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国都试点用强磁场为醉驾服刑人士戒酒

截至12月6日,本市累计192人因醉驾在市第三看守所分所服刑。时至岁末,依然陆续不断地有醉驾者被送往这里。三看分所对醉驾获罪者测试后发现,他们中至少占两成以上是酒精成瘾者,“酒精依赖下的行为失控才是他们违法的根本原因”。为此,三看分所对酒精成瘾者引入戒酒心理治疗及戒酒互助会,通过戒酒12步骤使他们逐步远离酒精。日前,记者走进三看分所,记录下醉驾服刑人员洪少凯的一天。
吃喝起居
12月9日早上5点多,洪少凯被噩梦惊醒了。梦里,他眼睁睁地看着车失控翻进了路边沟,“完了!”他喊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他看着眼前这个30平方米的房间,5个上下铺的床,中间有一个大书桌,很整洁。一个多月过去了,但翻车的噩梦一直纠缠他。8月24日晚上9点多,在与合作伙伴喝下一斤多白酒后,洪少凯觉得下着雨路上肯定没有警察查,而且离家只有7公里,便冒险开车回家。
不想他撞上一辆广本车后,在逃逸时车子失控翻进沟里。酒精检测显示,他体内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201毫克,是醉驾标准80毫克的2倍多。10月19日,洪少凯被送入三看分所服刑。
早上6点起床时,他慢慢平静下来。洗漱、整理内务、出早操。7点15分是每天的早餐时间,洪少凯就着一碟咸菜,喝了一碗玉米粥,吃了两个馒头和一个鸡蛋。每个人的食量由自己定,吃饱为止。一天三顿的食谱,都由所里具有营养师资格的民警搭配制定,菜品是经常变化的。
课程矫治
每天上午8点,开始教育矫治课程。按照每个人入所的时间和状态,课程安排不一,课间有上卫生间的时间,如果有“临时”要求,可以告知民警特批。当天上午,洪少凯在心理课程中度过。
上午11点,距离午饭还有半小时,他回到宿舍,捧起一本建筑类书看了起来。在三看分所看书不许躺在床上看,每天允许躺下的时间是固定的。
11点30分,服刑人员开始午餐。当天的菜是肉末炒雪里蕻,洪少凯盛了碗米饭和汤,默默吃完。对于少量回民服刑人员,有单独的操作间为他们做饭,餐具也是单独存放。饭后回到宿舍,各自打扫卫生区及个人卫生,有人需饭后服药,要在这个时间里完成。12点开始午休时间,不一会儿洪少凯就睡着了。他说,刚入所时没有午睡习惯的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但调整一周后他适应了每天的节奏。
下午1点45分,洪少凯开始上创业教育课。课堂上,已获得授课资格的民警讲的是市场分析、自身优劣势评价等,洪少凯听得津津有味,还提了个他最关心的建筑方面的问题。该课程是三看分所的特色课程之一,安排在醉司机服刑后期的时间里,以便对他们获释后创业有所指导。
认知教育、行为改变和心理修复是对服刑人员开设的三个矫治层面的课程,创业教育课、酒驾危害专题课属于认知教育课程;队列训练、习艺性劳动等属于行为改变课程;团体心理咨询、“一对一”心理咨询以及戒酒互助会等属于心理修复课程。三看分所教育科科长韩江兰告诉记者,这也是和其他犯罪人员相比,对醉驾服刑人员管理上最大的不同之处。
每周5天的工作日里,服刑人员的时间几乎都是按照安排如此度过,周末两天是服刑人员文体娱乐活动的时间。下棋、K歌、打乒乓球、写字作画……服刑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安排娱乐项目。
看守所划分4类矫正治疗
三看分所副所长郭芳告诉记者,截至12月6日,三看分所累计收押了192人,已释放115人,目前在册的共77人。随着全市打击醉驾的力度不断加大,送入所内的人员数量从8月份时的高峰明显回落,但即使年关将至,还持续不断地有醉驾者被送来服刑,其中尤以外地籍人员居多。根据半年多的分析三看分所发现,醉驾服刑人员和其他罪犯相比,存在文化程度较低、法律观念淡薄、漠视他人生命财产、自控能力差及强烈侥幸心理等特点。
但也有不同之处,他们几乎都属于还算遵纪守法的人,只有极少人有“前科”,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有正当职业。这些人有着非常明显的心理优势,“总认为自己和其他罪犯不同,无非就是喝酒开车出了事,或者连事都没出”。因此,扭转醉驾司机的心理,是三看分所矫治醉驾获罪人员的重中之重。三看分所详细分析后,将入所的醉驾司机分成4类,并分别采用不同的方法对他们展开矫治。
一对一心理课 闭目试想象为亲人排“遇难”顺序
9日早上8点刚过,满头白发的洪少凯接受了民警刘金明的“一对一”心理咨询,他是所里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民警之一。40多岁的洪少凯本来只有很少白头发,事发后,他很快变成了满头白发。
布置温馨的心理室内,洪少凯和刘金明相对而坐。在《水晶琴》轻快的音乐声中,刘金明让洪少凯闭上眼睛,想象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带着最爱的4个家人开车出游。“把这4位家人的名字写下来”,洪少凯写好后,刘金明让他闭上眼睛继续想象,“游玩非常尽兴,晚餐你喝了不少酒,但还是不顾家人劝说开车上路,走到一个路口,发生了惨烈的车祸”。此时,本来轻快的音乐瞬间转变成了凄惨的撞车和惨叫声。“事故发生后,你发现除了你自己受轻伤,其余人都受了重伤,你此时又发现车着火了,火越来越大。”“你只来得及救出3个人,必须放弃一人,把他的名字你从名单上划掉。”洪少凯皱着眉想了想,做出第一次选择——放弃了妻子,此后逐一放弃了父亲、孩子,最后他的纸片上留下了一个人——他的母亲。
“我谁都不愿意放弃,不想这样抉择,可是迫不得已”,此时洪少凯脸色沉重,眼眶发红。“这个测试让你懂得珍惜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同时让你知道喝酒开车的可怕”。刘金明对洪少凯说。
音乐变为《Kisstherain》,刘金明开始和洪少凯聊天,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喝酒给你带来过什么好处?”“有没有想过和合作伙伴使用其他的沟通方式?”洪少凯告诉刘金明,他其实想过这个问题,他有个合作伙伴就喜欢打球,并不太喜欢喝酒,所以他也想换个沟通方式,可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就服刑了。“其实我对酒一直特别小心,因为我在酒上栽过跟头。”洪少凯说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团体心理课 原地转10圈端水模拟感受酒后
9日上午9点50分,洪少凯和其他8名服刑人员一起围成一个大圈,上了一堂“600秒体验法”团体心理课。5米外的窗台上放着满满一杯水,地上铺着两排垫子充当路上的护栏,中间就是路了。
“谁来试试,看端起水杯有没有困难?”《光阴的故事》作为背景音乐,刘金明开始上课。服刑人员争先恐后上前“试水”,纷纷表示没有难度。刘金明转身拿出一把新拖把,让服刑人员将头抵在拖把杆上,然后围着它转10圈,再去窗台端水。洪少凯第一个上阵,转了10圈后,他的身体几乎站不直了,摇摇晃晃地辨了一下窗台方向后,在“护栏”上撞来撞去地走到窗台前,哆哆嗦嗦地端起水杯。“感觉脚底打飘,我特别想控制住自己,但控制不住”。洪少凯说,这和醉酒的感觉很相似。其他人都和洪少凯一样,状态和“喝高了”相同,端起水杯后水洒了不少。
这种测试每人需要600秒时间,因此被命名为“600秒体验法”,主要是让醉酒司机在清醒状态下体验喝醉酒是什么感觉,了解酒后的自信心是盲目的、很可怕的,因为其控制力在大幅下降。
因醉驾入狱司机超两成酒精依赖
该所对先期收押的159人进行的心理测试发现,8成以上呈现中度及以上程度的酒精依赖症状。此后再进行的医学标准检测令人惊讶地显示,他们中竟有两成以上可以确定是酒精依赖或物质滥用。
一直以来大多数人乃至专家都认定,醉驾司机是侥幸心理作祟使其违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两成司机的根本原因是酒精依赖下的行为失控。为此,三看分所对他们特别进行戒酒心理治疗,而“戒酒互助会”就是借鉴国际上现有的运行模式设立的。
所有接受戒酒的人员在被释放前,都会再接受一次心理和医学标准测试。民警黄亮是戒酒互助会的心理咨询师,他告诉记者,通过戒酒互助会的治疗,超过8成以上的服刑人员发誓获释后坚决戒酒,只有不到两成的人表示会逐渐减少饮酒量。他说,通过戒酒互助会的治疗,成瘾者喝酒的意愿强度下降的比例高达8成多。
“醉驾服刑人员的刑期并不长,有的人可能在所里只有一个月时间,因此到他们离开时,整个戒酒步骤可能还未全部完成,这多多少少也影响了戒酒的效果”。黄亮有些遗憾地说。不过让他欣慰的是,他们建议成瘾者回家后参加社会上医院、公益组织的戒酒互助会和戒除酒瘾治疗小组,以消除心瘾。目前,已有23名获释成瘾者参加了戒酒小组。
来源:京华时报 2011-12-19

北京试点用强磁场为醉驾服刑人员戒酒

针对交通肇事入刑人员普遍存在的法律意识淡漠、社会责任缺失、侥幸心理严重和自我管理控制能力差等问题,第三看守所将世界通用的戒酒技术引入所内,成立“戒酒互助会”,帮助酒驾被拘者恢复身体、戒除心瘾、并进行分类矫治。同时,开展主题班会、座谈会、拓展训练、演讲比赛、现身说法等系列活动,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
自去年5月1日醉酒驾车被追究刑事责任以来,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分所已收容575名酒驾拘役人员,其中,今年收容364名酒驾拘役人员。在“12?1”第二个“全国道路交通安全日”来临之际,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分所特别组织举办“守交法明责任,知危害保安全”道路交通安全法制宣传教育活动,向该所所管人员及社会人士宣传新交法,呼吁全社会拒绝违法驾驶。
去年5月10日晚10时50分,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东城区驾车与前车追尾,造成四车连撞,四人轻伤。警方的血检结果显示,高晓松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43.04mg/100ml,已达醉驾标准三倍。高晓松以危险驾驶罪被判处拘役6个月,罚金4000元。此案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高晓松出狱后表示永不酒驾,并出任酒驾宣传大使,拍摄禁止酒驾宣传片。今年6月16日,著名相声演员刘惠酒后驾车发生追尾事故。民警将刘惠抓获后,经酒精检验鉴定,刘惠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13mg/100ml。11月21日,东城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刘惠拘役4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专家称,名人酒驾入刑,某种程度上对禁止酒驾、拒绝酒驾起到了一定的宣传作用。
据了解,北京市因酒驾入刑的人员大部分关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分所。自去年5月1日醉酒驾车被追究刑事责任以来,第三看守所分所已收容575名酒驾拘役人员。今年收容364名酒驾拘役人员。目前在押因道路交通安全违法犯罪的服刑人员共100余人。
有关人士介绍,交通肇事入刑人员普遍存在法律意识淡漠、社会责任缺失、侥幸心理严重和自我管理控制能力差等问题。对此,三看分所秉承“尊重、关爱、帮助、进步”的理念,从认知、心理和行为三个方面入手开展教育工作。一是针对酒驾设计主题教育课,开展法律知识、社会责任以及家庭责任等多个专题教育课,转变错误认知。二是组织开展进家庭、进驾校、进社区以及走进流动人口“四进”活动,延伸矫治成果,服务社会管理创新。三是将世界通用的戒酒技术引入所内,成立“戒酒互助会”,帮助他们恢复身体,戒除心瘾。四是进行酒驾人员分类矫治。同时,开展主题班会、座谈会、拓展训练、演讲比赛、现身说法、法制宣传、邀请亲属来所帮教等系列活动,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2-11-30

截至12月6日,本市累计192人因醉驾在市第三看守所分所服刑。时至岁末,依然陆续不断地有醉驾者被送往这里。三看分所对醉驾获罪者测试后发现,他们中至少占两成以上是酒精成瘾者,“酒精依赖下的行为失控才是他们违法的根本原因”。为此,三看分所对酒精成瘾者引入戒酒心理治疗及戒酒互助会,通过戒酒12步骤使他们逐步远离酒精。日前,记者走进三看分所,记录下醉驾服刑人员洪少凯的一天。
吃喝起居
12月9日早上5点多,洪少凯被噩梦惊醒了。梦里,他眼睁睁地看着车失控翻进了路边沟,“完了!”他喊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他看着眼前这个30平方米的房间,5个上下铺的床,中间有一个大书桌,很整洁。一个多月过去了,但翻车的噩梦一直纠缠他。8月24日晚上9点多,在与合作伙伴喝下一斤多白酒后,洪少凯觉得下着雨路上肯定没有警察查,而且离家只有7公里,便冒险开车回家。
不想他撞上一辆广本车后,在逃逸时车子失控翻进沟里。酒精检测显示,他体内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201毫克,是醉驾标准80毫克的2倍多。10月19日,洪少凯被送入三看分所服刑。
早上6点起床时,他慢慢平静下来。洗漱、整理内务、出早操。7点15分是每天的早餐时间,洪少凯就着一碟咸菜,喝了一碗玉米粥,吃了两个馒头和一个鸡蛋。每个人的食量由自己定,吃饱为止。一天三顿的食谱,都由所里具有营养师资格的民警搭配制定,菜品是经常变化的。
课程矫治
每天上午8点,开始教育矫治课程。按照每个人入所的时间和状态,课程安排不一,课间有上卫生间的时间,如果有“临时”要求,可以告知民警特批。当天上午,洪少凯在心理课程中度过。
上午11点,距离午饭还有半小时,他回到宿舍,捧起一本建筑类书看了起来。在三看分所看书不许躺在床上看,每天允许躺下的时间是固定的。
11点30分,服刑人员开始午餐。当天的菜是肉末炒雪里蕻,洪少凯盛了碗米饭和汤,默默吃完。对于少量回民服刑人员,有单独的操作间为他们做饭,餐具也是单独存放。饭后回到宿舍,各自打扫卫生区及个人卫生,有人需饭后服药,要在这个时间里完成。12点开始午休时间,不一会儿洪少凯就睡着了。他说,刚入所时没有午睡习惯的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但调整一周后他适应了每天的节奏。
下午1点45分,洪少凯开始上创业教育课。课堂上,已获得授课资格的民警讲的是市场分析、自身优劣势评价等,洪少凯听得津津有味,还提了个他最关心的建筑方面的问题。该课程是三看分所的特色课程之一,安排在醉司机服刑后期的时间里,以便对他们获释后创业有所指导。
认知教育、行为改变和心理修复是对服刑人员开设的三个矫治层面的课程,创业教育课、酒驾危害专题课属于认知教育课程;队列训练、习艺性劳动等属于行为改变课程;团体心理咨询、“一对一”心理咨询以及戒酒互助会等属于心理修复课程。三看分所教育科科长韩江兰告诉记者,这也是和其他犯罪人员相比,对醉驾服刑人员管理上最大的不同之处。
每周5天的工作日里,服刑人员的时间几乎都是按照安排如此度过,周末两天是服刑人员文体娱乐活动的时间。下棋、K歌、打乒乓球、写字作画……服刑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安排娱乐项目。
看守所划分4类矫正治疗
三看分所副所长郭芳告诉记者,截至12月6日,三看分所累计收押了192人,已释放115人,目前在册的共77人。随着全市打击醉驾的力度不断加大,送入所内的人员数量从8月份时的高峰明显回落,但即使年关将至,还持续不断地有醉驾者被送来服刑,其中尤以外地籍人员居多。根据半年多的分析三看分所发现,醉驾服刑人员和其他罪犯相比,存在文化程度较低、法律观念淡薄、漠视他人生命财产、自控能力差及强烈侥幸心理等特点。
但也有不同之处,他们几乎都属于还算遵纪守法的人,只有极少人有“前科”,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有正当职业。这些人有着非常明显的心理优势,“总认为自己和其他罪犯不同,无非就是喝酒开车出了事,或者连事都没出”。因此,扭转醉驾司机的心理,是三看分所矫治醉驾获罪人员的重中之重。三看分所详细分析后,将入所的醉驾司机分成4类,并分别采用不同的方法对他们展开矫治。
一对一心理课 闭目试想象为亲人排“遇难”顺序
9日早上8点刚过,满头白发的洪少凯接受了民警刘金明的“一对一”心理咨询,他是所里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民警之一。40多岁的洪少凯本来只有很少白头发,事发后,他很快变成了满头白发。
布置温馨的心理室内,洪少凯和刘金明相对而坐。在《水晶琴》轻快的音乐声中,刘金明让洪少凯闭上眼睛,想象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带着最爱的4个家人开车出游。“把这4位家人的名字写下来”,洪少凯写好后,刘金明让他闭上眼睛继续想象,“游玩非常尽兴,晚餐你喝了不少酒,但还是不顾家人劝说开车上路,走到一个路口,发生了惨烈的车祸”。此时,本来轻快的音乐瞬间转变成了凄惨的撞车和惨叫声。“事故发生后,你发现除了你自己受轻伤,其余人都受了重伤,你此时又发现车着火了,火越来越大。”“你只来得及救出3个人,必须放弃一人,把他的名字你从名单上划掉。”洪少凯皱着眉想了想,做出第一次选择——放弃了妻子,此后逐一放弃了父亲、孩子,最后他的纸片上留下了一个人——他的母亲。
“我谁都不愿意放弃,不想这样抉择,可是迫不得已”,此时洪少凯脸色沉重,眼眶发红。“这个测试让你懂得珍惜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同时让你知道喝酒开车的可怕”。刘金明对洪少凯说。
音乐变为《Kisstherain》,刘金明开始和洪少凯聊天,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喝酒给你带来过什么好处?”“有没有想过和合作伙伴使用其他的沟通方式?”洪少凯告诉刘金明,他其实想过这个问题,他有个合作伙伴就喜欢打球,并不太喜欢喝酒,所以他也想换个沟通方式,可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就服刑了。“其实我对酒一直特别小心,因为我在酒上栽过跟头。”洪少凯说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团体心理课 原地转10圈端水模拟感受酒后
9日上午9点50分,洪少凯和其他8名服刑人员一起围成一个大圈,上了一堂“600秒体验法”团体心理课。5米外的窗台上放着满满一杯水,地上铺着两排垫子充当路上的护栏,中间就是路了。
“谁来试试,看端起水杯有没有困难?”《光阴的故事》作为背景音乐,刘金明开始上课。服刑人员争先恐后上前“试水”,纷纷表示没有难度。刘金明转身拿出一把新拖把,让服刑人员将头抵在拖把杆上,然后围着它转10圈,再去窗台端水。洪少凯第一个上阵,转了10圈后,他的身体几乎站不直了,摇摇晃晃地辨了一下窗台方向后,在“护栏”上撞来撞去地走到窗台前,哆哆嗦嗦地端起水杯。“感觉脚底打飘,我特别想控制住自己,但控制不住”。洪少凯说,这和醉酒的感觉很相似。其他人都和洪少凯一样,状态和“喝高了”相同,端起水杯后水洒了不少。
这种测试每人需要600秒时间,因此被命名为“600秒体验法”,主要是让醉酒司机在清醒状态下体验喝醉酒是什么感觉,了解酒后的自信心是盲目的、很可怕的,因为其控制力在大幅下降。
因醉驾入狱司机超两成酒精依赖
该所对先期收押的159人进行的心理测试发现,8成以上呈现中度及以上程度的酒精依赖症状。此后再进行的医学标准检测令人惊讶地显示,他们中竟有两成以上可以确定是酒精依赖或物质滥用。
一直以来大多数人乃至专家都认定,醉驾司机是侥幸心理作祟使其违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两成司机的根本原因是酒精依赖下的行为失控。为此,三看分所对他们特别进行戒酒心理治疗,而“戒酒互助会”就是借鉴国际上现有的运行模式设立的。
所有接受戒酒的人员在被释放前,都会再接受一次心理和医学标准测试。民警黄亮是戒酒互助会的心理咨询师,他告诉记者,通过戒酒互助会的治疗,超过8成以上的服刑人员发誓获释后坚决戒酒,只有不到两成的人表示会逐渐减少饮酒量。他说,通过戒酒互助会的治疗,成瘾者喝酒的意愿强度下降的比例高达8成多。
“醉驾服刑人员的刑期并不长,有的人可能在所里只有一个月时间,因此到他们离开时,整个戒酒步骤可能还未全部完成,这多多少少也影响了戒酒的效果”。黄亮有些遗憾地说。不过让他欣慰的是,他们建议成瘾者回家后参加社会上医院、公益组织的戒酒互助会和戒除酒瘾治疗小组,以消除心瘾。目前,已有23名获释成瘾者参加了戒酒小组。
来源:京华时报 2011-12-19

近日,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引入国际前沿技术——经颅磁刺激术,对具有酒瘾的醉驾服刑人员开展戒酒矫治工作。通过对醉驾服刑人员大脑皮层的刺激,达到降低其对酒精的渴求,实现对醉驾司机的生理矫治。据了解,这在国内政法系统尚属首创。

针对交通肇事入刑人员普遍存在的法律意识淡漠、社会责任缺失、侥幸心理严重和自我管理控制能力差等问题,第三看守所将世界通用的戒酒技术引入所内,成立“戒酒互助会”,帮助酒驾被拘者恢复身体、戒除心瘾、并进行分类矫治。同时,开展主题班会、座谈会、拓展训练、演讲比赛、现身说法等系列活动,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
自去年5月1日醉酒驾车被追究刑事责任以来,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分所已收容575名酒驾拘役人员,其中,今年收容364名酒驾拘役人员。在“12?1”第二个“全国道路交通安全日”来临之际,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分所特别组织举办“守交法明责任,知危害保安全”道路交通安全法制宣传教育活动,向该所所管人员及社会人士宣传新交法,呼吁全社会拒绝违法驾驶。
去年5月10日晚10时50分,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东城区驾车与前车追尾,造成四车连撞,四人轻伤。警方的血检结果显示,高晓松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43.04mg/100ml,已达醉驾标准三倍。高晓松以危险驾驶罪被判处拘役6个月,罚金4000元。此案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高晓松出狱后表示永不酒驾,并出任酒驾宣传大使,拍摄禁止酒驾宣传片。今年6月16日,著名相声演员刘惠酒后驾车发生追尾事故。民警将刘惠抓获后,经酒精检验鉴定,刘惠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13mg/100ml。11月21日,东城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刘惠拘役4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专家称,名人酒驾入刑,某种程度上对禁止酒驾、拒绝酒驾起到了一定的宣传作用。
据了解,北京市因酒驾入刑的人员大部分关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分所。自去年5月1日醉酒驾车被追究刑事责任以来,第三看守所分所已收容575名酒驾拘役人员。今年收容364名酒驾拘役人员。目前在押因道路交通安全违法犯罪的服刑人员共100余人。
有关人士介绍,交通肇事入刑人员普遍存在法律意识淡漠、社会责任缺失、侥幸心理严重和自我管理控制能力差等问题。对此,三看分所秉承“尊重、关爱、帮助、进步”的理念,从认知、心理和行为三个方面入手开展教育工作。一是针对酒驾设计主题教育课,开展法律知识、社会责任以及家庭责任等多个专题教育课,转变错误认知。二是组织开展进家庭、进驾校、进社区以及走进流动人口“四进”活动,延伸矫治成果,服务社会管理创新。三是将世界通用的戒酒技术引入所内,成立“戒酒互助会”,帮助他们恢复身体,戒除心瘾。四是进行酒驾人员分类矫治。同时,开展主题班会、座谈会、拓展训练、演讲比赛、现身说法、法制宣传、邀请亲属来所帮教等系列活动,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2-11-30

4月中旬以来,40多名有酒瘾的醉驾服刑人员接受了这一矫治方式,其中53%左右的人员对酒精出现明显的“无感”。昨天上午,京华时报记者来到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对这项酒瘾矫治技术进行探访。

矫治现场

利用强磁场刺激大脑皮层

昨天上午9点40分,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生物反馈治疗室内,5名醉驾服刑人员正在接受经颅磁刺激仪的刺激治疗。房间内的5台经颅磁刺激仪分别由电脑和磁场刺激仪组成,其中,磁场刺激仪和家用洗衣机差不多大小,电脑用来操作刺激仪进行工作。5名服刑人员每人头部的左上方都放有一个蓝色操作手柄。

“怎么样?这个强度可以承受吗?”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心理咨询师李洋将操作手柄放在醉驾服刑人员小蒋的头部左上方,在调整强度的同时询问其感受。“每次服刑人员的身体承受情况都不一样,所以开始矫治前都要进行强度测试。”李洋解释说。

找到合适的强度后,小蒋开始矫治。“没什么不舒服,只是觉得头部和左手有轻微震动。”小蒋清晰地描述身体的感觉。

“操作手柄内的线圈产生强磁场,刺激人体的左前额叶背外侧,达到干预大脑皮层,从而降低酒瘾人员生理上对酒精的渴求。”李洋说,目前,经颅磁刺激仪是被各医院戒酒病房广泛使用的一种物理治疗仪器,原理是通过磁场对脑部的重复刺激,降低患者的酒瘾。所里今年4月引入这一技术,每周一至周五的上午都会安排这一刺激疗法,每次15至20分钟,一个疗程为4周。

30岁出头的小蒋是今年6月进入北京市沐林教育矫治所的,昨天是他接受经颅磁刺激疗程的最后一天。今年3月31日,小蒋因醉酒驾车肇事被刑拘。