院东门从北向南能堵上几百米,急救车只好从南边逆行过来,从出口驶入。
老城区的大医院门口堵车现象更严重。友谊医院、宣武医院、天坛医院、积水潭医院、协和医院、广安门医院门口大多只有两车道,有的甚至是单行线,拥堵时别说开辟急救车道,就是自行车都骑不过去。
朝阳医院东门口是一条单行线,周边又都是小路,急救车要进医院只能从北门绕到东门。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开车从北门绕到东门,不过几百米,竟堵了半小时。
急救部门表示,老城区的大医院过去门诊量一天不超过三四千人,绝大多数患者都坐公交来,如今一天门诊量近万,还多是开车来看病的,在门前道路很难拓宽的情况下,拥堵不可避免。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大医院的外迁。
急救未来将请交管支援
北京急救中心新闻发言人范达介绍,由于道路拥堵导致急救车延迟到达的投诉率占全部投诉量的10%左右。“让120‘飞’起来是我的梦想。”
去年底,本市120、110、122、119建立四台联动机制,但这一机制目前只是针对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时,各个部门有针对性的合力救援,而目前的院前急救工作很难实现联动,因为急救医生在抵达现场前无法准确判断伤情。
“3公里路走了40分钟”的事件给急救部门敲响了警钟。120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针对重症患者,急救中心将加强与交管部门的合作与联动。一旦急救医生抵达现场后发现伤者伤势严重,属于重症患者,将在联系转送医院开通绿色通道的同时,将行车路线汇报给120调度中心,由调度中心向交管部门请求支援和道路疏导。
据了解,本市危重症的急救量占到全部急救的20%,每年在几千人次左右。
今天将讨论急救立法
今天,市卫生局应急办将组织《北京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的研讨会,这意味着急救立法已经启动。
据了解,本市急救立法立项已经结束,法条正在编写,预计一至两年内出台。“规范市民对急救车使用”等内容将写入条文。
目前北京急救中心也正在就分级派车研究制定相关的细则。需要“抢救型”派车的主要包括火灾、车祸、突发等需要紧急抢救的情况,这类情况下派出的车辆上将配备心电监护、氧气、呼吸机等各类急救设备,可以满足各类急救情况的处置,且随车出行的有医生和护士。“非抢救型”派车的情况主要包括已经在大医院接受手术,病情稳定的患者,需要转到下级医院康复;从家到医院复诊者以及从医院转送到火车站的病情稳定患者等。
来源:北京日报 2012-12-12

图片 1

各台表态
我们平时接警过程中有很多情况不是120自身能解决的,比如火灾需要消防一起救援,车祸需要跟122联动处理,甚至需要119消防队员来破拆。签约是建立了一种日常单独作业、突发事件联动的应急处置协作模式。
在过去突发事件的处理过程中,有时一家救援单位赶到现场后发现无法独立救援,再与其他部门进行联系。今后这种情况将不会出现,例如遇到事故或灾害,判断不清是否有伤者时,一律按有伤者来处置,及时将信息通知120。
在长期实践过程中,122与120已经形成了良好的配合,在救治突发事件中的伤者过程中,122为120提供最便捷的优选道路方案,有时还会开辟绿色通道,为救治争取时间。在多起断指伤者、心脏病突发病人的救治过程中,这种联动都起到了巨大作用,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除了信息互通以外,四个部门还要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交流解决“资源共享与应急联动协作机制”运行中出现的问题。
此外,建立优先保障机制,全力保障突发事件应急处置与医疗救援及时、快捷。
来源:北京日报 2011-12-16

日前发生的“急救车无人避让,3公里路走了40分钟”的事件引起市民关注,急救车生命线畅通与否成为热议焦点。记者昨日从北京急救中心获悉,因急救车延迟到达引发的患者投诉达到总投诉量的10%左右。记者调查发现,拖慢急救车的不仅仅是交通拥堵,进小区接患者的“第一公里”和送患者进医院的“最后一公里”都因为乱停车、小商贩云集等现象堵塞了生命通道,使急救车寸步难行。
急救第一公里: 小区乱停车堵住急救车
30岁出头的李大夫,已在120急救中心工作多年。对于接患者进不去小区,他感触颇深。那是一次深夜,在东城区的一个胡同,急救车进不去,李大夫和同事推着担架车走了一站多地,才进了患者家,接上患者,简单急救后,将患者放上担架车,又是一路狂走,才回到急救车上。这种事,在李大夫和同事们的职业生涯中很常见。
老城区的胡同以及老旧小区乱停车,经常给急救车添堵。“夜里接病人,路上挺顺,就是到了小区进不去。这些地方原本没有停车位,晚上路边停的都是车,有的直接就把路给堵死了。”李大夫说。
还有的小区原本有三四个门,但物业为了安全和管理方便,往往只开一个门。碰到需要急救的患者住得离开放的门远,急救车就要在停满车的小区里蹭着走很久,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急救时间。还有老小区私设一些门,急救车深夜进小区,甚至需要临时找人拿钥匙开门,非常耽误时间。
急救最后一公里: 急救车逆行才能进医院
昨天下午15时20分,尚不是交通高峰期,但记者在积水潭医院南门看到,门外仅有狭窄的两车道,乱停的车辆占据了出医院的车道,五六辆车拥堵在医院进口处,一辆120急救车正好开来,进退两难。堵了5分钟后,急救车司机只好拐到逆行车道,从医院出口开进了医院。
逆行,在某些医院门口,已经成了急救车进医院的无奈之举。每天早高峰时,宣武医院东门从北向南能堵上几百米,急救车只好从南边逆行过来,从出口驶入。
老城区的大医院门口堵车现象更严重。友谊医院、宣武医院、天坛医院、积水潭医院、协和医院、广安门医院门口大多只有两车道,有的甚至是单行线,拥堵时别说开辟急救车道,就是自行车都骑不过去。
朝阳医院东门口是一条单行线,周边又都是小路,急救车要进医院只能从北门绕到东门。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开车从北门绕到东门,不过几百米,竟堵了半小时。
急救部门表示,老城区的大医院过去门诊量一天不超过三四千人,绝大多数患者都坐公交来,如今一天门诊量近万,还多是开车来看病的,在门前道路很难拓宽的情况下,拥堵不可避免。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大医院的外迁。
急救未来将请交管支援
北京急救中心新闻发言人范达介绍,由于道路拥堵导致急救车延迟到达的投诉率占全部投诉量的10%左右。“让120‘飞’起来是我的梦想。”
去年底,本市120、110、122、119建立四台联动机制,但这一机制目前只是针对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时,各个部门有针对性的合力救援,而目前的院前急救工作很难实现联动,因为急救医生在抵达现场前无法准确判断伤情。
“3公里路走了40分钟”的事件给急救部门敲响了警钟。120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针对重症患者,急救中心将加强与交管部门的合作与联动。一旦急救医生抵达现场后发现伤者伤势严重,属于重症患者,将在联系转送医院开通绿色通道的同时,将行车路线汇报给120调度中心,由调度中心向交管部门请求支援和道路疏导。
据了解,本市危重症的急救量占到全部急救的20%,每年在几千人次左右。
今天将讨论急救立法
今天,市卫生局应急办将组织《北京市急救医疗服务条例》的研讨会,这意味着急救立法已经启动。
据了解,本市急救立法立项已经结束,法条正在编写,预计一至两年内出台。“规范市民对急救车使用”等内容将写入条文。
目前北京急救中心也正在就分级派车研究制定相关的细则。需要“抢救型”派车的主要包括火灾、车祸、突发等需要紧急抢救的情况,这类情况下派出的车辆上将配备心电监护、氧气、呼吸机等各类急救设备,可以满足各类急救情况的处置,且随车出行的有医生和护士。“非抢救型”派车的情况主要包括已经在大医院接受手术,病情稳定的患者,需要转到下级医院康复;从家到医院复诊者以及从医院转送到火车站的病情稳定患者等。
来源:北京日报 2012-12-12

图:高速公路空中医疗急救演练。图/钱江晚报

北京市120与110、122、119四台实现应急联动。昨天,四部门协作机制正式签字启动,这意味着以后遇到突发状况时,四部门将共享信息资源,进一步降低突发事件造成的伤害和损失。
“前两天,120曾经接到报警,有位老人煤气中毒,但讲不清自己家的具体位置。我们马上联系110,通过他的电话号码查询住址,又请119帮忙,对房门进行了破拆。”120急救中心副主任范达介绍,以前120也曾经跟119、110或122合作过,但都是一事一议,没有形成长期、固定的联动机制。据了解,此前四部门多数情况“单兵作战”,如遇有人员伤亡的车祸、火灾等事故时,当事人往往会只拨打某个报警或急救电话,而忽视其他相关处理部门的电话,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事件的处理和抢救。
四台联动启动以后,将实现四个救援部门的信息资源共享。遇到突发事件救援报警时,如果某一个台觉得需要另外的救援部门配合,会马上将报警信息通过指挥调度平台告知对方。针对目前本市日益拥堵的交通状况,在“四台联动”机制建立后,急救中心接到来自拥堵路段的呼救,或遇断肢等急需最短抢救时间的情况时,交管部门也将派出警力,通过警车开道、接力运送等方式“保驾护航”,使患者或伤员尽早被安全转送至医院接受治疗。
除了信息共享、紧急联动外,四个部门在日常还将互相培训。119指挥中心主任李志业介绍,以消防部门为例,消防将与北京急救中心合作开展施救培训,让消防员掌握一定的急救技能,也让急救医护人员掌握最基础的破拆技能,并配备简易的救援工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实施第一时间救援,减少生命财产损失。

车祸现场的救援,分秒必争。可是高速上发生事故,有的时候发生堵车,救护车无法快速到达,怎么办?

各台表态
我们平时接警过程中有很多情况不是120自身能解决的,比如火灾需要消防一起救援,车祸需要跟122联动处理,甚至需要119消防队员来破拆。签约是建立了一种日常单独作业、突发事件联动的应急处置协作模式。
在过去突发事件的处理过程中,有时一家救援单位赶到现场后发现无法独立救援,再与其他部门进行联系。今后这种情况将不会出现,例如遇到事故或灾害,判断不清是否有伤者时,一律按有伤者来处置,及时将信息通知120。
在长期实践过程中,122与120已经形成了良好的配合,在救治突发事件中的伤者过程中,122为120提供最便捷的优选道路方案,有时还会开辟绿色通道,为救治争取时间。在多起断指伤者、心脏病突发病人的救治过程中,这种联动都起到了巨大作用,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除了信息互通以外,四个部门还要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交流解决“资源共享与应急联动协作机制”运行中出现的问题。
此外,建立优先保障机制,全力保障突发事件应急处置与医疗救援及时、快捷。
来源:北京日报 2011-12-16

18日下午,省公安厅联合杭州市急救中心、邵逸夫医院组织开展了浙江省首次高速公路空中医疗急救演练。说直白点,就是直接出动直升机救援,记者在现场见证了这次“救援”。虽然是一场演练,但救援过程依然惊心动魄。说不定,过不了多久,直升机就要投身实战了。

伤者被抬上直升机送抵医院

只用了20多分钟

下午1点,高速交警总队杭州支队民警在巡逻中发现,杭新景高速公路千岛湖方向富阳境内,发生一起两车追尾的交通事故。车祸中司机受到重击,头部严重受伤。

而这个时候,事故现场车流量非常大,如果通知120,估计要耽误时间。

现场民警立刻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高速交警总队指挥中心获悉后,立即决定向省公安警务航空队指挥中心求助,启动空中应急救援。

与此同时,民警对现场进行管制,设置了预警标志,并对伤者头部进行简单包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